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八十三章 天地同悲

    第一百八十三章天地同悲

    呜呜呜……

    呜呜呜……

    呜呜呜……

    片刻后,天空中响起一阵巨大的声音,响亮,苍凉,荒古,如同古时战场上的号角声,让人闻之泪下。

    整个血月大陆,所有人都是听到了这声音,一个个都是抬头看天,心中流转着无尽的凄凉,眼眶中蓄满泪水。

    武圣陨落,天地同悲!

    每一位武圣级别强者的陨落,天地间都会生出这样的异象。

    这种悲戚的情绪,笼罩在天地之间,除非是武圣级别的强者,不然,所有人都会受到影响,心中悲戚,流下眼泪。

    此时,虽是白天,但天空中却已然出现那尊巨大无比的血月,红的妖冶,红的骇人。

    而随着血月的出现,血月大陆上所有的地方,在刹那间,便是都豆大的雨点落了下来。

    血红色的雨点,如同天的血泪,霹雳啪啦落下,绵延不绝。

    大陆的每个角落,无数道人影,都是抬头看天,被这样的奇景震撼的连话都说不出来。

    这样的景象,虽然不算是百年一见,但也是相当罕见了。

    上一次天地同悲,血雨降落,还是在几十年前,极火宗覆灭柔水宗那一战,柔水宗的武圣级别强者陨落。

    “天降血雨!必有妖孽出世!”

    “天降血雨,天下大乱,赶紧回家!”

    “天降血雨……”

    在血月大陆的各个角落,凡是有修士的城池,万人空巷,家家户户都是大门紧闭,不少人哭着大喊,大声提醒。

    天降血雨,要持续整整三天。

    而在这三天时间内,天地间的阴气将会强盛到极致,更是有无数负面情绪爆发出来,妖兽会疯狂的互相厮杀,进攻城池,人类,也可能情绪失常,嗜杀易怒。

    ……

    而在这片血雨之中,方无极哈哈大笑,笑声中带着一丝难言的畅快。

    那点红尘业火,是他手中最大的杀手锏。

    一下用出来,顿时就陨落了万长生。第一百八十三章天地同悲

    说实话,若不是因为万长生拿出这滴永恒灵泉,方无极还真舍不得用。

    为了凝萃这丝红尘业火,他付出了无尽苦楚,甚至差点身死道消,才得以凝聚成型。

    作为极火宗的武圣,他信徒无数,日日夜夜接受香火熏陶,接受信徒的信念和祈祷。

    但,祈祷的这些信念,对于武圣来说,这并不是什么好事,他们只需要最精纯的信仰之力,而不需要信徒对他们提要求。

    事实上,每接受到一份信仰之力,武圣都要花费不小的力气进行提纯。

    而方无极,独辟蹊径。

    自从成圣后,他便是冒出一个疯狂到丧心病狂的念头,将不经提纯的香火之力,直接吸收入体内,以紫薇星火紧守本心,任凭这些信念玷污自己的神魂。

    他在地下深处的火山底部闭关,每一天,都要忍受着无与伦比的痛苦。

    感受每个信徒的痛苦,甚至像是亲身经历一般。

    几十年来,日日夜夜,从未有片刻轻松,若非有着紫薇星火护卫心神,他早就支撑不下去了。

    而几十年过去,他的忍耐和艰苦,收到了回报。

    那一丝红尘业火,是无数信徒的杂念汇聚而成,其中蕴含了万般情绪,万种人生苦痛,就算是武圣级别强者,也根本承受不住。

    甚至,对于方无极来说,那都是一颗毒瘤。

    而现在,将这毒瘤释放出去,在收到巨大成效的同时,他也是全身轻松无比。

    在这漫天血雨之中,方无极大声笑着,找到三位长老,随手抓起他们,朝着极火宗的总部飞奔而去。

    这场大战,对于他来说,可以说是收获丰厚。

    不仅身上的桎梏尽除,还得到了一滴永恒灵泉,当然,还有最最最重要的一点,那便是碧焰寒炎。

    作为一个修炼疯子,方无极脑海中冒出一个更加疯狂的念头。

    融合碧焰寒炎!

    自己的紫微星火是纯阳属性,而这碧焰寒炎,却是至阴属性,阴阳交合,无疑是大毁灭般的爆炸,但若是能融合成功,那从此以后,绝对是所向披靡。

    血月大陆,再无敌手!第一百八十三章天地同悲

    渡劫飞升,只在一念之间。

    ……

    七杀老祖正在飞遁,急速跑出近千里后,在一处荒芜的山谷之中,他停了下来。

    半空中还在下着血雨。

    此时他有些狼狈。

    一来是刚才不顾一切的逃跑,费了不少的力气,二来,则是白骨手中的这枚血球。

    自从天上开始降下血雨后,这枚血球的力量,就在以一种极为诡异的姿态,躁动且强大起来。

    天降血雨的原因,他很清楚,自然就是因为万长生陨落了,但他想不明白,血球上为何会发生如此的变化。

    但无论如何,这枚血球是必须要镇压下去的。

    神念感应,发现那方无极并未追上来,七杀老祖长长松了口气。

    武圣的排名,要变了。

    他心中感慨。

    打死都想不到,方无极竟然能拥有心魔之火!

    这种火焰,绝对是能让修士谈之色变的存在,就算是武圣强者,也不例外,而他,却是敢以自己的身体,孕育心魔之火。

    这样的事情,在血月大陆的历史上,还从未有过。

    饶是以七杀的心性,都是忍不住有些佩服。

    方无极,太狠了!

    不仅对敌人狠,对自己也狠。

    熔炼心魔之火的法门,凡是武圣级别的强者,谁都清楚,无非就是靠着香火之力中的杂质,但知道归知道,却是没有一个人真的去这么做。

    稍有不慎,就是死路一条。

    而七杀之所以落荒而逃,连战斗的勇气都提不起来,则是因为他本身的功法属性。

    修炼杀道,他手上沾染了无数鲜血,一旦沾染心魔之火,下场只会比万长生更加凄惨。

    砰!

    砰!

    砰!

    七杀武圣脑海中冒出诸般念头,而就在这时,那枚血球,更加狂暴的躁动起来,像是一只困在笼子里的凶兽,狠狠撞击着白骨大手。

    每一次撞击,它的能量不但没有减弱,反而是在以一种肉眼可见的速度,飞快强第一百八十三章天地同悲

    壮起来。

    七杀武圣脸色凝重。

    天降血雨,必有妖孽出世,这句话他是很清楚的。

    如几十年前,在柔水宗武圣强者陨落之时,天地间便是有一只兔子,发生奇妙的变化。

    那只柔弱的兔子,在极端的时间内,便是变成一只可以吞噬万物的血兔,屠戮无数村庄,城池,最后在几位武圣的带头下,万千强者联手镇压,才被彻底斩杀。

    难道,这次的天降血雨,妖孽便是这枚血球?

    七杀武圣眼中现出迷惑。

    倒也不是不可能。

    这几个时辰的囚困,他也隐隐感觉到,这枚血球的诡异。

    能量极度内敛,其中有着庞大的生命气息,但同时,也有着死亡和阴寒的气息,虽然还远远比不上武圣,但要杀死一个金丹境修士,简直如杀鸡。

    雪山神女……

    你到底做了什么?

    七杀眼神中一片雾水。

    毕竟,他可没有苏寒那般广阔的见闻,宁红鸾修炼的魔功,他连听都没听说过。

    不管他了,镇压!

    就算是真的是逆天的妖孽,也要狠狠镇压!

    眼中冒出一丝决然,七杀武圣手中现出血色光芒,形成一层又一层的严密封锁,将这枚血球彻底封锁在白骨手中。

    而做完这一切后,他清楚感觉得到,血球的力量,还在飞速增长。

    甚至,隐隐在吞噬自己的能量。

    七杀老祖惊呆了。

    这……这到底是什么东西?

    雪山神女?

    犁天梳?

    血狼?

    一个个念头,在脑海中流转,七杀老祖进退两难。

    继续封印镇压,能量还会被吞噬。

    而若是放任不理,任凭这枚血球的力量增长,再过一段时间,自己肯定无法控制了。

    七杀老祖本以为,自己抢到这枚血球后,能轻而易举的炼化,而现在,却是成为了烫手的山芋。

    到底该怎么办?第一百八十三章天地同悲

    狠狠咬牙,他身体腾空而起。

    先回罪恶之城,到了自己的大本营,借着无数香火信徒的杀念,看能否继续镇压。

    ……

    而在此时,苏寒也是看到了天降血雨。

    被玲珑绑着,拖着走,在半空中飞行,一滴滴血色的雨水落在身上,苏寒只觉悲从心中来,泪水止也止不住的落下。

    苏寒感觉,心中有种无法言喻的酸楚,明明自己半点也不伤心,但这种情绪,却偏偏存在。

    天地间仿佛有一只可以操纵一切的大手,轻而易举的便控制了自己的心神。

    这样的力量,让苏寒感觉到无比的震撼。

    而就在此时,苏寒感觉,体内的小鼎,以及心脏处的犁天梳,同时发出一道奇异的能量,像是某种屏障,顿时将那种天地气息的影响屏蔽在外。

    抬头看了一眼,只见那坐在莲花上的玲珑,也是满脸泪水,擦都擦不干。

    “武圣陨落……武圣陨落……”

    玲珑喃喃自语,像是一个惊慌失措的孩子,一副全然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样子。

    “喂,放开我。”苏寒喊了一声。

    玲珑下意识甩了下绳索,犹豫片刻,“你想干什么?”

    “我要尿尿。”苏寒大声喊道。

    玲珑呆住了。

    万万没有想到,在这样的气氛下,在这样的环境中,苏寒竟然能冒出这么一句话。

    她下意识的就想噗嗤一笑,只是嘴巴咧动几下,却是怎么也笑不出来,笑的比哭还难看。

    “快点!”

    玲珑眼神迟疑,“不行,我要先回家,才能放开你!”

    经苏寒这么一打岔,她眼中的悲戚也微微和缓,驱动法器,化为一道流光,继续朝着既定的方向急速狂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