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六十九章 星辰破碎拳

    “呦!”

    一声凄厉到极致的嘶鸣陡然响起,紧接着便是血雨纷飞,为那蔚蓝的天空染上一丝血se。

    这头玄鹰,纵然是极力躲避,却根本无法避开箭阵的笼罩,七根长箭,锋利的长箭,形成北斗七星之势,如同具备某种神奇的力量,将它牢牢锁定在天空中一片狭小的范围内。

    七根长箭,尽数she入它体内,深深贯穿。

    原本翱翔天空的雄鹰,此时如同烧烤架上的野鸡般,成了一堆任人宰割的肉。

    努力扑腾着翅膀,这头玄鹰竭力想要飞行,再次飞向高空,却根本做不到,如同一只断了线的风筝般轻飘飘落下,轰然坠地。

    云破军大口大口喘着粗气,这门箭法,可以说是云家至高无上的法门,修为不够,根本无法用出。

    云家的先祖,乃是一位征战沙场的大将军,靠着这门箭法,几乎是所向披靡,最终更是渡劫飞升的存在。

    也就是到了现在这个修为,云破军才能勉强用出来。

    之前在荒漠中,他便是已经发现了这头玄鹰的身影,只不过一来顾不上对付它,二来荒漠中云层较厚,也无法锁定目标。

    而现在,见到雪山心神开旷,天空中又是万里无云,顿时豪兴大发,弯弓如满月,将其一箭she了下来。

    见到这一幕,场上之人都是惊呆了。

    纵然都是修士,对于千奇百怪的事情有着极强的免疫力,但这种**裸的杀意,传统时代冷兵器在此时展现出来的强大威力,还是让几人瞪大了眼睛。

    “吊爆了。”

    涂豪喃喃说道,看向云破军的眼神,就像是最为狂热的粉丝,见到了心仪许久的明星。

    苏寒眼神也是惊骇。

    箭术,这两个字在仙界而言,已然成为一个相当鸡肋的存在,传说中有一位仙帝名为后羿,she下九个太阳,成就一世霸业。

    但那是很久之前的事情了,随着修行文明进步,各种修炼道统如雨后chun笋冒出,箭术已然被历史洪流完全淘汰。

    而苏寒想不到,在云破军身上,竟然见到了威力如此强大的箭术。

    简直堪称神迹。

    以苏寒的眼力,隐隐可以看出,这一箭,七星连珠,有着某种极为玄奥的韵味,仿佛蕴含着一股大道的至理。

    心念一动,苏寒轻轻闭上了眼睛。

    身体在微微抖动着,一条大脊椎绷紧到极致,如同拉直的弓弦,发出砰砰砰的声音。

    这是身体内部的灵力,在震荡之时,带动骨节所传出来的声音。

    此时的苏寒,虽然是闭着眼睛,但手上的动作却没有半点停滞,一拳接着一拳,时而快速,时而缓慢,别有一番韵味。

    他像是一个正在调整准星的箭客,在调整着自己的拳势。

    而见到这一幕,云破军完全惊呆了,脸皮抽搐几下,眼神中显露出极端的难以置信。

    “这是……顿悟?”

    他有种说不出的感觉,像是被一道天雷当头劈下,脑海中一片空白。

    怎么可能?

    这小子到底是什么做的?

    他是哪里蹦出来的妖孽?

    只是看了一遍,就能陷入顿悟的状态之中,甚至,隐隐有着把这一箭转化为拳势的趋势。

    听到云破军的话,距离苏寒最近的几人,都是下意识离他远了一点。

    几人虽然对修炼的理论体系了解的不是很完善,但看也看的出来,此时的苏寒,是陷入某种较为玄奥的状态之中,对他的修为大有好处。

    “噤声,不许任何人打扰。”蔓蔓极为果断的说了一声,便是目不转睛盯着苏寒,像是一个最为忠诚的卫士。

    云破军点点头,这是才回过神来,眼中现出一丝莫名的神采。

    这样的少年,当真是天纵之资。

    若是能收为徒弟,估计做梦都会笑醒。

    云破军脑海中蓦然浮现出这个念头,眼神有些苦涩。

    这样的想法,也只能想想罢了,经过这两天的了解,他也清楚,苏寒绝对是那种极为高傲之人,只是,他的高傲隐藏在骨子里,表面上还是相当随和的。

    而且,苏寒的学识渊博,见识广阔,半点不在自己之下。

    甚至在某些问题上,比自己都要知道的多,不管是碰上什么问题,都能一阵见血的给出答案。

    云破军也曾不止一次试探过,苏寒的师父到底是谁,竟然能教出如此优秀的弟子,只是每次都被苏寒轻轻糊弄过去。

    ……

    噗!

    此时的方恨天,正盘膝而坐,呼吸吐纳,而刹那间,他便是喷出口鲜血,脸se苍白,眼神中流露出一丝深沉的痛楚。

    “谁?”

    “到底是谁?”

    “怎么可能?”

    “他们怎么可能杀了我的玄鹰?”

    猛地站起身来,方恨天声嘶力竭的咆哮道,脑门上冒出密密麻麻的青筋,如同蜿蜒游动的蚯蚓。

    他心中愤怒到极致。

    这头玄鹰和他心神想通,几乎是玄鹰刚死的一瞬间,他便是感应到了。

    他感觉自己的心中像是有一处地方蓦然坍塌下来,空荡荡的,郁闷的要狂喷鲜血。

    而那种灵魂被撕裂的痛楚,更是极端的难以忍受。

    为了能够更好的控制这头玄鹰,方恨天以契约之法,与这头玄鹰签订的是双生平等契约,也就是说双方的灵魂是平等的,既是朋友,又是战友,甚至可以互相借用对方的力量和视野。

    而现在,他的一半灵魂被撕裂了。

    噗!

    心中的烦闷加上身上的痛楚,方恨天再次喷出一口鲜血,仰面瘫倒在地。

    这一幕,让方慕白和方大元两人目瞪口呆。

    想到方恨天刚才说的话,两人对视一眼,都是很快明白过来,飞快从百宝囊中取出一枚丹药,纳入方恨天口中。

    等到他盘膝坐下,开始缓缓恢复元气时,两人眉头都是紧紧皱着,眼神中说不出的凝重。

    玄鹰。

    这是极火宗的高空武力,事实上,在所有的飞行类妖兽中,玄鹰也是排名靠前的存在。

    玄鹰最是桀骜不驯,有种士可杀不可辱,更不可为宠物的傲骨和傲气,但一旦被驯服,那就是最合格的帮手,生存能力很强大。

    它的速度极快,力量极大,翎羽极为坚韧,一般的法器,根本别想刺穿。

    就算是方慕白和方大元这两位金丹境的强者,想要杀死一头玄鹰,也是一件近乎不可能的事情。

    毕竟,玄鹰受伤了,还可以逃跑,还可以飞行。

    而现在,这头异种玄鹰,显然是一招就被秒杀,连逃跑的机会都没有。

    这群天外邪魔,实在是太恐怖了。

    竟然能做到这一点。

    “我要和老祖报告这件事情。”沉默片刻,方慕白轻声说道。

    方大元点点头。

    出师不利,还没见到敌人的影子,就先折损了一员大将,方恨天甚至都因此受伤,发生这样的事情,两人心中都是蒙上了一层yin影。

    ……

    雪山。

    太阳从东边渐渐转移到西边,燃烧出大片大片的火烧云,火红的云彩,洁白的雪山,蔚蓝的天空,三种最为纯净的颜se,交织在一起,如同一幅瑰丽到极致的画卷,让人目不暇接。

    只是,所有人都没有心思看这些,一各个都是瞪大了眼睛,观察着苏寒的动作。

    此时的苏寒,还在打拳。

    他脑海中,那副七星连珠的画面,如同电影的慢镜头,一遍遍回放,为他展示着其中的奥秘。

    苏寒看的不是箭法,而是箭意。

    那一股子真意,那一种道理。

    两世修行,他的经验已然是相当丰富,见过的功法,简直是一个天文数字,到现在突然之间的顿悟,可以用四个字来形容,那就是厚积薄发。

    在一种极为奇妙的心绪下,苏寒忘记了一切,只知道锲而不舍的挥出一拳又一拳,打在空气中,激起一层又一层的涟漪。

    云破军静静站在一旁,观看着苏寒的动作,屏息凝神,不肯漏过最小的细节。

    他要看看,苏寒到底能将这一拳演绎到何等的地步。

    从箭法中领悟拳法,苏寒的这种做法,虽然是有着一定的借鉴成分,但却也相当了不起了,足以当得上宗师二字。

    唯有宗师,才能在博采百家之长的基础上,自创功法。

    云破军心中的疑惑到了极致。

    到底是谁?

    到底是地球上的哪一位高人?

    竟然能调教出如此惊才绝艳的弟子?

    简直是太不可思议了。

    现在还只是金丹境,他就能做到这一步,那么等他到了渡劫,到了飞升,又能达到怎样的高度?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

    天se完全暗了下来。

    天空中浮现出一轮巨大的血月,而在那血月周围,有着漫天的繁星。

    星月的光芒,照在皑皑雪山之上,反she出极为明亮的光芒,整座雪山,像是被点亮一般,如同白昼。

    苏寒猛地睁开了眼睛。

    他看向天空。

    那七颗北斗星。

    在这血月大陆上,北斗星的排列方式,和地球上有所不同,大概是因为不属于同一个位面,角度的原因,这里的北斗七星,是逆向排列。

    但却无伤大雅。

    它的痕迹是固定的。

    苏寒像是一根木头桩子,呆呆看着星空,脸se认真到极致,眼神也是认真到极致。

    寒风呼啸,冻的人瑟瑟发抖,几个人却都是小口小口喘气,生怕惊扰了苏寒。

    涂豪实在是忍不住彻骨的寒意,甩腿朝远处跑去,像是一头兔子般蹦蹦跳跳,不住往口中塞着妖兽jing魄,靠着灵力和运动来为身体提供一丝暖意。

    一夜时间,转眼即过。

    “我明白了!”

    当东方浮现出黎明的第一缕曙光,那些星辰缓缓黯淡,苏寒眼中陡然现出极为明亮的光芒,哈哈大笑。

    他脚下踏着一种奇特的轨迹,拳上凝练出一股浩瀚而宏伟的气势,一拳轰向大地。

    轰!

    地面剧烈震颤,如同地震。

    而在苏寒脚下的位置,直接出现一个深不见底的大坑,有清澈的地下水,从沙土层中冒了出来,很快便是形成一湾清澈的泉眼。

    “这一拳,既是领悟星辰之力,就叫星辰破碎拳!”苏寒脸上洋溢着强大的自信,呐呐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