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六十三章 别了,吾爱

    第一百六十三章别了,

    “怎么样,考虑好了没?”见蔓蔓沉默不语,方烈阳又是笑着问道。

    这笑容,就是典型的皮笑肉不笑,阴测测的,让人心中发寒。

    蔓蔓招招手,“你过来,我告诉你。”

    方烈阳笑眯眯的驱使玄鹰下降,飞到距离蔓蔓不足一丈的距离。

    就在这时,蔓蔓狠狠夹了下狼背,身体一跃而起,伸直了手臂,一只洁白如玉的手,狠狠朝着他脸上扇去。

    啪!

    一个清脆而响亮的耳光。

    呆霸王呆住了。

    血狼老祖呆住了。

    就连方烈阳也是呆住了。

    万万没想到,这个女人竟然能做出这种事。

    他更没想到的是,蔓蔓放弃一切,仅仅是为了扇自己一巴掌。

    “哈哈哈哈哈……”他再次放声大笑,笑声中却是透露出一股子极端疯狂的意味,狠狠揪住蔓蔓的头发,再次把她擒到鹰背上。

    “好,好,好。”

    “我发现我更加喜欢你了。”

    “就算是不和我生孩子,我也要把你养起来。”

    笑声停止后,方烈阳死死盯着蔓蔓,一本正经的说道。

    蔓蔓彻底惊呆,脑海中一片空白,嘴唇止不住的哆嗦着,一颗心完全被惊讶和畏惧占据。

    碰上这样一个人,当真是生不如死。

    “放了她!”

    呆霸王大吼一声,整个人腾空而起,身上金光波动,轰出凝聚全身力量的一拳。

    蔓蔓再次被抓,他完全看不下去了,发出破釜沉舟的一拳。

    这一拳,名为明王之怒。

    不动明王本就是佛祖的怒火,不动明王的每一拳,都蕴含有莫大的威能,而这一招,更是把这种愤怒发挥到极致。

    方烈阳笑笑,毫不费力的驱使玄鹰飞行,如同一道红色闪电,光影一闪,便是直接飞到呆霸王身后,一拳打在呆霸王后背。

    一声惨叫,呆霸王轻飘飘朝地面落下,半空中便是鲜血狂奔,受到了相当严重的创伤,而他第一百六十三章别了,

    的后背,则是一片焦黑,像是被烤到乌黑的烤肉。

    血狼老祖飞快下坠,接住他的身体。

    此时的血狼老祖,已然彻底被吓破了胆子。

    早就听说过方烈阳的大名,畏之如虎,而今日一见,方烈阳竟然是比传说中还要凶残几分。

    面对这样的敌人,血狼老祖连出手的勇气都没有。

    太恐怖了。

    太凶残了。

    太变态了。

    只是,血狼老祖虽然畏惧方烈阳,却也不想就这样逃跑,脱离战场。

    此时的他,已然完全认可苏寒这个小团体,甚至,隐隐把自己当成这个小团体的一份子,就这样离去,是断然不行的。

    一时间,血狼老祖进退两难。

    方烈阳只是笑,笑的很是狰狞,满头红发飘扬,如同自地狱中走出的魔神。

    这三个人的实力,让他连出手的**都没有,完全不是一个档次上的。

    他现在就像是一只实力强大心性狡猾的老猫,在戏弄着三只可怜的耗子,要硬生生将他们玩到崩溃。

    蔓蔓眼中忽而现出一抹血红,以及一丝深深的决然,低头看了下方苏寒所处的法阵,她身上忽而冒出熊熊的火光,完全燃烧起来。

    “我跟你拼了!”

    这一刻,蔓蔓燃烧了自己全身的凤凰真火。

    在那熊熊烈火中,她仰直了脑袋,蔓蔓发出一声浑不似人类的高亢清鸣,声音悦耳动听,宛若天籁之音。

    声音中带着一丝释然,一丝解脱,似是临死前的最后一声哀鸣,然而声波流转,却又有着一丝喜悦,有种生机勃勃的力量。

    这就是凤凰的叫声。

    蔓蔓燃烧了自己的身体,体内图腾经的力量全部爆发,如同一只真正的凤凰。

    不到一个呼吸的时间,蔓蔓身下那头玄鹰,便是燃烧成为灰烬。

    而方烈阳脸上一成不变的笑容,终于是生出变化。

    他眉头紧紧皱着,一副绞尽脑汁思索的模样,而片刻后,他蓦然做出决定,身体腾空而起,想要远离蔓蔓。

    这种火第一百六十三章别了,

    焰,是他从未见过的任何一种火焰,甚至,连听都没听说过。

    但,毋庸置疑,这种火焰是相当恐怖的。

    只是,蔓蔓付出这么大代价,却是根本不会让他如愿。

    在那熊熊的火光中,蔓蔓整个人都像是成了展翅欲飞的火凤,朝着方烈阳飞奔而去,速度提升到极致,死死追着方烈阳的脚步。

    感觉到身后的炽热,方烈阳面色大变,像是一头丧家之犬在天空中乱窜,却根本无法摆脱蔓蔓的追击,甚至,两人之间的距离,正在飞速的缩短,仿佛下一秒,就会彻底撞在一起。

    方烈阳再也无法保持淡定。

    “柔水之心!”

    他大喊一声,身上蓦然生出极为奇妙的变化。

    一道幽蓝色的光芒,陡然亮起,响起波浪滔滔的声音,在这荒漠之中,更是出现丝丝水汽,空气中带着一丝腥咸,仿佛大海边。

    那幽蓝色的光芒越来越亮,渐渐成铺天盖地之势,天空中渐渐生出一丝丝雨点,而所有的蓝光,则是化为一副完美的战甲,牢牢包裹在方烈阳身上。

    这是柔水之心。

    是柔水宗的镇宗至宝。

    整个血月大陆,也就仅此一颗而已。

    极火宗和柔水宗几十年的战争,也正是因为这颗柔水之心。

    极火宗的功法霸道之际,至阳至刚,修行起来可以说是穷精猛进,一日千里,但也容易导致一个问题,就是弟子走火入魔的概率极高。

    而这颗柔水之心,乃是天地间最精纯的水属性灵气凝萃而成,在大海深处孕育万年才得以成型,具有最柔和的力量,以及最强大的防御,可以最完美的解决走火入魔的问题。

    因为这颗柔水之心,柔水宗全灭,这块宗族至宝,便是落在了方烈阳手中。

    而现在,在凤凰真火的追击下,方烈阳终于是忍不住用了出来。

    他几乎是拼尽全力,催动着柔水之心的灵力。

    即便是有着这件至宝的防御,他还是感觉,身上传来极端的炽热,不仅仅是外部火焰的炙烤,更是自己身体内部火焰的骚乱。

    自己体内蕴养多年,已然成为身体一部分的火焰,在这乳白第一百六十三章别了,

    色火焰的威胁下,竟然是溃散,被吸引着,朝着体外疯狂奔涌。

    这让方烈阳感觉到彻底的震撼。

    怎么回事?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对自己的火焰,还是相当有自信的,极火宗宗门典籍上,记载了血月大陆排行前一百的强横火焰,第一种是血狼妖火,而自己的火焰,排名第八,名为星辰烈火。

    星辰烈火虽然排名第八,但排行前十位的火焰,威力基本上是差不多的,只不过根据修炼的难易程度排名。

    这到底是什么火焰?

    方烈阳脑海中一片空白。

    毫无疑问,自己的修为要比这个女人高出许多,但,此时却发生这种火焰压制的情形,这只能说明一点。

    那就是对方的火焰等级,要比自己的火焰高出不止一个档次。

    甚至,比那血狼妖火的层次还要高。

    天外邪魔!

    想到这四个字,方烈阳心中忽而生出一丝恐惧。

    他和天外邪魔有着无数次的战斗,手上,也沾染了不少天外邪魔的鲜血,在他看来,那些人除了手中武器比较厉害,剑法比较凌厉,本身实力,实在是弱到极致。

    他从未败过。

    而现在,他想破脑袋也想不到,这个女人,到底是从哪里得到的如此强大的火焰。

    嗤……

    方烈阳忽然闻到自己身上传来一股焦糊味。

    柔水之心形成的战甲,虽然是可以勉强抵御外部的火焰,但对于身体内部的火焰,却是起不到半点作用。

    而在完全失控的凤凰真火的灼烧下,方烈阳全身毛发,几乎是一瞬间就被烧光,那满头飘逸的红色头发,燃成灰烬。

    “啊!”

    方烈阳几乎要疯了。

    痛苦的一声嘶吼,他疯狂催动体内的灵力,灌注入柔水之心,再次压榨着这颗至宝的威力。

    但,却是起不到半点作用。

    嘴巴,鼻孔,眼睛,耳朵,身体每个毛孔中,都是冒出细细的火花,方烈阳花费无数力气,一点一滴修炼而来的星辰烈火,正在急第一百六十三章别了,

    速逸散。

    “跑!”

    “快跑!”

    脑海中忽然冒出这个念头,方烈阳才恍然间回过神来,身体急速拔高,朝着远方飞行。

    又是一声高亢的清鸣。

    蔓蔓整个人化为一头火凤,速度飙升到极致,狠狠撞在他后背之上,

    噗!

    方烈阳喷出一口鲜血,像是一颗陨石般朝地面飞去。

    轰!

    他落入沙地,砸出一个深坑,不知有几百丈深。

    而做完这些,蔓蔓也是到了极限。

    身上的火焰,再以一种肉眼可见的速度,飞快消散,黯淡,只剩下一点虚弱的火苗。

    她的身体,都是在渐渐透明化,一双美丽的大眼睛中,透露出无限的眷恋。

    别了,苏寒。

    别了,。

    她脑海中,冒出了许许多多的画面。

    是第一次的相遇。

    在公车上的打斗。

    苏寒为自己讨薪。

    欢乐的聚会。

    苏寒在一群打手手中救下自己。

    苏寒在厨房忙碌的样子。

    ……

    一幕幕,两滴晶莹的泪珠,缓缓流下。

    而就在这时,一道略显虚弱的人影,从法阵中走了出来。

    正是苏寒。

    耗尽全部力气,苏寒终于是完成金丹九锻,凝练完美金丹。

    此时的他,身体和心神都是疲惫到极致,仿佛下一秒就会睡过去,但他的眼神中,却是显露出无比的喜悦。

    完美金丹!

    这一世的自己,终于是靠着超强的毅力,和丰富的经验,硬生生凝练出来了!

    而下一秒,当抬头看到天空中的景象时,苏寒一下子目瞪口呆,眼中现出一抹古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