正文 第一百九十六章 苏寒的手段

    第一百九十六章苏寒的手段

    “展元,你有什么要说的?大胆说。”熊元看向苏寒,眼中现出期待。

    对于展元,他还是相当相信的。

    这是自己亲自提拔上来的亲信,不同于其它半路来的,而且,在这长生卫中,抱团现象也是相当严重,展元是个聪明人,始终追随自己的步伐。

    当然,他的能力也是值得相信的。

    顿了顿,苏寒小心组织着语言,飞快说道,“统领,我认为,我们的任务,不是抓人,而是救人,把他们保护在这里。”

    苏寒特意加重了保护两个字的语气。

    而听到这两个字,在场的不少人眼神一滞,忽然想起什么似的,全身一颤,冷汗簌簌而落。

    此时的长生天,现在的局势还很不明朗。

    十三位长老,形成泾渭分明的两派,一个为“保皇派”,另一个为“反对派。”

    而此时,双方的力量差距还是不算很大,“反对派”虽然人数较多,更是掌控了长生卫中大部分力量,但,其总体实力却还是稍显弱势。

    “保皇派”中,高手众多,尤其是在长生院中,更是有着近千位武圣门徒。

    这些人,是整个长生天最精锐的力量,是只属于武圣统领的力量。

    他们忠心耿耿,当然战斗力也是无与伦比的彪悍。

    这是用无数资源堆出来的一支队伍,虽然只有不到千人,但每出来一个,在长生卫中都至少是队长级别的。

    而且,在保皇派中,还有着战斗力最为彪悍的一位长老!

    洪天!

    洪天身为半步武圣强者,绝对是武圣之下第一人,实力异常恐怖,就算是几位长老联合起来,也未必是他的对手。

    现在长生天的内战,可不是人数多就能取得最后的胜利。

    而现在,万一把长生谷屠尽,到最后却是保皇派胜利,那后果……可想而知。

    这些人一开始根本没有想到这些,直到苏寒提点,这才恍然大悟,一时间眼神中都是带上了丝丝感激。

    就连熊元,也是肃然一惊。

    他性情虽然鲁莽,但却并不是笨人,苏寒这么一说,他心中第一百九十六章苏寒的手段

    自然是完全明白了。

    万万没想到,展元还有这样的眼光和全局观。

    这小子,以前倒是没发现啊。

    满意的看了苏寒一眼,他继续问道,“那依你看来,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办?”

    苏寒早有准备,毫不犹豫的开口说道,“撤退!”

    啊?

    听到这话,场上的一群人再次目瞪口呆。

    若不是有之前的话打底,简直要有人破口大骂了。

    开什么玩笑?

    辛辛苦苦赶到这里来,什么都没干成,竟然就要撤退?

    这要是传出去,以后还怎么混?

    “仔细说。”熊元不动声色,继续问道。

    “我们必须要撤退,不过,不是撤走,而是后撤几十里,撤退到山脚处,就差不多了。”

    “为何?”

    苏寒深深看了他一眼,朝前跨出两步,

    “统领,小人斗胆问你个问题,假如说,你家门口堵了个人,喧嚣吵闹,死死堵着大门,连门都不让你出,你什么感觉?”

    “谁敢?老子不抽死他跟他姓!”

    苏寒拍拍手,“那不就对了,咱们现在堵在谷口,就相当于把别人家大门都堵住了,谷中之人,怎么可能心中没火气?但,现在,因为大局势,我们不能打,一打就有死伤,一有死伤,以后可就难办了,这是往火坑里跳。”

    “所以此时最应该做的是……谈判!”

    苏寒斩钉截铁的从口中吐出两个字,伴随着挥舞的手势,还真有那么几分舌战群儒挥斥方遒的气势。

    而听到这两个字,军营中所有人都是惊呆了。

    目瞪口呆,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谈判……

    这在长生卫的字典里,几乎是从来不存在的两个字。

    打得过就打,打不过就叫人来打,还打不过继续叫人,加入长生卫的都是一群糙爷们,热血激情到令人发指。

    讲谈判?

    那不是长生卫应该干的事。

    只有那帮娘娘第一百九十六章苏寒的手段

    腔,才会做这种事。

    再说了,没有强大的武力,谈判个屁!

    在血月大陆上从来都是这样的规则,拳头大就是道理,打得赢就是老大。

    熊元也是一副瞠目结舌的表情,看到苏寒这幅模样,干咳两声,脸色凝滞。

    说实话,现在这个时候,他都有些想破口大骂了。

    只是,反复想想,苏寒说的也有道理。

    “真他娘的烦!我去休息一会儿,你们继续讨论,最后给我拿出个结果。”

    骂骂咧咧几句,熊元朝着后门走去。

    对于他来说,真心是对这些战术战略烦到不行,索性将这档子破事交给手下,反正他作为最高统领,只需要下最后的命令就行。

    见到这一幕,一群人更是面面相觑。

    简直要崩溃了。

    虽然早知道,大统领是个不靠谱的性子,凶残暴戾,但没想到他竟然能不靠谱到这个份上。

    作为主帅,连这种会议都不管了,直接撂了挑子。

    而见到熊元离开,苏寒长长舒了口气。

    说实话,抛出自己的意见,苏寒也是冒了很大的风险。

    他在赌。

    赌熊元的信任,赌这群人不会猜疑自己的真实身份。

    毫无疑问,现在自己赌赢了。

    以后不管怎么样,只要不露出很大的破绽,这最难的一关便是过了。

    无论打还是不打,都没什么意义了。

    就算是打,以自己的手段,也大可以在一群人的围攻中,轻轻松松把几人救出。

    只要不是火攻那种变态到极致的打法就行。

    “展元,你到底什么意思!”

    “我怀疑,你被谷中的人策反了!”

    “你是不是来动摇我军军心的!”

    熊元刚走,一个面色白净的青年,便是迫不及待的站了出来,放声嚷嚷道。

    苏寒看了一眼,依稀记得,这人名叫宋严,是个花花公子类型的人物。

    说花花公子都是往他脸上贴金第一百九十六章苏寒的手段

    ,这人在加入长生卫之前,是个臭名昭著的采花贼,手段极其凶残,只不过有着一身不错的修为。

    被长生卫抓住后,洗心革面,经过一段时间的改造,选择加入长生卫,混了几年,倒是也混到小队长这个职务。

    只不过,一直不得熊元的喜欢。

    熊元作为粗人,平生最讨厌的便是细皮嫩肉的男人,而且,他还是个采花贼,是有前科的罪人。

    “你说什么?”

    苏寒笑眯眯的走到他面前,开口问道。

    “我说你被策反了,你是个奸细!”宋严毫不示弱的盯着苏寒,像是一只斗鸡般,一副趾高气昂的模样。

    而他的声音刚落地,苏寒便是狠狠一拳挥出,直奔他的脑袋。

    这一拳,苏寒打的极其迅猛,根本不给他半点反应的机会,便是咚的一声,打在他脑袋上。

    一拳之下,宋严顿时被打倒在地。

    占据上风后,苏寒毫不留情的一脚踩在他胸膛之上,脚尖一道灵力,恶狠狠道,“你个小白脸,有什么资格质疑老子做出的决定?信不信我废了你的金丹!”

    ……

    军营中的一个个,都是满头黑线。

    展元平日里的性格,还是相当温和的,谁也没有想到,在这个时候,他竟然是忽然爆发了。

    还是在这军营之中。

    要知道,军营重地,熊元的规矩向来严格,谁也不敢在这大闹,而他……

    难道是真被说中了?

    以至于恼羞成怒?

    一时间,所有人都是警惕起来。

    “老子十几岁的时候就加入长生卫,忠心耿耿,辛辛苦苦,从筑基境开始,先是喂马,喂了十年,修为到达金丹境,又蒙统领赏识,加入长生卫,打熬五年,才成为小队长,你一个采花贼,算是个什么东西?敢侮辱我!”

    苏寒满脸的悲愤,正义凛然的大声呵斥道。

    听到苏寒的话,这些小队长都沉默了。

    苏寒说的,确实是展元的人生轨迹。

    这是铁一般的事实。

    甚至,在场的大部第一百九十六章苏寒的手段

    分队长,资历都没他老。

    展元被质疑后,说出这种话,倒是也正常。

    几人又是放松下来。

    而此时的宋严,已然被彻底惊呆了,脑门上冒出满头的冷汗。

    胸腹处被死死踩着,感觉到丹田中流转着一丝异样的灵力,随时都有可能将自己的金震碎,他脑海中一片空白,简直要被吓尿了。

    怎么可能?

    展元怎么可能有如此强大的修为?

    出手竟然会如此迅速,让自己根本无法反应。

    宋严想不通。

    “统领,统领救我啊!”

    “统领!”

    “杀人了!”

    极端的惊骇之下,宋严大声叫了出来,声音中带着无尽的凄惨。

    虽然明知熊元看自己不顺眼,不过这个时候,熊元是他唯一能依赖的人了。

    在长生卫中,他因为不光彩的过去,向来属于那种受排挤的对象,除了自己的小队,根本没有半点人脉可言。

    “还敢叫!”

    苏寒心中一动,脚尖灵力顿时爆发,尽数传入他丹田之中。

    噗!

    宋言鲜血狂喷,四肢剧烈抽搐着,白眼一翻,直直晕了过去。

    他的金丹,已然被苏寒废了。

    而就在这时,一道人影如风一般赶来,左手拿着酒壶,右手拿着一支硕大肥妹的羊腿。

    “怎么回事?”熊元不满问道。

    见到他,没等其它人说话,苏寒顿时像是受了气的小媳妇儿一般迎了上去。

    “统领,有人污蔑我!他污蔑我不要紧,他还动摇军心,实在是该死!”

    看到军营中的场景,熊元也是呆住了。

    完全想不到,自己只是刚离开一会儿,场上就发生了这样的变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