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八十六章 意外

    一条清水河中,苏寒缓缓游着,潜伏在水底,大气都不肯吐一口,让他微微有些惊讶的是,这处潭水面积虽然不大,但深度却着实不小。

    而且,越往下走,水流便越是温暖。

    这样的奇异情况,让苏寒心中淌过一丝欣喜,在这里呆了几天,苏寒也大概看了出来。

    这处谷底,灵气之所以异常充裕,一是因为依靠着天然的地形优势,布置了一处聚灵大阵,周围的天地灵气被源源不断的吸收而来。

    二来,很显然,这处谷底之中,应该是隐藏着什么秘密,很有可能就是了不得的天材地宝。

    作为客人,平心而论,苏寒心中也清楚,自己这样的查探有点唐突,但好奇之下,苏寒也顾不上那么多了。

    只是看看而已。

    就算是真有什么天材地宝,苏寒也不会动占为己有的心思。

    一来,以他的实力和眼界,现如今很有有什么天才地宝能够打动,仅仅是那小鼎中修真宝库中的东西,就顶的上仙界一个一流门派的财富,而且还有心脏处的犁天梳。

    二来,玲珑和那三位老人,虽然实力也不错,但毕竟是老弱女流,苏寒还没下作到那种地步。

    缓缓下潜,苏寒感觉到压力越来越大。

    一里。

    十里。

    三十里。

    他默默计算着距离,此时已然下潜很深一段距离,水中没有半点光芒,漆黑一片,而那水温,却是越发温暖起来,接近滚烫。

    这样的热度,还不至于烧伤苏寒,而他心中的好奇,则是越来越强烈。

    这水下,到底是有着什么东西?

    咬咬牙,继续下潜,而当那水温升高到一个极为恐怖的温度时,苏寒眼前,终于是现出一丝亮光。

    灵力流转,在体表形成一层结实的防护罩,苏寒继续下潜,没过多长时间,终于是见到了光线的来源。

    那是一颗石头。

    好几丈方圆的石头,表面散发出蒙蒙的黑色光芒,显得神秘而朦胧。

    而那石头的形状,如同一只万年老龟,在老龟脑袋下方,却是挂着一枚玉瓶。

    看到这一幕,苏寒心脏狠狠抽搐一下,眼神中现出极端的难以置信。

    玄武冢!

    这是玄武冢!

    竟然是玄武冢!

    苏寒终于知道,这个地方为什么会叫做长生谷了。

    玄武,是和凤凰一个级别的神兽,凤凰的天赋是涅槃,而它的天赋,却是长生,每一只玄武的寿命,已然不能用年来计算了,而应该用纪元来计算。

    每一个纪元,都是一次轮回,人类文明的灭亡,星球荒芜,而后,经历漫长的岁月,重新衍生出新的生命,一只玄武的寿命,大概在九个纪元。

    苏寒无法想象,在这个低等位面,血月大陆,竟然会有着一只玄武存在。

    玄武死后,肉身永恒不朽,会形成类似于活化石一般的存在,全身坚硬无比,就算是再强大的力量,也根本无法毁灭。

    而它的尸体,就叫做玄武冢。

    玄武冢,这绝对是最为久远的传承,苏寒在仙界时,仙界第一大仙宗,玄天宗,门派内部便是有着一处玄武冢的存在。

    玄武冢每过万年会产生一滴永恒灵泉,而以一滴永恒灵泉为主药,再加上几种万年份的药材辅佐,可以炼成一炉九颗长生不死丹。

    那是真正的仙丹!

    就算是普通人,服用一颗长生不死丹后,也能立刻就渡劫飞升,毫无半点危险。

    想到这里,苏寒心跳如打鼓,全身都是有些颤抖。

    他挣扎着游过去,小心翼翼的在那玉瓶中查探一番,眼中现出一抹炽热。

    在这玉瓶之中,赫然是有着一滴永恒灵泉!

    苏寒沉默了。

    事实上,血月大陆的历史,才不过几十万年而已,自从长生天第一任武圣发现这个地方后,便花费大力气改造这里,将其设为长生天的禁地。

    这处玄武冢,更是只有长生天历代武圣才知道的地方。

    而且,长生天每一代的武圣,从成就武圣之时,到陨落之时,不管遇到多大的危险,除非是有灭门之祸,最多可以取两滴永恒灵泉!

    这样做,也是为了保证后来者不至于过度使用,为后人留下福泽。

    万长生他成就武圣后,也只是取了两滴,剩下这最后的一滴,便是留在了这里。

    现在,却是被苏寒在无意中发现了。

    在这里沉默了许久,苏寒深深吸了口气,眼中现出一丝决然。

    先出去!

    这滴永恒灵泉,自己是一定要得到的,不过,不能用偷盗这种方式。

    自己要光明正大的拿到,不管付出多大代价!

    ……

    缓缓浮上水面,距离水面还有几米距离时,苏寒见到玲珑愤怒的在水潭上方盘旋,手中不时射出一道道能量,愤怒大叫道,“苏寒,你给我滚出来!”

    “你竟然敢调戏我,你死定了!”

    “出来!给我出来!”

    玲珑简直要气疯了。

    犹犹豫豫,苏寒冒出脑袋,一道剑光便是扑面而来。

    随意躲开,身形腾空而起,苏寒微微眯着眼睛,一本正经道,“吆,这是谁惹玲珑大小姐了,告诉我,我肯定去帮你出气!”

    玲珑狠狠瞪着他,“你还敢说!还不是你!”

    苏寒满脸惊讶,“我?怎么可能是我?我这么善良的一个人,怎么可能惹你?”

    “你还善良?你要是善良,天地下就没有好人了!”玲珑气急败坏的叫道。

    见到她这幅模样,苏寒心中倒是微微安定了一些。

    看来,这小妮子,还不知道寒潭之底的秘密。

    不然的话,绝对不会是这幅反应,肯定先问自己去哪了。

    “苏寒,你太可恶了,乖乖站在那里,让我刺上两剑,不然,哼,我饶不了你!”玲珑娇声呵斥道。

    苏寒脸上堆满赔罪的笑容,则是不住说着好话。

    旁边站着蔓蔓和涂豪几人,一个个都是笑盈盈的看着这一幕。

    平心而论,苏寒那样的话,若是对蔓蔓这等久经阵仗的女汉子来说,自然是一点杀伤力都没,甚至还有可能被反调戏回去,而对于玲珑,她涉世未深,性格又单纯又幼稚,此时简直是要气炸了。

    一个少女最私密的事情,就这样被一个男人在大庭广众之下说了出来,她感觉到奇耻大辱。

    “好啦,好啦,别闹了,我……我愿意拿出诚意来补偿你的精神损失。”苏寒严肃说道,手中悄然浮现出一枚妖兽精魄。

    “滚!少拿这种烂大街的东西来糊弄我。”

    “谁告诉你我要给你这个的?”苏寒笑着看了她一眼,随手取出一枚法器匕首,指尖飞动,便是在那颗妖兽精魄上雕刻起来。

    碎屑纷纷而落,而不到一炷香的时间,整颗妖兽精魄,便是发生极为奇妙的变化,渐渐形成一个惟妙惟肖的雕像。

    是个少女。

    线条柔美,表情逼真,尤其是嘟着嘴巴的可爱样子,更是让人看了有种发自内心的怜爱。

    “喏,好了,给你的。”

    苏寒随手递给她,而玲珑,早已是惊呆了。

    纵然,这样一件东西,陆玄也可以随随便便就雕刻出来,但以他的性格,又哪里会有这种情趣?

    反复观摩着这枚雕像,玲珑简直是爱不释手,满腔的怒气,早已不知道飞到哪里去了。

    “还生气吗?”苏寒笑着问道。

    “哼!”

    玲珑别过脑袋,不再理他,眼中的笑容却是快要溢出来。

    苏寒眼神一瞥,偶然间看到此时蔓蔓的表情,心中顿时咯噔一下。

    糟了!

    只顾着哄着小女孩儿开心,忘了正宫娘娘的感受。

    就在苏寒心思飞转想办法补救的时候,又是一声震耳欲聋的爆炸声陡然响起。

    轰!

    这一次的爆炸,比上一次还要强烈。

    苏寒面色陡然一变。

    不用猜,也可以知道,这绝对是陆玄研究的雷霆破元箭出了问题。

    只是,怎么可能?

    那明明是正确的法阵,在炼制之时只要小心一点,绝对不会出现任何问题。

    以陆玄的水平,也根本不可能出现这样的低级失误啊。

    心思飞转,苏寒便是飞快朝着木屋的方向飞去。

    “陆伯伯!”玲珑也是回过神来。

    几人急速奔驰,不到几个呼吸的功夫,便是返回木屋,而见到眼前的这一切,几人都是彻底惊呆了。

    只见陆玄仰面朝天,全身焦糊,已然成了一个血人,而场上一座木屋,也是再次被炸成粉碎。

    秦仲和楚风两人,正围在陆玄面前,焦急而紧张的为他处理着伤势。

    见到苏寒过来,楚风一下子蹦了起来,朝着苏寒急速本来,狠狠一巴掌就是朝着苏寒脸上刮去。

    苏寒眼疾手快,一把抓住。

    “你个小东西,都是你害了陆大哥!他要是救不过来,我活剐了你!”他语气中透露出极端的暴戾,像是一头发怒的疯狮。

    苏寒眉头微皱,“不要着急,我来看看。”

    苏寒心中确实不着急,以自己的医术,只要是人还有一口气,基本上能够治回来。

    就算是治不回来,那水潭之底,可还是有着一滴永恒灵泉呢。

    有那玩意儿在,想死都难。

    松开楚风的手,在他满是恨意的眼神注视下,苏寒大步走到陆玄身前,轻轻抓起他的手腕,感知了片刻,长长舒了口气。

    “剧烈爆炸震动内脏,失血有点多,没事的,调理一段时间就好了。”

    而此时,陆玄竟然像是回光返照一般坐起身来,一把揪住苏寒的胳膊,眼中现出极端的热切,“怎么回事,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还会爆炸!”

    “我明明感觉,这个阵法是最完美的,而且阵法最后也融合成功了,但为什么还会爆炸?为什么?”

    “告诉我,快点告诉我!不然我就算是死都不会瞑目!”

    他语气很虚弱,但声音中却是透露出极端的渴望。

    这幅模样,让苏寒都是有些动容。

    这个老人,当真是为了自己的研究,连命都不要了。

    “不要着急,你先休息一下,让我想想。”苏寒轻声安抚他几句,心中思绪万千。

    到底是为什么?

    说实话,苏寒心中也是疑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