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八十章 七杀武圣

    只见,那团血球在万长生的能量控制下,死死挣扎,如同一只陷入绝境的猛兽,左突右突。

    而在挣扎的过程中,它的体型,竟然是在飞速的增长,不到几个呼吸的功夫,便是形成磨盘大小的一团。

    而万长生的封印,却是渐渐衰弱下来。

    他可以清楚感觉到,这团血球中,似乎是蕴藏着某种奇特的魔力,正在不顾一切的吸收着自己的能量,壮大己身。

    这样的发现,简直让万长生惊呆了!

    怎么可能?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完全懵了。

    甚至,心中悄然冒出一丝惊慌。

    在他几百年的修炼途中,还从未见过如此诡异的事情。

    要知道,自己现在可以武圣级别的修为,这团血球,到底是什么东西,竟然可以吸收武圣级别的力量!

    其实,万长生不知道的是,他的能量属xing,正好是这团血球最需要的。

    宁红鸾靠着九千九百九十九位即将出生的胎儿和孕妇凝练而成的这团血球,本身属xing便是诡异到极致,属于这种魔弓独有的威力,几乎可以吞噬天地间所有的能量。

    而苏寒,之所以能够将她镇压和炼化,一是因为大道诛魔符,二来主要则是因为小鼎的力量。

    小鼎作为一个强大修真文明的国之重器,被苏寒蕴养许久,又吸收了方无极的一部分香火之力,本身的人道力量,已然到了一个相当的高度。

    这样的力量,自然是可以镇压的。

    而方无极,之所以能够破除方寒留下的封印,不受血团的影响,则是因为他的紫薇星火。

    这种火焰,从本质上来说,根本不属于血月大陆所有,而且,火焰属xing狂暴,又有着一层封印阻挡,自然是无法被吸收和化解。

    但现在,封印破除,到了万长生这里,他便是结结实实的坑了一把。

    “老火怪,你坑我!”

    万长生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怒吼,大地和雪山都是在隐隐震颤。

    这十几个呼吸的功夫,他便是感觉,自己体内的能量,至少被吸收了三成!

    三成力量,对于武圣强者来说,这绝对是一个相当恐怖的损耗!

    可以毫不夸张的说,万长生的三成力量,足以将不包括方无极在内的整个极火宗摧毁了。

    而且,这种吞噬还在继续。

    万长生终于是顶不住了。

    纵然是对犁天梳无比的渴望,但此时此刻,本身的修为才是最重要的。

    能量如chao水般涌回体内,他目不转睛的盯着半空中的这片血域,眼神中显露出无比的惊骇。

    与此同时,方无极也是瞪大了眼睛,心中更是冒出一丝后怕。

    刚才血团爆发出的能量,他自然是也感应到了。

    这种诡异的能量,带给他一丝心悸。

    “与我无关!雪山神女当年毕竟也是武圣级别的强者!”心念一动,方无极便是大声呼喊道。

    他心中虽然是隐隐有些一丝窃喜,但脸上却没有显露出半分。

    这笔生意,自己是赚大了。

    “万兄,你不要着急,我愿意协助你,共同镇压她!”没有丝毫犹豫,方无极便是再次说道。

    得了碧焰寒炎,自己这次的收获,已然远远超出预期,就帮这万长生一把,若是成了,自然是皆大欢喜,免得他去极火宗闹。

    若是不成,自己无非也就是出点力而已,根本不会有什么损失。

    心中转过这些念头,方无极便是飞快行动起来。

    一点点火焰,浮现在他身体周围,像是漫天的星光,缓缓逸散,形成一个极为宽旷的大阵,将团磨盘大小的血云笼罩其中。

    万长生心中这才微微安定。

    想想也是,毕竟,雪山神女当年的战绩,可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被誉为第一武圣,根本没有人是她的对手。

    就算是沉睡了千百年,有这样的威势,也属正常。

    只要不是被方无极刻意坑陷,一切还可以商量。

    “一起上!”

    轻声说出一句话,万长生手中金光一闪,便是蓦然浮现出一副图录。

    将近一丈长、半丈宽一副画,画面闪烁着耀眼的光芒,也不知是什么材质铸造而成,而在这画中,似乎是封印着无数种凶猛的巨兽,一个个都是愤怒的咆哮着,似乎极为渴望外面的世界。

    万兽无疆图!

    方无极瞳孔一缩。

    这幅图,就是长生天的绝顶宝物了,名为万兽无疆图,乃是一件极为罕见的封印类法宝,是长生天自古流传下来的圣物。

    相传,在血月大陆历史纪元最开始,一群顶尖修士和血狼大战之时,这幅万兽无疆图,就起到了相当大的作用。

    一副万兽无疆图,至少封印了百万狼兵,可以说是凶焰滔天。

    看来,这次万长生是真的认真了,竟然连这件宝物都拿了出来。

    “寒冰魔狼!”

    万长生大吼一声,手中的万兽无疆图光芒流转,表面现出一道漆黑如墨的漩涡,紧接着,一个白se光点从中露出脑袋。

    是一头巨大的白狼。

    几乎有牦牛那么大的冰狼,全身上下都笼罩着一层厚厚的冰,长有两个脑袋,看起来异常的凶悍。

    一个个白se光点,相继飞出,不到一个呼吸的时间,便是近百头,形成一个方阵。

    如果此时血狼老祖在场的话,定然会羡慕的口水都流出来。

    这种寒冰魔狼,在血月大陆不算很长的历史长河中来说,可以算的上是一种远古巨兽了,到现在,已然完全绝种。

    每一头寒冰魔狼,天生便具有控制寒冰的能力,攻击力异常强大,甚至可以秒杀金丹期修士。

    在千万年前,这大雪山,便是寒冰魔狼的圣地。

    万长生此时祭出这群寒冰魔狼,也是隐隐有着和雪山神女争锋的意图。

    毕竟,这群寒冰魔狼在万兽无疆图中孕育许久,实力已然是相当强大,每一头,都拥有无尽凶威。

    “寒冰!”

    “炼狱!”

    再次从牙缝中挤出两个字,万长生cao纵着这群寒冰魔狼,巨大的狼口中,一道道寒气汹涌而出,整个空间的温度都是陡然下降。

    哗啦哗啦的声音,天地灵气都被冻结,成为固体形状,摔在地上,四分五裂。

    一道道寒气,呈现出铺天盖地之势,朝着那团血se能量汹涌而至。

    似乎是感应到危险的存在,血团的体积陡然缩小,所谓一个最jing纯的血球,朝着半空中逃逸。

    此时的这团血球,虽然是吸收了万长生的一部分能量,能量强度和厚度有了不小的提升。

    但,它本身的神智,已然被苏寒炼化了个七七八八,在这样的战斗中,根本无法做出很好的反击。

    碰上这种情况,本能的就要逃避。

    “方兄,封锁!”

    万长生大喊一声,方无极也是拼了老命,一道道紫se的火焰,像是不要钱似的喷洒而出,将空间团团围住,缓缓收网。

    留给血球的缝隙越来越小,眼见就要将它完全擒住。

    “两位,稍安勿躁!”

    而就在这时,天空中陡然响起一个声音。

    嚣张而冷厉的声音,声音刚出现,在那遥远的天边,便是有一片血se的云彩,如同黄昏时候的火烧云一般,急速飞来。

    血云中,蓦然生出一道森森白骨的大手,一把朝着那血球抓来。

    方无极的紫薇天火烧到这只手上,竟然是起不到半点作用。

    几乎是瞬息之间,这只白骨大手,便是紧紧捏住这团血球。

    而在半空中,则是出现了一道人影。

    是一个侏儒。

    “七杀!你敢!”

    而见到这个人影,万长生和方无极,则是齐齐惊呼出声,声音中带着愤怒,以及……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惊惧。

    万万没有想到,这个老怪,竟然也来了。

    七杀,乃是血月大陆上最为凶残的一位武圣,他的实力未必是最高,但此人的杀xing,却是举世无双。

    极火宗的杀神方烈阳跟他比起来,简直善良的如同小孩子一般。

    七杀以杀证道,成就武圣,是为七杀武圣。

    而他最彪悍的战绩,便是以一己之力,建立起了罪恶之城这座城池。

    几百年前的罪恶之城,还是一个巨大的王朝,名为大夏皇朝,坐拥七七四十九座城池,人口几万万。

    七杀老祖,本是大夏皇族的一位皇子,只是因为天生的缺陷,在皇族中被人嘲笑,受尽了屈辱。

    而他,硬生生靠着坚韧不屈的毅力,提升实力,打造势力,先灭太子,再诛皇帝,坑杀皇族全部成员,成为大夏之主。

    以一个侏儒身,成为至高无上的皇帝,这样的事迹,被无数人口口相传,引为传奇。

    实在……实在太励志了。

    那时的七杀老祖,在血月大陆上,简直是全民偶像般的存在,甚至,连万长生和方无极,也崇拜过他。

    而统治大夏几十年后,七杀老祖却是做出了一件极为丧心病狂的事情。

    借着举国欢庆之时,这人以大夏七七四十九座城池,摆下一处天诛地灭大阵,将全国笼罩其中,竟然是将举国人口尽数诛杀!

    血流成海,骨堆如山!

    足足九年,天诛地灭大阵运行足足九年,根本无人敢靠近。

    每到夜晚之时,便连天空中的血月,都要黯淡。

    而九年之后,七杀老祖从天诛地灭大阵中走出,一招便是斩杀当时的一位武圣,成就武圣之位。

    自那以后,七杀之名,更是响遍整个血月大陆,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血月大陆上所有的武圣级别强者,都感觉到了极大的威胁,第一次,空前的联合起来,想要对付他。

    但却根本奈何不了他,反而是陨落了三个。

    后来,武圣们达成协议,七杀老祖不得再滥杀无辜,更不许诛杀武圣,祸事,这才渐渐消弭。

    自那以后,七杀老祖倒是也没做什么出格的事情,只是将原本的大夏四十九城,变为了一座罪恶之城。

    到现在为止,已然是成为血月大陆上一处赫赫有名的城池。

    现在见到他,方无极和万长生,都是有着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惊慌。

    “七杀前辈,不知道你来这里,所为何事?”

    心中沉吟片刻,万长生硬着头皮问道。

    那犁天梳,自己是必然要得到的。

    不管付出多大代价!

    哪怕是因此和七杀武圣交战,也在所不惜!

    都是武圣,谁怕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