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七十二章 史上最糗的突破

    几个时辰后。

    浓雾缓缓散去,眼前终于是可以视物,苏寒早已松开握着韩影的手。

    韩影则是一副若无其事的表情,微微整理了一下鬓角有些凌乱的发丝,不动声色的看了蔓蔓一眼,见她没有反应,心中这才暗暗松了口气。

    两人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因为有着浓雾的遮掩,谁也没有看到。

    苏寒现在根本顾不上去想刚才发生的事情,只是瞪大了眼睛,看着眼前的一切,心中感受到极端的惊骇。

    放眼望去,像是一副巨大的画卷,被烧出一个让人扼腕叹息的大洞,黑漆漆,一眼望不到低。

    这颗离火真精爆发的威力,在茫茫大雪山中,留下了一个巨大的天坑,宛若神迹。

    那三个人呢?

    苏寒仔细搜索着三人的身影,却是什么都没发现。

    找了一会儿,他也就不找了,在这种环境下,想找到不知道是死是活的三人,简直如同大海捞针一般艰难。

    “我们走。”苏寒开口说道。

    一行人沉默片刻后,谁也没有多说什么,便是再次朝着既定的方向朝前走,只是,脚步悄然加快了一些。

    极火宗追上来的这三人,竟然拥有如此恐怖的大杀器,这让众人心中都是压着一块沉甸甸的大石头。

    万一,他们不止有一颗,而是两颗,三颗,那可如何是好?

    便连云破军,心中也是有些烦躁。

    他受的伤倒不算很重,调息几个时辰后,也就渐渐了恢复了过来。

    ……

    雪山深处。

    最高的那处山峰,正在悄然发生某种奇特而微妙的变化。

    一道道雪流,像是潺潺的小溪水,从山顶朝下涌动,露出不知道存在了几千万年的坚硬冰层,在阳光下闪烁着炫目的神采。

    雪流的流动,很微弱,却是片刻也不曾停止,沙沙刷刷的声音,止不住响起。

    就像是一条条小溪,汇聚在一起,成为长河,成为大江,最终总会汇聚为可以席卷一切的洪流。

    只不过,这些声音苏寒一行人自然是听不到的。

    他们距离这座最高的山峰,还有一段很长的距离。

    ……

    几天时间,一晃而过。

    在这几天时间里,倒是一路平静,没有发生任何危险。

    白天赶路,晚上蜷缩于法阵中休养生息,过着近乎苦行僧的生活,而几天的不间断跋涉,一行人的身体素质和灵力,都是有了不小的进步。

    修行的过程,本身就是一个与天斗与地斗与自己斗的过程,苦难固然是痛苦,但那种痛苦过后的满足感和成就感,便是修行路上最大的动力。

    一行人的实力,都是有了不小的提高。

    雪山中天地灵气异常充裕,至少是外界的两倍,而越往雪山??雪山深处走,天地灵气便是越发浓郁,每呼吸一口气,都能感觉到一阵极端的神清气爽。

    在这样的环境下,苏寒只觉得心思无比澄澈,若不是顾虑到后面的追兵,以及一群队友,还有那隐隐感应到的雪山深处的强大存在,他都想在这里闭关了。

    正午。

    吃过简单的午餐后,涂豪如往常那般随手取出一枚妖兽精魄丢入口中,如吃糖豆一般,嘎嘣几下咬碎,便是吞入腹中,一道暖流便从小腹中升腾起来。

    而片刻后,他放出一连串响屁,整个人蓦然呆住了。

    恶臭的味道,飘散在空气中。

    “滚!”

    苏寒大喊一声,云破军一脚便把他踹飞。

    像是一个肉球极为狼狈的滚出去十几米,然而站起身来,涂豪眼神中没有半点生气,反而是仰着脑袋,哈哈大笑起来。

    “老大,我突破了,我终于突破筑基了。”

    呃……

    在场所有人都是呆滞了。

    一个个满头黑线,简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涂豪则是放声大笑。

    他很满足。

    在这几天时间里,他无时无刻不再疯狂运转着体内的吞天噬地,而妖兽精魄,更是吞噬了一颗又一颗,只有这样,才能为身体提供足够的热量,靠着灵力来驱除寒冷。

    几天地狱般的旅程后,而他的痛苦,终于是收到了相当丰厚的回报。

    筑基境!

    不算惊天动地,甚至没有刻意的去冲击修为,就那样,略显滑稽的突破,自然而然的就达到了。

    “好。不错。”回过神来,苏寒也是止不住的点头。

    涂豪突破,让苏寒很满意。在这危险的世界中,每多一分实力,自然是就多一分活下去的希望。

    尤其是涂豪修炼的功法,吞天噬地,对于这门功法,苏寒心中可是很清楚它的威力。

    这门功法,堪称同阶无敌,修炼速度更是一骑绝尘。

    涂豪现在还只是筑基境,而等他修为到达金丹境,这门功法的威力才能真正显露出来。

    吞天噬地,本是仙界神兽饕餮的天赋,而后来经过大能者修改,已然完全适合人类修行。

    只要等他修炼到金丹境界,便可以形成一道饕餮虚影,到那时候,只要修为比自己低的修士或妖兽,一口便可吞掉。

    当然,碰上修为高的修士,那就没办法了。

    一口吞了,会被撑爆的。

    当然,这种近乎蛮横的修炼方式,也不是没有弊端,一来是太过凶残而霸道,是不折不扣的魔道功法,容易引发其它修士围剿。

    二来,则是在吞噬的过程中,极易产生心魔,比如说,吞噬了一位修士后,可以炼化他全身能量精华,但同时,也炼化别人的神念。

    自己的心思神念不再纯粹,很容易导致精神错乱,轻则陷入癫狂,重则心魔之火燃烧,魂飞魄散。

    不过,以涂豪现在的实力,根本不用担心这一点,苏寒也早就为他找好了办法。

    虽然操作起来比较麻烦,但绝对是万无一失。

    ……

    而见到涂豪突破的这一幕,云破军看了韩影一眼,长长叹了口气。

    以他的眼力,自然是看的出来,这个胖子修炼的是一门极为玄奥的功法,其神妙之处,完全不是一般人能够想象的。

    能够直接吞噬妖兽精魄,这样的能力,简直堪称逆天!

    越和苏寒这一行人深入接触,他便是越能感觉得到这群人的妖孽之处。

    甚至,有些时候他都能放下面子和苏寒好好交流一下修炼上的疑惑,只不过,也只是想想而已。

    作为一个老牌强者,面子还是很金贵的。

    “师傅,我什么时候能突破筑基境啊?”就在这时,韩影仰着脑袋,娇憨笑道。

    云破军嘴角抽搐几下,很是有些无语。

    哪壶不开提哪壶。

    眉头一皱,他语气有些严肃,“不要着急,安心修炼!修炼一道,欲速则不达。”

    韩影嘟着嘴巴,看看苏寒,不说话了。

    苏寒咧嘴笑笑,“云前辈,要是不介意的话,我这有一门不错的女子修行功法。之前多谢你为我们挡下那一枚离火真精,这功法,聊表我的谢意。”

    云破军盯着苏寒看了一会儿,眼中现出一丝惊异。

    这小子,不对劲儿啊。

    经过这些天的相处,云破军也看出来了,苏寒绝对是那种奸猾如油的小子,怎么可能做出这种送宝的行动?

    难道……

    难道他看上了自己这位徒弟?

    想到这里,云破军心中便是泛起一丝不妙,而韩影早已是小跑到苏寒身边,一把挽住他的胳膊,“苏寒,说话可得算数啊,功法呢,快快快,拿出来。”

    云破军咳嗽了一声,沉默不语。

    这样的情况,让他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处理好了。

    平心而论,对于苏寒他还是很重视的,若是……就算是……就算韩影真的跟了他,也不算委屈,甚至,有着这份关系,苏寒以后总不可能再和云家作对,反而是一个强援。

    而且,见识到苏寒周围的这一群人,他心中,也是对苏寒能拿出来的功法产生强烈的好奇。

    “这门功法,名为冰肌玉体,水属性功法,最是适合女子修炼,可以直接修炼到渡劫期的功法,效用也是颇为神妙。”

    苏寒说着,又详细介绍了一下这门功法的妙用,说的蔓蔓都是有些动心,眼中现出异彩,下意识抓住苏寒另一只手。

    而听完之后,韩影一副兴高采烈的样子,“真的?真的能修炼到全身皮肤光洁如玉?”

    听到她的话,苏寒和云破军都是满头黑线,颇有些无奈。

    她最关心的,竟然是这个问题。

    干咳一声,苏寒点点头,“能。”

    事实上,这门功法在仙界,只是相当粗浅的一门功法,几乎是烂大街的货色,不少女修都会修炼。

    而在这里,当然就是打着灯笼都找不到的宝物。

    听到苏寒的回答,韩影一蹦三尺高,搂着苏寒的胳膊,波的一声便是在他脸上亲了一口。

    亲完之后,她自己也是愣住了,脸红的像是天边的惋晚霞,嘤咛一声,捂着脸根本不敢看人。

    而就在这时,苏寒忽然感觉自己另一条胳膊内侧的软肉上,传来一阵极端的疼痛。

    是蔓蔓的兰花指。

    身体蓦然僵硬,苏寒回头看了她一眼,看到一双满是杀气的眼睛。

    瞬息间,苏寒脑门就有些微汗。

    蔓蔓狠狠剜了他一眼,这幅模样倒是也没持续多久,很快便恢复了笑颜如花的表情,只是那笑容中蕴含的意味,却更让苏寒心中发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