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七十章 可怕的猜测

    茫茫雪山之中,此时正有一行人缓缓走着,因为地形的缘故,再在飞狼背上已然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血狼老祖索性把狼收了起来。

    双脚踩在雪上,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四周一片寂静,寒风像是一根根细小的钢针,无孔不入,从衣衫缝隙中钻进来,仿佛要把人的骨头都冻僵。

    几人都把体内灵力催发到极致,抵御着这彻骨的冰寒。

    雪山绵亘千里,按照血狼老祖的估算,一行人至少要在这里面走十天。

    十天,这绝对是一段相当漫长而艰苦的旅程。

    苏寒心中存着深深的警惕。

    尽管他成就完美金丹,尽管他领悟了破碎星辰拳这等威力巨大的拳法,尽管这队伍中还有云破军这种顶尖强者在,苏寒也不敢有半点大意。

    凭借着敏锐的第六感,苏寒隐隐感觉到,在那雪山深处,有一股异常强大的力量存在,只是,它似乎处于休眠之中,隐隐约约感应不真切。

    风中似乎有隐隐的呓语,但侧耳倾听,仔细倾听,却又什么都听不到。

    深一脚浅一脚的在雪地中跋涉,身上渐渐被汗水浸透,旋即化为一层薄薄的冰,便连云破军也不例外。

    这样的天地之威,根本不是人力所能抵挡的。

    此时最轻松的,大概就是蔓蔓了。

    她连一丝汗都没有出。

    身具凤凰真火,而且还是涅槃一次后的凤凰真火,她走在这冰天雪地中,只感觉到一丝沁人心脾的凉爽,全然没有半点寒意。

    以至于她身体周围,都像是一个火炉散发出来的热量,呆霸王和涂豪不自觉靠近。

    一行人就这样走着,中间休息了几次,很快便到了傍晚。

    天色刚黑,苏寒便是迫不及待的布置起法阵。

    突破金丹后,随着修为的精深,许多之前无法布置的,此时也可以布置出来。

    耗费了七七四十九颗仙石,在一处背风的山坳布置了一个金锁离火阵,一行人便是迫不及待的钻了进去。

    阵法九级,一级最低,九级最高,之前苏寒布置的阵法,基本上都是最粗浅的阵法,是一级阵法。

    而现在这个,算的上是三级阵法了,还是三级阵法中较为不错的。

    金锁离火阵,由八卦阵和五行阵融合而来,防御力不弱,而在这冰天雪地的环境中,更是能借着阵法之力,吸收天地灵气中为数不多的火属性天地灵气。

    外面冷到极致,而法阵之中,却是温暖入春。

    刚钻进法阵中,没过多长时间,几人便是各自找了个舒适的角落,呼呼大睡。

    苏寒?>苏寒和云破军守夜。

    作为队伍中修为最高的两人,两人心中都有一种沉甸甸的感觉。

    盘膝而坐于阵法边缘,云破军开口道,“这里我也是第一次来,不过,血月大陆,一到晚上是危险的时候,一旦天空中浮现出那抹血月,不少妖兽,都会空前的狂暴起来,自相残杀,攻击人群。”

    “我上次参加血色试炼的时候,曾经见过一次,一个血月空前强盛的夜晚,数不尽的鼠类妖兽,一夜之间,把一座城吞噬的干干净净。”

    苏寒眼神微微有些呆滞,想一想那样的景象,都觉得心底发麻,泛起一丝透骨的凉意。

    “不过,这雪山之上物产贫瘠,向来应该没那么多妖兽。”云破军笑笑,补充说道。

    苏寒却是微微摇头。

    “不知道你感觉到没有,这里的空气灵气,相当的精纯,密度至少是外面的两倍,在这种灵气充裕的地方,肯定会有凶猛的妖兽。而且,我大概能感觉到,在那雪山深处,有着一位相当强大的存在。”

    “你也感觉到了?”云破军下意识开口惊呼。

    两人对视一眼,都是沉默了。

    许久,云破军微微叹了口气,“不管怎么说,既然来了,就好好闯一闯吧。大恐怖处,有大机缘。至少,这里要比那黄金城安全多了,极火宗的老祖,已然是武圣修为,我没有必然的把握胜他。”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夜渐渐深了。

    那轮巨大的血月,准时出现在半空中,血红色的光芒照在雪山中,显露出鲜血一样的颜色。

    而就在这时,一声响亮的狼嚎,蓦然传入苏寒耳中。

    两人齐齐起身看去,只见不远处一座小山头上,有一群通体雪白的银狼,不知从什么地方钻出来的,如同整齐而严明的军队,都是在对月嚎叫。

    “是雪狼群。”血狼老祖乍然醒了过来,匆匆走来,轻声说道,“这种雪狼,是狼的变种,全身血肉如同冰雪一般,晶莹剔透,身体柔韧性和速度比起寻常的狼要差许多,但却是力大无穷,而且,除非是破坏它体内的冰核,不然的话,很难杀死。”

    “不过,也不用担心。我出去看看。”

    血狼老祖解释了一通,脸上却也没有半点着急,他是玩狼的老祖宗,对狼再是亲近不过。

    苏寒控制阵法,血狼老祖便是跨出阵法之外,小心翼翼的听了半天狼嚎,旋即扬天长啸,也是发出一声响亮的狼嚎,异常的逼真。

    若是没见到人影的话,谁都会把这声音当成是一头狼的叫声。

    他这么一叫,远处的狼群就沉默了。

    迟疑了至少一炷香的功夫,才有一头健壮如牛犊子大小的雪狼四蹄飞奔跑了过来,停在距离血狼老祖三丈左右的位置,试探性的发出一声嚎叫。

    血狼老祖同样是以嚎叫回应。

    片刻后,那头狼身体颤抖一下,竟然是像一条忠实的猎犬般,极富人性化的前腿弯曲跪了下来,继而小跑着朝血狼老祖跑来,极为亲昵的蹭着他的胸膛,像是一个失散许久的孩子找到了亲人。

    血狼老祖身后抚摸着它,这头雪狼索性卧了下来,像是一条上好的雪橇犬。

    见到这一幕,苏寒和云破军相互对视一眼,眼中带着一丝惊讶。

    想不到,血狼老祖还有这样的本事。

    这一招,可以说是相当逆天,不管走到哪里,都能驱使当地的狼群为自己所用,相当于随身多了一个军团。

    血狼老祖一声呼哨,这头狼站起身来,朝着不远处山坡上的狼群发出一声嚎叫,狼群便是都奔了下来。

    这群狼,至少有一百来头,体型都是不小。

    血狼老祖狼嚎几句,便是钻进法阵,笑着说道,“基本上搞定了,虽然还无法彻底控制它们,但至少狼群不会对我们不利,甚至还会在一定程度上保护我们。狼这种生物,最是通灵,比人强多了。”

    苏寒撇撇嘴,“那你现在准备怎么处理他们?”

    “放心,这群狼的目标不是我们,而是这地底深处的一种生物。”血狼老祖笑着说道,正想开口详细解释的时候,地面便是传来一阵隐隐的震颤。

    咚……

    咚……

    咚……

    像是心脏跳动的声音,又像是某种巨大生物踩在大地上发出的脚步声。

    几人抬头看去,只见一个冰雪巨人,从山坡的另一边爬了上来,站在山顶,双拳拍打着胸前,像是一头狂暴的猩猩。

    这个冰雪巨人,至少有十丈高,站在那里,就像是一座小山包,让人有种无法匹敌的感觉。

    “这是雪傀,雪狼的敌人,我们只用看好戏就行。”血狼老祖解释道。

    而外面,这群雪狼见到这雪傀如此耀武扬威的模样,在头狼的带领下,便是飞快冲锋了上去。

    在半路上,它们便是结成了一个完整的阵型,像是一个巨大的口袋,朝着那雪傀笼罩而去。

    吼!

    雪傀拍着胸脯大吼,而它的身体,正在急速的发生着变化,像是破碎的积木一般,飞快出现一个个体型较小的雪傀,不到几个呼吸的时间,便是幻化成一支军队。

    这样的场景,简直让苏寒看呆了。

    纵然是想破脑袋,也完全想不到,天底下竟然还有如此神奇的物种。

    皱着眉头思索了许久,苏寒隐隐想出个大概,难道,这群雪傀是机械文明?

    机械文明,也是宇宙中一种相当强大的文明,只不过却是相当罕见,机械文明的修士,本体都是各种各样衍生出灵性的奇异金属,变形,化整为零,化零为整,都是他们的拿手好戏。

    而仔细看了许久,苏寒摇摇头。

    不是机械文明。

    这群雪傀虽然看起来力量强大,但却没有多少智慧,只是靠着一股子战斗的本能和经验在和雪狼厮杀而已。

    要知道,机械文明可是宇宙中智慧最高的几个种族之一,甚至比人类的智慧还要高。

    山坡之上,雪狼和雪傀正在惨烈厮杀,却没有半点血肉纷飞,有的只是雪屑纷飞,像是一颗颗精美的玉石破碎,而每当一只死亡后,便会有一群敌人,将它全身吞食,壮大着自己的身体。

    见到这一幕,苏寒脑海中隐隐冒出一个让他自己都觉得匪夷所思的念头。

    这群生物,看起来……看起来就像是一个小孩子的玩具。

    难道,这些生物,是雪山深处那位强大而神秘的休眠者,在无聊之时创造出来的玩物?

    若真是这样的话……

    苏寒的眉头,顿时紧紧皱了起来。

    造物,这是一种相当可怕的神通。

    修士一旦渡劫飞升,便有资格修炼各种各样的神通,移山填海,吞云吐雾,变化之术,等等等等……

    而造物,则是神通中最为顶尖的那几种。

    就算是仙帝级别的强者,也不一定能领悟造物神通。

    这些雪傀和雪狼,从本质上来说,并不算是造物之术衍生出来的生物,因为造物神通能造出来的生物,都是拥有极高的智慧,但尽管如此,也相当恐怖了。

    雪山深处,那位处于休眠之中的强者,很有可能是已然初步领悟造物。

    想到这个可能性,苏寒几乎有种掉头就跑的冲动。

    在这种地方,冰雪无穷无尽,一旦碰上这样的敌人,万里雪山,都能化为他手中的士兵,根本不是人力所能抵挡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