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七十四章 血棺

    半个月后。

    一行人终于走出这茫茫的大雪山,见到青翠的草地,以及不远处那一眼清澈见底的泉水,简直要喜极而泣。

    一群人像是饿了许多的独狼般朝着潭水奔涌而去,欢快的笑着。

    笑闹了好久,苏寒把所有人召集到一起,脸色有些凝重。

    “我有一件事,需要跟你们大家说。”

    “老大,说。”

    “快说。”

    “难道你要带着我们大杀四方,横扫血月大陆?”

    ……

    一个个都是笑的极为开怀。

    苏寒深吸口气,开口道,“把你们护送到这里,我也就安心了,我准备返回雪山,去做一件事情。”

    啊?

    听到这话,所有人都是惊呆了,一个个嘴巴大张,能塞进去一个鸡蛋。

    “怎么了?到底发生什么事了?”呆霸王急急问道。

    蔓蔓则是一把抓住苏寒的胳膊,“我陪你一起去!”

    “我也去!”

    苏寒眉头微皱,大声道,“不许胡闹!”

    他的语气很严厉。

    在这一路行走的过程中,苏寒可以感觉得到,雪山深处,宁红鸾的气息越来越强大,就像是一个母亲腹中的胚胎,缓缓拥有生机与活力。

    这样的发现,让苏寒心中有着一种紧迫感

    留给自己的时间不多了。

    必须,必须在宁红鸾还没有完全苏醒过来之前,把她彻底毁灭。

    这注定是一件相当危险的事情,随时都有可能死去。

    毕竟,前世的宁红鸾,可是一位仙帝级别的强者,即便她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沦落到这个世界,还出于休眠之中,那也是相当可怕的存在。

    但,苏寒还是决定去做。

    有些事,是必须去做的。

    这个心魔,必须彻底扫去。

    心魔这东西,是一件很奇怪的能量,若是苏寒没有感应到宁红鸾的气息,也就罢了,随着时间消逝,这个人的印象,会在脑海中越来越淡,直到最后消失。

    而现在,苏寒既然感应到她,又想到前世的种种恩怨,就必须要去了解这一份因果。

    不然的话,心境就会受到影响。

    “苏寒,你到底去雪山深处干什么?你告诉我啊。我不许,不许你一个人进去,把我丢在这里,我要跟你一起走,不管你去哪里。”

    蔓蔓急的眼角都冒出泪花,大声喊道。

    呆霸王和涂豪脸色也是冷峻,只丢下一句话,“我们还是不是朋友?”

    至于血狼老祖,根本不理解几人之间的情分,低着脑袋在一旁沉默不语。只是看那副架势,若是?若是一行人再要深入雪山的话,他也绝对不会拒绝。

    苏寒沉默。

    沉默了很长时间,依旧是冷冰冰的两个字,“不行!”

    “为什么?”

    “到底是为什么?”

    面对这样的逼问,苏寒眉头皱的更紧,“不为什么,我可以明确告诉你,那里面是我一个故人,我必须要面对的故人。听到了吗?你们可以选择在这里等我,也可以选择独自进入长生天。”

    “我若活着回来的话,一定回去找你们。若是活不了,不,没有这个可能,这次的结果,绝对是我胜!”

    “我必须胜!”

    “我一定胜!”

    此时的苏寒,就像是以为暴君,脸色都是有些狰狞。

    而见到他这幅罕见的表情,几人都是惊呆了,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走了。”

    二话不说,苏寒再次抬脚走进那茫茫雪山之中,蔓蔓沉默片刻,忽然声嘶力竭的大喊道,“苏寒,你给我听着,我就在这里等你,你一年回来,我就等你一年。你十年回来,我就等你十年!你一百年回来,我就等你一百年!”

    “记住,我永远在这里等你!”

    苏寒身躯狠狠一颤,第178章的地方,也是那道熟悉的气息停留的位置。

    宁红鸾,绝对就在那里!

    盘膝而坐,取出一枚仙石,苏寒屏蔽了全身气机,缓缓恢复着状态,体内灵力如长江大河般奔涌,涌入金丹,带来一阵极为舒爽的满足感。

    这十几天的修炼,苏寒的金丹更加凝视,纯粹,像是完全由纯金打造一般,表面流转着一道又一道丹纹,繁复而玄奥,似是蕴含着某种至理。

    入夜!

    一轮血月缓缓浮现在半空之中,苏寒站起身来,朝那边走去。

    他走的很慢,一步,一步,像是跨越了漫长的时间和空间,和宁红鸾的恩恩怨怨,一点一点浮现在心头,像是一部寂默无声的电影。

    而没走一步,苏寒身上的杀气,便是浓烈几分。

    前世做不到的事情,这一世,我一定要做到!

    三百二十六步后,苏寒走到那之前感应到的位置。

    在那里,是一处凹陷下去的洼地,环顾四周,四条山脉,像是最忠诚的卫士,将这块洼地包裹的严严实实。

    而这一点,是洼地最中心的一点。

    “呵,雕虫小技。”

    苏寒冷笑一声,全身灵力汇聚,继而狠狠一拳,便是直接打在这一点的位置。

    星辰破灭拳!

    苏寒用出自己威力最大的一拳,狠狠打在地面上,却诡异的没有产生半点变化,甚至连地上的雪,都没有被损坏半分。

    只是,片刻后。

    轰隆……

    咔嚓……

    隐隐的闷响,在地下流转,在那遥远的大地深处,似乎有一条土龙在疯狂的肆虐。

    这便是星辰破碎拳的玄奥之处。

    苏寒通过观看箭法领悟的这一拳,其中蕴含着极为高深的法门,可以说凝聚了他前世今生的感悟和经验,力量凝而不散,如同一支飞出去的长箭。

    只有在碰到目标时,才会轰的一声,尽数爆发出来。

    坚硬的冰雪地面上,显露出蜘蛛网状的裂纹,四周的雪花在飞速融化,一道道炽热的风,从地下深处,顺着地缝吹出,仿佛火山爆发前的景象。

    静静站着,苏寒静静看着,脸上一副刀劈斧砍般的坚毅。

    咔……

    咔……

    不知过去多长时间,地表的塌陷到了极致,而有一点光芒,缓缓升了起来。

    是一道红光。

    血红色的光芒,如同粘稠到极致的血液,让人看一眼,都觉得心中发寒。

    苏寒瞳孔一缩,微微有些急促,凝聚目力,死死捕捉着那从地下升起来的红光。

    几个呼吸后,红光散去,显露出一具棺材。

    通体血红的棺材,如同是用最纯净的血宝石雕刻而成,棺材表面有着一道道玄奥而繁复的花纹。

    在那通体血红的棺材中,静静躺着一道人影。

    一道白色的人影。

    全身**,像是最纯净的婴儿一般,浸泡在血红色的液体中,看起来有种莫名的诡异和惊悚。

    这是……夺胎重生?

    看到这一幕,苏寒眼睛瞪大,脑海中产生极致的愤怒!

    宁红鸾!

    这个女人,实在是太凶残了!

    所谓夺胎重生,是一种极为邪恶的法门,它的邪恶程度,根本不是正常人可以想象的,就算是在仙界,也基本上没有人敢用这种法门。

    倒不是因为它有什么后遗症,只是,这种法门,太过恶毒,恶毒到自己都受不了。

    夺胎重生,首先要找齐九千九百九十九个怀胎九月的孕妇,然后让她们在最幸福的时刻死去,炼化,取最精纯的母体胎儿之血,以及胎儿在即将成型时的那一丝最纯净的真灵。

    等到夺胎重生完成后,会具有无尽伟力,举手投足之间,力量无穷。

    母爱的力量,是这世界上最伟大的力量,而夺胎重生的法门,相当于将母爱的力量聚集起来,成为自己作恶的工具。

    包括那九千九百九十个尚未出生婴孩的一丝真灵,都能成为作恶者的工具。

    苏寒打死都想不到,宁红鸾竟然能做出这种事情!

    但与此同时,苏寒的眉头,也是紧紧皱了起来。

    苏寒看的很清楚,此时的夺胎重生,尚未完全完成,而在这个过程中,自己根本奈何不了宁红鸾。

    就算是星辰破碎拳,也伤不了她半点。

    此时的她,身体周围凝聚着一层又一层意念,那都是最精纯的母爱能量,以特殊的形式,存附在这里,成为她成长的养料。

    咬咬牙,苏寒心中蓦然做出个决定。

    拼了!

    一枚金色的小鼎,陡然浮现在苏寒眼前。

    它显得很是欢快,如同一只调皮的飞虫,不住飞来飞去。

    苏寒咬破指尖,蓦然在小鼎上画出一道符篆。

    这符篆,名为大道诛魔符,威力极为恐怖,消耗也极为恐怖,不仅要消耗本身的能量,更要消耗体内的精血。

    只是,这个时候的苏寒,根本顾不上那么多了。

    杀!

    杀了她!

    苏寒心中有着无穷的愤怒!

    这样的愤怒,足以让他失去理智。

    修行本身并没有错,为了修行而杀人也没有错,但这个女人,为了一己私欲,营造出这么一个万人坑,简直是丧尽天良,天地不容!

    老天不惩罚你,老子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