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六十章 哥是个善良的人

    一般来说,蛇类妖兽的毒素,七步之内必有解药,甚至可以以蛇身上的毒素以毒攻毒,而当时,自己暴怒之下,却是用尽全部力气,把那蛇直接轰杀成飞灰。

    云破军紧紧捏着拳头,抬头看向苏寒,眼中现出期待,极为忐忑问道,“还有别的办法吗?”

    苏寒毫不犹豫点头,“有。”

    “快说。”

    “那得麻烦你再跑一趟了。鸡冠蛇和寻常蛇类大不相同,蛇类喜欢阴凉,但这种蛇却是最喜欢在烈阳之下,而且,往往是雌蛇和雄蛇同居一巢,你既然能斩杀一条,想来你杀它的时候,另一条蛇不在附近。不然的话,死的应该就是你了”

    苏寒一本正经的推测道。

    云破军深深看了他一眼,点点头,“确实,我只杀了一条。”

    “现在,立刻,马上,去把另一条也斩杀,取了它的鸡冠来。”苏寒指向门外,开口说道。

    云破军嘴巴大张,能塞进去一个鸡蛋。

    万万没有想到,苏寒会提出这么一个要求。

    这一路无比遥远,饶是以他的速度,全力飞行,也至少要行动好几个时辰,实在是太辛苦了。而低头看了一眼韩影,云破军咬牙,“好,我去。”

    说完,他便是迫不及待的朝着门外走去。

    “等等。”刚跨出一步,苏寒便是开口叫道。

    “怎么?”

    “把生生造化丹给我。”苏寒平静说道。

    云破军瞳孔一缩,“为何?”

    “万一你被蛇吃了,我去哪找人要丹药?”苏寒一本正经的说道,说的理所当然。

    这话一出口,法阵中所有人都是惊呆了,饶是蔓蔓几人早已习惯了苏寒的风格,也是满头黑线。

    “你!”

    “不要指着我的脸说话,我告诉你,就算是没有鸡冠,我也可以救活她,但要付出很多,甚至修为大损,不是一颗生生造化丹能解决的事情。”

    “而你若是能取回鸡冠,我勉强收你一颗生生?生生造化丹,才不算亏本。”

    “现在把丹药给我,你取回鸡冠,我自当全力救治,若是你也回不来,算了,就当我亏了,我也会为你治她。”

    苏寒给他解释的一清二楚,好不容易才把这相当拗口的一段话说完。

    而云破军的脸色,却是黑到极致。

    他活了一百多年,还从未见过如此无耻加奇葩的人。

    只是,现在有求于人,眉头紧皱思索片刻,云破军甩出一个瓷瓶,转身就走,“给你!”

    这是唯一的办法。

    毕竟,苏寒说了这么多,甚至连鸡冠蛇的习性都说的一清二楚,他心中完全相信了,此时此刻,只有苏寒才能救韩影。

    “等等。”苏寒又是大叫一声。

    “还有何事?”

    当着他的面,苏寒打开瓷瓶,小心检验一番,见到那颗乳白色的丹药,闻到浓郁而醇厚的药香,这才点点头,“药没问题。”

    “你!”云破军被气的不轻。

    “不要动怒,心平气和说话。”收了瓷瓶,苏寒随手取出三枚黄豆大小的红色药丸,一颗塞进韩影口中,另两颗却是随手丢给云破军。

    “我这人呢,最是善良,这是我精心炼制的驱毒丹,对于驱除蛇毒有奇效,你若是在战斗时中毒,服下一颗,至少可保半个时辰。”

    苏寒这般做法,云破军捏着两枚驱毒丹,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他有种备受折磨,完全跟不上苏寒思路的感觉。

    这小子,压根儿不知道他是好人还是坏人,行事风格如此诡异,让人摸不着头脑。

    而见到一颗驱毒丹落入韩影口中,她脸上的黑气顿时急速波动,像是一团浓墨晕散开来,墨色淡了不少,云破军可以肯定,苏寒丢给自己的两枚丹药,是真的驱毒丹。

    只是,苏寒为什么要这么做?

    云破军脑海中一片乱麻,眼神发懵。

    “赶紧走呀,还愣着干什么?十二个时辰后,你若是回不来,就不用回来了,鸡冠已然无用,我想别的办法。”苏寒最后补充说道。

    云破军回头看了一眼,机械点点头。

    ……

    等到他走出法阵,一干人都是眼神诡异的看着苏寒,脸上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神情。

    “你到底想干什么?”蔓蔓忍不住问道。

    “没想干什么呀。”

    “那你为什么……说了这么多,还……还给他驱毒丹?”

    苏寒咧嘴一笑,摸摸她的脑袋,“傻丫头,节奏,节奏懂不懂?面对这样一只老狐狸,你不在一开始挫一挫他的锐气,以后还怎么面对他?一开始狠狠打压他的锐气,到后来,才好控制。”

    说完,苏寒把韩影平放在地下,从小鼎空间中取出一盒银针,笑眯眯说道,“蔓蔓,过来帮忙。”

    “帮什么忙?”

    “驱毒啊。”

    啊?

    蔓蔓目瞪口呆。

    “傻丫头,你还真以为解毒需要鸡冠蛇的鸡冠啊?我骗那老东西的,放心,只要扎上几针,毒素基本上就可以控制了。用不了多长时间,就能完全驱除干净。”

    听到苏寒这么说,蔓蔓也快崩溃了,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哆嗦。

    太恐怖了。

    太腹黑了。

    真不知道是自己的幸运还是不幸。

    “哥是个善良的人,但哥邪恶起来,那就不是个人。怕不?”苏寒挑起她的下巴,揶揄问道。

    蔓蔓点点头,又摇摇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驱毒很快开始。

    苏寒盯着韩影,目不转睛,平心而论,对这姑娘,苏寒心中还是有着一丝好感的,尤其是孝顺这一点,就足以让人赞叹了。

    在她身上反复摸索好几遍,搞清楚毒气的运行轨迹,苏寒指指涂豪三人,“你们三个,出去。”

    “为什么?”涂豪大叫。

    法阵中气温凉爽,而外面,在那恐怖高温下,绝对是活受罪。

    “哪那么多为什么?”苏寒一脚上去,控制法阵,便是把他踹了出去。

    呆霸王和血狼老祖二话不说,也是赶紧出了法阵。

    明显,此时的苏寒已然启动腹黑模式,还是离他远点比较好。

    “你……你要干什么?”见苏寒把三人赶出去,蔓蔓脑海中,已然冒出一些少儿不宜的念头。

    她当模特的时候,有时无聊消磨时间,倒是也看过不少小说,往往在某些小说中,面对这种情况,驱毒就要靠各种少儿不宜的手段了。

    “我能干什么?”

    见她脸色绯红,苏寒一下便猜出她心中所想,凑上去,轻声问道,“你想让我干什么?”

    蔓蔓脸色更红,低着脑袋,一句话都不说。

    “不纯洁。”苏寒笑着调侃一句,取出一杯清水,捏碎一颗驱毒丸融化进去,继而把十几根银针泡在水中。

    雪亮的银针入水,瞬息间就被染色,有一股子辛辣的气味冒了出来。

    “脱衣服。”苏寒开口道。

    蔓蔓呆住。

    “我说给她脱衣服!”

    苏寒又强调了一遍,蔓蔓才算是听清楚,有些羞涩的走到韩影面前,微微颤抖着手,去解她胸前的扣子。

    其实此时的韩影,神智也是相当清楚,只不过身体无法动弹而已。

    听到苏寒的所有话,她心中产生一种说不出的感觉。

    父亲虽是警察,但她却不喜欢那种很正式的男人,反而是对一些传统意义上的坏男人情有独钟,这也是她在地球上,为何要孜孜不倦的想要查探清楚苏寒的真实身份。

    而现在,见苏寒三言两语,便是把云家视若神明的老祖宗玩的团团转,她心中不但没有反感,反而是有着一丝喜悦。

    总算……总算是看清这人的真实身份和真实面目了。

    韩影完全闭上了眼睛,心底蓦然宁静下来。

    苏寒不是坏人。

    她心中很清楚。

    就算现在自己的处境相当尴尬,但她也没有半点担心。

    一来这里还有一个女人,二来,就算是苏寒真要做什么,也无所谓。

    ……

    将近一个时辰后,苏寒走出法阵,看到在烈日下的三人,拍拍手,“行了,你们可以进去了。”

    涂豪早已是迫不及待的朝法阵奔去,而呆霸王,依旧如同一尊雕像,盘膝坐在原地,全身上下笼罩着一层淡淡的金光。

    至于血狼老祖,他早已习惯这里的环境,倒是没觉得有多折磨。

    “苏少爷,我有一件事想和你说。”血狼老祖走到苏寒面前,脸色很是凝重。

    “说。”

    血狼老祖伸手指向天空,在那万丈高空之中,似乎有几个黑点,仿佛是某种大鸟,“看到天空中那五只玄鹰了吗?”

    苏寒抬头看了一眼,忽然间像是想到什么,脸色微变,“你是说……”

    “正是,这是极火宗饲养的玄鹰,我之前曾经见过,相当凶猛的一种妖兽,就算是在万丈高空,也能清清楚楚看到下方的景象,而且,这几头玄鹰,能通过一种奇妙的方式,像主人传递看到的一切。”

    “我们……已经被监视了,估计用不了多久,极火宗的高手,便是能赶到。”血狼老祖脸色苦涩。

    跟随这苏寒这一路,他活得还是很滋润的,而现在,想到极火宗的种种恐怖手段,他又是有种极端的心悸。

    苏寒低头,沉默想了片刻,抬起头来,“我们转道大雪山,在这里呆上最后一天,等云破军回来就出发。”

    虽然是侥幸拼死极火宗老祖的一道显圣虚影,但苏寒心中,不敢有半点大意。

    “苏少爷,你……你不该戏弄那位高人的。”血狼老祖犹豫片刻,大着胆子说道。

    苏寒看了他一眼,“世上没有后悔药吃,再说,也没什么好后悔的。一步一步来,不着急,这血月大陆就算是森罗地狱,老子也要硬生生闯出一条生路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