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五十九章 老狐狸和小狐狸

    在距离先前那战场还有十几里路程的时候,云破军停下脚步,站在半空中,静静感应着那片区域的气息。

    而让他惊诧的是,竟然是感应不到半点人类的气息。

    没人?

    他眼神中现出惊讶,身形一动,再次电射而出,朝着地面坠落。

    大概一炷香功夫后,感觉到天地中有一处灵气紊乱的所在,他飞奔过去,而映入眼帘的一幕,却是让他彻底惊呆。

    是个法阵。

    如同一座毛玻璃筑造而成的放在,在遍地黄沙中一眼便能看见,但这样的发现,却让云破军心中踟蹰。

    法阵?

    阵法一道,也是博大精深,说实话云破军并无研究,而见到这个法阵,他心中着实有些忐忑。

    朴实无华的法阵,看起来却是有着相当强悍的防御力,显得极为厚重,天地灵气环绕四周,形成一处完美的屏障。

    难道是有一位武圣受伤了?

    云破军心中这样想到,小心翼翼的走到那法阵之前,分出一道神念,极为谨慎的探知着着法阵的具体情况。

    片刻后,他的眉头紧紧皱了起来。

    饶是以自己的神念强度,也根本无法深入。

    到底是什么人?

    他心中泛起万千疑惑。

    而看到一眼怀中的韩影,她脸上的黑气已然渐渐弥漫到眉心,眼中透露出极端的虚弱,云破军咬咬牙,豁出去了。

    “里面有人吗?”

    深吸口气,他朗声说道。

    与此同时,他全身上下高度警惕,强横的灵力在体内流转,准备情况一有不对,就战斗或逃跑。

    法阵之中,听到这声音,苏寒缓缓睁开眼睛。

    灵力才恢复不到三成,却是被人打扰,他心中有着一丝淡淡的火气,而看了一眼,看到那通体洁白的中年男人,苏寒一眼就认出来了。

    这是地球来客。

    他身穿的是一身纯白色的练功服,显然不是这血月大陆应有的东西,而怀中那个女人,穿着打扮,也完全是地球上的风格。

    经历了和方炎的一战后,再见到和自己来自同一个地方的“天外邪魔”,苏寒心中下意识泛起一丝亲近感。

    只是,他也没莽撞到把人放进来。

    沉默片刻,苏寒回应道,“你是何人?”

    云破军愣了一下,当真是不知道该如何回答这个问题。

    听法阵中传出的这声音,似乎是个少年,但他却不知,到底是哪里的少年。

    “老夫云破军,携小徒韩影,小徒身中剧毒,缺乏有效药物,还望行个方便,必有重谢。”云破军含糊说道,并未暴露自己的身份。

    云破军?

    韩影?

    苏寒眼神一滞,凝聚目力看向云破军怀中那道人影,眼睛顿时就紧紧眯了起来。

    看体型,还真是韩影。

    那这人,想来应该是云家的人。

    韩影的父亲韩山鹰是云家的女婿,没有修炼,想不到他的女儿,却是被云家这位前辈收为徒弟。

    而现在看起来,韩影竟然是中了毒。

    苏寒心中感慨。

    “云破军!”

    听到这个名字,呆霸王眼神一滞,顿时就直直站起身来,眼神现出焦急。

    “怎么了?你听说过这个人?”

    “云破军是云家前辈高手,比我爷爷还老的高手,修为相当强横,许多人说他已经破空飞升了,而没想到,却也是进入了这血色试炼。绝对不能放他进来,更不能暴露你的身份。”

    呆霸王飞快说道,脑门上都是冒出密密麻麻的汗珠。

    他自从突破罗汉境后,神智大清,已经完全不像之前那般,就像是开窍了一样,思维敏捷。

    听到这话,苏寒沉默。

    沉默片刻后,苏寒开口道,“你走吧。我没什么帮得上你的,也不想帮你。”

    平心而论,若是在地球上碰上韩影这幅模样,苏寒能帮到的,绝对会帮一把。

    但是在这血月大陆,自己的实力又算不上顶尖,苏寒不会拿全部人的生命去发善心,这云家的前辈,万一是要出手报复自己,绝对是九死一生。

    “你……老夫不管你是什么人,若你能救我徒儿,我愿付出一枚生生造化丹作为报酬。这丹药,蕴含有强大灵力,可直接突破一个小境界。”

    云破军咬咬牙,飞快说道。

    生生造化丹,是比生生不息丸更高一个档次的灵药,即便是他,身上也只有一颗,示弱珍宝,不过,到了他这个修为,再服用什么丹药,也基本上起不到什么作用。

    为了救韩影,他豁出去了。

    自己一旦飞升,以云家现在的状态,用不了百年,甚至几十年内就会完全陨落,救韩影,就是救云家的未来。

    生生造化丹?

    苏寒愣住,这个名字听起来有点熟悉,倒是和生生不息丸属于同一个系列的,想来应该是更高一个档次的丹药。

    而它的效力,竟然是能直接突破一个小境界。

    苏寒砰然心动。

    要知道,自己现在最大的问题,便是吸收天地灵气的速度太慢,只能按部就班,缓慢提升修为,距离金丹境,只有一步之遥。

    但这一步,却是难如登天。

    毕竟,自己重修一世,积蓄无比浑厚,根本不是前世能够比的,而要想突破金丹,所需要的天地灵气,也是极为恐怖的数量。

    而一旦突破金丹境,自己就可以直接吸收仙石中的灵气,用于提升修为,从此再也不用担心缺乏修炼资源。

    小鼎中那强大的修真文明留下来的遗藏,可是有着数之不尽的仙石。

    帮还是不帮?

    苏寒有些疑惑,沉默片刻,飞快说道,“你先发下心魔血誓,进入法阵后,不得对我出手,我酌情考虑帮你。”

    心魔血誓,算是一种比较强力的誓言契约,在金丹境修士中运用范围很广,修士之间许多约定,都是靠着它来保证实施。

    云破军想了想,咬咬牙,重重点头,“好!”

    到这个时候,他没有别的选择,只能选择发下心魔血誓。

    他倒是也没多反感。

    想一想,就算是易地而处,自己处于法阵之中,碰上有人冒然前来打扰,估计也会是类似的做法。

    在这无边荒漠之中,唯有绝对的小心谨慎,才能活下来。

    咬破舌尖,云破军喷出一滴精血,大声发了誓言,等誓言落成,血滴光芒一闪,化为一道神秘而繁复的纹络。

    苏寒这才放下心来。

    驱动法阵,显露出一个生门,把他放进来。

    而刚进法阵,见到眼前这个少年,云破军便是惊呆了。

    在云家之时,他见过苏寒的影像,只不过当时时间紧迫,也没有来得及出手对付,他万万想不到,在这里竟然是能见到苏寒。

    这让他心中泛起一丝极端的不可思议。

    他之前问的很清楚,苏寒只是一个筑基后期的修士,就算是医术出众,想来除了这点,也没有什么过人之处。

    而现在……

    再看看阵法空间中那一身奇装异服,显然是这个大陆土著修士的“血狼老祖”,云破军思绪纷飞。

    苏寒,到底是什么人?

    他一个筑基境的小子,知道阵法,还知道,心魔血誓,现在竟然会和血月大陆上的土著人混在一起……

    “你是苏寒吧。”踟蹰片刻,云破军飞快说道。

    既然已经进来,又发下心魔血誓,那么一时半会儿间,肯定是别想对苏寒不利,索性把话题挑明了,说个清楚。

    反正,自己实力摆在这里,根本不用担心这小子耍什么花招。

    “是我,云破军前辈,驻颜有术啊,看起来如此年轻。说起来我和云家也有一段交情,您老人家修为精深,以后在这人生地不熟的地方,可得请你多罩着我点。”

    苏寒笑的灿烂,露出满嘴白皙的牙齿,亲热的仿佛是见到了失散多年的老朋友。

    云破军脸皮抽搐几下,这小子,还真是够脸皮厚的。

    苏寒和云家的恩怨,他可是一清二楚,看苏寒这幅模样,若不知道的话,还真以为他是云家的朋友呢。

    “苏小子,行了,你也别假惺惺了,情况咱们都知道。既然是到了这个地方,之前的恩怨,先放下可好?我的徒弟中了毒,你要是有办法帮她解毒的话,我之前的许诺依然当真,一枚生生造化丹。”

    云破军倒是极为光棍。

    毕竟,此时韩影身上的毒,容不得他拖了。

    “好说好说,我苏神医的名号可不是白叫的,驱毒这种事,就交给我。”说这话,苏寒早已取出一杯美酒,随手递给他,“来一杯?冰镇红酒,绝对限量,在这世界上你打着灯笼都找不到。”

    云破军再次无语。

    这少年,看起来年纪不大,却是谨慎如狐狸,为人处世老道圆滑,云家那一群废物和他相比,难怪被坑的如此之惨。

    云破军随手抓起杯子,便是一饮而尽,暗暗却是以能量包裹着酒液,仔细检查。

    气势不能落下风,但也必须小心谨慎。

    “云前辈果然豪气,一副前辈高人相。要是早认识你多好,定然和你喝个酩酊大醉,能和前辈这等高人喝酒,是我的荣幸。”苏寒狂拍马屁。

    云破军摆摆手,“不必多说,你既是医术出众,就尽快来看看。”

    韩影眼睛微微眯着,她能听到两人说的话,但全身上下却像是实话了一般,嘴唇蠕动,努力想吐出音节,却是根本做不到。

    苏寒走了过来,仔细打量着她的脸,看到那浓重的黑气,以及黑气中若有若无的一丝红丝,瞳孔一缩,皱眉思索片刻,笃定开口道,“这是蛇毒,鸡冠蛇毒。”

    云破军眼中现出喜色。

    他之前斩杀的那条大蛇,身长将近十丈,硕大的脑袋上确实长有一个血红色的肉瘤,如同鸡冠。

    苏寒既然认识,想来应该有办法。

    “你可有办法?”急急朝前一步,他飞快问道。

    “办法么,自然是有的。那条蛇现在在哪?”

    “被我杀了。”

    “蛇冠可还在?”

    云破军脸色一滞,似乎是想到什么,面色一变,眼中现出极端的懊丧,“被我轰杀成渣了。”

    这时,他恨不得狠狠扇自己两巴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