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九十二章 江山剑

    挑选了两件后,苏寒的速度加快,对于没有特殊属xing的灵器,直接略过。

    毕竟,这宝库之中有着不少jing品,在普通的灵器上花费时间,纯属是浪费。

    而见过这两把灵器天赋属xing后,苏寒的眼光也是不知不觉中提高了起来,对于一些普通的甚至是不错的武器,就有些看不上眼了。

    时间流逝,苏寒又挑选了一双拳套,然后,眼光停留在一把长剑上。

    拳套名为陨星拳套,威猛霸道,最适合呆霸王那种风格,而长剑,名为江山剑。

    朴实无华的剑身,看起来没有半点出众之处,却是将苏寒的心神彻底吸引了。

    这把剑,同样是低级灵器,本身也没有蕴含任何天赋属xing,但它有一个最大的神奇之处,便是可以进化。

    江山剑,是和小鼎一个级别的东西,是这个修真文明皇权的象征,具有至高无上的威严。

    而在文明覆灭的那一战中,江山剑一分为三,分别代表着天心之力,地灵之力,人元之力。

    这把江山剑,严格说来,只是三分之一把江山剑,代表着人元之力。

    只有将其它两把也收集过来,才能融为一体,成为真正的江山剑。

    真正的江山剑,是仙器中的极品!

    是圣器!

    无坚不摧!

    可斩万物!

    这样的信息,让苏寒心中震撼不已,久久无法回过神来。

    而回过神来,苏寒毫不犹豫的就选择了它。

    尽管,苏寒心中也清楚,要得到其它两把剑,绝对是一件相当困难的事情。

    毕竟,能将如此瑰丽的修真文明覆灭的敌人,绝对是异常强大,而那两把剑,不出意外的话,应该就是落在他们手里。

    但,苏寒有自信。

    自己重活一世,一定要做到最好!

    要站在巅峰!

    不管前路上有多少敌人,统统干翻!

    这把江山剑入手,苏寒手腕一抖,差点有些拿不稳。

    这把剑的重量,竟然是异常的沉重,保守估计,也在万斤之上,也不知道是什么材质铸造而成。

    苏寒心中更加欣喜。

    如此沉重的分量,剑身却薄如蝉翼,仅仅从这一点上看,也能感觉到这把剑的不凡之处了。

    而且,毫无疑问的是,这样的一把武器,在战斗中绝对有着相当大的优势。

    长剑轻灵飘渺,而这把剑,走的却是重剑的路数,对于不了解的,一招就能压死他。

    ……

    挑选完成后,苏寒补充了一些仙石和丹药,便是心满意足的走出了小鼎空间。

    这一次的收获,可以说是巨大了。

    前世的自己,想都不敢想。

    现在的自己,可以说是武装到牙齿,全身上下的所有武器,都是金丹境最极品的东西,战斗力简直彪悍的一塌糊涂,苏寒心中都有些蠢蠢yu动了,恨不得找个人大打一场,检验一下自己的实力。

    吱呀一声,房门被轻轻推开,外面已然是深夜。

    蔓蔓静静站在门外,如同夜幕中一朵羞答答绽放的小花,身上有着一种安静而淡然的气质。

    自从她经历了一次涅槃上,身上的这种气质便是越发强烈起来。

    就算是到了仙界,这样的气质也是首屈一指的。

    那种一种从血脉深处衍生出来的高贵,根本不是后天可以改变的。

    就好像是一个流落风尘的公主,就算是衣不蔽体食不果腹,身上那种根深蒂固隐藏在骨子里的东西是改不了的。

    “出来了?”

    听到开门声,蔓蔓睁开眼睛,眼中现出一丝微不可见的火花,显然刚才的时间她也没浪费,而是在修炼。

    苏寒点点头,拿出早已准备好的鞭子,交到蔓蔓手中,“喏,送你的。”

    蔓蔓接过来看了一眼,脸se顿时一变。

    “灵器?”

    她下意识惊诧出声。

    经历了这么多事,她再也不是当初那个菜鸟了,对于法器和灵器的区别,自然是一清二楚。

    仅仅从这把武器内部蕴含的强大灵力,也可以感知到,它绝对是一把灵器。

    苏寒点点头,“对啊,乌龙蚀骨鞭,天赋技能为飞行,算是攻击和飞行都可以的灵器,打不过就跑。”

    “你……你从哪来的?”

    犹豫了片刻,蔓蔓轻声问道。

    她心中实在是有着万千疑惑。

    这种疑惑,像是几十只老鼠在心底来来回回乱跑,忍都忍不住。

    女人的好奇心本来就是相当强烈的,尤其是面对自己心爱的男人,她根本想不到,苏寒到底还有多少秘密。

    有时,蔓蔓甚至把发掘苏寒身上的秘密,当成一种乐趣。

    就像是寻宝一般,一点一点,找出宝藏所在的位置,每走一步,都有着惊喜。

    事实上,从一开始到现在,苏寒实在是给了她太多太多的惊喜。

    “拿着就是了,别问是哪来的。”苏寒撇撇嘴。

    小鼎的秘密,是绝对不能暴露的。

    并非不相信蔓蔓,只是苏寒心中清楚,这件宝物,便是自己未来最大的依仗,必须绝对的小心。

    蔓蔓哦了一声,脸上没有半点情绪波动,随手把这把武器收了,看向苏寒,清冷的眸子中,现出一丝莫名的神采。

    “其实我挺想在这里一直呆下去的。”她轻声说道。

    这几天的时间,在这长生谷中,简直像是一个美轮美奂的梦境。

    景se秀美,最主要的是,还有心爱之人的陪伴。

    这样逍遥闲适的生活,对于蔓蔓来说,是最钟意不过的。

    “那要不我先走,你就呆在这里陪那三位糟老头子?”苏寒坏笑说道。

    不知为何,自从蔓蔓涅槃过后,苏寒就总有一种恶趣味,总喜欢逗她,看她高贵圣洁的脸上,浮现出小女儿状的娇羞和恼怒,实在是有着一种无与伦比的成就感。

    “好啊。”蔓蔓瞪了他一眼,倒是也没动怒。

    “别介,我可舍不得,这么如花似玉的小姑娘,呆在这里,太暴殄天物了,还是跟着大爷,爷带你吃香喝辣。”

    蔓蔓眼睛笑成了月牙,抬脚朝前走去,仰头看向天空。

    苏寒跟在她身后。

    此时的天空之中,一片漆黑,隐隐有微弱的星光照she下来,也不知道是如何透过那云遮雾绕的悬崖。

    似乎,那笼罩在长生谷外的云雾大阵,有着一种神奇的力量,星光可以照she进来,而那轮血月的光芒,却是根本无法透入。

    “接下来你准备去哪?”走着走着,蔓蔓开口问道。

    苏寒脚步微微停滞。

    去哪?

    说实话,这个问题苏寒还真没想过。

    作为一个逍遥修士,苏寒前世的生活,基本上是在仙界各地乱窜,很少有停下来的时候。

    而在这血月大陆,最后的目标,肯定是血狼山,但那是一年以后的事情了。

    现在……

    “我也不知道,走到哪算哪。”

    蔓蔓嘴角抽动几下,忽然伸手挽住苏寒的胳膊,“要不,咱们就跟着玲珑走,去帮她。”

    听到这话,苏寒胳膊哆嗦一下,这才猛然回过神来。

    原来,蔓蔓的真实目的在这儿啊。

    想来,自己最近和玲珑,走的是比较近了。

    因此引得蔓蔓心中有芥蒂了。

    苏寒就苦笑。

    女人啊……

    倒也没多生气。

    毕竟,这种心态是女人的天xing,没有一个女人愿意自己的男人和另外一个亲近。

    之前和那韩影走的近时,蔓蔓态度就很jing惕,直到和云破军分开走,她才好转,而现在,又是成了这副模样。

    对于这种情况,没别的办法。

    于是苏寒二话不说,便是把她搂在怀中,低下脑袋,找到那两片红唇,狠狠印了下去。

    蔓蔓发出一声惊呼,旋即便是含糊不清的喉音。

    月明星稀。

    ……

    第二天清晨。

    玲珑打着哈欠从房间走出,紧跟其后的是三位老人,她几乎是彻夜未眠,尽听三人讲大道理了。

    几乎快疯了。

    此时此刻,她心中五味杂陈。

    既有着奔向新世界的喜悦,也有对未知世界的恐惧。

    先前那种恐怖还不算强烈,而随着三人说的越多,她便是越来越恐惧。

    刚出了门,便是直奔苏寒住的地方,咚咚敲了几下,无人反应。

    又大力敲了几下,还是无人反应后,玲珑大呼苏寒,片刻后,却是在背后听到苏寒的声音。

    转过头一看,苏寒和蔓蔓偎依站着,显然是早就起床。

    “你去哪了?”

    “溜达了一圈,看了看这个地方,以后,我会回来的。”

    苏寒若有深意的说道。

    此时此刻,苏寒心中又想到那寒潭,寒潭地下的玄武冢,心chao澎湃。

    那滴永恒灵泉,自然是一定要得到的。

    但现在,还不是最好的时机,强取豪夺的话,虽然没什么困难,但不是自己的风格。

    对待敌人要想冬天般的严寒,对待朋友,要入chun天般的chun暖,这向来是苏寒的处事法则。

    “好啊,随时欢迎你回来,现在咱们可以走了?”玲珑轻声问道,语气中有着跃跃yu试。

    一晚上的交流,三位长老不间断的灌输,一个信念在她心中根深蒂固。

    那就是,死死粘着苏寒。

    绝对不能放他走。

    跟着苏寒,自己就是绝对安全的。

    ……

    苏寒笑笑,“外面那么多人包围着,想走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现在,还有最后一件事要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