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六十七章 离火真精

    这是一处极为宽广的大殿,脚下铺着火红色的巨大条石,隐隐有灵力流转其中,虽然不算强盛,但也算是一处难得的灵气充裕之地。

    而在大殿中,则是雕梁画栋,到处都是美轮美奂的壁画,精美的纹饰,有着一股子磅礴、大气、荒凉的氛围。

    此时的大殿中,极火宗的宗主,方恨水静静站着,眉头紧皱,显露出一副极为愁苦的模样,发生这么大的事情,他这个宗主感到压力很大。

    平心而论,方恨水性格比较平和,厌恶争斗,而他之所以能够成为宗主,主要还是因为其心机和手腕。

    极火宗在上一任宗主的带领下,灭了柔水宗,在整个西北地区称王称霸,势力到达顶峰,但穷兵黩武的下场,也是极为惨重的。

    宗派内部的资源,被消耗殆尽,甚至无法支持弟子的日常修炼。

    方恨水是在这种情况下成为宗主的,凡事都要权衡利弊得失。

    这种性格,不被宗派一部分长老所喜欢,但他确实做出不少成绩,至少现在的极火宗,财力充裕,灵石丰富,弟子每个月的供奉都涨了五成,深得民心。

    在方恨水身后,站着十三个男人,少年中年老年都有,这就是极火宗的长老团,每一个至少都是金丹修士。

    十四个人都是静静站着,沉默不语,仿佛是在期待什么。

    片刻后,大殿中起了一阵风。

    微风。

    却带着一丝灼热的气息。

    所有人都是感应到这阵热风,猛地抬起脑袋,朝大殿上方那张椅子看去,只见椅子上坐着一道红色的身影。

    他全身上下像是笼罩着一层迷雾,朦朦胧胧的看不真切,唯一能看清楚的,便是那一双眼睛。

    血红色的眼睛,没有半点焦距,瞳孔中有两朵金色的火焰闪烁,透露出无尽的玄奥。

    “恭迎老祖!”

    所有人都是齐齐跪了下去。

    极火宗老祖宗,方无极,是宗派中至高无上的存在,也是宗派的保护神。

    正是因为有着他的庇佑,极火宗才能位列血月大陆十大宗门,无人敢欺负。

    十大宗派中的每一个宗派,都有着一位武圣级别的强者坐镇,在所有的武圣强者中,极火宗老祖的实力算不上最强,但也绝对不弱,位于中上。

    而被苏寒挫伤之后,他实力损伤不小,排名估计要后退几位了。

    “起身说话。”方无极语气中没有半点感情流露,“方烈阳死了,你们有什么看法?”

    “老祖,必须派出最精锐的人手,将这伙天外邪魔全部斩杀,不管他们是什么人!敢杀我极火宗的人,简直是活的不耐烦了!”

    方无极的话刚落地,便有一个满脸大胡子的长老匆匆朝前一步,义愤填膺的说道。

    这人说出这话,一时间不少长老都是点头附和。

    极火宗靠玩火起家,在场的诸位长老修炼的都是火属性功法,而性子也是或多或少的要受到一点影响,暴烈,戾气很重。

    见到这些人态度都极其坚定,方恨水咬咬牙,猛地朝前跨出一步,斩钉截铁说道,“老祖,我不同意!”

    “烈阳的实力,我们都很清楚,平心而论,我这个宗主都比不上他,而他身上,更是有着柔水之心那等宝物,饶是如此,依旧陨落在那些天外邪魔手中。我们根本不是他们的对手,还是以休养生息为重。”

    方恨水飞快说道。

    对于极火宗,他有着一种极为特殊的感情,一方面,自己是宗主,宗门中大大小小的事情,都需要考虑的很清楚。

    而另一方面,作为一个宗主,他有时把自己当成一个商人看,殚精竭虑,想尽一切办法,为宗门增加财富,为此甚至耽误了自己的修为。

    从某种程度上而言,方恨水这种性格,的确更适合当一个商人。

    听到这些长老的话,他有种别人觊觎自己家产的感觉,毕竟,只要一打起来,人员的损失暂且不说,仅仅物资的损耗,绝对是一笔天文数字。

    “方恨水,你个软蛋!老子不爽你好久了,作为一个宗主,宗门有人死在别人手中,你竟然连个屁都不敢放,说出去让人笑话死!”

    大胡子放声吼道,瞪大一双铜铃般的眼睛,死死盯着方恨水。

    呵……

    方恨水咧嘴冷笑一声,转过脑袋,根本不想多跟他说话,心中却是悠悠叹了口气。

    这些人只知道打,只图一时爽快,却全然不顾宗派的后续发展,真是不当家不知柴米贵。

    极火宗才从亏空状态中好转过来,这还没几年,现在在打起来,绝对是得不偿失。

    而且,方恨水心中也清楚,十年一次的天外邪魔来袭,是整个血月大陆的盛事,根本不是一个极火宗能够完全应付得过来的。

    天外邪魔来袭,至少要持续将近一年的时间,若是一碰上这种事情就打,哪里消耗得起?

    估计用不了多长时间,极火宗就要完蛋了。

    “老祖,该怎么办,您下决定,我只有一个请求,若是要打,这个掌门,我无法胜任,还请老祖灵玄贤明。”说着,方恨水取出一枚乌黑发亮的掌门令牌,捧在手心。

    见到这枚木牌,大胡子眼中现出一丝亮色,舔了舔嘴唇,又是飞快说道,“哼!什么玩意儿!你以为没了你极火宗就活不下去了?怂包!”

    顿了顿,大胡子朝前一步,朗声喊道,“老祖,我方恨天请战!我愿深入荒漠腹地,将那可恶的天外邪魔斩尽杀绝,为烈阳报仇,扬我极火宗的声名!”

    极火老祖方无极看着殿中的争执,眼神中却是依旧没有半点神采流露。

    说实话,此时他心中也是有些拿不定注意。

    自己的本体,在地心深处修炼着一门玄功,正是到了最为紧咬的关头,平时处理一些事情,全部都是由香火分身处理。

    而以自己的香火分身,去斩杀那些天外邪魔,之前已经试过一次了,损失惨重,他根本不敢冒第二次险。

    但,殿中的这些人,真的能成吗?

    方无极默默盘算,结果是不一定,胜算不到三成。

    那群天外邪魔,别的倒是好说,唯有那个少年,实在是难缠的很,尤其是他手中那枚小鼎状的宝物,更是神奇,竟然能幻化出一方王朝!

    想到那小鼎的威力,方无极心中便是有些骇然,而骇然的同时,也是有些一丝觊觎。

    若是自己能得到那枚小鼎……

    “老祖,您说句话呀!”

    “我们都被人欺负到这份上了,不反击还等什么?”

    “蹬鼻子上脸,以后我极火宗的门人弟子,出去脸上都没光彩!”

    见到方无极沉默不语,大胡子又是出口催促道,他修为在这群人中算是中上,从小也是颇受方无极照顾,说起话来有些没大没小的。

    方无极眼中现出一丝决然,火焰如同迸裂的烛苗般跳跃,陡然站起身来。

    随手一甩,他便是甩出一个精致的百宝囊。

    “此囊中,有我精心炼制的九枚离火真精,威力无穷,可比火山喷发,你们十三人中,选出三人前去,一旦遇到无法抵御的危险,立刻使用离火真精!”

    “还有,这群天外邪魔中,有一少年,需要小心警惕,谁能将他诛杀,我重重有赏!”

    离火真精!

    听到这四个字,方恨天身体哆嗦一下,眼神中现出无比的渴望。

    离火真精,几乎代表着火焰的至高力量,唯有武圣级别的强者,才可以炼制,是武圣强者体内最精纯的火焰凝聚而成,珍贵无比。

    千百年来,极火宗内部流传的离火真精,稀少无比,甚至连有些长老手中都没有。

    方恨天手中本来是有一枚的,但在几十年前,诛灭柔水宗的过程中,用在了一位柔水宗的长老身上,当场就把那位金丹后期的长老秒杀,没有半点悬念。

    他对离火真精的威力,再清楚不过了。

    “多谢老祖!”方恨天一把抓过那百宝囊,甚至连方无极后面说的话都没听清楚。

    而此时,不少长老眼中也是现出热切。

    离火真精的珍贵,他们自然都是一清二楚。

    老祖赐下九枚离火真精,却只要三个人,也就是说,每人能分到三枚,相当于拥有了三次武圣强者巅峰一击的手段。

    有这样的护身符在,还用担心什么?

    一时间,一个个长老都是争执起来。

    见到这一幕,方恨水黯然一声长叹,轻轻把那掌门令牌放到台阶上,走出大殿。

    天欲让人灭亡,必先使人疯狂。

    这个道理,他自然是一清二楚。

    而见到老祖这般做法,以他的智慧,自然是毫不费力的就想到,有极大的可能,老祖也是在那群天外邪魔手中吃了不小的亏,所以才赐下离火真精这等宝物。

    而且,之所以在十三位长老中选出三个,想来,也是心中没有什么胜算。

    这三人一去,若是能侥幸成功,那自然是极好的,若是失败身死,还剩下十位长老,宗派也算不上伤筋动骨。

    大殿中很快争执出结果,连同方恨天,还有一个体型健硕的中年人,一个须发皆白的老人,是十三人中修为最精深的三个。

    一群长老平日里交流极多,对彼此的本事,自然是一清二楚,连比试都不用。

    看着欢天喜地分离火真精的三人,方恨水长长叹了口气,沉默走出大殿,心中像是压着一颗万斤巨石。

    想想也知道,连老祖都对付不了的邪魔,他们就算是拿上离火真精,此行也是危险重重,九死一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