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六十一章 金丹九锻

    这是一处避风的沙丘。

    沙丘下有两处法阵,如同蒙古包一般,将狂风和烈日阻隔在外,为人类提供最简单的安身之处。

    黄昏时分的阳光不算炽热,风也相对比较温和,然而蔓蔓、呆霸王、涂豪以及血狼老祖,却是不敢有半点大意,团团围着一处法阵。

    在四人的防御圈外,还有一群血狼,围的如铁桶一般。

    苏寒在法阵之中。

    苏寒要冲击金丹境。

    苏寒早已是筑基后期的修士,只不过因为根基太过雄厚,没有足够的资源和灵力,才无法晋升金丹境。

    而现在,得到生生造化丹后,苏寒立刻就准备冲击境界。

    前世今生,他对于冲击修为已然有了极为丰富的经验,无论是理论经验还是实践经验,都是丰富无比。

    要知道,在前世他可是经历过九次天劫的猛人,一个金丹境,自然是没多放在眼里。

    只要能量足够,突破是顺理成章的。

    于是苏寒就迫不及待的闭关了。

    但,纵然他给四人宽了千百次心,四人依旧是担心到极致,冲击金丹,若是放在地球上,绝对是一件盛事。

    若是宗派或是家族中人冲击金丹,所有人都要行动起来,提供最严密的保护,像是照顾孕妇一般悉心照料。

    而现在,云破军还未归来,归来以后还不知道是个什么样子,天空中又有玄鹰,苏寒就要在这样的环境下冲击金丹境,四人都是有种心惊肉跳之感。

    不带这样玩的。

    但,谁也拗不过苏寒。

    ……

    盘膝坐在法阵之中,一枚龙眼大小的丹药,静静悬浮于苏寒面前,晶莹剔透,灵气逼人。

    这就是生生造化丹,其药力,根本不是生生不息丸能够比的。

    闻着那沁人心脾的药香,苏寒大概可以猜测出,其实两种丹药,药方成分都是一致的,药效之所以会有巨大的区别,主要原因便是因为药材的年份不一样。

    生生不息丸?息丸,主药是两株千年药材,辅药为百年份的,按照君臣佐的顺序炼制,在地球上算是不错的丹药了。

    而生生造化丹,主药则是三千年份的药材,辅药最低也是五百年份,药效有天壤之别,也属正常。

    输入一丝灵力,静静感应着这枚丹药中蕴含的药力,将近一炷香工夫后,苏寒脸上浮现出一丝成竹在胸的笑容。

    可以养丹了。

    不过,生生造化丹的养丹,要比生生不息丸简单许多。

    一是因为只有一颗,二来,则是因为它的药效已然相当强大,就算是强化,也强化不成什么了。

    就像是,一块磨盘大小的石头,丢入小溪中,很有可能会截断水流,但若是丢入大海中,连个泡都冒不出来。

    丹药越是高级,培养起来能提升的幅度就越小。

    不过,仅凭着这丹药本身的药力,估计也就够了。

    取出几枚仙石,苏寒轻车熟路的养丹,将近一个时辰的功夫,使用了十几颗仙石,便是将这颗丹药的药力提升到极致。

    若是再强行提升的话,很有可能会导致爆炸。

    此时这颗生生造化丹,体型大了一圈,犹如苹果大小,散发出更加诱人的药香,丹药表面,也是浮现出一圈圈丹晕,神秘而美丽的纹络。

    苏寒眼神满意。

    “四圈丹晕,不错。”

    能产生丹晕的丹药,都是极品丹药,而丹晕的多少,便是代表着极品的程度。

    丹晕最多为九,最少为一,以这枚生生造化丹本身的材质,能够达到四圈丹晕,已然是相当不错了。

    凝神屏气,闭上眼睛,缓缓的呼吸吐纳着,平复心境,直到内心如澄澈月光照耀下的湖水,波澜不惊,苏寒缓缓把这枚丹药塞入口中。

    丹药入口,便是化为一道汹涌的暖流,滑入腹中。

    几乎是瞬息之间,苏寒便感觉到极致的热力,脑门上顿时冒出密密麻麻的汗珠,强横的灵力在全身经脉中流转,带来一阵阵撕裂般的剧痛。

    苏寒脸色都是有些狰狞,眼神已然冰冷如冰。

    这是正常现象,以他的毅力和心性,这点疼痛对于他来说,完全不叫个事。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苏寒全身上下每个毛孔中,渐渐冒出乌黑发愁的杂质,而他全身的气势,正在飞速的攀升。

    神念内视,苏寒感觉,在自己丹田之中,液态的灵力缓缓变的粘稠,凝固,渐渐形成一团最为精粹的固体,似乎有一种极为磅礴的力量,正在缓缓孕育。

    苏寒心神高度集中,不敢有半点紧张。

    这就是金丹的雏形。

    接下来,就是要为它提供充足的能量,促使金丹缓缓成型。

    苏寒脑海中回荡着炼金丹的法门。

    凝练金丹,是修士完全踏上修行路的第一步,之前的筑基,只是最基础的阶段而已。

    而凝练金丹,也是有讲究的,讲究的是“文武之火,九炼成仙。”

    这八个字,就是成就金丹的奥义,从远一点来说,是成仙的奥义。

    熬炼金丹之时,应把自己的身体当成一个大火炉,所有的热量和能量,都要源源不断的提供给金丹,不能有半点浪费。

    武火锻型,使金丹渐渐成型,文火温养,使其与自己心灵相通。

    而九炼,则是涉及到更加高级的修炼之道。

    修士之路,是一条逆天之路,无数修士如同瀑布潭中数之不尽的锦鲤,奋不顾身的逆流而上,挣扎出一丝化龙的契机。

    一步先,则步步先。

    金丹,就是第一步。

    金丹的稳固和根基,直接关系到金丹境的战斗力,以及以后的修炼潜力。

    金丹九炼,意思就是反反复复锤炼自己的金丹,以文武之火,反复锻炼九次,才是最完美的金丹,才具有成仙的资格。

    但一般人,却是根本做不到这一点。

    因为,在这个过程中,所需要承受的痛苦,实在是惨绝人寰,而且,对本身资质和心性也有很高的要求。

    苏寒上一世的时候,就算是拼尽全力,几乎将自己硬生生疼死,才勉强六次锤炼,是中上品的金丹。

    而这一世,有着更丰富的修炼资源,有着更成熟的心性,有着更完美的经验,这一世,苏寒誓要做到最完美!

    九炼金丹!

    无暇金丹!

    这不仅意味着自己的修炼道路更加平坦,还意味着,自己以后能走的更远。

    若是能获得无暇金丹,在渡劫时,只要不是运气差到逆天,几乎百分百可以成就仙人,而不用像上一世那样,极为苦逼的修炼散仙。

    与天争先!

    脑海中冒出这四个字,苏寒开始第一次锻炼金丹。

    嘶……

    当全身的精血和灵气涌入那即将成型的金丹中时,苏寒下意识的便是倒吸了一口凉气,感觉到一阵撕心裂肺的剧痛,全身每一寸,都像是被刀子在一刀一刀的割。

    这样的痛苦,绝对能把普通人生生疼死。

    苏寒的身体紧紧绷着,却是没有半点移动,脸上肌肉突突突颤抖,如同火山汹涌澎湃,又如冰山冷静到极致。

    时间一分一秒走着,一炼,二炼,三炼,四炼……

    苏寒一次又一次的折磨着自己,全身上下汗如雨下,身体周围的沙地,已然被完全浸透,像是雨后的泥泞。

    而他的眼中,却是现出无比的坚毅。

    这样的痛苦之下,苏寒一颗心越来越纯粹,越来越坚定。

    我要变强!

    我要成为顶天立地的强者!

    我要笑傲山巅,彻底掌握自己的命运!

    上一世,我已经错过太多,既然老天给了我一次重来的机会,那就绝对不会放过!

    绝不!

    在这样的坚持之下,苏寒嘴角,竟然是不由自主浮现出一丝笑容。

    如同婴儿般的笑容,纯净,幸福,欢乐……

    ……

    高空之中。

    一个脸色白皙的人影,端坐于一头玄鹰背上。

    他长的极为秀气,一身酒红色的头发,柔顺的飘在脑后,让女人看了都会嫉妒。

    完美的五官,俊秀的容貌,尤其是那微微有些挺翘的鼻子,更是增添了几分英武。

    但他的眼神中,却是流露出极致的冷芒,如同两道闪电,直直盯着下方,苏寒修炼的地方。

    “有人突破修为?”

    “天外邪魔?”

    他喃喃自语,声音却是异常的沙哑,没有半点磁性,就像是一个奄奄一息的老人发出的声音。

    大概是因为上天是公平的,给了他一副近乎完美的容貌,却也给了他让人厌恶的嗓音。

    “哼,死吧。”

    驱使玄鹰下落,冷风吹的他衣衫猎猎作响,而他的脸色,却是越来越冰冷。

    荒漠之上,眼见天空中一个黑点越来越大,血狼老祖一下子便叫出声来,“是极火宗的人,极火宗的人乘坐玄鹰下落!”

    “准备战斗!”蔓蔓咬咬牙,飞快说道。

    这样的事情,虽然是相当恐怖,但她并不是没有预料,早已经做出应付这种情况的准备。

    “小狼,霸王,你们两人和我乘坐飞狼,与那人缠斗,拖住他,不惜一切代价,绝对不能让他打扰到苏寒突破。”

    “只要我们能缠住他,就是胜利!”

    呆霸王点点头,飞快说道,“我正面攻击,你和小狼侧面骚扰。”

    “好。”

    “没问题。”

    三人很快行动起来,乘坐体型最大体力最充足的三头飞狼,几乎是同一时间腾空而起,朝着那头玄鹰迎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