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八十九章 冰魄寒体

    见到苏寒这幅极为冷酷的模样,这男人牙关紧咬,瞪大眼睛犹豫着。

    他可以确定,如果自己这次还不说的话,这个看起来年纪不大,相貌也颇为清秀的少年,绝对是雷霆手段。

    “我……我叫展元,是长生卫的百夫长,奉命前来这里驻扎,保护长生谷的安全,不被外人打扰。”

    心思飞转,展元从牙缝中挤出一句话,低着脑袋,根本不敢看苏寒的眼睛。

    “呵……”

    苏寒冷笑一声,“看来,你是要说谎了?”

    两道犀利的目光,如两把锋利长剑,刺在展元身上,他感觉自己像是被一只猛兽盯上,全身不自在。

    “我……”

    咬咬牙,展元抬头看向玲珑,“圣女,圣女你说句话啊,长生谷中怎么会有外人存在?”

    玲珑看了他一眼,眼神也是渐渐清冷,现出一丝复杂的神色,走到他面前,轻声说道,“告诉我,哥哥……哥哥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她虽然单纯,却并不傻。

    之前哥哥是长生天的武圣,地位崇高,从来没有任何人敢来这里放肆,而现在……

    这群人既然把长生谷包围了,想来,哥哥应该是出了什么是。

    想到之前陆玄占卜的那画面,玲珑全身发抖,满脸的苍白。

    “我……”展元还是死撑着。

    “说!”

    “你快说!”

    “说啊!”

    玲珑声嘶力竭的喊道,灵力流转,金黄色的绳索,顿时如同活物般收紧,死死勒着他。

    展元几乎连气都喘不上来,嘴巴大张,如同一条被捕获的金鱼,这样的折磨,比起苏寒之前的废手脚可是严重多了。

    “我说……我说!”

    “圣女手下留情!”

    他终于崩溃了,断断续续说出来龙去脉。

    原来,真的是万长生陨落了,在雪山之巅陨落,之前的天降血雨,便是最好的凭证。

    而现在的长生天,已然是乱成了一团。

    十三位长老,分为坚定的两派,一派依旧支持万长生,想请隐居长生谷中的圣女玲珑出来主持大局,而另一派,却是死活不同意。

    无可调和的矛盾之下,长生天发生极为严重的内乱。

    反对派暂时占据上风,将支持派困在万寿城中,更是派出长生卫,前来这里想要抓住玲珑。

    只不过,这长生谷外围的阵法防御异常凶悍,这些长生卫根本不敢轻举妄动,只是严密守着,等待上级下命令。

    却不想,这么早就被发现了,还被抓住一个。

    听完这些话,玲珑整个人陷入一种神思恍惚的状态,身体颤抖几下,咬破了嘴唇,嘴角一丝殷红的血。

    哥哥陨落了!

    她心中的悲痛,简直无法用语言来形容。

    宛若,天塌了一般。

    毫无疑问,哥哥万长生是当之无愧的天才,从一个最普通的弟子,成长到武圣,也只是用了不到五十年的时间,堪称血月大陆有史以来第一人。

    而自己,身为他的一支远房表妹,自小父母双亡,被哥哥抚养长大,把他当成既是哥哥又是父亲一样的存在。

    更是被他带到长生天,治疗身上的顽疾,修炼,日子过的虽然平淡,却是无忧无虑。

    而现在,哥哥竟然死了!

    玲珑如同一根木头桩子般站在原地,身体如同触电般哆嗦着,身上一股寒气越发强烈起来。

    几乎是瞬息之间,她身上的寒气便是全面爆发,形成一层厚厚的坚冰,几乎把整个人冻的严严实实。

    “糟了!”

    “玲珑!”

    见到这一幕,三位老人面色大变,顿时急急围了上来。

    玲珑身上有痼疾,这是三人早就知道的,从小时候开始,只要是稍微受了风寒,或者是情绪波动太过强烈,体内便会产生一种威力极大的寒气,封冻全身机能。

    而经过这么多年的治疗,渐渐痊愈,已然好久没有复发过了。

    但,那寒气的根源却并没有消除,只是被封印在体内深处,随时都有可能爆发出来。

    正是因为如此,几人才不放心让玲珑出去,而是一直让她呆在这近乎与世隔绝的长生谷中。

    为了最大可能的保护妹妹,万长生甚至下令,从大雪山附近范围内的千里,为长生天的禁区,禁止任何人踏入。

    但凡有违抗者,格杀勿论!

    这是什么情况?

    见到这一幕,苏寒也是目瞪口呆,万万没有想到会发生这样的变故。

    而看了一眼,苏寒的眉头,便是紧紧皱了起来。

    以他的见识和阅历,依稀可以认出,这……似乎是一种已然很久没有出现过,只存在于传说中的体质。

    冰魄寒体。

    传言,冰魄寒体的女子,天生体内便蕴有极为强烈的寒气,成长经历极为痛苦,须经常受寒气折磨,生不如死。

    但,一旦能熬过去,便是苦尽甘来。

    苏寒隐隐记得,在仙界的历史上,似乎出现过三位冰魄寒体的女子,早逝了两个,而存活下来的那个,却是成为了赫赫有名的仙帝,当时的第一仙帝,杀伤力极为恐怖。

    弹指挥手间,便能将一颗星球化为寒冰死域。

    玲珑,竟然是冰魄寒体?

    而见到圣女陡然发生这种变化,展元眼中则是现出一丝莫名的神采。

    没想到,自己一席话,竟然还收到了这样的效果。

    毋庸置疑,这群长生卫之所以来这里,主要目的便是为了控制长生谷中的几位,必要的时候,甚至可以格杀。

    尤其是玲珑。

    她作为长生天的圣女,威胁是最大的。

    ……

    此时的场上,三位老者的眉头都是紧紧皱着,眼中现出无比的担忧。

    此时的冰层,已然覆盖的严严实实,几乎成了一具美轮美奂的雕像,而玲珑却是被彻底封印在里面。

    几人根本不敢轻举妄动。

    “滚!”

    陆玄怒气冲天,迁怒于展元,狠狠一脚踹向他胸膛,这人便是如同断线风筝般重重飞出去,半空中便是喷出口血,生死不知。

    “陆长老,稍安勿躁,当务之急是想办法,先寻找到救治的办法。”苏寒深吸口气,眼中现出冷静。

    陆玄长长叹了口气,眼神黯淡到极致,“要是有解决的办法,我会是这个模样?”

    “这寒毒,小时候还好,虽然是发作的频率高,威力却没那么强烈,而年纪越大,发作的频率虽然小了,每一次,却都让人胆战心惊。”

    “这孩子……”

    陆玄语气中有着极为强烈的担心。

    而他担心的,不止是玲珑的病情,还有此时的局势。

    万长生一陨落,相当于笼罩在长生谷上方的保护伞彻底消失,从此以后,肯定是无穷无尽的骚扰。

    以后,日子不好过了。

    不仅是长生谷日子不好过,整个长生天,日子都不怎么好过。

    没了武圣作为顶梁柱,长生天的地位,绝对会一落千丈,其它武道宗派,很有可能会趁虚而入。

    “要不,我来试试?”想了想,苏寒开口说道。

    说实话,苏寒并没有多大把握,但这个时候,唯有先试一试了。

    在几人狐疑的眼神中,苏寒便是走到玲珑面前,仔细端详着,此时的玲珑,如同睡着了一般,阳光照在她身上,在冰层的折射下,显得极为唯美。

    而刚靠近,苏寒便是感觉到一股深入骨髓的寒意。

    饶是以苏寒的体质,都是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体内灵力流转,强忍着寒意,苏寒伸手,轻轻碰触那冰层。

    刷!

    几乎是瞬息之间,寒气便是狂暴起来,汹涌而来,朝着苏寒身上席卷而至,而片刻后,他一条胳膊都是被冰层封锁的严严实实。

    早有准备,苏寒急急退了一步,离开寒气笼罩的范围,灵力在手臂经脉中流转,哗啦呼啦的冰块掉了一地。

    此时,苏寒感觉,自己的这条手臂,已然完全没了知觉,像是死了一半。

    他眼神中现出万分的惊骇。

    虽然早就知道冰魄寒体的威力异常恐怖,但苏寒还真是第一次接触到这种体质,一时不慎,吃了个不小的亏。

    “小子,你不要乱来!”

    “你到底行不行!”

    “不行就滚开!”

    与此同时,楚风脾气暴躁的开口骂道。

    他本就是个暴烈的性子,又因为关心玲珑的身体,此时脑海中已然是一片乱麻,见到苏寒这幅模样,顿时破口大骂出来。

    “你行?你上!”

    “不行,就闭嘴!”

    苏寒看了他一眼,冷冷说道。

    对于这两人,苏寒虽然敬重他们,但敬重归敬重,在这个时候,不会给他们留半点面子。

    “你说什么?”楚风顿时像一个**桶被完全引爆,陡然炸裂开来,怒气冲冲的朝着苏寒大吼。

    “滚!”

    “倚老卖老,你算个什么东西!”

    苏寒冷冷喊出一个字后,便是再也不理他,而楚风还想发怒,却是被陆玄伸手拉住了,“老三,不许胡闹。”

    此时的陆玄,对于苏寒可是相当信任的。

    别的不说,就说那研制出的雷霆破元箭,也值得信任。

    在这血月大陆上,能研究出这等神器,绝非一般人能够做到的。

    深吸口气,苏寒灵力再次运转,缓缓感应着手臂之处那残存的一丝寒气,随着犁天梳中一丝极为精纯的活性能量进入手臂,死皮渐渐脱落。

    片刻后,苏寒眼中现出惊喜。

    这犁天梳,似乎……似乎可以净化寒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