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六十四章 涅槃

    苏寒完全想不到,只是几个时辰的时间,竟然会发生这种事情。

    很显然,蔓蔓是遇到了强敌,无法抵抗的强敌,才在百般无奈的情况下选择了爆发全部的凤凰真火。

    苏寒心中不由泛起深深的感动。

    呆霸王像是一颗天外陨石般落下,狠狠砸在地上,砸出一个大沙坑,飞快从其中爬出来,他满是汗水的脸上沾满沙子,看起来无比滑稽,只是他却连擦一把都顾不上,一把抱住苏寒的大腿,痛哭流涕道,“老大,老大,你快救救她啊。”

    “蔓蔓,蔓蔓她太傻了……她选择了燃烧自己……”

    “救她,快救她啊……”

    苏寒轻轻拍拍他的肩膀,示意不要着急,深吸口气,体内灵力流转,纵身一跃,身体周围的风,形成一个完美的循环,苏寒就这样飞了起来。

    凭虚御风,这就是金丹境修士具有的能力。

    当然,一般刚晋升入金丹的修士,根本不可能拥有这般能力,这需要对本身的能力有着极为精妙的控制,但苏寒凭借着前世的经验,自然是轻而易举的飞了起来。

    苏寒朝着半空中的蔓蔓飞去。

    此时的她,身躯已经淡化到相当的程度,如同烈日下的水滴,正在飞速的蒸发。

    而见到这一幕,苏寒眼神中却是没有多担忧。

    苏寒一点都不担心。

    凤凰真火作为仙界第168章的天地灵气,像是滚滚洪流席卷而来,甚至在半空中形成一道粗壮的风卷,蔚为壮观。

    此时的聚灵阵中,只有一朵火苗。

    极为幼小的火苗,乳白色,像是蜡烛的光芒,柔柔弱弱的燃烧着,但,却带给人一种蓬勃的生机。

    这是凤凰真火最核心的一点,也是蔓蔓全身的精气神凝结而成,可以毫不夸张的说,若是此时有个修士大能,将这一点火焰抢走,炼化蔓蔓的神魂,很有可能成为这道凤凰真火新的主人。

    但,在这种地方,又有苏寒看着,这种情况,是断然不可能发生的。

    此时,这一点火焰燃烧着,像是一处贪婪的黑洞,蚕食鲸吞着聚灵阵中的天地灵气,密集的天地灵气,就是最好的养料,使得这一点火焰飞速的茁壮起来。

    看到这一幕,苏寒眼神满意。

    成了。

    只要供应足够的天地灵气,等这朵火焰成长到极致,蔓蔓自然是就能涅槃重生。

    这就是凤凰神火的恐怖之处。

    那副图腾经,也不知道是何等异宝,竟然能让蔓蔓领悟如此逆天的火焰,而自己看上去,却是一无反应。

    事实上,在蔓蔓领悟凤凰真火后,苏寒也不止一次观看过图腾经,但每次观看,却是根本没有半点作用。

    这是她的机缘。

    独属于她一个人的机缘。

    就像是那小鼎一般,也是专属于自己的。

    机缘这玩意儿,向来是可遇而不可求。

    很快把这些心思抛在脑后,苏寒站在半空中,静静等待着蔓蔓涅槃成功,寒风吹的他衣衫烈烈作响,苏寒有种极致的畅快。

    御风飞行,对于前世的自己来说,是再简单不过的本事了,而现在,经历了重生最初的苦逼后,自己也终于是到达了。

    心念一动,苏寒手心便是冒出一块仙石,精纯而庞大的灵气,像是潺潺水流一般,流入他全身,流过经脉,最后蕴藏于金丹之中,温养着那颗完美金丹。

    晋升金丹境后,苏寒终于可以吸收仙石中的灵气。

    这意味着,他的修为将会踏上一个无与伦比的快车道。

    要知道,就算是前世的苏寒,修为高深,也做不出如此奢侈的事情。

    仙石是相当稀缺的资源,最普遍的用处,便是在战斗或是疗伤之时,飞快的补充本身灵力,而在平时用仙石修炼,是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除非是那些大宗派里面的天之骄子,或是本身气运逆天福缘深厚之人。

    现在有了小鼎,有了小鼎中一个强大修真文明最后的遗藏,仙石近乎无穷无尽,苏寒大可以狠狠的奢侈。

    吸收着仙石中的灵力,苏寒放眼望去,只见下方的沙地上,一个巨大的深坑。

    眉头微皱,他很快便是想到,这大概是刚才和蔓蔓战斗的那人。

    不管他有多么高深的修为,在凤凰神火下,都只有死路一条。

    这点,苏寒没有半点怀疑。

    毕竟,前世的他,就是在凤凰神火下吃了天大的亏,才得以重生地球之上。

    心念一动,苏寒如一阵风飘下,直直落入那深坑之中,下降了将近几百里,在那深深的岩层之中,苏寒见到了一堆细微的灰烬,连大点的颗粒都没有。

    这人已然完全化为了灰灰。

    便是全身的法宝,储物袋,也都化为了灰烬。

    苏寒倒是没有半点惊讶,他下来只是想确认一下,而片刻后,苏寒眼中现出一丝惊讶。

    在那灰烬之中,似乎是有着一点微弱的蓝光。

    苏寒伸手拿了起来。

    擦干净表面的污渍后,是一枚淡蓝色的透明宝石,玲珑剔透,没有半点杂质。

    把它拿在手心,苏寒感觉到一阵极端的清爽,仿佛有一道道水流,在自己手心流淌。

    这是什么?

    苏寒眼神疑惑。

    能在凤凰神火的恐怖威力下存在下来,显然不是凡物。

    难道是一件了不得的水属性法宝?

    苏寒暗暗猜测。

    此时的柔水之心,虽然是侥幸没有被烧成灰烬,但也是灵力大损,根本无法保持最初的形态,就像是一眼完全干涸的灵泉。

    唯有再经历漫长的岁月,或是在水源充沛之地补充灵性,才能重新爆发出它的威能。

    不过,这一点,苏寒自然是不知道的。

    若是完整版的柔水之心,苏寒或许还认识,而这枚宝石,他想破脑袋也想不到到底是什么。

    随手把它丢进小鼎中,苏寒便是飞了出来。

    “老大,蔓蔓到底怎么样了?”呆霸王和涂豪正在坑外等着,见到苏寒飞出,他便是迫不及待的问道。

    “没事,等一会儿就好了。”苏寒云淡风轻的说道。

    而听到这话,呆霸王和涂豪长长舒了口气,便是在一旁低着脑袋的血狼老祖,也是不由抬起脑袋,眼神中透露出惊诧。

    人死了竟然还能复生?

    这到底是何等强大的能力?

    这位苏少爷,他到底又做了什么?

    血狼老祖完全不敢想象。

    “死的这人是谁?”苏寒开口问道。

    虽然说蔓蔓没有受到什么实质性的伤害,但这也是一个教训,苏寒不敢有半点大意。

    苏寒本来猜测,这人大概是极火宗的人,但看到那枚水属性的宝石,心中却是又有些一丝疑惑,极火宗的人不可能随身携带这种玩意儿,所以才开口问了出来。

    “是方烈阳。”血狼老祖缓缓说道,又把方烈阳的身份,以及他所做出的光辉事迹详细解释了一遍。

    听到这些,苏寒瞳孔一缩,也是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

    屠夫,方烈阳!

    这人,还真是恐怖。

    此时的苏寒,简直有点后怕不已,可以毫不夸张的说,就算是以自己现在的修为,碰上这人,获胜的概率也是很小,而蔓蔓,以她的水平,也只有靠着凤凰神火,才能诛灭如此强大的敌人。

    沉默许久,苏寒长长叹了口气,“好了,没事了,我们等她。”

    与此同时,他的拳头紧紧攥了起来。

    极火宗!

    有朝一日,此仇必报!

    苏寒本身就不是什么善人,骨子里向来恪守的法则就是,你欺负了我,我就一定要欺负回来。但,我若是欺负了你,你也别想欺负我!

    极火宗派人做出事情,苏寒心中已然下了决定,以后有机会,这笔账,定然要连本带利的算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