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七十三章 宁红鸾

    黄昏。

    晚霞如锦,如同一幅金色的地毯缓缓铺卷开来,照射在晶莹剔透的雪山中,呈现出一幅梦幻般的美景。

    雪山最高峰,经历了几天时间的酝酿,此时的雪流,已然到了峰值,如同一条条银色巨龙,从山顶蜿蜒而下,裹挟一切。

    终于到了顶点。

    滚滚而下。

    一泻万里。

    轰隆……

    轰隆……

    震耳欲聋的声音不住响起,大地止不住的震颤,如同世界末日到来时的景象,积蓄了千万年的雪流,静默了千万年的能量,在此时以一种让人心惊胆寒的姿态,席卷了整片山脉。

    一片雪国。

    雪屑纷飞,将整个世界都染成了银色。

    正准备休息的苏寒一行人,忽然感觉脚下的雪地晃动,剧烈的晃动,几乎是让人站都站不稳。

    两个字,蓦然浮现在苏寒脑海之中!

    雪崩!

    这是雪崩!

    想到这两个字代表的恐怖下场,苏寒脑海中一片空白,狠狠咬了一下舌尖,思绪飞转。

    自己几人现在所处的位置,是在两座雪山之间的一处山坳之中,一旦雪崩到来,绝对是……

    “站起来!”

    “跑!”

    “朝着山顶跑!”

    二话不说,苏寒大喊一声,便是抓起蔓蔓,飞快朝着山顶跑去。

    与此同时,几人也是飞快回过神来,朝着山顶跑去。

    面对雪崩,向后跑就是自寻死路,只会被狂暴的雪流彻底湮灭,唯有朝着高处跑,往山峰跑,才能博到一线生机。

    还好,他们所处的这个山坳之中,两座山上的积雪都不算是很厚,雪流只是轻微的流动,几人竭尽全力,发力狂奔将近一炷香的时间后,终于是到了山顶。

    这座山并不高,也就不到百丈,更不算陡峭。

    这几日来,晚上几人都是在山坳中休息,毕竟,有着山峰的阻挡,可以抵御寒风,温度也相对会高一点。

    而这时,这座小山山顶上的风力,已然到了极限,狂风吹的人眼睛都是睁不开,尤其是风中裹挟的细小冰晶,打在人脸上,如同一根根细密的钢针。

    十指飞动,在这几张方圆的山顶平台上,苏寒飞快布置起一个简单的阵法,几人都进入阵法之中,这才感觉到一丝温暖。

    而那法阵形成的光幕,在狂暴的寒风中,都是在不住颤抖着,仿佛一层薄弱的窗户纸,随时都有可能被挂破。

    站在法阵之中,几人总算是可以睁开眼睛,看到眼前的景象。

    而看到一眼后,所有的人都是惊呆了。

    这一幕??一幕,仿若神迹。

    一座直插入蓝天白云深处的雪山,看也看不到顶峰,而现在,无数道滚滚的雪流奔腾而下,像是万马奔腾,又像是群龙出游,争先恐后的朝着山脚奔驰。

    “暂时来说,我们是安全的。”云破军估摸了一下距离,眉头微皱说道。

    苏寒点点头,心中有着一丝微微的后怕。

    幸亏,自己几人的脚步,还不算是很快,还没有走到最高峰笼罩的范围。

    这样的天地之威,实在是太恐怖了,让人心中连抵抗的勇气都生不起来。

    再次取出几枚仙石,苏寒加固了法阵,这才安心,直直盯着远处那大雪崩。

    几人都沉默了。

    ……

    这雪崩,整整持续了将近一天一夜的时间,才完全散去。

    如果说之前的雪山是一条绵延起伏的曲线,那么现在,就成为一个光滑而平坦的斜坡,一眼网上去,再也看不到半座山峰,唯有一片雪地。

    而在雪地的尽头,是一座冰山。

    覆盖在表面的积雪完全滑落,显露出冻结了不知道几千万年的坚硬的冰层,高耸入云的冰山,像是一把贯穿天地的锋利长剑,闪烁着冷冽的光芒,让人看一眼,都觉得心寒。

    苏寒腾空而起,在半空中盘旋好几圈,仔细查探过周围的地形,做出一个颇有些无奈的决定。

    绕路。

    因为雪崩的缘故,之前选定的路线已然被大雪彻底淹没,松软无比,根本无法行走,谁也不知道哪里会有暗陷的雪坑。

    之前选定的路线,是从大雪山西边走,不攀爬最高峰,大概要越过几十座雪山,就能达到另一边的长生天。

    而现在,这条路已然完全走不通,只能绕着走了。

    绕着走,需要多走好多路,但安全性要高出不少。

    “云前辈,要不,你带韩影先走吧,以你的修为,很随意的带着她就飞出雪山,我们多绕一点路,没关系的。”苏寒开口说道。

    保守估计,绕路至少要半个月的工夫,苏寒担心韩影无法坚持下来。毕竟,以云破军的修为,大可以凭虚御风,飞过这片雪山,他根本不用跟着自己一行人受苦。

    而更重要的是,苏寒还担心蔓蔓的情绪。

    韩影,实在是埋伏在队伍中的一颗定时炸弹。

    平心而论,苏寒对她还是有着一定的好感,但是这种好感,并非喜欢,更不是爱慕,苏寒区分的很清楚。

    修为晋升金丹境后,苏寒的心神,也是渐渐朝着前世的方向蜕变,他本性逍遥,根本不想惹下太多情债。

    蔓蔓是因为相处这么多长时间,感情深厚,而这韩影,自己也就是帮过她几个忙而已,根本算不上多深厚的感情。

    前世今生,苏寒从来都是这样。

    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就是不喜欢。

    就算是在仙界时,苏寒也曾有过类似的遭遇,在一处仙城之中,无意中救了一位大宗派宗主的千金,而那个小姑娘,却是因此暗暗倾心苏寒,非要和苏寒私奔。

    为此,苏寒差点被那个宗派追杀到死。

    后来实力大增,将那宗派压的死死,却始终没再见过那姑娘。

    感情这种事,不是一厢情愿就行的。

    听到苏寒的话,云破军愣了一下,颇有些摸不着头脑,根本想不到,苏寒忽然会冒出这么一句话。

    只是,看苏寒一副极其认真的模样,他便是沉默了。

    平心而论,这一路上来,他虽然是修为高深的前辈,但除了之前那一掌外,还真没起到什么作用,反而一路上都是被苏寒照顾。

    这让云破军心中有些不舒服。

    而且,韩影还从苏寒手中得到了一份不弱的功法。

    “不要,我不要,我们一起走嘛,人多力量大,万一碰上什么危险,也好有个照应。”韩影嘟着嘴巴,拉着云破军的胳膊,极为焦急的说道。

    她是真的不愿意离开。

    “我叫你先走,又不是叫你走,听话,到长生天等我,我们用不了多长时间就能到。”苏寒轻声说道。

    “我不要!”韩影小性子发作,赖在原地不肯走。

    云破军二话不说,大手一挥,拉起她的胳膊,长袖飘飘,便是飞上了半空之中。

    “苏寒,那我们就先走了,若是有缘,长生天再见。”

    丢下一句话,云破军的身影,飞速消失在半空之中。

    “老大,你这是干什么?干嘛要把他赶走?有这么一个强者,对我们来说是一件好事啊。”等云破军的身影完全消失在半空中,涂豪有些疑惑的问道。

    虽然这一路上,云破军确实没做什么事,但,有他在队伍中,至少是一记定心丸,就算是真碰上什么危险,也不会慌张。

    而现在……苏寒却是把人赶走了。

    苏寒笑笑,看了蔓蔓一眼,“为了某人。”

    蔓蔓下意识低着脑袋,咬着嘴唇,心中说不出的滋味。

    “行了,让他们先走,也是一件好事,有他们在,我总感觉不自在。”呆霸王也是开口说道。

    顿了顿,他眼神认真道,“老大,你有没有感觉到,这雪山深处,有一股子神秘而强大的力量?你说,会不会是什么宝物?把他们赶走,这宝物就是咱们的了。”

    ……

    苏寒呆住了。

    没想到,呆霸王也有如此细腻的心思,看来,他成就罗汉之后,心智确实有了不小的变化。

    苏寒笑笑,“感觉倒是感觉到了,只不过,想必那不是什么宝贝,而是危险。走吧,能在这冰天雪地中走一遭,已然是不小的造化了。这几天的修炼速度,你们也感觉到了,咱们慢慢走,争取在到达长生天之前,实力再上一个台阶。”

    听到苏寒的话,几人都是点头。

    至于苏寒,也是朝着那雪山深处,深深看了一眼,眼中流露出莫名的神采。

    在那里,苏寒感觉到了一股相当熟悉的能量。

    不是朋友,而是敌人。

    是一个女人。

    很熟悉的女人。

    她叫宁红鸾。

    正是因为感应到这个女人的存在,苏寒才会毫不犹豫的把云破军和韩影赶走。

    宁红鸾,是苏寒前世的死敌,几乎伴随着苏寒整个修炼过程。

    苏寒还是一名小修士的时候,她是苏寒师傅的侍妾,百般勾引,苏寒不为所动,这个女人恼羞成怒,大吹枕边风,把苏寒逐出师门。

    之后,当苏寒成为散仙时,那个女人不知道又从什么地方冒了出来,百般刁难,甚至没事干就勾引一批人集体追杀苏寒。

    可以毫不夸张的说,苏寒的成长史,就是和她可歌可泣的斗智斗勇的历程。

    苏寒有时候也会想,这种女人,该是何等奇葩而诡异的一种生物?

    如果在师门时,自己把她上了,是不是结果会大不相同?

    只是,事情过去就无法重来。

    等到苏寒成就九劫散仙时,宁红鸾机缘巧合,获得上古合欢宗的传承,已然成就仙帝。

    后来听说过陨落了,渐渐不知去向。

    等到苏寒湮灭在天劫之下时,仙界已然完全没有了宁红鸾这个人。

    想不到,却是在这里见到了。

    她怎么会在这里?

    苏寒心中有着深深的疑惑。

    但,此时的苏寒,心中已然下了万分的决定,这次,一定要把宁红鸾陨灭在这里!

    她,不知不觉中,已然成为自己内心的一道魔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