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六十六章 震惊

    第一百六十六章震惊

    “传说,上古之时,血月大陆有一头血狼,是至高无上的统治者,人类只是狼群口中的食物,后来,人类全部强者集合在一起,将那头血狼诛杀,地点,便是在那血狼山。”

    “我曾猜测,血色试炼的终极秘密,或许会和这有关,但那次试炼,我也只是个小卒子,险象环生,差点死去,侥幸回到地球后,便也再没资格参加后来的。”

    云破军自顾自说道。

    苏寒继续点头,血月大陆的传说,自己心中也是清楚的。

    “好了,不说这么多了,高层的事情,不是我们可以妄自揣测的,就是知道,也没什么用处。现在我们该考虑一下之后前行的路线。我准备乔装进入黄金城,极火宗的势力,在这里极为强大,必须小心谨慎。”

    听到这话,苏寒就苦笑。

    云破军诧异道,“你笑什么?”

    苏寒回头看了四人一眼,脸色都是有些古怪。

    “我们去黄金城,是自投罗网。到现在为止,我们已经杀了极火宗四人,一个方炎,是上任宗主的儿子,他的两个侍卫,还有一个方烈阳,外号屠夫,极火宗的前辈高人。”

    苏寒平静说道,却是隐瞒了和那光头老人硬拼的战绩,毕竟,这件事说出来太过骇人,苏寒也不愿意把全部的实力尽数暴露在云破军面前。

    “什么!”

    云破军一下子叫出声来。

    “你们竟然杀了方烈阳!”

    云破军眼珠子瞪的滚圆,几乎要从眼眶中蹦出来。

    方烈阳是什么人,他可是知道的一清二楚,他参加的那一次血色试炼,方烈阳不是修为最高的那个,但绝对是最凶残的那个。

    那时的方烈阳,已然做出屠戮柔水宗的悍事,许多人都是一清二楚,对他畏之如虎,而在那场大决战中,方烈阳一人至少杀了近百名地球修士。

    而方烈阳把人杀了之后,还会挖出心脏来吃,说人心是天底下最大的美味。

    对那一幕,云破军是记的清清楚楚,偶尔睡梦中都会被惊醒过来,大汗淋漓。

    实在是太恐怖了。

    “你们怎么把他杀的?”犹豫片刻,方烈阳轻第一百六十六章震惊

    声问道,他实在是疑惑到极致。

    就算是现在自己修为大进,也没有十分的把握能诛杀风烈阳,而苏寒这帮小辈,最高也就是筑基……

    咦?

    想到这里,方烈阳看了一眼苏寒,眼神又是有些呆滞。

    金丹境?

    苏寒什么时候突破金丹境的?

    转念一想,云破军便是明白了,定然是自己那颗生生造化丹。

    “我们,自然是有我们的办法。事实上,这也不是我的功劳,而是……”苏寒笑着把蔓蔓拉了出来。

    嘶!

    看了蔓蔓一眼,感应到她身上淡淡的精纯火属性灵气,方烈阳猛地倒吸了一口凉气,嘴角都是有些抽筋。

    刚才蔓蔓一直站在苏寒身后,他并没有细看,也完全没有细看的心思。

    一群小辈而已,有什么好看的?

    而现在,看了一眼,他则是彻底惊呆了。

    这个女孩儿,即便是站在这里,身上都是萦绕着一股淡淡的天地灵气,这便说明,这个女孩儿是极为罕见的火属性天生灵体!

    天生灵体,是对一种天才资质的称呼,有些惊才绝艳的修士,从一出生时,资质便是极为逆天,身体无比的纯净,是上天的宠儿。

    天生灵体分为五种,按照五行划分,又称五行灵体,金木水火土,选择适合自己体质的功法,修炼起来简直是一日千里。

    从古至今的典籍记载中,所有五行灵体的修士,最后全部渡劫飞升,成为仙人,没有一个中途陨落!

    想到这里,云破军脑袋都是有着发懵。

    这……这到底是怎样的一群妖孽?

    再也不敢有半点小觑,他聚精会神的看着呆霸王,看了许久,眉头微微皱着,眼睛又是瞪大,“他……他是罗汉?”

    苏寒轻轻点头。

    云破军嘴角无力抽搐,双手都是在颤抖不已。

    罗汉!

    修佛之路,本就是艰难无比,与修道之路相比,需要吃更多的苦头,也要衍生更多的心魔,克服更多的**。

    地球上已然有许多年没有第一百六十六章震惊

    出过一个罗汉境界的佛修了,而现在,在这里却是随随便便见到一个,还是如此年轻,甚至没有剃度。

    这个世界……太疯狂了。

    一个医术和心性都是极为妖孽的苏寒。

    一个天生火属性灵体的美女。

    一个修炼佛门功法到了罗汉境界的少年。

    还有一个虽然不知道修炼的是什么功法,修为也很弱,但应该不是什么鱼腩的胖子。

    云破军心中说不出的震撼。

    这四个人,随随便便一个地球上,都是能被各大家族各大宗派当成宝贝供起来的人,而现在,竟然是一次性出现了四个。

    云家!

    此时此刻,若是云家那两位家主站在这里,云破军绝对会毫不犹豫的两个大耳光子抽上去,紧接着一顿猛踹。

    一群蠢猪!

    面对这样几个天才少年,要么就花大力气交好,就算是不能收到云家,至少也要建立交情。

    要么,就不顾一切代价,彻底诛杀,绝对不给他们成长起来的空间。

    而云家那些人,不仅惹了人,还被人欺负成那个样子,简直是糊涂透顶。

    云破军心中甚至泛起一丝杀意,要想把这四人留在这里,但瞬息间,他便是这个念头掐死在脑海中。

    且不说现在身处的地方,不宜互相厮杀,就算是真要打,自己也不一定能全身而退。

    尤其是那个火属性灵体,云破军隐隐能够感觉到,她身上有着一种极为恐怖的能量,一旦爆发出来,绝对是毁天灭地一般的存在。

    再者,苏寒刚才也说过了,方烈阳都是死在她手中。

    云破军沉默了。

    苏寒咧嘴一笑,露出满嘴白皙的牙齿。

    刚才云破军身上那一丝杀念,苏寒也感应到了,而见到他现在沉默,苏寒心中便清楚,自己震慑的目的,达到了。

    自己之所以把蔓蔓推出来,为的,也正是如此。

    “既然得罪了极火宗,那么你们接下来准备怎么办?”沉默片刻后,云破军开口问道,语气中带着一丝凝重。

    “我准备从大雪山绕路第一百六十六章震惊

    ,前往另一座城池,无极城。”苏寒胸有成竹的说道。

    杀了极火宗两个重要人物,还毁了极火宗老祖宗一道分身,已然是不死不休,以自己目前的实力,极火宗一旦全体出动,花费大力气要斩杀自己,危险还是很大的。

    苏寒反复考虑后,决定先不和他们正面交锋,避一避再说。

    从这里从西走,走上大概两天,就会有一座大雪山,而翻过雪山,就是另外一个宗派的地盘。

    那个宗派,名为长生天。

    长生天以医术起家,对毒术也深有研究,在血月大陆的武道十宗中,都是属于实力相当强横的势力,基本上没有什么宗派敢主动惹他们。

    当然,长生天也没什么称霸世界的念头,偏安一隅,传承繁衍自家的道统。

    而更重要的一点是,在长生天的地盘,对于天外邪魔是比较宽松的,是一块风气非常自由的地域。

    在血月大陆上,许多闯下滔天大祸的罪人,都躲藏在那里。

    可以毫不夸张的说,在长生天,就是一块藏污纳垢的沃土,善与恶共存,光明与黑暗同在,只要实力足够,就能活得很好。

    “长生天,倒是也不错。”云破军点点头,“那我们就转道大雪山。”

    苏寒点头同意。

    和云破军这么一个高手同行,苏寒还是比较乐意的,毕竟,相当于多出一个免费的保镖。

    唯一需要担心的,就是发生某些危险情况时,云破军可能会落井下石,不过,对这点,苏寒有着相当的把握。

    尔虞我诈,勾心斗角这种事情,苏寒最是擅长不过。

    真要比心机,比腹黑,一万个血狼老祖都比不上自己。

    做出决定后,一行人便调转方向,朝着那茫茫大雪山进发。

    ……

    而此时的极火宗,则是炸翻了天。

    如果是方炎的死是第一道开胃菜的话,那么方烈阳的死,就是一道硬硬的主菜,把极火宗上上下下所有人都是哽的不轻。

    当看到宗派内部的灵魂玉简破碎时,看守玉简的人几乎要吓尿了,揉着眼睛看了许久,揉的眼睛都酸疼了,才屁滚尿流的去找宗主汇报。第一百六十六章震惊

    都说好人不长命,坏人活千年,方烈阳绝对是不折不扣的大恶人了,这一点,极火宗上上下下没有一个不同意。

    只是,方烈阳虽然性恶,却着实有作恶的本钱,他的实力,他的手段,他的狡猾,绝对是相当恐怖的一位强者。

    而谁也想不到,方烈阳竟然会悄无声息的死了!

    单纯就实力而言,在极火宗老祖之下,方烈阳的实力,至少可以排前三!

    若是再加上他的凶名,以及身上的宝物,甚至连宗主都不是他的对手!

    甚至,在血月大陆上,不少人都把他评为武圣之下战斗力第一人!

    方烈阳的死,让极火宗彻底震怒。

    甚至,连老祖宗方无极都传下法谕,召集十三位长老,集体开会,研究如何对付这四个天外邪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