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七十七章 禁地

    咬破指尖,滴上一滴精血,苏寒顿时感觉到一阵血脉相通的感觉,这把犁天梳,化为一道碧绿的流光,钻入苏寒心脏。

    咚!

    咚!

    咚!

    瞬息间,苏寒便是感觉,自己的心脏以一种异常恐怖的速度跳动起来,迅捷而有力,全身血液像是沸腾了一般飞速流淌。

    而原本在这场争斗中受到损伤的经脉,却是在一种绿色能量的滋润下,发生着让苏寒目瞪口呆的变化。

    经脉在拓宽,像是被洪水冲击的河道,一遍遍冲击,一遍遍加固,苏寒全身的气息,正在发生着一种极为奇妙的变化。

    像是一株不算高也不算粗的树木,飞快成长为一颗参天大树,甚至独木成林,全身骨骼温润如玉,有着不可思议的硬度,肌肉像是上好的精钢锻造而成,充斥着强大的力量。

    这是脱胎换骨啊。

    嘴角噙着一丝微笑,苏寒心中明悟。

    脱胎换骨,这是每一位修士在修炼过程中,可能遇到的一种造化。

    一般来说,除非是上万年份的灵药或者是天才,服用之后才能拥有脱胎换骨的变化,全身发生微妙的变化,身体素质趋向完美。

    这种完美,不仅体现在本身的力量、速度、反应速度都有了不小的增幅,更是体现在,从此以后,肉身的强度大幅增加,甚至,可以媲美罗汉!

    对于每一位修士来说,虽然是着重修炼灵力,修炼神魂,但肉身也是绝对不容忽视的。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苏寒全身骨节发出咔咔咔的声音,皮肤表面一道道气流蜿蜒,如同有一只只小老鼠在皮肤下面乱爬。

    他的脸色,渐渐从惊喜变的痛苦,再到享受。

    犁天梳本就是上古巨木心打造而成,本身具有不可思议的强大生机,被苏寒炼化后,用蕴含了不知道多少年的精华生机之力,为苏寒改造身体。

    当然,这样的生机之力,对于犁天梳来说只是九牛一毛,但对于苏寒来说,那就是异常丰厚的馈赠。

    约莫半个时辰过去,苏寒感觉到体内生机之力渐渐消散,他睁开眼睛,感觉到一阵极端的神清气爽,举手投足之间,似乎都蕴藏着无尽伟力。

    也不知我的星辰破碎拳到了什么程度?

    脑海中冒出这个念头,苏寒力随心动,凝聚全部灵力的一拳,陡然轰向一座山峰。

    片刻后,山崩地裂。

    苏寒眼神满意。

    如果说之前的星辰破碎拳是弓箭的话,那么在苏寒身体得到改造后,现在的星辰破碎拳,就是巨弩,可以攻城的巨弩!

    这一拳,保守估计,可以直接打死一位金丹境初期的强者!

    检验了一下星辰破碎拳的威力,苏寒纵身跃起,迫不及待的离开了这个地方。

    要出雪山,要去蔓蔓他们停留的地方,然后,前往长生天。

    星辰破碎拳得到进化,体内还有着犁天梳这样的宝物,苏寒有自信,能够以最快的速度在长生天站稳脚跟。

    ……

    连续奔行了十几个时辰,从白天到晚上,再到第二天黎明,当早晨的第一缕阳光照在大地上的时候,苏寒见到了蔓蔓。

    不到三天的时间,她脸色憔悴了无数倍。

    脸色苍白,眼中满是血丝,嘴唇龟裂,看起来有一种让人把她狠狠拥进怀中的冲动,而见到苏寒归来,蔓蔓眼神中现出惊喜,从盘膝而坐的状态下站起身来,踉踉跄跄朝着苏寒走来。

    只是,刚走出两步,她脚下便是一个踉跄,因为过度的喜悦以及内心深处的放松,直直晕了过去。

    苏寒眼中现出万缕温柔与感动。

    面对这样的一幕,就算苏寒是铁石心肠,就算是他再喜欢逍遥自在,这个女人,在他心目中,也将牢牢占据了一块地方。

    快步走过去,将她抱在怀中,看看涂豪三人,苏寒大手一挥,“走!前往长生天!”

    一行人再次上路。

    越往草原内部走,渐渐有地形上的起伏,有灌木丛,有绿树如茵,雪山南边,常年受阳光照射,雪水融化后,将这里浇灌成一片沃土。

    而让苏寒微微感到诧异的是,这里,竟然是没有半个人影。

    按照正常情况来讲,如此美丽的景色,如此肥沃的土地,长势如此茂盛的草原,怎么可能没人?

    当苏寒疑惑问出来的时候,雪狼老祖也是不知。

    毕竟,他之前一直在雪山西北活动,从未来过这边,这还是第一次踏上长生天的地界。

    “老大,这其中必有蹊跷。”涂豪煞有介事的笑着说道,神色轻松无比,没有半点压力。

    对于他来说,这里的环境和雪山相比,简直是仙境了。

    冷暖适宜,空气清新,若非是毫无人烟的话,当真想在这里常住下去。

    “人没有也就算了,连野兽都没。”呆霸王小声咕哝一句,眼神有些警惕。

    四人现在所处的位置,是一处大河边,大河西边,是一处山林,河水自西向东流淌,淌出一道清澈见底的河流,水中隐隐有肥硕的鱼儿游动。

    抓了几条鱼,简单吃过午餐后,几人继续前行,又走了不到几十里的路程,眼前蓦然出现一抹亮色。

    波光粼粼,水流汤汤。

    竟然是一处面积极大的湖泊。

    湖水清澈见底,恍如一颗镶嵌在这大草原上的蓝宝石,美的让人窒息。

    饶是苏寒见多识广,也是被此时的美景所震撼,一时间竟然有些说不出话来。

    蔓蔓呻吟一声,从苏寒怀中醒来,感觉到这样的姿势,她脸色一红,环顾四周,“这是哪啊?”

    苏寒低头笑笑,“我也不知道,睡醒了没?饿吗?”

    说着话,苏寒轻轻把她放下来,烧了一堆火,抓了几条鱼来烤。

    袅袅青烟,顿时升起,空气中都是弥漫着一股子鱼香。生长在这湖中的鱼,异常的肥美,爽滑而鲜嫩,烤来后有种天然的本草清香。

    “你们,你们是哪来的!”

    就在蔓蔓补餐时,一个轻灵的声音陡然响起。

    继而,湖面上掀起惊涛骇浪,几丈高的巨浪顶端,站着一位少女,她全身披着一件银色的战甲,显得极为威武。

    但,她的语气,却是有些惊慌。

    任何一个女人在洗澡的时候,忽然发现自己的浴室中多出一个人,都会是这样的反应。

    事实上,这片草原中之所以没有任何人,便是因为这个女人。

    这是她的地盘。

    草原是她的闺房,湖泊是她的浴室。

    “你是?”苏寒面色微微一变,朝前走出一步,脸色微微有些凝重。

    饶是隔着这么远的距离,苏寒依旧能感觉到,这个女人散发出来的强大威势,至少,至少是金丹后期的修为,甚至还有可能更高。

    仅仅是这一手操纵巨浪,就足以让人惊艳了。

    “擅闯我的禁地,我要惩罚你们!”

    女人根本不回答苏寒的话,一声惊慌失措的娇喝,十指飞动,结出一个颇为玄奥的手印,操纵着清澈的水流,隐隐凝聚成一条蓝色的水龙,朝着苏寒几人袭来。

    半空中这条水龙,栩栩如生,每一片鳞甲都是清晰可见,显然,这少女使用的功法,绝对不是凡物。

    经过这段时间的历程,苏寒也大概了解到,在血月大陆上,排名第一的妖兽图腾,是那头血狼。

    凡是可以以能量幻化出狼性生物的功法,都是大陆上最顶尖的功法。

    而血狼之下,是龙,蛟,以及各种荒兽,妖兽,猛兽。

    这条水龙刚浮现在半空中,苏寒便是感觉到一股湿气扑面而来,半空中有淅淅沥沥的雨点落下。

    脸色没有半点变化,拉住蔓蔓准备发出火焰攻击的手,苏寒祭出了犁天梳。

    一道莹莹的绿光,亮了起来,如同春回大地时的第一缕幼芽,稚弱,却有着无比顽强的生命力,绿芽飞快成长,在极端的时间内,便是飞速成长为一株参天大树。

    高十丈几人合抱粗的大树,碧绿的枝条飞舞,几乎笼罩了整片空间,而那条水龙刚飞到面前,进入大树笼罩的范围内,顿时被击的粉碎,化为一场倾盆大雨,毫无半点反抗之力。

    这边是犁天梳的神妙作用。

    之前苏寒在和宁红鸾的战斗中,宁红鸾还处于深沉的休眠之中,根本无法发挥犁天梳的力量,只是凭借着本能祭出犁天梳,却是便宜了苏寒。

    而现在,苏寒控制犁天梳,在这样的情况下,顿时爆发出极为强大的战斗力。

    但,下一秒,苏寒目瞪口呆。

    只见这女人的水龙被打碎之后,她竟然像是一个六七岁的小女孩儿一般,在浪花上撒泼打滚,泪如雨下。

    “你……你这是什么宝物!”

    “你欺负我!”

    “你竟然把我的水龙打烂了!”

    几人嘴角抽搐几下,都是有些摸不着头脑。

    这女人,是个疯子还是傻子?

    苏寒直直盯着她,身材高挑,面目姣好,曲线也是玲珑,显然不是幼女,但她为何出现这般姿态?

    难道是诈敌?

    脑海中冒出这个念头,苏寒嘴角便是浮现出一丝冷笑。

    他在仙界的时候,经历了无数的勾心斗角,根本不怕这种手段。

    “小妹妹,别哭了,来,告诉哥哥你是什么人,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我保证赔你一个比水龙更好玩的东西。”

    “哥哥可是好人,天底下最好的人,我发誓。”

    苏寒朝前走出几步,像极了一个拿冰糖葫芦勾引少女的猥琐大叔。

    听到苏寒这么说,他身后几人,脸皮都是抽搐。

    老大就是老大啊……

    就连无耻,都无耻的这么没底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