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七十六章 它是我的了

    “回老祖,是一种蕴含庞大生机的能量,我们都觉得,是极其了不得的天才地宝。”方恨天飞快说道,眼神看向西方。

    那道绿光,此时依旧亮彻天际,如同一道通天冠地的山峰,半边天都是被照亮。

    旋即,他和火焰中极火老祖对视着,将看到的景象传递给他。

    片刻后,这朵火焰蓦然碎裂。

    极火宗老祖的这道神念,只是一道已然散发出来的神念,虽然是可以和三人说话,但却根本看不到眼前的景象。

    在他发出这道神念之时,还未见到此时大雪山中的景象。

    而现在,他看到了。

    极火宗深处的火山深处,极火老祖方无极一跃而起,整个人如同一道虚影,毫无桎梏的穿透火山,朝着西方奔驰。

    看到那景象的第一眼,他已经完全确定了,那是犁天梳!

    典籍中记载,千万年前,雪山神女手上最为强大的兵器!

    方无极心中一片火热,兴奋的眼睛中都是冒出细碎的火花。

    犁天梳再次出世,这绝对是一个足以让血月大陆所有武圣都动心的消息,要知道,千万年前,雪山神女靠着这把犁天梳,可以说是闯下了赫赫威名。

    而且,此时的方无极,完全不担心危险。

    他心中百分百确定,雪山神女要么已然死去,要么,就是修为大损,根本不是之前那个惊天动地的强者了。

    这原因便是因为武圣的奥秘。

    在这血月大陆之上,此时一共有十三位武圣,这个数字,是注定了的,要想有新的武圣诞生,除非有旧的武圣陨落。

    而且,每一位强者在成就武圣之时,天地间都会有异象产生,血月当空,三天三夜,没有一人例外。

    而每一位武圣死去之时,则是天降血雨,三天三夜。

    当年的雪山神女陨落之时,天地间就曾有血雨降临,这点清清楚楚记载于极火宗历代宗主的笔记中,断然不会有假。

    所以,此时方无极可以百分百确定,此时的雪山神女,绝对不是武圣。

    就算是她侥幸活过来了,也只是一个过气的武圣,修为大损。

    事实上,血月大陆就曾有过这样的事例。

    一位武圣在迫不得已的情况下,选择了自爆,而保留了自己的一点真灵,夺舍重生于一个婴儿体内,重新活了过来。

    后来,他凭借着前世的经验和自己留下来的诸多宝藏,也修炼到半步武圣的地步,但那最后一步,却是迟迟跨不出去。

    没有旧的武圣陨落,新的武圣,根本无法诞生,这是血月大陆上的至理。

    每一位武圣的陨落与诞生,都伴随着相当残酷的腥风血雨,更是有着很强的运气成分。

    ……

    极火老祖方无极急速飞行,如同一道流星,奔驰在天际。

    而此时,在那长生天的地域,一处莹莹绿草地,一个仰头看天的白衣少年,悠悠睁开了眼睛。

    这少年生的极为俊秀,一袭白衫不染半点尘土,走在大街上,绝对是能让大姑娘小媳妇儿尖叫的存在。

    他的眉心,有着一道极为轻浅的竖纹,像是第三只眼睛一般。

    乍然间,眉心的第三只眼睛睁开,射出一道深邃的光线,刹那间便是穿越了遥远的距离,仿佛要把时间和空间都要穿透。

    隔着遥远的距离,少年看到了那一条碧绿的光柱。

    “雪山神女?犁天梳?”

    嘴角带着一丝莫名的笑意,他纵身而起,化成一道清风,翱翔于天际。

    ……

    长生天往南,有一处民风极为彪悍的城池,便连那高大的城墙,都是用森白的骨骼堆砌而成,看起来异常的狰狞恐怖。

    而整座城中,街上空无一人,大门紧闭,而在城中心一处擂台上,却是有着九十九座高大的擂台。

    擂台高近十丈,每一座擂台上,都是有着两人正在厮杀,许是见证了常年累月的厮杀,连青石打造的擂台,都是被染成了污血的紫红色。

    这是罪恶之城,整个血月大陆最血腥最黑暗的城池。

    这里是强者的天堂,却是弱者的地狱。

    但却有无数人趋之若鹜,没有别的原因,只是因为在这里,只要你拳头够硬,实力够强,就能拥有想要的一切。

    无数年的积淀和厮杀,能在罪恶之城中活下来的,都是当之无愧的强者,就算是别的不行,在保命这方面,绝对也有很高的造诣。

    在城中心,还有一座巨大的府邸。

    府邸门上七个大字,杀!杀!杀!杀!杀!杀!杀!

    每个字,都是用鲜血写成,凝固,看一眼,都让人觉的一股杀气扑面而来。

    而这府邸之中,没有亭台楼阁,没有风花雪月,有的,只是一片血池。

    准确来说,是血湖。

    方圆近百丈的地盘,全部都是由鲜血灌注而成,也不知道杀了多少人。

    在血池之底,此时有一个身体不到五尺的男人,只有正常成年人一半的身高,细胳膊细腿,如同一个发育不良的十岁少年。

    他竟是一个侏儒!

    这个侏儒,缓缓睁开了眼睛。

    哗啦一声,他从血水中一跃而起。

    站在血湖上空,他抬头看向西北方向,似乎是感应到什么,咧嘴一笑,露出森白的牙齿。

    片刻后,他张开大嘴一吸,整片血湖中的血水,便是以一种极为恐怖的速度,飞快被他吸入口中。

    不到十几个工夫的时间,血湖已然完全干涸,空可见底。

    满足的打了个饱嗝,这个侏儒飞向半空,化为一道血红色的光芒,飞快朝着西北方而去。

    ……

    此时的苏寒,正陷入了最艰苦的时刻。

    他与那血棺的较量,已然到了巅峰,纵然,血棺的红光已然被压迫到极致,但却无比的凝练,化为拳头大小的一团,再也无法被损坏分毫。

    就算是苏寒将小鼎的能量催发到极致,也根本无法损坏它。

    苏寒心中微微叹了口气。

    这种魔功的威力,实在是太大了,若自己此时是仙人境,哪怕是渡劫境,也能靠着强横的灵力,硬生生将她碾压至死。

    但,此时的自己,只是金丹。

    能达到如此辉煌的战果,已然是相当不错了。

    一是靠着小鼎具有的人道之力,二是靠着近乎无穷无尽的仙石支撑,三,便是自己当即立断,竭尽全力画出来的这一枚大道诛魔符。

    苏寒心中也清楚,此时的宁红鸾,只剩下微乎其微的一道残魂,而以自己的实力,想要彻底炼化这道残魂,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不过,经历了这一场看起来波澜不惊但实际上却无比惊心动魄的大战,宁红莲想要再对自己造成威胁,已然是近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她的力量虽然还在,但魂魄却是被磨灭的七七八八,就算是能勉强复生,记忆和神念,也会消失大半。

    而且,这种消失是永久性的,根本无法恢复。

    就算是她靠着夺舍重生,再次拥有新的生命,也根本无法记起以前发生的事情,就完全相当于另一个人了。

    想到这里,苏寒心中豁然开朗。

    他并非完美主义者,既然自己的目的已然全部达到,就算是留下这一点小尾巴,也没有什么可遗憾的。

    反而是此时的宁红莲,神魂虽然被炼化,但她修炼魔功收集的这些最精华的能量,却是依旧存在,等自己的压迫一旦消失,估计就会成为一个只知道杀戮的疯子。

    偏偏,这个疯子还具有强大的力量。

    想来,够血月大陆的强者头疼了。

    咬咬牙,苏寒蓦然做出决定,既然无法炼化你,那老子就封印你,至少,能再让你沉寂一段时间。

    心念一动,苏寒飞快行动起来。

    提起体内仅存的灵力,苏寒取出九十九枚仙石,以一种玄奥而有序的手法,飞快打入那血棺之中,形成一个完美的能量罩,将血棺完全包裹在其中。

    做完这些,苏寒彻底放下心来,收了小鼎,朝着另一边走去。

    那里,静静躺着一把梳子。

    巴掌长的梳子,通体碧绿,如同是由上好的翡翠雕刻而成,五根梳齿,像是人的五根手指,蕴含着强大的生机和活力。

    苏寒把它捡了起来。

    这就是犁天梳,曾经的宁红鸾手中最为强大的宝物,上古合欢宗的至宝。

    苏寒静静摩挲着它,感觉到一丝历史的沧桑,更有一种发自内心的喜悦。

    合欢。

    合欢。

    苏寒在仙界的时候,曾经听说过,合欢宗,是上古时候最为幸福安宁的一个宗派,这个宗派,是由一对对幸福的夫妻组成,而合欢宗招收弟子的标准,也和寻常宗派大有不同。

    他们只招收夫妻,感情最忠贞最纯洁的夫妻,无论资质,无论修为。

    资质靠着资源可以弥补,修为可以由强者指点,而这份心性,是最难能可贵的。

    据说,这件至宝之所以被打造成梳子的模样,便是因为,合欢宗的男宗主,每天早晨都要为他的妻子梳发。

    这样的故事,苏寒想想都觉得浪漫不已。

    对于一个逍遥仙来说,如果可以的话,他绝对会毫不犹豫的加入合欢宗,只是,苏寒想不到,这个宗派的传承,居然会落在宁红鸾手中。

    而现在……

    苏寒咧嘴一笑,抓起这把梳子,催发出小鼎的金光,在小鼎的镇压下,很快将梳中原本属于宁红鸾的印记驱除的一干二净。

    “它是我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