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八十四章 长生谷

    在漫天血雨中飞了不知多长时间,眼前渐渐有雾气产生,迷蒙的雾气,便连那血雨都无法透入。

    两座千丈高峰,并排而立,像是被一把开天辟地的利斧劈开一般,中间夹着一道万丈深渊。

    玲珑直接落了下去。

    浓郁的雾气环绕在身体周围,苏寒长长吸了口气,只觉一阵极端的神清气爽。

    这些雾气,竟然是最精纯的天地灵气!

    饶是早就猜测到玲珑来头不小,但苏寒根本想象不到,在血月大陆上竟然还有这种地方。

    要知道,这可是一处深渊,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天地灵气越到下方越密集,现在已经可以凝结成雾气了,那么到下面,该是何等的奇景?

    这样的钟灵毓秀之地,就算是在仙界,也很少见。

    此时此刻,苏寒眼中隐隐现出一丝期待。

    有句话叫做,大危险处,有大机缘。

    还有句话叫做,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苏寒的性格中,本就有着不少冒险的因子,碰上这样的情况,心情自然是有些澎湃,完全没有想过危险。

    事实上,以他现在的修为,也不用担心危险。

    心脏处的犁天梳,具备无与伦比的生机与活力,只要不被一击秒杀,还是有很大可能性活下来的。

    而苏寒自信,在这个世界上,绝对没人能一下秒杀自己,就算是武圣,也不能。

    将近一炷香的时间,浓雾逐渐散去,呈现在苏寒眼前的,是一片仿佛世外桃源般的景象。

    青山碧水,几间主楼,显得恬淡而闲适,而以苏寒的眼力,大概看了几眼后,便是敏锐察觉到,在这些建筑中,似乎隐含着某种玄机。

    似乎是阵法,但也有一些机关,类似于两种学问的结合体。

    苏寒的兴趣一下子就被提起来了。

    “陆伯伯,秦伯伯,楚伯伯,我回来了!”而就在这时,玲珑已然开口叫道,从那木屋中,顿时有三个人跑了出来。

    是三个老人,几乎是从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穿的破破烂烂,须发蓬乱,像是三个拾荒的乞丐。

    但三人的眼神,却是亮到发光,有种无法用语言来形容的神采。

    那……是一种极端的自信。

    苏寒心中隐隐确定了,这三个人,必定是在某个领域,已然达到宗师境界的强人。

    未必是修士,但,在自己的本职领域,他们绝对是数一数二的。

    “咦,你怎么还带回来了几个?”

    “陆伯伯,这是我抓回来的,他们刚才偷看我洗澡,被我抓住了。”

    “什么?”

    听到这话,三个老人顿时暴跳如雷,看那样子简直要陷入癫狂。

    “竟然敢偷看玲珑洗澡,必须拿来给我做药人!”

    “切,给你当药人,那不便宜了这几个小东西,给我当机关人。”

    “你们两个都滚蛋,老子最近研究出一种无影毒,正好来给我试毒。”

    “你叫谁滚蛋,老王八,我宰了你!”

    “来啊,动动我试试!”

    三人吵成一团,也不知道是谁先动了手,咚的一拳捶在另一人鼻梁上,两人站在一起,而第三个人老人在原地站了一会儿,大叫道,“你们两个打架不带我,我跟你们拼了!”

    说罢,他也是冲了上去,三人战成一团。

    见到这一幕,苏寒目瞪口呆,嘴角无力抽搐着,差点崩溃。

    这三个神经病到底是从哪里跑出来的?

    转头看了一眼,只见玲珑笑眯眯的盯着三人打架,却也并不阻拦,反而是看的津津有味,仿佛早就习惯了似的。

    “三位伯伯,你们要是再打,我就不理你们了啊。”

    好一会儿,等到三人打的都是汗流浃背,玲珑才笑盈盈的说道。

    听到这话,三人顿时就停住动作,麻溜的从地上爬起来,一个个都是软言软语的哄着,玲珑,好玲珑,小姑奶奶……之类的称呼不绝于耳。

    回过神来,苏寒终于明白,玲珑为何是这幅样子了。

    和这三个神经病在一起呆久了,就算是正常人,也会变得疯疯癫癫的。

    可惜了,这么一个如花似玉的小姑娘。

    “陆伯伯,我刚才在外面看到天降血雨,是又有人死了吗?”

    天降血雨?

    听到这四个字,陆伯伯眉头像是想到什么,全身猛地一颤,在怀中摸索半天,取出一枚黑漆漆的龟甲,像是被火烧过一般,看起来很是丑陋。

    他口中振振有词,而片刻后,这枚龟甲表面,忽然发生极为奇妙的变化,龟甲腾空而起,浮现在半空中。

    如同一道巨大的电影屏幕,显露出外面的世界,正是外面天降血雨的景象。

    “谁死了?”

    见到这一幕,另外两个老人也是眉头拧了起来,总算是恢复了几分正常的模样。

    “待我用天机地衍之术推算一下。”陆伯伯开口说道,手中掐出一个又一个玄奥的法印,没有半点灵力流动,但,龟甲上,却是再次生出奇异的变化。

    屏幕来回变幻,像是在瞬息之间便查探完整个血月大陆,最后,停留在一处大雪山中。

    而见到这一幕,苏寒身躯一颤。

    入眼的,是一片狼藉的雪山,像是被一只狂暴的凶手糟蹋过一般,到处都是裂痕,都出都是破灭,再也不见雪山的瑰丽和壮美。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苏寒心中疑惑。

    依稀辨认得出来,这个地方,貌似就是自己封印宁红鸾那尊血棺的地方。

    难道,是宁红鸾跑出来了?

    而脑海中刚冒出这个念头,陆伯伯便是再次大喊一声,“逆转时光!”

    噗的一声,他喷出口老血,直直喷到那枚龟甲之上,龟甲上光影流转,浮现出三道极为模糊的景象。

    “三个武圣!”

    陆伯伯失声叫道。

    武圣修为精深到一定程度,是天底下最强大的力量,身上自有一道天机之力屏蔽,以他的占卜之术,虽然可以勉强看清楚是三个武圣,但这三人的容貌和身份,却是根本无法辨认清楚。

    一幕幕战斗的场景,在龟甲中浮现,而见到三人争夺的对象,苏寒眼中现出一抹古怪。

    若不是顾忌到此时有人的话,苏寒绝对会笑的弯不起腰来。

    万万想不到,在自己走之后,竟然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那可是三位武圣!

    为了一尊毫无用处的血棺,竟然打成这样,而且,还陨落了一个。

    这个的结果,实在是有些太……滑稽了。

    “我依稀感觉得到,这三人中,有一个是火属性的,大概是那极火宗的方无极,还有一个血腥气息浓烈,该是七杀那个死侏儒,而最后一个,他的气息很熟悉,像是少爷。”

    “少爷?”

    “怎么可能?哥哥怎么会和他们两个在一起?那哥哥现在怎么样了?”玲珑焦急问道。

    “少爷……少爷……”

    “死的是少爷!”

    陆伯伯忽然大吼一声,几人都是呆住了,沉默片刻后,三人忽然爆发出声嘶力竭的哭嚎声,老泪纵横。

    苏寒看呆了。

    “到底……到底是怎么回事?”

    沉默片刻,苏寒开口问道,他实在是忍不下去了。

    在这样下去,苏寒觉得自己也会变成一个神经病。

    玲珑白了他一眼,忽然一下子扑到苏寒怀中,“我……我哥哥死了,我哥哥,怎么可能?他可是武圣!”

    豆大的泪珠,从她眼中止不住的落了下来,沾湿了苏寒的衣衫,上气不接下气的抽噎着,看样子随时都有可能昏迷过去。

    苏寒下意识看了蔓蔓一眼,蔓蔓还昏迷着,苏寒柔声安慰几句,不住拍打着她的肩膀,“好了,好了,不哭,也许你陆伯伯算的是错的呢,给我说下吧,这里到底是怎么回事?”

    玲珑愣了一下,眼泪一下子止住,回头狠狠等着陆伯伯,“你不是说你十卦九不准吗?”

    三人都呆住了。

    陆伯伯嘴唇蠕动几下,支支吾吾,完全说不出话来。

    狠狠拍了下自己的大腿,他顿时哈哈大笑,“对啊,老子自称十卦九不准,这半吊子的卦术,肯定是不作数的,哈哈,哈哈哈哈……少爷没死,少爷没死。”

    苏寒再次崩溃。

    不过,经历了这么一出,四人对苏寒的态度倒是好了不少。

    而玲珑也是破涕为笑,一边擦着脸上的泪水,一边给苏寒介绍起来。

    “这位是陆伯伯,陆玄,最喜欢机关术数之道,机关术很厉害,对于术数,却是……哼哼,刚才你也看到了。”

    “这是秦伯伯,秦仲,最喜欢医术。楚伯伯,楚风,精通毒术。”

    ……

    随着玲珑的介绍,苏寒大概明白了。

    原来,这处悬崖深处的谷底,名为长生谷,乃是长生天最重要的几处地方,类似于一种科研机构的存在,从来都是由历任武圣直接管辖。

    而这三个老人,虽然看起来疯疯癫癫的,但在本职工作上,却是相当牛逼而彪悍的存在,在这血月大陆上,他们称第一,没人敢称第二。

    至于玲珑口中的哥哥,就是这一任长生天的武圣,万长生。

    是她的亲哥哥。

    万玲珑从小身体不好,跟随着楚风治病,一直住在这长生谷中,到现在病情依旧偶尔会发作,一刻都离不开。

    听到这些,苏寒沉默了。

    没想到,自己进入长生天,第一眼见到的人,就有着如此彪悍而强大的来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