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六十五章 血色试炼的秘密

    血月当空,繁星似子。

    在这荒芜的大漠深处,夜晚的月色是相当明亮的,今夜也不例外。

    而在天空中的某处,却有一团红色的光芒,完全把月亮的光辉压制下去。

    是一团火。

    火焰中隐隐现出一只巨大的火鸟,时而又会变幻成为人型,这代表着蔓蔓的涅槃已然到了最关键的过程。

    其实从本质上来说,凤凰的每一次涅槃,都相当于血脉的自我提升和进化,朝着天地最初时那只祖凤更近一步。

    涅槃之后,血脉更加纯净,所以才会拥有更加强大的力量。

    浓郁的天地灵气,此时已然完全固化,形成一个蛋壳状的巨大透明的灵球,将蔓蔓的身体包裹在其中,她全身上下,像是穿着一身火红色的战甲,略显夸张的战甲,将原本就不错的身体曲线,勾勒的更加淋漓尽致。

    如同一尊从远古深处走出的女神,全身上下洋溢着一股子健康、活力、野性的气息。

    不得不说,这时的蔓蔓,是极美的,苏寒看呆了。

    简直颠覆了苏寒对完美女人的定义。

    前世今生,苏寒脑海中最完美的女神,只有她。

    那是一个不食人间烟火的女子。

    她时常穿着一袭白色长裙,无比的圣洁,脸上始终罩着一层冷冷的冰霜,偶尔一笑,简直如火星撞地球般稀有,让人连心儿都要融化。

    那时的苏寒,在她面前,简直卑微的可怜,偶尔她朝着自己露齿一笑,苏寒都像是得到父母糖果奖励的孩子一般,要反复品味许久。

    气质清冷,谈吐高贵,美貌与智慧并存,这就是之前苏寒心目中对于女神的定义。

    而现在,苏寒感觉自己的价值观有点渐渐被颠覆的迹象。

    如果说之前自己心目中的女神是一块寒冰,那么现在的蔓蔓,就是一团烈火,极致的诱惑。

    谈不上谁比谁强,气质各有差异。

    但,这对于蔓蔓来说,着实是最高的褒奖了。

    要知道,苏寒心目中的那位女神,可是当时仙界当之无愧的第一美女,便是连不少仙帝,都对她心存爱慕。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蔓蔓的蜕变渐渐完成。

    发出一声喜悦而清亮的鸣叫,她全身上下的火焰尽数被收入体内,显露出最本真的样子。

    看到苏寒,她轻轻咧嘴,绽放出一抹笑容。

    苏寒呆了。

    几乎是瞬息之间,全身血液便集中于身体的某个部位,脸色都是涨的一片通红。

    蔓蔓噗嗤一笑,轻轻走到他面前,抬起双手,葱白而修长的十根手指,此时竟然是有着轻轻的颤抖,抚摸在苏寒脸上。

    然后,她轻轻偎依在苏寒怀抱中。

    这样的享受,简直要了苏寒的命。

    腰部微微向后缩,呈现出一个较为怪异的姿势,身体一片僵硬,连动都不敢动。

    心中的震撼,着实是无法用语言来形容。

    之所以在她面前露出如此窘迫的境况,并不是蔓蔓变的有多漂亮,虽然她之前就很漂亮,但苏寒也算是见过无数美女,就算是再漂亮的女人,也不会让他出现这种情况。

    真正让苏寒惊讶的,是蔓蔓身上的气质。

    刚才还不明显,而现在她完全蜕变完成,那种气质,便是空前的强烈起来。

    如同一杯酝酿千年的美酒,让人闻一闻,都无法自拔。

    “苏寒?”

    “嗯?”

    “我喜欢你!”

    大着胆子,在苏寒脸上亲了一下,蔓蔓红着脸,便如同一阵风降落地面。

    半空中的苏寒,像是一根木头桩子般站在原地,回味了许久,才傻笑一声,不知为何,心中有种极致的狂喜,简直要手舞足蹈。

    ……

    深夜。

    一道人影急速奔驰在夜幕之中。

    他跑的很快,几乎如同一道幽灵,连影子都是模糊,一息之间,便是跨越遥远的距离。

    正是云破军。

    此时的云破军,看起来颇为狼狈,身上的衣衫有着多出破损,手上甚至还受了一点伤,软软耷拉着,但他的眼神却是极亮。

    按照苏寒的办法,他一路狂奔到之前遇到鸡冠蛇的位置,正好和那头暴怒的雄性鸡冠蛇相遇,之后就是一场惊天动地的大战。

    用出全部的力量,甚至动用了自己最大的底牌,云破军终于是将那条鸡冠蛇斩杀,小心翼翼取了能用的全部东西,便是再次狂奔返回。

    气喘吁吁之时,看到地面上那处法阵,他身体急速下坠,还没到便是放声大吼,“苏小子,快出来,我拿到了。”

    片刻后,苏寒从法阵中走出,见到他这幅模样,脸上带着一丝云淡风轻的笑意,“辛苦了。”

    云破军摆摆手,飞快把手中一个水晶盒递给苏寒,里面是一个血色的肉冠,像是扩大了几倍的鸡冠。

    “好,我马上去救治。”苏寒朝他点点头,飞快走进法阵。

    “我……”

    云破军犹豫了一下,刚想问我能进去吗,苏寒却没有给他半点机会,身体已然消失在法阵中。

    云破军倒是也没强求,在原地略显焦躁的走着,像是等待妻子生产的丈夫一般。

    来来回回走了好几圈,他也是感觉到一阵极端的疲惫,眼前都是隐隐有金星闪烁。

    盘膝而坐,云破军呼吸吐纳起来。

    而让他惊讶的是,没过多长时间,苏寒便是再次走了出来。

    “搞定。”

    “这么快?”云破军一下子就惊呼出声。

    “不相信的话,你进去看好了。”苏寒控制法阵,现出一个门户,云破军便是急急走了进去。

    而等他完全踏入法阵,苏寒终于是忍不住,大笑两声。

    到手!

    苏寒早就通过银针,完全控制了韩影身上的毒素,而这枚鸡冠,苏寒根本没有使用。

    他另有别的用处。

    鸡冠蛇脑袋上的这颗肉瘤,是它全身的精华能量凝聚而成,也是鸡冠蛇化蛟的关键,而它最重要的一点功效,是可以强化肉身。

    以这枚肉冠为主药,辅佐以各种药材,可以炼制而成一种炼体丹药,名为化龙丹,服用后身体素质会得到不可思议的改变。

    事实上,化龙丹就算是在仙界,也是相当稀有而珍贵的存在。

    这种鸡冠蛇,实在是太稀有了,为了炼制化龙丹,无数人都去抓捕它,以至于在仙界近乎绝迹。

    一枚化龙丹,在仙界绝对是天价,起价都是上万仙石。

    ……

    清晨。

    “苏寒,这次真是多谢你了,若是没有你,韩影的命,还不知道能不能救过来。我云破军是个爽快人,虽然之前你和云家发生诸多不愉快,但在这里,咱们同属地球修士,以前的恩怨,一笔勾如何?”

    苏寒点点头,“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

    “好。”云破军眼神赞赏。

    心中难免有些比较,若是云家有苏寒这等人才,自己还有什么好担忧的,只可惜,这么一个少年英才,云家那帮蠢猪,非要和他为敌。

    “云前辈,其实我有一件事,一直不明白。”苏寒开口问道。

    “什么事你说,但凡我知道的,一定给你讲清楚。”云破军大手一挥,极为豪爽的说道。

    “这血色试炼,到底是个什么东西?”苏寒开口问道。

    云破军脸色一滞。

    他还以为苏寒有什么修炼上的问题要请教,这种东西,虽然是不传之秘,但自己这会儿心情不错,随口指点两句也就是了。

    没想到,苏寒竟然问了这么个问题。

    一时间,云破军的眉头便是紧紧拧了起来。

    见到他这幅模样,苏寒也是眼神疑惑。

    血色试炼的秘密,在苏寒心底埋了许久,却一直找不到一个合理的解释。

    在地球上的时候,苏寒就无数次问过王鬼,为什么要血色试炼,而王鬼也是不知道,只知道这是一次危险性极高的试炼。

    为此,苏寒甚至试探过苏亚的口风,想从苏家那里寻找一点信息,而苏亚也是不知道。

    自从到了血月大陆,苏寒本想,那血色请柬,至少要给点提示吧,而血色请柬上,竟然也是没有半点提示。

    把自己一行人丢到这里,就什么都不管了。

    “呵,其实这件事你不知道也属正常,百分之九十九的人,都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恰巧,我机缘巧合之下,了解到一点。”

    云破军轻声说道,眼神中有着莫名的神采。

    苏寒直直盯着他的眼睛,静静等待。

    法阵中的人,也都是瞪大了眼睛,等待着下文。

    “苏寒,你可知,这茫茫宇宙中,不止有地球一个文明?”

    苏寒愣了一下,“我自然是知道,地球属于仙界,而在仙界之中,还有无数位面星球,说句不好听的话,地球还属于那种尚未开化,实力很弱的地方,就像是山沟里的村子。”

    云破军眼中现出惊讶,“这你都知道?”

    苏寒笑笑,“偶然间得知罢了,前辈继续说。”

    云破军倒是也没深究,开口道,“地球属于仙界,而仙界,几乎是最顶尖的位面,但,与仙界层次差不多的,还有几个位面。”

    苏寒点点头,这些,自己也知道。

    “这血月大陆,便是属于魔界的地盘,而血色试炼,其实只是一位仙君和一位魔君的赌约。我上次参加血色试炼时,无意中碰上一位武圣,听他讲起过,每一次血色试炼的最后,血月大陆本土修士,都要和我们这些天外邪魔,在血狼山展开一场不死不休的大决战。”

    “决战获胜的一方,便是这次赌约的胜利者,至于仙君和魔君为了什么而打赌,就不是我们所能知道的了。”

    听到血狼山三个字,血狼老祖瞪大眼睛,嘶嘶倒吸着凉气,仿佛那是一个极为恐怖的地方。

    而苏寒,则是紧紧攥起拳头。

    这血色试炼,竟然是一场赌约!

    苏寒心中泛起一丝说不出的感觉,愤怒,屈辱,兼而有之。

    这世界,就是强者为尊,强者高高在上,谈笑间灰飞烟灭,为了一个赌约,随随便便就让两个星球的修士陷入不死不休的决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