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九十四章 灵神境

    做完这一切后,苏寒便是再次把展元敲昏,脸上不由自主绽放出一抹笑容。

    而见到他脸上的这个笑容,几人都是下意识打了个哆嗦,太阴险了。

    可以想象,只要苏寒的扮演不漏出什么马脚,以这样的方式混入地方营中,绝对是一件爽到爆的事情。

    飞行法器缓缓向上,渐渐到了相当的高度,距离出谷也就是不到百丈的距离。

    苏寒挥挥手,“停下!”

    “你们在这里等我,我先上去看看。”

    抓起展元,苏寒便是腾空而起,他对自己的扮演有着绝对的信心,容貌,身材,甚至连修为,都是一样,除非是仙人级别的大能,不然绝对不会有人发现。

    这样的事情,苏寒前世在仙界的时候就做过,可以说是轻车熟路。

    云雾渐渐稀薄,眼见就要到达上方,苏寒停下脚步,再次弄醒了展元。

    “大人,大人饶命啊。”

    “大人,求求您放过我吧。”

    “我愿意追随大人,绝不背叛。”

    展元急忙哀求道,声音凄厉。

    到这个时候,他已经完全意识到自己的处境,不仅很有可能被杀死,甚至,很有可能被以一个敌人的身份杀死。

    想到这般恐怖的后果,他便是毛骨悚然,心底一片冰凉。

    被一个陌生人冒充自己,这已经是一件相当恐怖的事情,而死都不可能成为真正的自己,绝对是惨到不能再惨了。

    苏寒看了他一眼,手中一缕灵力,陡然传入展元的金丹之中。

    展元惨叫一声,像是被丢入油锅中的大虾一般,剧烈挣扎着。

    无与伦比的剧烈疼痛,差点让他疯狂。

    而更让他疯狂的是,清清楚楚感觉到,体内的金丹,碎了。

    自己成了一个废人。

    从此,再没有半点可能性修炼。

    像是一只受伤的野兽般蜷缩着身体,展元口中不住喷着鲜血,眼中现出无与伦比的仇恨,死死盯着苏寒,恨不得吃他的肉,喝他的血。

    苏寒眼神没有半点变化,依旧是冷冷盯着他,片刻后,开口道,“看着我的眼睛。”

    苏寒眼中现出一丝奇异的光芒,那黑白分明的瞳孔,仿佛在飞速的旋转,充斥着一种奇特的神采。

    展元只是看了一眼,眼睛便彻底移不开了。

    “跟着我念,我叫苏寒,是玲珑圣女的朋友。”苏寒给他灌输新的身份。

    “我有一个不共戴天的仇人,他废了我的全身修为,他叫展元,是长生卫的统领。”

    “一见到他,我二话不说,就要冲上去杀了他!”

    这门法术,名为控神,在仙界属于禁忌法门,是最恶毒的一种手段,只要中了控神的法门,整个人便已然完全不是自己了。

    而是变成了施术者的奴隶。

    甚至于,这种奴隶的身份,还不是身体上的奴隶,而是精神上的奴隶,心中的一切想法,都在主人的控制之下。

    平心而论,若不是事关重大,苏寒还真不愿意用出这种手段。

    这手段,太有伤天和。

    但这个时候,苏寒也顾不上那么多了,唯一能做的,便是不在几人面前使用,免得给他们留下心理阴影。

    “一切的罪恶,我来承担。”这便是苏寒心中最简单的想法。

    在苏寒的控制下,展元跟着一句一句念了出来,眼神中却没有半点被控制的呆滞,反而是现出最真切的愤怒。

    仿佛,此时的他,已然完全带入了“苏寒”这个角色。

    认真盯着他的眼神,苏寒看了好久,终于是完全放下心来。

    这个人,完全被控制了。

    苏寒也是长长松了口气。

    毕竟,要控制一个金丹期的修士,要付出的代价绝对不少,而苏寒,也是把他的修为废了之后,才能做到如此轻松。

    将他彻底控制后,苏寒才放心的分出一道意念,查探着展元的记忆。

    飞速筛选,得到自己想要的信息。

    前来的这支长生卫,是属于一位名叫“胡秀”的长老手下。

    胡秀此人,是半步武圣的存在,修为距离武圣只差半步,事实上,长生天十三位长老,大抵上都是这个修为。

    苏寒倒是也没多吃惊。

    在这个世界上,武圣就相当于仙界通用的渡劫期,而半步武圣,就是灵神后期。

    一个世界最顶峰的门派,有十几个灵神期的修士,不是什么大新闻。

    筑基,金丹,灵神,渡劫,这是成就仙人之前的四个大阶段,每个阶段又分为前中后三个层次。

    “灵神后期……”

    虽然没有吃惊,苏寒却是有些发愁,轻声呢喃一句,眉头微微皱着。

    凭借自己现在的实力,在不动用屠神箭的情况下,面对灵神境界的强者,若是灵神前期,还能勉强落于不败之地,若是灵神中期,自己就只有逃走的份儿。而若是灵神后期,就算是跑,也不一定能跑得掉。

    想了想,将这些念头抛到脑后,苏寒继续查探他的记忆。

    而看下去,苏寒脸色陡然剧变。

    在这群长生卫中,竟然是还存在着一位灵神前期强者!

    就是那统领,名为熊元。

    熊元修为精深,主修水属性功法,威力巨大,而他的身上,更是有一件水属性的至宝,一元真水珠。

    所谓一元真水,便是天地之间最玄妙的一滴水,具有不可思议的妙用。

    这一滴水,小可化为简简单单的一滴,而多起来,则是能形成一片海洋。

    这绝对是每位水属性修士梦寐以求的宝物!

    麻烦大了。

    苏寒心思飞转。

    如果只是一个灵神前期的修士,苏寒硬拼也可以立于不败之地,凭借着自己身上的诸多宝物,甚至有可能逆袭翻盘。

    但这个熊元身上,有着如此逆天的宝物,那战斗结果,绝对是一边倒的。

    人家只需以力压人,便能将自己彻底压制。

    只是,想到身下的几人……

    片刻后,苏寒咬咬牙,眼中现出斩钉截铁的建议。

    这一次,拼了!

    一定要将这熊元彻底搞死!

    哪怕是动用屠神箭,也在所不惜。

    毕竟,长生谷是必须要出去的。

    身边的这些人,也是必须要保护的。

    而且,苏寒心中也清楚的很,军中有熊元这等强者,他便是所有军士心目中的战神,只要把他杀了,这群长生卫绝对会崩溃。

    抓起展元,苏寒再次腾空而起。

    冲出了那一片云雾。

    ……

    此时的长生卫军中。

    数十人正聚在一起讨论,一副开会的模样。

    坐在最主位的,是个五大三粗的男人,一身黑铁重甲,将原本就魁梧的身躯衬托的更加英武不凡,仿佛一位顶天立地的不屈战神。

    这就是熊元了。

    在他身边,环绕着七八人,一个个眼神中都是无比的畏惧,低着脑袋,像是受训的小孩子一般。

    熊元正在破口大骂。

    “废物!一群废物!”

    “我只是出去了一会儿,军中就折损了一员大将!”

    “我要是迟回来一会儿,你们是不是要全军覆没?”

    唾沫星子喷了满脸,却没有一个人敢说一句话,甚至连呼吸,都是小心翼翼屏着。

    说起来,这件事也着实丢人。

    连对手的面貌都没看清楚,有一个人便已然被捕了进去。

    又是骂骂咧咧几句后,熊元转头看向一个满头花白的老者。

    “虚云,给我站出来,我问你,这阵法研究的怎么样了!”

    这个老者,穿着一身颇为精致的长袍,金丝银线,绣着种种繁复的花纹,衬托的他整个人更加仙风道骨。

    虚云算是这支军中的一位军师。

    对各种阵法、天时、地利略有涉猎,是军队中的标准配置。

    听到统领发问,虚云满脸惭愧之色,深深鞠了一躬,连脑袋都不敢抬,嗫嚅着说道,“小人愚钝,到现在还没研究的透。”

    “这处阵法,将此处的地形利用到极致,简直是鬼斧神工般的杰作。而且,小人可以肯定,在这地底深处,绝对有一处灵气的来源,可能是某件强大的法宝,也有可能是一处灵气矿脉。”

    虚云开口说道,而这话刚出口,帐篷中的人眼神都是一亮!

    砰!

    虚云狠狠拍了桌子,坚硬的楠木桌子,在他一巴掌之下,顿时化为粉末。

    “废物!”

    “这还用的着你跟老子说!”

    “用你那猪脑子想想,这是长生谷!我长生天千百年来的禁地,若是下面没有宝物,先辈们为何会如此重视?”

    虚云愣了一下,身体颤抖几下,顿时直直跪了下去。

    “大人,大人饶命啊。”

    “小的才疏学浅,对于这护谷的法阵,当真是无能为力,也如您所说,这长生谷是长生天千百年的禁地,是历代先辈的智慧凝结,凭借小人一个,怎么可能破开?”

    虚云磕头如捣蒜,声音惶惶,把额头都磕破了。

    哼!

    熊元又是冷哼一声。

    “呵,不会做事,只会说话,这样的人,要你何用!”

    他冷冷说道,一巴掌扇去,如同遮天蔽日一般,化作一座五指山,狠狠压在虚云脑袋上。

    虚云的脑袋,如同西瓜般陡然破裂,红色的血,白色的脑浆,流了一地。

    场上面面相觑,一个个小队长,都是下意识退了几步,面色煞白。

    熊元的凶残和霸道,所有人心中都很清楚。

    事实上,这样的情况,几乎每过一段时间就会发生。

    ……

    “熊大人,小人回来了!”

    而就在这时,一个高亢的声音,陡然响起。

    熊元猛地站起身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