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推荐大神罗霸道的新作!

    推荐大神罗霸道的新作!

    这位大神作者是我很喜欢的作者,他的处女作《霸道人生》很不错,现在的新书《最强穿越者》也是这种类型,都市加点修真,很不错,大家可去收藏支持下。

    简介:性格坚强,忍耐,意志力强,看见好东西会双眼放光,被欺负的时候会韬光养晦,耍横的时候会满地打滚,生气的时候会不顾一切,奸诈的时候会背过去偷笑,一个聪明绝顶的猥琐年轻人……

    地址:/book/第一章赶出家门(一)

    “滚,滚出去,从今以后,苏家没有你们这三个人!”

    天京,一座装修奢华的巨大豪宅前,三道人影被赶了出来,两男一女。

    他们对面,一个面带不屑的中年男子像是赶苍蝇的挥手,同时讽刺道:“那些年你纨绔风流也就算了,毕竟有老头子给你撑腰,如今那老家伙死了,我倒要看看,还有谁敢收留你这个坐吃等死,能量值只有5的废物!”

    “嘭!”

    大门狠狠的关上,苏寒静静的站在门前,眼睛微眯,不知在想些什么。

    “走吧……”

    苏寒身后,中年男子扶着眼带泪花中年妇女,摇头叹息了一声,道:“先找个地方住下。”

    “可是……可是我们的积蓄全都被他们给搜刮干净了,现在身无分文,去哪里住?”

    妇女显得非常憔悴,虽然年过四十,但依旧风韵犹在,只是如今看起来,两鬓略微斑白,似乎一夜间老了十岁。

    她叫宋雯,是苏寒的母亲,而那中年男子,则是苏寒的父亲,苏军名。

    “要不……”

    宋雯看着苏寒的背影,心中微痛,略带祈求的对苏军名道:“要不我去求求他们,让他们给我们一点钱,我们两个吃住倒是可以凑合,可苏寒还要念书,他每年的学费就要几十万,眼看就要毕业了,不能耽误了他的前程啊!”

    “不是我不想求他们,为了苏寒,我们做什么都行。”

    苏军名拳头紧握,咬紧牙关,怒道:“可自从老爷子走了之后,他们看我们的目光就像是看狗一样,我们求过那些家伙,可换来的是什么?只是一顿讽刺的辱骂而已,根本无用,还是想其他办法吧。”

    “能有什么办法……”宋雯喃喃自语,消瘦的身体颤颤巍巍,像是上了年纪的老人。

    苏家乃是天京三大家族之一,不管是官场、商场、军部,都可以说是一方巨头,底蕴非常雄厚。

    但是,这种大家族当中,肯定免不了勾心斗角,一般情况下,不是指望老一辈掌握大权,就是指望年轻一辈出类拔萃。

    老爷子,也就是苏寒的爷爷,在苏家的地位还是举足轻重的,可随着他的离世,苏军名一家便成为了整个苏家第一章赶出家门(一)

    “滚,滚出去,从今以后,苏家没有你们这三个人!”

    天京,一座装修奢华的巨大豪宅前,三道人影被赶了出来,两男一女。

    他们对面,一个面带不屑的中年男子像是赶苍蝇的挥手,同时讽刺道:“那些年你纨绔风流也就算了,毕竟有老头子给你撑腰,如今那老家伙死了,我倒要看看,还有谁敢收留你这个坐吃等死,能量值只有5的废物!”

    “嘭!”

    大门狠狠的关上,苏寒静静的站在门前,眼睛微眯,不知在想些什么。

    “走吧……”

    苏寒身后,中年男子扶着眼带泪花中年妇女,摇头叹息了一声,道:“先找个地方住下。”

    “可是……可是我们的积蓄全都被他们给搜刮干净了,现在身无分文,去哪里住?”

    妇女显得非常憔悴,虽然年过四十,但依旧风韵犹在,只是如今看起来,两鬓略微斑白,似乎一夜间老了十岁。

    她叫宋雯,是苏寒的母亲,而那中年男子,则是苏寒的父亲,苏军名。

    “要不……”

    宋雯看着苏寒的背影,心中微痛,略带祈求的对苏军名道:“要不我去求求他们,让他们给我们一点钱,我们两个吃住倒是可以凑合,可苏寒还要念书,他每年的学费就要几十万,眼看就要毕业了,不能耽误了他的前程啊!”

    “不是我不想求他们,为了苏寒,我们做什么都行。”

    苏军名拳头紧握,咬紧牙关,怒道:“可自从老爷子走了之后,他们看我们的目光就像是看狗一样,我们求过那些家伙,可换来的是什么?只是一顿讽刺的辱骂而已,根本无用,还是想其他办法吧。”

    “能有什么办法……”宋雯喃喃自语,消瘦的身体颤颤巍巍,像是上了年纪的老人。

    苏家乃是天京三大家族之一,不管是官场、商场、军部,都可以说是一方巨头,底蕴非常雄厚。

    但是,这种大家族当中,肯定免不了勾心斗角,一般情况下,不是指望老一辈掌握大权,就是指望年轻一辈出类拔萃。

    老爷子,也就是苏寒的爷爷,在苏家的地位还是举足轻重的,可随着他的离世,苏军名一家便成为了整个苏家第一章赶出家门(一)

    “滚,滚出去,从今以后,苏家没有你们这三个人!”

    天京,一座装修奢华的巨大豪宅前,三道人影被赶了出来,两男一女。

    他们对面,一个面带不屑的中年男子像是赶苍蝇的挥手,同时讽刺道:“那些年你纨绔风流也就算了,毕竟有老头子给你撑腰,如今那老家伙死了,我倒要看看,还有谁敢收留你这个坐吃等死,能量值只有5的废物!”

    “嘭!”

    大门狠狠的关上,苏寒静静的站在门前,眼睛微眯,不知在想些什么。

    “走吧……”

    苏寒身后,中年男子扶着眼带泪花中年妇女,摇头叹息了一声,道:“先找个地方住下。”

    “可是……可是我们的积蓄全都被他们给搜刮干净了,现在身无分文,去哪里住?”

    妇女显得非常憔悴,虽然年过四十,但依旧风韵犹在,只是如今看起来,两鬓略微斑白,似乎一夜间老了十岁。

    她叫宋雯,是苏寒的母亲,而那中年男子,则是苏寒的父亲,苏军名。

    “要不……”

    宋雯看着苏寒的背影,心中微痛,略带祈求的对苏军名道:“要不我去求求他们,让他们给我们一点钱,我们两个吃住倒是可以凑合,可苏寒还要念书,他每年的学费就要几十万,眼看就要毕业了,不能耽误了他的前程啊!”

    “不是我不想求他们,为了苏寒,我们做什么都行。”

    苏军名拳头紧握,咬紧牙关,怒道:“可自从老爷子走了之后,他们看我们的目光就像是看狗一样,我们求过那些家伙,可换来的是什么?只是一顿讽刺的辱骂而已,根本无用,还是想其他办法吧。”

    “能有什么办法……”宋雯喃喃自语,消瘦的身体颤颤巍巍,像是上了年纪的老人。

    苏家乃是天京三大家族之一,不管是官场、商场、军部,都可以说是一方巨头,底蕴非常雄厚。

    但是,这种大家族当中,肯定免不了勾心斗角,一般情况下,不是指望老一辈掌握大权,就是指望年轻一辈出类拔萃。

    老爷子,也就是苏寒的爷爷,在苏家的地位还是举足轻重的,可随着他的离世,苏军名一家便成为了整个苏家第一章赶出家门(一)

    “滚,滚出去,从今以后,苏家没有你们这三个人!”

    天京,一座装修奢华的巨大豪宅前,三道人影被赶了出来,两男一女。

    他们对面,一个面带不屑的中年男子像是赶苍蝇的挥手,同时讽刺道:“那些年你纨绔风流也就算了,毕竟有老头子给你撑腰,如今那老家伙死了,我倒要看看,还有谁敢收留你这个坐吃等死,能量值只有5的废物!”

    “嘭!”

    大门狠狠的关上,苏寒静静的站在门前,眼睛微眯,不知在想些什么。

    “走吧……”

    苏寒身后,中年男子扶着眼带泪花中年妇女,摇头叹息了一声,道:“先找个地方住下。”

    “可是……可是我们的积蓄全都被他们给搜刮干净了,现在身无分文,去哪里住?”

    妇女显得非常憔悴,虽然年过四十,但依旧风韵犹在,只是如今看起来,两鬓略微斑白,似乎一夜间老了十岁。

    她叫宋雯,是苏寒的母亲,而那中年男子,则是苏寒的父亲,苏军名。

    “要不……”

    宋雯看着苏寒的背影,心中微痛,略带祈求的对苏军名道:“要不我去求求他们,让他们给我们一点钱,我们两个吃住倒是可以凑合,可苏寒还要念书,他每年的学费就要几十万,眼看就要毕业了,不能耽误了他的前程啊!”

    “不是我不想求他们,为了苏寒,我们做什么都行。”

    苏军名拳头紧握,咬紧牙关,怒道:“可自从老爷子走了之后,他们看我们的目光就像是看狗一样,我们求过那些家伙,可换来的是什么?只是一顿讽刺的辱骂而已,根本无用,还是想其他办法吧。”

    “能有什么办法……”宋雯喃喃自语,消瘦的身体颤颤巍巍,像是上了年纪的老人。

    苏家乃是天京三大家族之一,不管是官场、商场、军部,都可以说是一方巨头,底蕴非常雄厚。

    但是,这种大家族当中,肯定免不了勾心斗角,一般情况下,不是指望老一辈掌握大权,就是指望年轻一辈出类拔萃。

    老爷子,也就是苏寒的爷爷,在苏家的地位还是举足轻重的,可随着他的离世,苏军名一家便成为了整个苏家第一章赶出家门(一)

    “滚,滚出去,从今以后,苏家没有你们这三个人!”

    天京,一座装修奢华的巨大豪宅前,三道人影被赶了出来,两男一女。

    他们对面,一个面带不屑的中年男子像是赶苍蝇的挥手,同时讽刺道:“那些年你纨绔风流也就算了,毕竟有老头子给你撑腰,如今那老家伙死了,我倒要看看,还有谁敢收留你这个坐吃等死,能量值只有5的废物!”

    “嘭!”

    大门狠狠的关上,苏寒静静的站在门前,眼睛微眯,不知在想些什么。

    “走吧……”

    苏寒身后,中年男子扶着眼带泪花中年妇女,摇头叹息了一声,道:“先找个地方住下。”

    “可是……可是我们的积蓄全都被他们给搜刮干净了,现在身无分文,去哪里住?”

    妇女显得非常憔悴,虽然年过四十,但依旧风韵犹在,只是如今看起来,两鬓略微斑白,似乎一夜间老了十岁。

    她叫宋雯,是苏寒的母亲,而那中年男子,则是苏寒的父亲,苏军名。

    “要不……”

    宋雯看着苏寒的背影,心中微痛,略带祈求的对苏军名道:“要不我去求求他们,让他们给我们一点钱,我们两个吃住倒是可以凑合,可苏寒还要念书,他每年的学费就要几十万,眼看就要毕业了,不能耽误了他的前程啊!”

    “不是我不想求他们,为了苏寒,我们做什么都行。”

    苏军名拳头紧握,咬紧牙关,怒道:“可自从老爷子走了之后,他们看我们的目光就像是看狗一样,我们求过那些家伙,可换来的是什么?只是一顿讽刺的辱骂而已,根本无用,还是想其他办法吧。”

    “能有什么办法……”宋雯喃喃自语,消瘦的身体颤颤巍巍,像是上了年纪的老人。

    苏家乃是天京三大家族之一,不管是官场、商场、军部,都可以说是一方巨头,底蕴非常雄厚。

    但是,这种大家族当中,肯定免不了勾心斗角,一般情况下,不是指望老一辈掌握大权,就是指望年轻一辈出类拔萃。

    老爷子,也就是苏寒的爷爷,在苏家的地位还是举足轻重的,可随着他的离世,苏军名一家便成为了整个苏家第一章赶出家门(一)

    “滚,滚出去,从今以后,苏家没有你们这三个人!”

    天京,一座装修奢华的巨大豪宅前,三道人影被赶了出来,两男一女。

    他们对面,一个面带不屑的中年男子像是赶苍蝇的挥手,同时讽刺道:“那些年你纨绔风流也就算了,毕竟有老头子给你撑腰,如今那老家伙死了,我倒要看看,还有谁敢收留你这个坐吃等死,能量值只有5的废物!”

    “嘭!”

    大门狠狠的关上,苏寒静静的站在门前,眼睛微眯,不知在想些什么。

    “走吧……”

    苏寒身后,中年男子扶着眼带泪花中年妇女,摇头叹息了一声,道:“先找个地方住下。”

    “可是……可是我们的积蓄全都被他们给搜刮干净了,现在身无分文,去哪里住?”

    妇女显得非常憔悴,虽然年过四十,但依旧风韵犹在,只是如今看起来,两鬓略微斑白,似乎一夜间老了十岁。

    她叫宋雯,是苏寒的母亲,而那中年男子,则是苏寒的父亲,苏军名。

    “要不……”

    宋雯看着苏寒的背影,心中微痛,略带祈求的对苏军名道:“要不我去求求他们,让他们给我们一点钱,我们两个吃住倒是可以凑合,可苏寒还要念书,他每年的学费就要几十万,眼看就要毕业了,不能耽误了他的前程啊!”

    “不是我不想求他们,为了苏寒,我们做什么都行。”

    苏军名拳头紧握,咬紧牙关,怒道:“可自从老爷子走了之后,他们看我们的目光就像是看狗一样,我们求过那些家伙,可换来的是什么?只是一顿讽刺的辱骂而已,根本无用,还是想其他办法吧。”

    “能有什么办法……”宋雯喃喃自语,消瘦的身体颤颤巍巍,像是上了年纪的老人。

    苏家乃是天京三大家族之一,不管是官场、商场、军部,都可以说是一方巨头,底蕴非常雄厚。

    但是,这种大家族当中,肯定免不了勾心斗角,一般情况下,不是指望老一辈掌握大权,就是指望年轻一辈出类拔萃。

    老爷子,也就是苏寒的爷爷,在苏家的地位还是举足轻重的,可随着他的离世,苏军名一家便成为了整个苏家第一章赶出家门(一)

    “滚,滚出去,从今以后,苏家没有你们这三个人!”

    天京,一座装修奢华的巨大豪宅前,三道人影被赶了出来,两男一女。

    他们对面,一个面带不屑的中年男子像是赶苍蝇的挥手,同时讽刺道:“那些年你纨绔风流也就算了,毕竟有老头子给你撑腰,如今那老家伙死了,我倒要看看,还有谁敢收留你这个坐吃等死,能量值只有5的废物!”

    “嘭!”

    大门狠狠的关上,苏寒静静的站在门前,眼睛微眯,不知在想些什么。

    “走吧……”

    苏寒身后,中年男子扶着眼带泪花中年妇女,摇头叹息了一声,道:“先找个地方住下。”

    “可是……可是我们的积蓄全都被他们给搜刮干净了,现在身无分文,去哪里住?”

    妇女显得非常憔悴,虽然年过四十,但依旧风韵犹在,只是如今看起来,两鬓略微斑白,似乎一夜间老了十岁。

    她叫宋雯,是苏寒的母亲,而那中年男子,则是苏寒的父亲,苏军名。

    “要不……”

    宋雯看着苏寒的背影,心中微痛,略带祈求的对苏军名道:“要不我去求求他们,让他们给我们一点钱,我们两个吃住倒是可以凑合,可苏寒还要念书,他每年的学费就要几十万,眼看就要毕业了,不能耽误了他的前程啊!”

    “不是我不想求他们,为了苏寒,我们做什么都行。”

    苏军名拳头紧握,咬紧牙关,怒道:“可自从老爷子走了之后,他们看我们的目光就像是看狗一样,我们求过那些家伙,可换来的是什么?只是一顿讽刺的辱骂而已,根本无用,还是想其他办法吧。”

    “能有什么办法……”宋雯喃喃自语,消瘦的身体颤颤巍巍,像是上了年纪的老人。

    苏家乃是天京三大家族之一,不管是官场、商场、军部,都可以说是一方巨头,底蕴非常雄厚。

    但是,这种大家族当中,肯定免不了勾心斗角,一般情况下,不是指望老一辈掌握大权,就是指望年轻一辈出类拔萃。

    老爷子,也就是苏寒的爷爷,在苏家的地位还是举足轻重的,可随着他的离世,苏军名一家便成为了整个苏家第一章赶出家门(一)

    “滚,滚出去,从今以后,苏家没有你们这三个人!”

    天京,一座装修奢华的巨大豪宅前,三道人影被赶了出来,两男一女。

    他们对面,一个面带不屑的中年男子像是赶苍蝇的挥手,同时讽刺道:“那些年你纨绔风流也就算了,毕竟有老头子给你撑腰,如今那老家伙死了,我倒要看看,还有谁敢收留你这个坐吃等死,能量值只有5的废物!”

    “嘭!”

    大门狠狠的关上,苏寒静静的站在门前,眼睛微眯,不知在想些什么。

    “走吧……”

    苏寒身后,中年男子扶着眼带泪花中年妇女,摇头叹息了一声,道:“先找个地方住下。”

    “可是……可是我们的积蓄全都被他们给搜刮干净了,现在身无分文,去哪里住?”

    妇女显得非常憔悴,虽然年过四十,但依旧风韵犹在,只是如今看起来,两鬓略微斑白,似乎一夜间老了十岁。

    她叫宋雯,是苏寒的母亲,而那中年男子,则是苏寒的父亲,苏军名。

    “要不……”

    宋雯看着苏寒的背影,心中微痛,略带祈求的对苏军名道:“要不我去求求他们,让他们给我们一点钱,我们两个吃住倒是可以凑合,可苏寒还要念书,他每年的学费就要几十万,眼看就要毕业了,不能耽误了他的前程啊!”

    “不是我不想求他们,为了苏寒,我们做什么都行。”

    苏军名拳头紧握,咬紧牙关,怒道:“可自从老爷子走了之后,他们看我们的目光就像是看狗一样,我们求过那些家伙,可换来的是什么?只是一顿讽刺的辱骂而已,根本无用,还是想其他办法吧。”

    “能有什么办法……”宋雯喃喃自语,消瘦的身体颤颤巍巍,像是上了年纪的老人。

    苏家乃是天京三大家族之一,不管是官场、商场、军部,都可以说是一方巨头,底蕴非常雄厚。

    但是,这种大家族当中,肯定免不了勾心斗角,一般情况下,不是指望老一辈掌握大权,就是指望年轻一辈出类拔萃。

    老爷子,也就是苏寒的爷爷,在苏家的地位还是举足轻重的,可随着他的离世,苏军名一家便成为了整个苏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