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五十八章 分赃

    荒漠之中。

    等到小鼎完全将半空中逸散的香火之力完全吸收,金光旋转,静静落了下来,落入苏寒手中。

    而此时,苏寒感觉到一丝血脉相通的亲近感,似乎,经历了这场战斗,自己对于小鼎的控制力,更上一层楼。

    不仅如此,小鼎的威能,似乎有了不小的进步,苏寒心中隐隐有一种感觉,它距离灵器,只有一步之遥。

    只需要再吸收一点真龙气息,或是香火之力,就能彻底完成蜕变,成为一件强大的灵器。

    这样的发现,让苏寒惊喜不已。

    缓缓把小鼎收入体内,强撑着站起身来,苏寒朝不远处那方炎走去,蔓蔓和涂豪赶紧一左一右搀扶着他。

    此时的方炎,已然成了一堆碎肉,全身上下的每一块骨骼,都在刚才的激烈针锋中被压成粉末,完全死透了。

    苏寒弯腰,在他腰间取下一枚锦囊。

    “百宝囊?”血狼老祖眼中现出极端的渴望。

    在这血月大陆之上,炼器之术本就相当落后,连攻击和防御类法器都是相当稀有,更别说这种空间类的法器。

    就算是武圣,也根本炼不出来。

    唯有那种炼器级别到达宗师的武圣级别强者,耗费许多珍贵材料,才能勉强制造出一个,在血月大陆上,百宝囊绝对异常稀有的存在,是身份和财富的象征。

    这么一只百宝囊,拿到各大城池的拍卖会上,绝对能拍出一个天价,甚至,能引发一场腥风血雨。

    苏寒抓着这枚百宝囊,打开一看,里面倒是也没什么东西,一些常见的干粮,清水,一本书,还有一堆妖兽精魄,以及十来颗灵气充裕的石头。

    苏寒先把这本书拿出来,简单瞟了两眼,眼中渐渐现出一丝惊讶。

    这本书,名为焚尽八荒决,是极火宗的控火之法。

    还不错。

    以苏寒现在的眼光,能让他做出这三个字评价的功法,那就是相当不错。

    苏寒在仙界之时,对于控火之法,??法,并没有多深的研究,先前教给蔓蔓的那一门,也是属于仙界最粗浅的,而这门焚尽八荒,勉强当得上入门了,其中有几个手决,以苏寒的领悟力,一时间都是有些无法完全领会。

    随手交给了蔓蔓,苏寒开口说道,“控火之法,你的,好好学一学,比我之前给你的厉害。”

    蔓蔓点点头,紧紧攥着这本书。

    经历了这一场战斗后,她心中比任何时候都迫切渴望强大的实力。

    那种无助的感觉,实在是让她崩溃。

    而且,在她心中,还有一个更深的念头——追上苏寒的脚步。

    蔓蔓知道自己基础很弱,在修行一途上,只是个门外汉,或者说是刚刚入门,但是自己也有巨大的优势。

    就是通过图腾经领悟的凤凰真火,这种火焰,连苏寒都畏惧不已,在实战中,更是表现出对一切火焰的绝对压制,只要自己修为精进,控火之法精妙,战斗力绝对是彪悍。

    假以时日,追上苏寒的脚步,绝对不成问题。

    “涂豪,你的。”苏寒又扒拉出一堆妖兽精魄,丢给涂豪,笑眯眯道,“多吃点,争取早点筑基。”

    涂豪重重点头。

    其实不用苏寒说,他也意识到,自己实在是团队中最弱的一环,简直是太丢人了。

    涂豪虽然在别的事情上没有半点毅力,比如说减肥,再比如说学习,但在玩游戏方面,他绝对是斗志十足,有一股子不撞南墙不回头的韧劲儿。

    曾经为了冲级,连续在网吧通宵过整整一个月,后来差点昏迷,才被父亲强拉出来,一顿暴打后,总算是收敛许多。

    而现在,他对实力的渴望,也是相当强烈。

    每个人都有喜欢的领域,对于涂豪来说,无论是游戏角色的等级提高,还是自己本身的实力进步,都让他有一种很强烈的成就感。

    这,就是自己要走的路。

    随手取出一枚妖兽精魄,涂豪丢进口中,嘎嘣几下咬碎,便是如吃糖豆一样咽了下去,这一幕,看的血狼老祖目瞪口呆,差点吓傻了。

    太彪悍了。

    太凶残了。

    这人到底是什么做的?

    要知道,妖兽精魄在血月大陆可是相当坚硬的几种东西之一,硬度极强,最常见的用途便是研磨成粉末,炼丹或是炼器。

    而这人,竟然直接吃了!

    涂豪朝着他笑了笑,露出满嘴森白的牙齿,吓的血狼老祖后退一步,一屁股坐在沙地上。

    苏寒就笑。

    涂豪修炼的是吞天噬地功,这门功法是饕餮的修炼之法,最大的特点便是吃,而涂豪刚开始修炼之时,全身上下最先开始蜕变的也是牙齿,坚硬到极致,啃食两枚妖兽精魄,易如反掌。

    “行了,不用害怕。”笑了几声,苏寒取出那十几枚蕴含灵气的石头,开口问道,“这是什么?”

    苏寒可以感觉得到,这种石头,大概是类似于灵石一样的存在,但其中,却有着一丝极为诡异的能量。

    阴寒,冰冷,漆黑中带着一丝深红,把整颗石头染的通透。

    “这是血月石。”血狼老祖飞快说道,“血月石是上好的修炼道具,每一颗中,都蕴含着极为强大的灵力,不过吸收起来却是有点麻烦,只能一点一点吸收,需要炼化血月能量,不过,那能量可以强化身体。”

    说着说着,血狼老祖眼神中又是现出一丝渴望。

    方炎的这枚百宝囊中,可以说是收藏丰厚,只不过,却不是自己的战利品。

    捕捉到他眼神中的渴望,苏寒随手丢了三颗过去,“喏,这三颗给你。”

    接过这三枚灵石,血狼老祖轻轻低下脑袋,胸腔中涌现出一道暖流,心中说不出的滋味。

    说实话,他虽然也在意这三颗血月石,因为它能让自己修炼很长时间,速度大增,但他更在意的,是苏寒对自己的态度。

    从一开始的调侃,嘲讽,到现在的尊重,在乎。

    这样的感觉,是血狼老祖之前从未感受过的。

    他从来不和人来交流,他只信赖自己的飞狼。

    看到他这幅模样,苏寒撇撇嘴,也没多说什么,又随手丢给呆霸王五颗,剩下的,便是自己留了下来。

    “这个袋子给你,里面的清水和食物小心保存。”

    耳畔听到苏寒的声音,血狼老祖猛然间抬起头来,还以为是叫自己。

    映入眼帘的,却是苏寒把百宝囊丢给了蔓蔓,一时间,他老脸也是有些微红,看了苏寒一眼,恰好看到一个揶揄的眼神。

    “行了,下次的给你。”苏寒拍拍他的肩膀,便是不再理会。

    到现在为止,苏寒也看出来了,这个血狼老祖,大概被自己“驯服”了。

    不过,苏寒虽然不再提防他,却也没有完全信任,清水和食物,在这荒漠中都是相当珍贵的东西,还是交给蔓蔓保管比较妥当。

    血狼老祖摆摆手,尴尬笑笑,“有三颗血月石我就很满足了,我还要多谢你刚才的救命之恩,若不是你,我早就死在方炎的火焰之下了。”

    苏寒摆摆手,取出几枚仙石,开始布阵。

    为了确保安全,一口气布下三层防御阵法,他才盘膝坐了下去,静静吐纳。

    经过这一场战斗,苏寒体内早已是油尽灯枯,在这种地方,还是早点恢复实力为妙。

    ……

    万丈高空。

    有一道人影,如同一颗流星,急速划破天际,朝着苏寒这边的方向飞来。

    是一个通体洁白的中年人,穿着一身纯白的练功服,脚下一双云纹靴,看起来颇有些种仙风道骨的韵味。

    而此时,他的脸色却是焦急到极致。

    他怀中抱着一个年轻的女孩儿,双眼紧闭,面色漆黑如炭,一道道黑气环绕,显然是中了某种奇毒。

    这通体洁白的中年人,就是云家老祖云破军了。

    而他怀中的少女,是韩影。

    鉴于这次血色试炼的规矩改变,云破军经过反复思量后,做出了一个决定,前去血色试炼。

    他年轻时也来过一次,历经九死一生,总算是侥幸活着回去,血色试炼在他心目中,绝对是一个噩梦般的存在。

    不过现在,云破军有十足的把握,自己可以在血色试炼中活的很好,自己潜修多年,现在的修为,已然相当于血月大陆的武圣。武圣,可是血月大陆最巅峰的力量。

    而在强大的自信下,云破军就带着韩影进来了。

    他只带了韩影一个。

    现在的云家子弟,他一个都不想带,带进来也是累赘,有很大的几率死去。

    云破军对他们彻底绝望了,现在就是想把韩影培养出来,成为云家新一代的中流砥柱,自己也可以安心闭关,全力冲击修为,争取早日渡劫破空。

    但他没有想到,刚带着韩影到了这里,就是陷入了相当危险的地域。

    他们两人,同样也是坠落在这荒漠之中,但却没有苏寒的好运,而是直接落入一头大蛇的领地之中。

    那头蛇的实力非同小可,即便是云破军,花了好大力气才把它斩杀,但却没能保护好韩影,以至于韩影中了奇毒。

    眼见这刚挑选出来的弟子即将死去,云破军简直快疯了,一把抱起她,就朝着最近的城池跑,希望寻找到解毒的法子。

    这条路线,便是从荒漠到黄金城的必经之路。

    而刚才,他身在几百里外,感应到了苏寒和光头老人的战斗,却是不敢冒然冲过来,生怕遭受到波及,而现在,战斗一结束,他便是迫不及待的赶了过来。

    他自信自己的实力,不亚于任何一个武圣,就算是真碰上两个武圣之间的战斗,也能全身而退。

    再说,和武圣级别的强者打交道,至少,能在最短时间内寻找到解毒的线索。

    天外邪魔?

    他从没想过,到了一定境界,这四个字,就是一个笑话。

    经历过第一次血色试炼,云破军对血色试炼的本质,一清二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