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六十八章 七星连珠

    日出东方。

    迎着清晨第一缕熹微晨光,结束一晚上赶路,苏寒风尘仆仆之际,遥望远处,眼中不由带上一丝欣喜。

    在那天地的尽头,出现一条白线。

    在这满地黄沙的荒漠中,简直是最明亮的色彩。

    大雪山,这就是大雪山。

    这两天的时间,几人几乎是不眠不休,抓紧每一分每一秒的时间赶路,而现在,终于是见到了大雪山。

    “太美了。”怔怔看着这一幕,韩影轻声说道。

    这样原始而粗犷的景色,足以激发每个人内心深处那种对自然的向往,韩影在地球上也算是一个驴友了,走过不少地方,却也从未见过如此原生态的美景。

    “累死老子了,休息一会儿。”涂豪瘫倒在沙滩上,仰面朝天,身上流出的汗珠,把沙地都是浸透了。

    这几天的赶路,最痛苦的便是他了。

    乘坐在飞狼背上,简直是一万个不舒服,尤其是以他的庞大体型,不仅他累,狼都是累到口吐白沫,每隔几个时辰便要换一匹,雪狼老祖都是心疼不已。

    “这大雪山,比起荒漠来更加危险,荒漠中有什么危险,至少可以提前预防做出准备,但一旦进入雪山,就是生死两茫茫,谁也不知道里面到底有什么。”雪狼老祖极为凝重的说道。

    他作为血月大陆的本土修士,对于大雪山的畏惧,可以说是深入骨髓。

    在血月大陆所有修士心目中,大雪山都是一个极为神秘而凶险的地方,传说,曾经统帅血月大陆的那位血狼,有着一位美丽的妻子。

    而他的妻子,便是出自大雪山深处。

    血狼死后,他的妻子也不知所踪,不少人都猜测,那个女人就躲藏在大雪山之中。

    千百年来,倒是也有不少修士冒着生命危险进入大雪山中查探,希望得到一份机缘,但要么就是死在其中,要么就是空手而归。

    久而久之,也很少有人敢来这里冒险了。

    毕竟,这大雪山处于整个大陆最为偏僻的角落,与沙漠毗邻,妖兽灵草也是稀少无比,根本没有什么冒险的价值。

    若不是有着血狼妻子这一层光环笼罩,根本不会有人在意。

    “原地休息一个时辰。”苏寒轻声交代一句,随手布置出两个法阵,便是率先钻了进去,休养生息。

    在进入一个陌生的环境之前,必须要保证身体和灵力处于最佳状态。

    而云破军盯着那雪山看了一会儿,也是同韩影进入另一个法阵。

    这几日,每逢有休息的时间,都是这样的安排,他和韩影两人,与这个小队,总是有着一分说不清道不明的隔阂。

    男人和男人之间有戒心,苏寒和云破军都是彼此提防着,女人和女人之间,也有戒心。

    譬如蔓蔓,同为女人,她经常在韩影看苏寒的眼神中,看出些许异样的情绪,作为一个女人本能的敏感,她意识到两人之间似乎有什么故事。

    只不过,以蔓蔓的智慧,自然是不会傻到亲口去问苏寒,只是把这疑惑压在心底,看的苏寒更紧。

    ……

    苏寒身后将近五百里处,此时也正有三人停下休息。

    正是极火宗的三位长老。

    自从接受老祖的命令后,三人便是马不停蹄的赶到大漠深处,在玄鹰的帮助下,一路追着苏寒一行人。

    两天两夜的赶路,几乎没有半点停歇,三人累的几乎要吐血。

    而到这个时候,他们三人也是看出来了,这群天外邪魔,竟然是想遁入大雪山。

    明白这点后,三人心中有种追杀逃兵的成就感。

    可见,这群天外邪魔也不是太彪悍,杀了人还知道逃跑,明显是对自己实力不自信么。

    抱着这样的念头,三人心中有着一丝淡淡的兴奋。

    把这群天外邪魔留在荒漠之中!

    一声呦呦清鸣,一只通体雪白的玄鹰,从半空中落下,飞到方恨天身边,极为亲昵的

    蹭着他的手臂。

    方恨天从百宝囊中取出一大块血淋淋的鲜肉,不知道是何种生物的肉,但那肉质中,却是也有着淡淡的灵气流转,显然不是凡物。

    这头玄鹰,是他的命根子。

    玄鹰一般是灰色或是黑色,而他的这头,却是全身雪白,这种玄鹰,有个极为好听的名字,叫做雪飘万里。

    雪飘是说它的颜色,而万里,则是说它的速度。

    雪白色的玄鹰,是玄鹰中的异种,展翅高飞,速度极快,一日间可飞行万里,比武圣强者的速度还要快。

    毕竟是飞禽,有着其本身独一无二的天赋。

    “小白,辛苦了。”略微有些心疼的抚摸着这头玄鹰的羽毛,方恨天语气很是亲昵。

    这头玄鹰背上坐不下三人,就算是能坐下,方恨天也舍不得,所以这三日来,三位金丹强者,都是靠着双脚赶路。

    还好三人都是老牌金丹强者,御空飞行的速度也是极快。

    “那群人休息了,前方再有五百多里,就是大雪山。”和玄鹰交流着,方恨天飞快朝着身边的两人说道。

    和他同行的两人,年长一点的名为方慕白,算起辈分来,还是方恨天的族叔,不过在极火宗可是不讲究什么辈分,一切都是靠拳头说话。

    和方恨天年纪差不多的这人,名为方大元,却是一个性子颇为阴冷的强者,金丹后期修为,身上蕴藏有血月大陆排名第二十三位的幽冥鬼火,实力相当恐怖。

    “五百里,不着急。大雪山的恐怖,不是他们能够想象的,让他们先走,玄鹰在上面监视。等过了今天,明日清晨,咱们追击。”

    沉默片刻,方慕白开口说道。

    方恨天和方大元对视一眼,轻轻点头。

    即便是在他们看来,大雪山都是相当恐怖的一个地方,白天还好说,但一到晚上,那就是地狱般的存在。

    首先是严寒,足以冻死筑基修士的严寒,温度低到极致,体内灵力每时每刻都得处于运转状态,消耗极大。

    一旦灵气有所不足,很有可能就会全身僵硬,最终成为一尊冰雕。

    其次便是妖兽。

    当夜幕拉下时,白天隐藏在茫茫雪山中的妖兽,都是异常的活跃,雪豹,雪狼,雪蛇,雪蛟,甚至还有一种颇为奇特的巨人,名为雪傀。

    这种雪傀,容貌形似人类,体型却是要大出不少,每一只,至少都有一丈高,全身都是冰晶凝结而成,异常的坚硬,就算是法器也很难破开。

    雪傀白天沉睡于雪层之中,一到晚上便会集体行动,与雪山上的妖兽厮杀。

    三人作为极火宗的老牌强者,对于这些,自然是一清二楚。

    等今天晚上,那群天外邪魔与雪山妖兽以及雪傀战斗过后,定然是最虚弱的时候,到那时,自己三人上去,妥妥的一举击杀。

    “小白,去吧,继续监视他们。”

    喂饱了这头玄鹰,方恨天轻轻拍拍它的肩膀,语气极为亲昵。

    他对这头玄鹰的照顾,当真是无微不至,完全是当成了自己的家人。

    玄鹰发出一声清脆的鸣叫,飞上半空,翅膀一抖,便是如同一道白色闪电,消失于云层之中。

    ……

    一个时辰,转眼便是过去。

    苏寒走出法阵,“准备出发。”

    云破军也是大步走出,韩影静静跟在他身后,一行人上了飞狼背上,急速奔驰。

    越行,几人眼中的大雪山,便越是完整。

    如同一幅异常宏伟的画卷,缓缓展开,显露出浩瀚而庞大的气势。

    这座雪山,如同一条蜿蜒游走的巨龙,横亘在天地之间,高耸处深入云端,最远的地方,像是要延伸到天边。

    一时间,所有人都是被这幅奇景震到了。

    “实在是……太美了。师傅,苏寒,快看,快看啊……”韩影又是忍不住说道,眼神中显露出极端的痴迷。

    蔓蔓看了她一眼,却是从娇艳的红唇中,缓缓吐出一句话,“山舞银蛇,原驰蜡象,欲与天公试比高。这句诗写的太好了,形容的很贴切,苏寒你说是不是?别跟我说太美了,这一路上我听腻了这三个字。”

    韩影一下子回头,眼神有些不善的看着她。

    作为一个女人的本能,她听出了蔓蔓语气中的一丝不屑意味。

    似乎,她在鄙视自己没文化?

    想到这里,韩影都快要气炸了。

    鼓着晒帮,瞪大眼睛看着蔓蔓,蔓蔓却是根本不正眼看她。

    见到这一幕,云破军大有深意的看了苏寒一眼,苏寒则是头皮发麻。

    说实话,遇上这样的情况,苏寒也是大感头疼。

    蔓蔓平日里还是相当大度随和的,唯有在这件事情上,却是不依不饶,将一个女人吃醋的本性表露到极致。

    尤其是在涅槃,吐露心声之后,她已然完全把她当成了自己的正牌女友。

    这样的待遇,苏寒也只能苦笑。

    女人啊,太恐怖了。

    ……

    “那只鸟又追上来了。”

    而就在这时,云破军的眉头微微皱了起来,缓缓开口道。

    他抬头望天,在那蔚蓝到极致的天空中,看到了一点雪白,像是某种大鸟,自由自在的翱翔。

    这头白色的大鸟,几人已经看到过不止一次,只不过,在荒漠之中,云层颇多,完全捕捉不清楚它的行迹。

    而现在,天空碧蓝如洗,万里无云,看的极为透彻。

    “找死!”

    见那头鹰只是在头顶盘旋,也不进入大雪山的领域,仿佛耀武扬威一般,云破军冷哼一声,旋即取出一把长弓。

    古朴的弓身,通体漆黑,看起来很有质感,也不知道是何种金属打造而成。

    云破军伸手一抹,弓弦上便是多出七根长箭,锋利的箭矢,散发出冷冽的寒光。

    绷!

    他拉弓如满月,几乎是瞬息之间,便射出七根长箭。

    七支锋利的箭矢,如同七道流星,形成一个简单而精妙的箭阵,朝着那玄鹰飞去。

    “七星连珠!”

    苏寒下意识惊呼出声,死死盯着高空中那七支长箭,分明看到,它们排列成一个近乎勺子的模样。

    那是北斗七星。

    苏寒惊呆了。

    万万想不到,云破军竟然还拥有着如此精妙的箭术。

    云家能成为传承千百年的世家,底蕴果然深厚,只不过,这一代没什么像样的人才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