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七十六章 犁天梳

    一横一竖,一撇一捺,苏寒缓缓写着,每写出一笔,他的身躯便是轻轻颤抖一下,脸色也更加苍白几分,但眼神,却是越来越亮。

    诛!

    一个血红大字缓缓成型,天地灵气仿佛狂暴了一般,惊涛骇浪般涌向小鼎,天空中隐隐有电闪雷鸣,极为骇人。

    而此时,那口血棺也在轻轻颤抖着,像是自然界的某种小兽,遇到了天生的克星一般,棺内的血水如同沸腾,冒出咕嘟咕嘟的气泡。

    一个血红色的茧,渐渐结了起来,像是一层肉膜,显得极为坚韧。

    看到这一幕,苏寒瞳孔微缩,手上动作加快几分,噗的喷出口鲜血,以血为墨,一个诛字完全成型!

    嗡!

    一道强烈的波动,自天地间产生,刹那间小鼎金光四作,显露出极为强横的威势,与此同时,鼎身上再次浮现出日月星辰,大地山川,浩瀚而雄伟。

    轰!

    在大道诛魔符的控制下,小鼎蓦然间化为一具几丈高的宝鼎,狠狠镇压在那尊血棺之上。

    “呀!”

    血棺之中,陡然发出一声凄厉到极致的叫声,如同婴儿的啼叫,又像是女人的哀鸣。

    平心而论,此时血棺之中的宁红鸾,就如同一个还未母亲腹中的胎儿,只不过,她的降生不是喜悦,而是罪恶的见证。

    苏寒做出的这个决定,无疑是相当正确的。

    趁着宁红鸾还没有完全“孵化”出来之前,将她彻底诛杀。

    而一旦等她完全成型,天生便拥有极为强大而邪恶的力量,根本不是人力能够抵挡的。

    小鼎和血棺对峙在一起,时间一分一秒过去。

    金色的光芒,血红的光芒,如同两位不死不休的神邸,各自占据着半数的空间。

    苏寒手中握着一枚仙石,竭尽全力,不顾一切的吸收着仙石中精纯的灵力,用于驱动小鼎。

    地面上,早已是一大滩粉末。

    在这不到一个时辰的时间里,苏寒已然用尽了近百颗仙石,可见他遭遇到了怎样的抵抗。

    若是没有这么多仙石,苏寒早就崩溃了。

    以他现在的修为,强行驱使小鼎,演化出大道诛魔符,是一件困难的事情,困难到,他随时都有可能被吸成人干。

    “我就不信了!”

    咬咬牙,苏寒心中发狠,更加强力的抽取着仙石之中的精华能量,而随着他的行动,体内的经脉便是隐隐有种割裂般的痛楚。

    饱胀的灵力在经脉中肆虐,就像是滔天的洪水在不算宽旷的河道中奔涌,若不是苏寒本身根基结实,体内金丹又是完美金丹的话,根本无法承受如此的摧残。

    而在小鼎这般的压迫下,那尊血棺中,则是更加不安的颤抖,陡然间,一道绿色的光芒射了出来。

    晶莹的绿光,带着一股子强大的生机与活力,在这绿光的笼罩下,四周的雪,正在以一种肉眼可见的速度飞快融化,化为潺潺的清流。

    而在那清流中,孕育着生机。

    在地下不知道埋藏了多少年的种子,以一种飞快的速度生根发芽,长出翠绿的叶子,开出芳香的花。

    “犁天梳!”

    苏寒似乎早就预料到这一幕,眼神中没有半点慌忙,依旧催促着小鼎。

    这把犁天梳,就是宁红鸾手中最为强大的法宝了,是上古门派合欢宗的至高宝物,据说是以宇宙诞生之时一颗洪荒古树的树心铸造而成,天生具备永恒不灭的生机。

    前世在仙界之时,正是借着这把犁天梳的力量,宁红鸾才能在极短的时间内晋升仙帝,并且不亚于老牌仙帝的力量。

    而她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沦落到这个世界,这把犁天梳,自然也是随着她被带了过来。

    大概,也是因为有着这把犁天梳的护卫,宁红鸾才能在这个时间,以这样一种方式诡异的存活下来。

    犁天梳的灵力缓缓流转,渐渐笼罩四周,在这冰天雪地中,硬生生营造出一片绿色的天地。

    鲜花绿草,芳香扑鼻,让人感觉到一阵极端的心旷神怡。

    这是宁红鸾的领域。

    或者说,是犁天梳自己形成的领域。

    身处这领域之中,苏寒几乎完全被压制,而宁红莲的力量,则是强横到极致,可以毫不夸张的说,在这领域之中,她就是神。

    苏寒依旧没有半点惊慌。

    一颗颗仙石中的能量被他提取到手心,更加疯狂的催促着小鼎,纯净的金光,硬生生在他身体周围营造出一片没有半点绿光的空间。

    对此时的战斗局势,苏寒再是清楚不过了。

    犁天梳虽然强大,但归根结底终究是一件宝物而已,没有主人操纵的宝物,只是一件死物。

    只要自己能彻底镇压宁红莲,这把犁天梳,根本不是问题。

    “既寿永昌!”

    轻轻从口中吐出四个字,苏寒身上蓦然浮现出一丝霸道的气息,像是一位统帅万物的君王,在巡查自己的领地。

    与此同时,小鼎上蓦然浮现出一个个人影,皇帝、将军、大臣、凡夫俗子,世间百态,都是栩栩如生,像是一部瑰丽而雄壮的史诗,狠狠镇压在那血棺之上。

    在和极火宗老祖那一战后,吸收了不少他的香火之力,苏寒对于小鼎的这种攻击,也是掌控的更加完美。

    这是人道的力量。

    天道,地道,人道,这便是宇宙中亘古永存的三种大道,三千大道,万般术法,都是源自于天地人三道。

    像苏寒之前领悟的星辰破碎拳,是天道。

    而现在,他驱使小鼎使出来的这种攻击,属于人道。

    在天地人三道中,人道虽然是最弱的一条大道,但却是玄奥的一道,人心难测,有人的地方,便有生机,便有创造,便有无尽可能。

    在这人道之力的镇压下,血棺的光芒,在飞快的缩减,蜷缩成极为紧密的一团,发出更加凄惶的叫声。

    苏寒却是根本不理会她,只是狠狠镇压,狠狠炼化!

    不仅仅是为了消灭心魔,为前世的恩怨做一个了断,更是为了彻底泯灭宁红鸾,替天行道。

    这四个字,虽然是有些滑稽,别说是在实力为尊的仙界,就算是在地球,也很少有修士把这四个字放在心上。

    但自从拥有了小鼎后,苏寒心中便有着一种明悟。

    替天行道,本身也是自己修炼的一个过程。

    在这过程中,自己得到了很大的锻炼,本心通明,念头通达,功德圆满。

    虽然是对修为没有直接的裨益,但对于整个人的精神状态,却是有着莫大的好处。

    在这样的镇压下,宁红鸾终于是撑不住了。

    那一团纯净的血色之中,渐渐被炼化出一丝又一丝的黑气,在金光的镇压下,很快便是灰飞烟灭。

    见到这一幕,苏寒眼中现出喜意。

    宁红鸾的魂魄,正在被一点一点净化,到最后,总会被完全净化完成,彻底消散在人世间。

    ……

    雪山另一边。

    此时正有三人原地调息,三人的脸色都是极其苍白,没有半点血色,犹如从深不见底的坟墓中爬出来的僵尸一般。

    事实上,他们三人,还真是刚从地底深处爬出来的。

    这三人便是方家的那三位长老。

    方恨天,方大元,方慕白,在和云破军那一战中,三人为了抵抗云破军的掌力,迫于无奈下,抛出了一枚离火真精。

    虽然是挡住了那一掌,但那恐怖的反震之力,再加上离火真精对于冰雪的克制,三人便是直直掉入了一条地底冰缝之中,直到昨天,才爬了出来。

    现在的三人,都是受了不轻的伤,甚至连行动都有些困难,只能先在原地养伤。

    “那是什么东西?”

    就在调息之时,方恨天忽然感觉到天边传来一阵强烈的灵气波动,下意识睁开眼睛,见到把天空都染亮的绿色,顿时惊呼出声。

    其它两人也是睁开眼睛,感应了片刻,脸上都是带着莫名的情绪。

    “难道……难道是什么天才地宝出世?”

    方大元有些忐忑的说道。

    这样的奇景,除了这一个解释,没有别的了。

    毕竟,那绿光中的生机与活力,三人可以感受的清清楚楚,那是一种极为中正平和的能量,给人一种很舒服的感觉。

    “真是?”方慕白也是站起身来,眼中现出惊喜。

    虽然是疑问的语气,但看他的脸色,显然心中已经万分的确定,那绿光,绝对就是一件了不得宝物。

    “是不是那些天外邪魔搞出来的动静?”方恨天又是问了一句。

    说实话,在扛过云破军那一掌后,他心中的惊骇已然是到了极致,简直如同一只惊弓之鸟,生怕那人再次出现。

    “也……不是没可能。”

    想到这个可能性,三人又是怵了。

    “通知老祖吧。”方恨水叹了口气,显得有些虚弱无力的说道。

    而他还来不及拿出传音令牌,遥远的天边,便是有一朵火焰急速飞来,仿佛划破了遥远的虚空。

    “是老祖的传信火焰,老祖他老人家估计已经感应到了。”方慕白惊喜出声。

    这传信火焰,是唯有武圣级别的强者,才能使出来的手段,以本身最精纯的一道意念神游天地,瞬息间便是能游遍整个大陆。

    当然,这道神念没有任何攻击力,只能作为传信的手段。

    这朵火焰落在三人眼前,火焰中,是一个光头老人的身影,正是极火宗老祖。

    “雪山之中,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何我感觉到庞大的力量觉醒?”极火宗老祖严肃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