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八十五章 雷霆破元箭

    一连三天,苏寒便在这长生谷中住了下来。

    这谷中设计的极为巧妙,也不知是个什么阵法,阳光照的进来,那血雨,却是根本淋不进来。

    发生之前那事后,玲珑对几人的态度也是好了不少,最起码身上的毒素解了。

    在这个地方修炼,速度是平日里的好几倍,几人抓紧时间,疯狂的修炼着。

    经历了荒漠和雪山之中的磨难,所有人都是意识到实力的宝贵。

    清晨。

    苏寒早早起床,找了一处鸟语花香的所在,静静研究着犁天梳的妙用。

    苏寒感觉,犁天梳中,有一种奇妙而神奇的能量,正在缓缓觉醒。

    这种能量,带给他一种喜悦、幸福、甜蜜的感觉。

    每一道能量,都如同汩汩清泉流过体内,滋润着筋骨和经脉,潜移默化的改造着身体。

    苏寒心中了然,这是上古合欢宗的传承,在缓缓觉醒。

    而且,仔细研究过后,苏寒有种莫名的惊喜。

    合欢宗的传承,总共分为两部分,一部分是男修传承,而另一部分,则是女修。

    想想也是,合欢二字,本就是天地间的至理,孤阳不长,孤阴不生,唯有阴阳合欢,才是正道。

    而此时的犁天梳中,关于女修的那部分传承早已被传承,只剩下一篇《**心经》,此时觉醒的,是关于男修的传承。

    这传承又分为两部分,一是力量传承,二是功法传承。

    苏寒可以肯定,等这传承的力量完全释放出来,自己的实力,定然会有一个突飞猛进的提升。

    想不到,自己和宁红鸾的命运,通过这把犁天梳,竟然又有了如此奇特而诡异的交汇。

    命运一字,当真是不可捉摸。

    轰!

    而就在苏寒悉心练功只是,忽然有强烈的爆炸声响起。

    地面在隐隐震动,苏寒愣了一下,急急站起身来看去,只见是不远处的一座小木屋,此时已然腾空而起,被炸的支离破碎。

    而从那爆炸的源头,一个灰头土脸的老人不住咳嗽着,满脸漆黑,身上一件不知什么材质铸造而成的战甲,也是成了粉碎。

    他在研究什么?

    苏寒心中好奇,抬脚走了过去。

    没走几步,便是见整个长生谷中的人都是匆匆赶来,眼神中带着莫名的惊骇。

    此时太阳刚刚出来,众人还在将醒未醒之间,一个个揉着眼睛,都是目瞪口呆。

    “陆伯伯,你又研究什么了?”玲珑嘟着嘴巴,略显不的问道。

    她正睡的香呢,忽然听到这么一声,从美梦中被惊醒,自然是心中不爽。

    陆玄很是懊丧的一屁股瘫坐地上,口中不住喃喃自语,“不可能啊,不应该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这房子可是书上记载的古方……”

    “什么古方?”玲珑摇晃了他几下,开口问道。

    陆玄眼神这才恢复了一些清明,咕哝道,“雷霆破元箭的古方,这方子,据说是仙人流传下来的,当年在诛杀血狼的时候起到了大作用,这些年我研究过好几次,现在总算有些眉目了,昨夜本该大功告成,现在却又失败了。”

    陆玄语气有些苦涩。

    对于一个机关大师来讲,失败并不是什么难以接受的事情,主要是明明距离成功就是一线之遥,而且没有出现任何问题,却偏偏失败了。

    简直让他心中有种莫名的恼火。

    狠狠揉着蓬乱的头发,揪下一大把,原本就有些秃的脑门更显荒芜。

    雷霆破元箭?

    听到这几个字,苏寒心中一动。

    大步走上前去,开口问道,“陆前辈,这东西,可否让我看下,我对机关武器,倒是也有一点研究。”

    这个名字,苏寒是曾经听过的。

    雷霆破元箭,在仙界来说算不上什么很厉害的东西,是射日神箭的简化版本,威力不足百分之一。

    若是射日神箭,那可是连仙帝都要觊觎的存在,而雷霆破元箭,只能算得上是一种威力还可以的箭矢,铸造之法不算很困难。

    既然是到了这里,苏寒也介意和他们切磋交流一番。

    这三位大师声称是血月大陆最顶级的宗师,向来自有其独到之处。

    切磋交流么,自然是要先拿出点诚意来。

    若是这陆玄也有此意的话,苏寒不介意,把雷霆破元箭的炼制方法告诉他。

    “滚!你知道个屁!”

    而苏寒这话刚开口,陆玄头都没抬,便是破口大骂道。

    “老子研究了十年还没研究成功,你一个毛头小子知道什么?”

    苏寒脸皮抽搐几下,却也并不生气,依旧是温和道,“陆大师,机关兵器一道,不是苦思冥想就行的,需要顿悟,更需要资质。”

    刷!

    陆玄陡然站起身来,瞪着一双满是血丝的大眼睛,一把揪住苏寒的衣领,恶狠狠问道,“你是说老子是个蠢人?”

    苏寒扁扁嘴,“我可没说,你要是这么理解的话,我也没办法。”

    哼!

    陆玄冷哼一声,随手甩出一张羊皮古卷,丢到苏寒脸上,“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小子打的是什么主意,不过你既然说出来了,就给你看看,看不出个所以然,就给我老老实实的。”

    苏寒咧嘴笑笑,拿起这张羊皮纸看了起来,看着看着,他的眉头渐渐皱了起来。

    这是什么玩意儿?

    简直是狗屁不通!

    正确的雷霆破元箭的设计方案,是相当简洁而高明的,其中运用了三个阵法,三个阵法单一起来威力虽然不大,但是叠加在一起,力量却是可以重合。

    三阵合一,可以起到质的飞跃,将近三十倍的力量增幅。

    据说,真正的射日神箭,一共有九个阵法,全部都可以叠加起来,达到上万倍的增幅!

    “陆大师,你这图纸,有点不对劲儿啊。”沉吟片刻,苏寒还是决定实话实说。

    陆玄一把从苏寒手中抢过图纸,视若珍宝的塞入怀中,像是赶苍蝇一般挥挥手,“滚滚滚,你知道个屁,哪里不对劲儿了?”

    苏寒依旧是笑,一本正经道,“真正的雷霆破元箭,应该是有三个阵法,一是聚雷阵,二是引雷阵,三是破雷阵,三个阵法互相重合,可以起到神奇而绝妙的变化,至于这图纸上的阵法,虽然多,却是根本形不成体系。依我看来,你这图纸绝对是假的。”

    陆玄就呆了一下,片刻后,咕嘟一声咽下口唾沫,“什么是聚雷阵,引雷阵,破雷阵?”

    陆玄自诩在这方面,绝对是血月大陆第一,但却从未听说过苏寒说道的这三个名称。

    若不是看苏寒脸上的表情异常郑重,他绝对会把苏寒当成骗子。

    苏寒不耐其烦,又给他解释了一遍。

    听着听着,陆玄眉头紧皱,摆着手,“不对,不对,你说的都是狗屁,三种力量属性截然不同,怎么可能被引导在一起?”

    苏寒满头黑线,“你试试不就知道了。”

    这个老人,性格那是相当的固执,不到黄河不死心。

    陆玄一口便答应下来,随手取出一块木炭,在地上推演起来。

    泥土地上,渐渐浮现出三个阵法的形状和构成,这一幕,饶是以苏寒的定力,也是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

    说实话,这人的实力还是很彪悍的。

    自己只是给他简单的介绍了一遍,而他就能毫不费力的将三个阵法完全推演出来,一笔不差。

    这样的人才,就算是放在仙界,也是可遇而不可求的。

    要知道,自己知道雷霆破元箭的炼制方法,那是因为千万年来,仙界历任机关武器大师的完善总结,才将这种箭的形态趋于完美。

    而这人凭借着想象和自己的提点,就能硬生生创造出这个阵法,可见在阵法一道上的造诣,绝对是非同小可。

    “喏,阵法画出来了,这些阵纹散乱无比,根本无法融合。”

    “阵纹画在地上无法融合,但若是把它们刻画在箭杆上,便是可以毫不费力的融合,你想象一下,箭杆,类似于一棵大树,三种截然不同的阵纹,在树干上,有一个融合的点。”

    苏寒随口说道。

    陆玄的眼神一下子亮了,狠狠拍了下大腿,再次弯腰,在地上飞快演算起来。

    过了将近一炷香的时间,他一蹦三尺高,顿时跳了起来,一把抱住苏寒,在苏寒脸上狠狠亲了一下。

    苏寒呆住了。

    回过神来,死命擦着脸上的污渍,不住吐着唾沫,差点崩溃。

    且不说这老头子刚才是从爆炸现场跑出来的,单是他身上那种不知道多少年没洗澡的味道,就让人受不了。

    而见到这一幕,一群人都是哈哈大笑起来。

    陆玄也不顾苏寒的反应,一边怪叫着,一边飞快奔向另一座木屋,显然是去实验那雷霆破元箭了。

    玲珑看着苏寒,眼中带着一丝惊讶,“看不出来呀,你还有这本事。”

    苏寒灿烂一笑,露出满嘴光洁白净的牙齿,“那是自然,哥上知天文下知地理,前知五百年,后知五百年,中间还知道五百年,我甚至知道,你今天有血光之灾。”

    说完这话,苏寒也是转头就跑,一是避免被这妮子追杀,二来则是去洗一下,毕竟刚才被那老头子强抱了,感觉有点恶心。

    玲珑呆呆站在原地,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眼神还是迷惑到极致,看着蔓蔓,轻声问道,“姐姐,什么是血光之灾?”

    蔓蔓暗暗啐了一口,拉着她走到一旁,小声嘀咕。

    而几个男人,早已是笑的连腰都弯不起来。

    片刻后,场上响起一声暴怒到极致的娇嗔,“苏寒,你给我出来,我要杀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