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七十九章 万长生

    万长生屹立于几丈高的半空之中,聚精会神的盯着下方,一丝极为隐晦的神念,朝着那冰棺探测而去。

    作为长生天的武圣强者,万长生的道,便是长生之道。

    长生天以炼丹闻名于整个血色大陆,而他的炼丹之术,更是举世无双。

    甚至,可以毫不夸张的说,他自己本身,就是一枚极为玄奥的丹药。

    一滴血、一块肉,都蕴含着极为澎湃的灵力,有着无与伦比的生机,可以生死人肉白骨。

    而他之所以到这里来,正是为了那把犁天梳。

    万长生活了几百年,修为精深,位于整个大陆的巅峰,而此时,他的修为却是陷入了一种桎梏,近百年来,毫无寸进。

    潜心修炼,翻阅典籍,万长生得出一个结论,那就是自己的生之力还不够。

    远远不够。

    长生天前辈留下的典籍中记载,凡是能破空飞升的长生天修士,修为至少要达到一元之力。

    一元之力,这是一个很玄奥的概念,具体说来,就是弹指间就能将一片寂寥的沙漠,变为绿洲。

    这样的修为,万长生还差的很远。

    唯一的办法,就是寻找各种拥有强大生命力的宝物,这把犁天梳,是远古巨木的树心造成,天生便蕴含强大生机,是万长生觊觎许久的宝物。

    为此,他每隔十年便会来一次大雪山,但,每次都是失望而归。

    直到……两天前,感觉到雪山之中传来的异动,他便是迫不及待的赶来,没想到,见到的却是这样的一幕。

    方无极!

    万长生修炼的生之力,而方无极,却是烈火之力。

    这两种力量,可以说是天生的死敌,而且,在某种程度上,烈火之力对生之力,有着隐隐的克制。

    烈火代表的是,毁灭,暴烈,本身就是以攻击力见长。

    想到这里,万长生轻轻一笑,俊秀的脸上,蓦然浮现出一抹可以倾倒万千女性的笑容,开口道,“方老怪,这东西,我要定了,你开个条件吧。”

    万长生的语气还算平和。

    毕竟,武圣之间纵然是有实力的差距,但一个武圣想要诛杀另外一个武圣,需要付出的代价,是太大了。

    就算是人家打不过,还可以跑。

    而且,被逼到绝境的武圣强者,一旦狗急跳墙,那种威力绝对是无与伦比。

    通常情况下,除非是涉及到成圣的契机,或者是什么不死不休的仇恨,武圣级别的强者,很少展开厮杀。

    一旦真杀开,那就是天下大乱,打个三五年是常有的事情。

    万长生也不想和他打。

    作为一个老牌武圣,他的积蓄无比丰厚,大可以用其它东西来换取犁天梳。

    而听到万长生的话,方无极则是心中一颤,眼神隐隐现出一抹亮色。

    条件?

    想到万长生身上的一件宝物,饶是以方无极的性子,都是忍不住有些心潮澎湃。

    他可是清清楚楚的知道,在万长生手中,有着一种相当奇妙的火焰。

    那种火,名为碧焰寒炎。

    碧焰寒炎,生长出万年冰层深处,极端寒冷环境中孕育出来的天地奇迹,火焰异常纯净,在火榜上排名虽然不高,却是对于淬炼身体和神魂有着很大的好处。

    万长生之所以能在炼丹之术取得极高的境界,与这碧焰寒炎脱不了关系。

    若是自己……

    “哼……想要犁天梳,就拿出你的诚意来。”方无极冷声说道。

    此时的他,虽然不知道这冰棺中到底有没有犁天梳,但想来应该是跑不了的。

    而自己,若是能得到碧焰寒炎,要不要犁天梳,也就无所谓了。

    “诚意?”万长生反问一句,眉头微微皱起,片刻后开口道,“你想要我的碧焰寒炎?”

    都是武圣强者,聪明自然是不在话下,万长生很快便明白了他的意图。

    “好!我就给你碧焰寒炎!”

    咬咬牙,万长生蓦然做出决定,极为爽快的点点头。

    对于现在的他来说,这碧焰寒炎已然是一种相当鸡肋的存在,就算是靠着本身的实力,他也能炼制出最顶级的丹药,根本不需要这种火焰的辅助。

    而且,碧焰寒炎留在体内,反而是对修为有着一定的影响作用。

    方无极眼神一喜。

    万万没有想到,万长生竟然毫不犹豫的就答应了。

    而极火宗的三个弟子,一个个也都是眼神惊喜。

    寒炎碧焰!

    这种火焰的大名,他们可以都听说过,自然知道这种火焰代表着什么。

    老祖得到这种火焰,一种冷火,一种热火,阴阳融合,实力绝对会突飞猛进。

    到那时,大树底下好乘凉,极火宗的实力,定然会再次扩张。

    说话间,万长生手中已然是浮现出一朵淡蓝色的火焰。

    弱弱的火苗,仿佛风中摇曳的烛苗,随时都有可能熄灭。

    而这朵火焰刚出现,三位极火宗的长老,都是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冷。

    太冷了。

    仅仅是看了一眼,便感觉,体内的血液都要被冻僵了。

    对于极火宗的人来说,这简直是不可思议的事情。

    要知道,极火宗就是玩火的老祖宗,从来不知道冷是什么样的感觉,而现在,这种火焰竟然是让他们都感觉到寒意。

    碧焰寒炎在半空中燃烧,空气仿佛都凝滞,一层一层的涟漪,像是深秋的湖水,接触细小的冰渣。

    见到这一幕,方无极瞳孔一缩,脸上现出极端的惊骇,“你……你竟然把这碧焰寒炎培养到完美品质!”

    完美品质,乃是火焰的最高境界,不仅需要庞大的积累,更需要日复一日的提存,才能达到完美品质。

    到达完美品质的火焰,可以到达返璞归真的最高境界,永恒不灭。

    只需要一点火星,便可以燎原。

    无怪方无极惊讶,就算是他,也没有将自己的紫薇星火提纯到完美品质。

    而且,这提纯的法门,只有极火宗才有,万长生,他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万长生又是笑笑,极为坦然的说道,“还记得几十年前你和柔水宗武圣那场战斗吗?那时我潜入你的老巢,找到那本万火归宗的。不过,这些年来只是自己修炼,从未外传。将我的碧焰寒炎提纯到完美后,我便忘了。”

    他说这话的时候,没有半点心虚。

    虽然,偷学别家的功法是大忌,若是个普通弟子偷学了,绝对会被极火宗追杀到死。

    但作为武圣级别的强者,万长生根本不担心受到这种待遇。

    说句不好听的,作为一个武圣,他去偷学这门功法,是给你极火宗面子。

    而且,万长生也从未外传。

    方无极的眉头皱了好一会儿,眼神渐渐平静下来。

    万长生既然说自己没有外传,那就是真的没有外传,武圣级别的强者,信誉还是可以保证的。

    “前事既往不咎,把碧焰寒炎交出,这冰棺中的犁天梳,就是你的了。”方无极开口说道。

    他在这时也耍了个心眼。

    他并不知道这冰棺中到底有没有犁天梳,但,万长生偷学了极火宗的功法,骗他一骗,就算是惩罚了。

    若是真有的话,就算是便宜他了。

    若是没有,只怪他自己倒霉,怨得了谁?

    “好!”

    万长生眼中现出激动,飘然落下,开口道,“把冰棺给我。”

    “先把火焰叫出来。”方无极没有半点让步,反而是命令三位长老,更加严密的看护着冰棺。

    万长生笑笑,“呵,几十年没见,你这小家子气还是没改掉。君子坦荡荡,小人常戚戚,你还真是个不折不扣的小人。”

    “君子不长命,小人活千年。再者,万兄一双妙手,既然能做的出那梁上君子的事,想来,也并非什么正人君子,而是个伪君子。”方无极毫不留情的讥讽道。

    打嘴仗这种事情,在武圣中是很常见的事情。

    反正双方实力都差不多,能成为武圣,涵养也是不错的,根本不会因为几句话打起来。

    方无极就是吃准了,万长生极想得到犁天梳,说话间才毫不客气。

    果然,听到他的话,万长生眼神中微微现出一丝尴尬,嘴角抽动几下,却也不动怒,“废话不必多说了,碧焰寒炎,拿好。”

    说着,万长生手中结出一连串极为玄奥的手印,打在那碧焰寒炎之上,淡蓝色的火苗,发出一阵急促的波动,寒气更盛。

    而片刻后,火苗剧烈的跳动一下,一滴鲜血从中缓缓飞出,万长生张口一吸,便是将这滴武圣精血吸入口中。

    旋即,屈指轻轻一弹,便将这朵碧焰寒炎弹向方无极。

    方无极小心翼翼,不敢有半点大意,甩出一道火焰覆盖全身,形成一具火红色的战甲后,口中念念有词,也是一道道法决打出,如同一副严严实实的巨网,将那朵碧焰寒炎网罗其中。

    这种火焰的威力,可是非同小可,就算是他身为武圣强者,也根本不敢大意。

    万长生只是笑看着。

    他完全不担心方无极会赖账。

    再说,真要赖账的话,他绝对跑不掉。

    就算是他真跑了,也是跑的了和尚跑不了庙,极火宗的大本营就在那里,真要彻底得罪自己,大不了跑到极火宗去,将他极火宗满门屠个干干净净,不怕他不出来。

    将近一炷香功夫后,仔仔细细反反复复检查了一遍碧焰寒炎,方无极眼中现出满意,大手一挥,“哈哈,既然如此,这冰棺就留在万兄了,我们先走了,改日再见。”

    说着,方无极便是撤掉自己的火焰。

    一道极为磅礴的灵力,打向这具冰棺,如同一枚炮弹般朝着万长生飞去。

    万长生手中现出万千道光华,裹挟着这具冰棺,以他的眼力,自然是看的出来,覆盖于冰棺表面的封印,已然到了即将被破解的时候。

    毫不犹豫的破开封印,万长生一道能量死死包裹着那团血球,将其从冰棺中带了出来。

    嘶……

    刹那间,红光大作,一道极为凄厉而凄惨的声音响起。

    这团血球,像是发了疯一般,竭尽全力挣脱着万长生的控制。

    “这!这到底是什么东西!”

    此时,陡然响起万长生惊骇到极致的喊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