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大封推了。

    大封推了。

    恩,今天全站大封推了,感谢听雨巨的厚爱,给了我这次大封的机会,爱你哦,啵一个,哈哈。

    接下来,最应该要感谢的其实还是你们,恩,就是你们这些可爱可亲的读者亲们,没有你们的支持,一个点击,一张推荐票,一个订阅,打赏,月票,评论……我不可能坚持到现在,浮生拜谢了,真的,十分的感激。虽然,我们彼此未能见过,甚至喊不出名字,但,你,我都知道彼此,仅为这份缘分,举杯吧朋友们,为这个而感动。

    开书至今,四十多万字接近五十万字了,纨绔也获得了两个大侠粉丝值的读者,虽然比那些大神们,整个粉丝榜单满满的至尊,要差一些,但在我内心深处,这个含金量要高很多。因为,我们本来就是陌生人,能让他们如此支持我,已经是我莫大的运气了。这两个大侠书友便是‘jam00852’以及‘醉梦梧桐’。当然还有很多非常热心的书友,比如书友‘出售手机卡’,他是本书的管理员也是贴吧吧主,经常帮我默默的做推广,虽然不得不承认他这个id很蛋疼,有做广告的嫌疑,不过,还管这些干啥呢。

    除了这些朋友外,还有以下的一个比较短的名单,由于需要感谢的人太多,就随意感谢一部分了。(排名不分先后)

    东亭晚,yxnmail2001,林海罗文evil_cq,萧瑾瑜

    如空笑看人生

    a羊吃狼

    我和老湿avi

    神棍王上仙

    adadec

    出售手机卡

    arid

    ggllmy

    凌v4云峰

    凤血祭

    用户43333690

    paulcun

    l黑山老妖

    约翰施特劳斯

    luohuixio

    书友94390

    hey,mrs.lee

    ?马龙服饰_a355

    看看吧ult

    memorn

    用户16974377

    h1597

    洋爷19892008

    悲伤的猪哥

    九九方略

    熊猫0jtm

    qhccd

    男人四十一了

    qq3341qq3

    wailsky

    用户88096919

    林硯溪

    苍茫月骑

    扯蛋的青春

    帅书大封推了。

    dgtrfjh

    chuanher

    lfj109231

    道号哲思

    爱生活爱天天

    色中鬼

    luluweekend

    苏渊殊

    565685245

    xiaozhi567

    肥福头

    新a982k0

    jiamingg

    八月团长

    长戈如霜

    infofree

    olainda

    葬心情

    7660876

    pipo12

    心想云燕

    错爱520

    jhonnyzj

    冷傲雨

    剑无双双

    carelunwe

    散散心s

    auixh

    ikluk

    伪善的一半

    小人物的思想

    圣1剑

    我爱脾气猪

    lhanday

    丹信百百

    saodeilie

    空言

    恶魔as

    龙轩听雨

    fantianyun

    冰魔皇帝

    爆嫩嫩

    用手抓痒痒

    湘克

    滿明

    兴庆区

    ajiaxu

    棋尐

    慕児_妖妖

    laopang

    年兽

    肥du嘟

    sdtz

    **110

    哈杂卵啊

    流氓大少

    采妹子的葡萄

    claymen第一章赶出家门(一)

    “滚,滚出去,从今以后,苏家没有你们这三个人!”

    天京,一座装修奢华的巨大豪宅前,三道人影被赶了出来,两男一女。

    他们对面,一个面带不屑的中年男子像是赶苍蝇的挥手,同时讽刺道:“那些年你纨绔风流也就算了,毕竟有老头子给你撑腰,如今那老家伙死了,我倒要看看,还有谁敢收留你这个坐吃等死,能量值只有5的废物!”

    “嘭!”

    大门狠狠的关上,苏寒静静的站在门前,眼睛微眯,不知在想些什么。

    “走吧……”

    苏寒身后,中年男子扶着眼带泪花中年妇女,摇头叹息了一声,道:“先找个地方住下。”

    “可是……可是我们的积蓄全都被他们给搜刮干净了,现在身无分文,去哪里住?”

    妇女显得非常憔悴,虽然年过四十,但依旧风韵犹在,只是如今看起来,两鬓略微斑白,似乎一夜间老了十岁。

    她叫宋雯,是苏寒的母亲,而那中年男子,则是苏寒的父亲,苏军名。

    “要不……”

    宋雯看着苏寒的背影,心中微痛,略带祈求的对苏军名道:“要不我去求求他们,让他们给我们一点钱,我们两个吃住倒是可以凑合,可苏寒还要念书,他每年的学费就要几十万,眼看就要毕业了,不能耽误了他的前程啊!”

    “不是我不想求他们,为了苏寒,我们做什么都行。”

    苏军名拳头紧握,咬紧牙关,怒道:“可自从老爷子走了之后,他们看我们的目光就像是看狗一样,我们求过那些家伙,可换来的是什么?只是一顿讽刺的辱骂而已,根本无用,还是想其他办法吧。”

    “能有什么办法……”宋雯喃喃自语,消瘦的身体颤颤巍巍,像是上了年纪的老人。

    苏家乃是天京三大家族之一,不管是官场、商场、军部,都可以说是一方巨头,底蕴非常雄厚。

    但是,这种大家族当中,肯定免不了勾心斗角,一般情况下,不是指望老一辈掌握大权,就是指望年轻一辈出类拔萃。

    老爷子,也就是苏寒的爷爷,在苏家的地位还是举足轻重的,可随着他的离世,苏军名一家便成为了整个苏家第一章赶出家门(一)

    “滚,滚出去,从今以后,苏家没有你们这三个人!”

    天京,一座装修奢华的巨大豪宅前,三道人影被赶了出来,两男一女。

    他们对面,一个面带不屑的中年男子像是赶苍蝇的挥手,同时讽刺道:“那些年你纨绔风流也就算了,毕竟有老头子给你撑腰,如今那老家伙死了,我倒要看看,还有谁敢收留你这个坐吃等死,能量值只有5的废物!”

    “嘭!”

    大门狠狠的关上,苏寒静静的站在门前,眼睛微眯,不知在想些什么。

    “走吧……”

    苏寒身后,中年男子扶着眼带泪花中年妇女,摇头叹息了一声,道:“先找个地方住下。”

    “可是……可是我们的积蓄全都被他们给搜刮干净了,现在身无分文,去哪里住?”

    妇女显得非常憔悴,虽然年过四十,但依旧风韵犹在,只是如今看起来,两鬓略微斑白,似乎一夜间老了十岁。

    她叫宋雯,是苏寒的母亲,而那中年男子,则是苏寒的父亲,苏军名。

    “要不……”

    宋雯看着苏寒的背影,心中微痛,略带祈求的对苏军名道:“要不我去求求他们,让他们给我们一点钱,我们两个吃住倒是可以凑合,可苏寒还要念书,他每年的学费就要几十万,眼看就要毕业了,不能耽误了他的前程啊!”

    “不是我不想求他们,为了苏寒,我们做什么都行。”

    苏军名拳头紧握,咬紧牙关,怒道:“可自从老爷子走了之后,他们看我们的目光就像是看狗一样,我们求过那些家伙,可换来的是什么?只是一顿讽刺的辱骂而已,根本无用,还是想其他办法吧。”

    “能有什么办法……”宋雯喃喃自语,消瘦的身体颤颤巍巍,像是上了年纪的老人。

    苏家乃是天京三大家族之一,不管是官场、商场、军部,都可以说是一方巨头,底蕴非常雄厚。

    但是,这种大家族当中,肯定免不了勾心斗角,一般情况下,不是指望老一辈掌握大权,就是指望年轻一辈出类拔萃。

    老爷子,也就是苏寒的爷爷,在苏家的地位还是举足轻重的,可随着他的离世,苏军名一家便成为了整个苏家第一章赶出家门(一)

    “滚,滚出去,从今以后,苏家没有你们这三个人!”

    天京,一座装修奢华的巨大豪宅前,三道人影被赶了出来,两男一女。

    他们对面,一个面带不屑的中年男子像是赶苍蝇的挥手,同时讽刺道:“那些年你纨绔风流也就算了,毕竟有老头子给你撑腰,如今那老家伙死了,我倒要看看,还有谁敢收留你这个坐吃等死,能量值只有5的废物!”

    “嘭!”

    大门狠狠的关上,苏寒静静的站在门前,眼睛微眯,不知在想些什么。

    “走吧……”

    苏寒身后,中年男子扶着眼带泪花中年妇女,摇头叹息了一声,道:“先找个地方住下。”

    “可是……可是我们的积蓄全都被他们给搜刮干净了,现在身无分文,去哪里住?”

    妇女显得非常憔悴,虽然年过四十,但依旧风韵犹在,只是如今看起来,两鬓略微斑白,似乎一夜间老了十岁。

    她叫宋雯,是苏寒的母亲,而那中年男子,则是苏寒的父亲,苏军名。

    “要不……”

    宋雯看着苏寒的背影,心中微痛,略带祈求的对苏军名道:“要不我去求求他们,让他们给我们一点钱,我们两个吃住倒是可以凑合,可苏寒还要念书,他每年的学费就要几十万,眼看就要毕业了,不能耽误了他的前程啊!”

    “不是我不想求他们,为了苏寒,我们做什么都行。”

    苏军名拳头紧握,咬紧牙关,怒道:“可自从老爷子走了之后,他们看我们的目光就像是看狗一样,我们求过那些家伙,可换来的是什么?只是一顿讽刺的辱骂而已,根本无用,还是想其他办法吧。”

    “能有什么办法……”宋雯喃喃自语,消瘦的身体颤颤巍巍,像是上了年纪的老人。

    苏家乃是天京三大家族之一,不管是官场、商场、军部,都可以说是一方巨头,底蕴非常雄厚。

    但是,这种大家族当中,肯定免不了勾心斗角,一般情况下,不是指望老一辈掌握大权,就是指望年轻一辈出类拔萃。

    老爷子,也就是苏寒的爷爷,在苏家的地位还是举足轻重的,可随着他的离世,苏军名一家便成为了整个苏家第一章赶出家门(一)

    “滚,滚出去,从今以后,苏家没有你们这三个人!”

    天京,一座装修奢华的巨大豪宅前,三道人影被赶了出来,两男一女。

    他们对面,一个面带不屑的中年男子像是赶苍蝇的挥手,同时讽刺道:“那些年你纨绔风流也就算了,毕竟有老头子给你撑腰,如今那老家伙死了,我倒要看看,还有谁敢收留你这个坐吃等死,能量值只有5的废物!”

    “嘭!”

    大门狠狠的关上,苏寒静静的站在门前,眼睛微眯,不知在想些什么。

    “走吧……”

    苏寒身后,中年男子扶着眼带泪花中年妇女,摇头叹息了一声,道:“先找个地方住下。”

    “可是……可是我们的积蓄全都被他们给搜刮干净了,现在身无分文,去哪里住?”

    妇女显得非常憔悴,虽然年过四十,但依旧风韵犹在,只是如今看起来,两鬓略微斑白,似乎一夜间老了十岁。

    她叫宋雯,是苏寒的母亲,而那中年男子,则是苏寒的父亲,苏军名。

    “要不……”

    宋雯看着苏寒的背影,心中微痛,略带祈求的对苏军名道:“要不我去求求他们,让他们给我们一点钱,我们两个吃住倒是可以凑合,可苏寒还要念书,他每年的学费就要几十万,眼看就要毕业了,不能耽误了他的前程啊!”

    “不是我不想求他们,为了苏寒,我们做什么都行。”

    苏军名拳头紧握,咬紧牙关,怒道:“可自从老爷子走了之后,他们看我们的目光就像是看狗一样,我们求过那些家伙,可换来的是什么?只是一顿讽刺的辱骂而已,根本无用,还是想其他办法吧。”

    “能有什么办法……”宋雯喃喃自语,消瘦的身体颤颤巍巍,像是上了年纪的老人。

    苏家乃是天京三大家族之一,不管是官场、商场、军部,都可以说是一方巨头,底蕴非常雄厚。

    但是,这种大家族当中,肯定免不了勾心斗角,一般情况下,不是指望老一辈掌握大权,就是指望年轻一辈出类拔萃。

    老爷子,也就是苏寒的爷爷,在苏家的地位还是举足轻重的,可随着他的离世,苏军名一家便成为了整个苏家第一章赶出家门(一)

    “滚,滚出去,从今以后,苏家没有你们这三个人!”

    天京,一座装修奢华的巨大豪宅前,三道人影被赶了出来,两男一女。

    他们对面,一个面带不屑的中年男子像是赶苍蝇的挥手,同时讽刺道:“那些年你纨绔风流也就算了,毕竟有老头子给你撑腰,如今那老家伙死了,我倒要看看,还有谁敢收留你这个坐吃等死,能量值只有5的废物!”

    “嘭!”

    大门狠狠的关上,苏寒静静的站在门前,眼睛微眯,不知在想些什么。

    “走吧……”

    苏寒身后,中年男子扶着眼带泪花中年妇女,摇头叹息了一声,道:“先找个地方住下。”

    “可是……可是我们的积蓄全都被他们给搜刮干净了,现在身无分文,去哪里住?”

    妇女显得非常憔悴,虽然年过四十,但依旧风韵犹在,只是如今看起来,两鬓略微斑白,似乎一夜间老了十岁。

    她叫宋雯,是苏寒的母亲,而那中年男子,则是苏寒的父亲,苏军名。

    “要不……”

    宋雯看着苏寒的背影,心中微痛,略带祈求的对苏军名道:“要不我去求求他们,让他们给我们一点钱,我们两个吃住倒是可以凑合,可苏寒还要念书,他每年的学费就要几十万,眼看就要毕业了,不能耽误了他的前程啊!”

    “不是我不想求他们,为了苏寒,我们做什么都行。”

    苏军名拳头紧握,咬紧牙关,怒道:“可自从老爷子走了之后,他们看我们的目光就像是看狗一样,我们求过那些家伙,可换来的是什么?只是一顿讽刺的辱骂而已,根本无用,还是想其他办法吧。”

    “能有什么办法……”宋雯喃喃自语,消瘦的身体颤颤巍巍,像是上了年纪的老人。

    苏家乃是天京三大家族之一,不管是官场、商场、军部,都可以说是一方巨头,底蕴非常雄厚。

    但是,这种大家族当中,肯定免不了勾心斗角,一般情况下,不是指望老一辈掌握大权,就是指望年轻一辈出类拔萃。

    老爷子,也就是苏寒的爷爷,在苏家的地位还是举足轻重的,可随着他的离世,苏军名一家便成为了整个苏家第一章赶出家门(一)

    “滚,滚出去,从今以后,苏家没有你们这三个人!”

    天京,一座装修奢华的巨大豪宅前,三道人影被赶了出来,两男一女。

    他们对面,一个面带不屑的中年男子像是赶苍蝇的挥手,同时讽刺道:“那些年你纨绔风流也就算了,毕竟有老头子给你撑腰,如今那老家伙死了,我倒要看看,还有谁敢收留你这个坐吃等死,能量值只有5的废物!”

    “嘭!”

    大门狠狠的关上,苏寒静静的站在门前,眼睛微眯,不知在想些什么。

    “走吧……”

    苏寒身后,中年男子扶着眼带泪花中年妇女,摇头叹息了一声,道:“先找个地方住下。”

    “可是……可是我们的积蓄全都被他们给搜刮干净了,现在身无分文,去哪里住?”

    妇女显得非常憔悴,虽然年过四十,但依旧风韵犹在,只是如今看起来,两鬓略微斑白,似乎一夜间老了十岁。

    她叫宋雯,是苏寒的母亲,而那中年男子,则是苏寒的父亲,苏军名。

    “要不……”

    宋雯看着苏寒的背影,心中微痛,略带祈求的对苏军名道:“要不我去求求他们,让他们给我们一点钱,我们两个吃住倒是可以凑合,可苏寒还要念书,他每年的学费就要几十万,眼看就要毕业了,不能耽误了他的前程啊!”

    “不是我不想求他们,为了苏寒,我们做什么都行。”

    苏军名拳头紧握,咬紧牙关,怒道:“可自从老爷子走了之后,他们看我们的目光就像是看狗一样,我们求过那些家伙,可换来的是什么?只是一顿讽刺的辱骂而已,根本无用,还是想其他办法吧。”

    “能有什么办法……”宋雯喃喃自语,消瘦的身体颤颤巍巍,像是上了年纪的老人。

    苏家乃是天京三大家族之一,不管是官场、商场、军部,都可以说是一方巨头,底蕴非常雄厚。

    但是,这种大家族当中,肯定免不了勾心斗角,一般情况下,不是指望老一辈掌握大权,就是指望年轻一辈出类拔萃。

    老爷子,也就是苏寒的爷爷,在苏家的地位还是举足轻重的,可随着他的离世,苏军名一家便成为了整个苏家第一章赶出家门(一)

    “滚,滚出去,从今以后,苏家没有你们这三个人!”

    天京,一座装修奢华的巨大豪宅前,三道人影被赶了出来,两男一女。

    他们对面,一个面带不屑的中年男子像是赶苍蝇的挥手,同时讽刺道:“那些年你纨绔风流也就算了,毕竟有老头子给你撑腰,如今那老家伙死了,我倒要看看,还有谁敢收留你这个坐吃等死,能量值只有5的废物!”

    “嘭!”

    大门狠狠的关上,苏寒静静的站在门前,眼睛微眯,不知在想些什么。

    “走吧……”

    苏寒身后,中年男子扶着眼带泪花中年妇女,摇头叹息了一声,道:“先找个地方住下。”

    “可是……可是我们的积蓄全都被他们给搜刮干净了,现在身无分文,去哪里住?”

    妇女显得非常憔悴,虽然年过四十,但依旧风韵犹在,只是如今看起来,两鬓略微斑白,似乎一夜间老了十岁。

    她叫宋雯,是苏寒的母亲,而那中年男子,则是苏寒的父亲,苏军名。

    “要不……”

    宋雯看着苏寒的背影,心中微痛,略带祈求的对苏军名道:“要不我去求求他们,让他们给我们一点钱,我们两个吃住倒是可以凑合,可苏寒还要念书,他每年的学费就要几十万,眼看就要毕业了,不能耽误了他的前程啊!”

    “不是我不想求他们,为了苏寒,我们做什么都行。”

    苏军名拳头紧握,咬紧牙关,怒道:“可自从老爷子走了之后,他们看我们的目光就像是看狗一样,我们求过那些家伙,可换来的是什么?只是一顿讽刺的辱骂而已,根本无用,还是想其他办法吧。”

    “能有什么办法……”宋雯喃喃自语,消瘦的身体颤颤巍巍,像是上了年纪的老人。

    苏家乃是天京三大家族之一,不管是官场、商场、军部,都可以说是一方巨头,底蕴非常雄厚。

    但是,这种大家族当中,肯定免不了勾心斗角,一般情况下,不是指望老一辈掌握大权,就是指望年轻一辈出类拔萃。

    老爷子,也就是苏寒的爷爷,在苏家的地位还是举足轻重的,可随着他的离世,苏军名一家便成为了整个苏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