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八十八章 试箭风波

    一处整洁干净的房间内,苏寒和陆玄正在小心翼翼的忙碌着。

    经过几天的恢复,陆玄伤势好了大半,而听到苏寒找到解决方案后,他便是坚持要以最快的速度研制出雷霆破元箭。

    这种科研狂人的态度,让苏寒也是不得不敬佩。

    雷霆破元箭的制造流程,其实并不复杂,一就是锻造箭杆,以域外星辰铁,反反复复锻造万次,表面现出类似于星辰一般的光点,内部纹络通达,便算是可以使用。

    而最复杂的工程,在于第二步,在箭杆上刻画阵法,需要极为jing细的cao作,当然,以两人的水平,这点也没什么问题。

    而最后一步,就是安放能量核心了,在阵法中心以仙石作为能量核心,这是最简单的一步。

    陆玄眼中说不出的滋味。

    万万想不到,自己就是倒在了这一步上。

    事实上,在苏寒刚告诉他原因的,他郁闷的几乎要哭出来。

    多少riri夜夜的研究,不知付出了多少心力,竟然得到的是这么一个结果,一来图纸本身就是错的,二来就算是有图纸,也根本研制不出来。

    这样的发现,差点让他崩溃,不过,到底是宗师,很快他便是回过神来。

    虽然不知道,苏寒从哪里得到的仙石,不过他也没多问,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

    ……

    此时的苏寒,正拿着一支细长的刻笔,在狭长的箭杆上细细勾勒,眼睛微微眯着,苏寒的jing神凝聚到极致,勾画阵法,容不得有半点失误。

    事实上,陆玄曾强烈要求让他来做,不过,考虑到他的身体情况,苏寒还是拒绝了。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

    当眼睛酸涩到极致时,苏寒强忍着即将落下的眼泪,瞪大眼睛,完成最后一笔勾勒。

    呼……

    房间中悄然有风产生。

    箭杆上三个完美融合的阵法,显露出奇妙的威力,像是一个小型的漩涡,吸引着房间中的天地灵气,阵法刚刻画完成,便是漂浮于半空之中。

    “这一步成了。”苏寒咧嘴笑笑,心中有种成就感。

    说实话,前世他在仙界的时候,虽然知道雷霆破元箭的炼制方法,不过亲自炼制,这还真是第一次。

    “看来,哥在这一道上还是有点天赋的麽。”咕哝一句,苏寒看了陆玄一眼,只见他满脸紧张的神情。

    “陆大师,你离远一点,我准备进行最后一步了。”

    虽然此时两人身上都穿着护甲,但陆玄毕竟是重伤初愈,还没有好利索,苏寒生怕万一再出什么意外。

    陆玄挥挥手,“不用。”

    苏寒就笑,这人,还当真是疯魔。

    也不强求,随手取出九枚仙石,手中结出一个月又一个玄奥法印,仙石在缓缓融化,化为最微小的颗粒。

    仙石的内部结构,类似于蜂巢,苏寒现在这种处理手法,在仙界是很常见的,叫做散灵,在最大限度保存仙石能量的前提下,将其分割为最细小的颗粒,使其完美融合于箭身。

    不到一炷香的功夫,苏寒散灵完成,半空中像是漂浮着无数只萤火虫,煞是美丽。

    深吸口气,苏寒缓缓驱动着这些仙石碎末,朝着箭身融合。

    当那第一点光芒融入箭身之时,苏寒身体颤抖一下,感觉到一股强大的反震之力,硬生生忍住,手上的动作却没有丝毫停滞。

    一点又一点光芒,飞入箭身,反震之力越来越强,苏寒死死咬着牙,不敢有半点大意。

    三个时辰后。

    房间中陡然响起一声轻吟,金光万丈,一道天雷,跨越了遥远的距离,凭空落下,轰的一声打在雷霆破元箭上。

    强大的电流之下,苏寒噗的喷出一口鲜血,脸上苍白。

    而他手上,却是死死抓着这支长箭,不敢有半点放松。

    天雷的袭击,持续了将近三个呼吸的时间,等天雷完全散去,雷霆破元箭的表面,生出一丝极为奇妙的变化。

    原本黝黑的箭身之上,浮现出一点又一点光芒,像是浩瀚宇宙中的漫天繁星,一丝电流,从箭头闪烁至箭尾,显露出极为强大的能量。

    一股磅礴、浩大的气势,顿时散发出来。

    “成了,成了……”

    “终于成功了!”

    陆玄全身簌簌发抖,眼神无比的激动,竟然是一下子跪倒在地,像是一个最为虔诚的信徒一般。

    这些年来,作为一个在血月大陆已然跨入顶尖水平的宗师,他最大的愿望,便是研究出这一支雷霆破元箭,而现在,终于是成功了。

    这叫他如何不激动?

    苏寒看了他一眼,笑笑,随手拿起那一支刻笔,微微想了想,便是在箭尾处,刻下两个小字。

    陆玄。

    而见到苏寒的动作,陆玄面se变了变,眼中现出一抹喜意,旋即又是深深的惭愧。

    万万想不到,苏寒竟然能做出这种事情。

    “你……你……”激动之下,陆玄甚至连话都说不出来了,能获得这支雷霆破元箭的命名权,对于他来说,着实是一种至高无上的荣耀。

    “陆大师,一个名字而已,有了第一支,还有第二支,第三支。”

    “好,好。”陆玄满脸激动,只知道不住点头。

    到现在,他彻底认可了苏寒,甚至有些崇敬了。

    无论智慧还是心xing,这个少年都是上上之选,当真是个奇才。

    ……

    简单交流了一下,两人出门,迫不及待的要检验一番这支雷霆破元箭的威力。

    而刚走出房间,便是看到一群人都是眼神惊喜,惊喜中带着一丝忐忑。

    “成功了?”玲珑率先问道。

    苏寒轻轻点头,和陆玄相视一笑。

    “哇!”玲珑一下子惊呼出声,抓着苏寒的胳膊,“你太厉害了,到底怎么做到的?”

    “问你陆伯伯,他比我厉害。”苏寒谦虚道。

    陆玄脸se微微有点红,干咳一声,看向两位老友。

    两人也是满面红光,都是目不转睛的盯着陆玄手中的这支长箭。

    虽然两人一为医师,一为毒师,但这些年在陆玄的熏陶下,对于机关炼器一道,也是颇为感兴趣,而现在,看到老友多年夙愿完成,心中都是说不出的高兴。

    “去取我那把星辰弓来,我要试箭。咱们出谷。”陆玄开口说道。

    很快取了星辰弓,乘坐飞行法器,向上空飞去,而等到了山谷顶端,还未飞出那一片浓雾之时,苏寒耳朵一动,似乎是捕捉到空气中某种声音波动,顿时开口道,“停下!”

    玲珑愣了一下,倒是把法器停了下来,“怎么了?”

    “外面有人,还不少。”苏寒脸se有些凝重。

    大概听得出来,外面绝对不止一个人,而是至少有百人,几百个人,把这里包围的严严实实。

    “什么情况?”

    陆玄愣了一下,在怀中摩挲许久,取出一枚铜镜,在镜面上摩挲片刻,铜镜便是陡然现出亮光。

    外面的场景,清清楚楚浮现在镜面之上。

    是一群身穿制式战甲的武者,一个个气息都极为彪悍,显然是训练有素的军队。

    “长生卫?”

    陆玄一下子惊呼出声。

    “怎么可能是长生卫,他们来这里干什么?”玲珑咕哝着问道。

    长生卫?

    听到这三个字,苏寒心中一动。

    曾听玲珑无意间提起过,长生天总共有十三位长老,组建成长老会,作为对武圣权力的制衡和补充,而这长生卫,就是长老会手中掌握的最为jing锐的力量。

    想要加入长生卫,起步都是金丹初期修为。

    此时,苏寒脑海中不由自主又想起,前些ri子看到的那副场景。

    武圣之死那副画面。

    难道,长生天的武圣当真死了?

    还是……

    为什么会发生这种情况?

    “玲珑,想办法,先把一个人抓进来,问问情况。你不是有条绳索状的法器么。”苏寒心思飞转,开口说道。

    玲珑很快回过神来,取出一条金光灿灿的绳索,咬咬牙,“好。”

    此时她脸se有些焦急。

    她虽然幼稚,但并不傻,见到这般景象,脑海中也是下意识的冒出那天看到的卦象。

    莫非,当真是哥哥出了什么问题?

    不然,这群人断然不敢来这里。

    咬咬牙,掐个法决,玲珑腾空而起,如同一条鲨鱼跃出水面,而见到外面还来不及反应的一群长生卫,她手中金光蜿蜒,瞬息间便是绑住一个看起来似是领队的男人,伸手一拽,便是拖着他进入云雾之中。

    片刻后。

    发生这般事情,几人也没心思试箭,飞回谷底,都是直直瞪着地上这个男人。

    这个男人,满脸大胡子,容貌很是粗犷,眼睛却小,显露出一丝丝jing明的气息。

    “你叫什么名字?”

    “来这里干什么?”

    “长生天发生了什么事?”

    苏寒开口问道。

    这时,一群人隐隐把苏寒当成了主心骨。

    “你是什么人?私闯我长生天禁地,该死!”大胡子厉声喝道,声音中显露出强横的威严。

    二话不说,苏寒一只手狠狠下切,打在他肩膀处,咔嚓一声,这人一条胳膊,软软垂了下去。

    玲珑发出一声惊呼,下意识退了一步。

    她还从未见过苏寒这般狠辣的模样。

    而地上这男人,脸se煞白,大滴大滴的汗珠,从额头落下,却是死死咬着牙,一句也不说,甚至连惨叫都没发出。

    “呵,还挺硬气,没关系,时间还长,咱们慢慢玩。”

    苏寒慢条斯理说道,旋即便是再次下切,这人另一只手,又是被废了。

    “你!”

    “啊!”

    这男人忍不住发出一声凄楚的叫声,死死在地上挣扎着,如同一条被丢到岸上的鱼。

    “我再问你一遍,你叫什么名字?”

    “来这里干什么?”

    “长生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苏寒脸se冷酷,再次冷冰冰的问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