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五十七章 败神

    苏寒心中暗暗感叹,这个世界的修行者,着实要比地球强上那么一丝,都能做到武道显圣这一步,这是相当于渡劫期的修为。

    想想倒也正常,毕竟,这是一个纯粹的修行世界,不像地球,修行式微,科技为王。

    而血色大陆虽然比地球强,但也不算那种特别强大的修真文明,比起仙界来,更是差了不止一点半点。

    苏寒在仙界而来,最大的优势便在于他的视野和见闻,其实在仙界,很少有人用香火之力修炼。

    因为,香火和信念之力,虽然可以增长修为,信徒越多,修为增长速度就越快,但这种修炼方式,存在着极大的弊端。

    很容易就因为杂念过多,而导致心思不够纯粹,走火入魔的风险很大。

    苏寒心思飞转,而这个时候,半空中的那道大门中,已然有一个身影,渐渐成型。

    是一个光头老人。

    看不出年纪多大,眉毛洁白,皮肤却是温润如玉,如同婴儿一般,在其额头正中心,有一道血红的火焰状图腾,散发出神秘而强大的力量。

    他的两颗眼睛,如同纯净的红宝石,隐隐有火焰升腾。

    “老祖,恭迎老祖!”

    见到光头老人的影像,方炎双膝弯曲,直直跪了下去,三拜九叩,姿态极为恭敬,而他的眼神中,更是流露出狂热。

    这就是他心目中的神邸。

    至高无上的存在!

    “炎儿,何事?”

    光头老人的声音响起,没有半点感情波动。

    “这几个天外邪魔,杀了王叔和李叔,请老祖出手,诛杀他们!”方炎站起身来,伸手指向苏寒。

    “邪魔?”

    光头老人眼中现出两道红光,宛若实质化的光线,看向苏寒几人。

    几人齐齐打个哆嗦。

    被他看了一眼,感觉像是被一条毒蛇盯上,全身上下如坠冰窖,就连全身上下的修为,仿佛都被封锁。

    雪狼老祖膝盖一软,顿时跪了下去。

    他出身血月大陆,对于这种显圣之力,可以说是完全没有抵抗力,在他心目中,这个光头老人,就相当于神。

    以凡人之躯,根本不是神的对手。

    这样的信念,已然是深入骨髓。

    苏寒面色一变,开口说道,“蔓蔓!”

    蔓蔓很快会意,指尖一点,射出一朵火焰,与那红光撞在一起,在凤凰真火的燃烧下,红光刹那间烟消云散。

    看到这一幕,苏寒微微松了口气。

    “咦?”

    那光头老人眼中轻讶一声,语气中总算是多出一丝属于人类的情感波动,又是两道红光,自眼中发出。

    这一次,却是比上次颜色更加深邃,竟是隐隐显露出一丝金色的光芒。

    苏寒面色微变。

    这就是香火之力。

    香火的力量,最是难缠,其中蕴含有因果、报应、善恶诸多成分,对于信徒信奉的正神来说是补品,但对于旁人来说,就是剧毒。

    一旦缠身,心神会受到很大影响,修为掉落不说,极有可能导致走火入魔。

    就算是凤凰真火,也对付不了它。

    蔓蔓又想出手,却是被苏寒一把拉住,摇摇脑袋。

    眼见这道光芒越来越近,苏寒咬咬牙,蓦然间祭出自己的小鼎,迎了上去。

    与此同时,苏寒全身能量,尽数灌注于小鼎之中,刹那间,鼎身金光大作,半空中浮现出种种图案。

    大地山川,花虫鸟兽,帝皇、将军、文臣、百姓,一幕幕画面,像是走马观花般流转,仿佛有一个盛大的王朝,在半空中显露出来。

    浩大。

    雄伟。

    强盛。

    这样的韵味,在每个人心头流转,所有的目光,都是直直盯着那半空中的小鼎,目瞪口呆。

    而苏寒,脑门上则是冒出密密麻麻的汗珠,显得极为吃力。

    为了不沾染香火之力,苏寒全力催动小鼎,催生出这一幕幕画面,以一个王朝的大气运,来抵御香火之力的侵袭。

    红光再次消散,而那光头老人的虚影,也是变得黯淡了一些。

    这只是他的一道能量分身,主要便是依靠香火之力凝聚成形,而现在力量受损,自然是光影黯淡。

    “邪魔,你们来自何方?”

    光头老人开口说道,声音中渐渐带上一丝凝重。

    “一个香火虚影,也敢在我面前放肆!”

    “给我狠狠镇压!”

    “受命于天,既寿永昌!”

    苏寒放声吼道,手中结出一道道法印,噗的喷出一口鲜血,法印完全成型,小鼎的力量被催发到极致。

    而苏寒的脸色,也是苍白到极致。

    那些大地山川,花虫鸟兽,人物虚影,仿佛都活过来一般,一个个口中都是大声呼喊,“受命于天,既寿永昌!”

    清朗的声音久久回响,如同一首壮丽的史诗,让人有种无可匹敌的感觉,感受到一个王朝的兴衰。

    噗!

    方炎狠狠喷出口鲜血。

    他感觉,像是有一座巍峨大山,压在自己心头,心脏都是挺直跳动,站都站不直。

    “放肆!”

    光头老人大吼一声,金光大作,铺天盖地的香火之力,朝着小鼎狠狠压来。

    那些金光之中,隐隐浮现出一个个信徒的身影,都是跪在地上,口中喃喃自语,三拜九叩。

    轰!

    两道金光撞在一起,产生无与伦比的爆炸。

    之前那王叔的自爆,和这样的撞击比起来,简直如同鞭炮。

    这已经不是人和人之间的战争,而是一个王朝,和一个世界之间的战争。

    小鼎作为真龙之器,被苏寒滋养后,本身的器魂得到一定程度上的复苏,有了真龙之器的魂,那是一个王朝的信念。

    而光头老人,作为可以显圣的武圣强者,坐拥无数信徒,这道显圣虚影,虽然只是他的一道分身,但其中蕴含的信徒之力,也是非同小可。

    两种力量,碰撞在一起,如同火星撞地球。

    噗!

    蔓蔓几人,猛然喷出口鲜血,身体急速后退。

    方炎鲜血狂喷,被死死压在地上,全身骨头不知道断了多少根。

    至少,在现在而言,小鼎的力量,还是占着上风。

    “放肆!”

    光头老人又是一声大吼,整个身体的虚影,蓦然从那道门中跨了出来,化为最精纯的金光,撞向小鼎。

    遭受到这样的挑衅,他完全愤怒了。

    他成圣已有几百年,属于屹立在这个世界巅峰的强大存在,信徒无数,他的地位,根本容不得半点挑衅。

    神威浩荡,一旦受损,威信将会一落千丈,掉下神坛。

    一位神邸,若是做不到无所不能,只会被信徒无情的抛弃。

    为了击败苏寒,光头老人不惜燃烧起全部的香火之力,就算是拼着修为大损,也要把苏寒斩杀在此地。

    修为大损,还可以弥补,但神威一旦损伤,那绝对是噩梦。

    见到这一幕,蔓蔓几人同时发出惊呼,捂住了嘴巴。

    苏寒连喷几口鲜血,全身的能量被催发到极致,顶在三人最前方,像是屹立在惊涛骇浪中的礁石,纵然摇摇欲坠,却是不动如山。

    小鼎和金光的冲击,还在继续,渐渐陷入胶着。

    而每一秒,对于苏寒来说,都是巨大的折磨,他的身体急速颤抖着,仿佛下一秒,就要倒下去。

    蔓蔓的眼睛湿润了。

    涂豪红了眼。

    呆霸王紧紧捏起拳头。

    三人齐齐跨出脚步,朝着苏寒走去,而刚跨出一步,却是听到苏寒从牙缝中挤出来的声音,“后退!”

    “不要过来!”

    “我撑得住!”

    三人深深低下脑袋,心中有着无法用语言来形容的感觉,感动、自责、歉疚,恨,恨自己无能为力,不能为老大分忧。

    看着那个不算宽厚的背影,像是一座山保护着自己,蔓蔓咬破了嘴唇。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

    仿佛只是几个呼吸,又像是千万年。

    小鼎和香火之力的对决,在半空中显露出诸般景象,如同一场千万人参加的战争。

    渐渐到了尾声。

    两道金光,都是微弱到极致。

    此时那光头老人的身影,已然完全消散,只剩下一股子信念,不管最后的胜负如何,他注定要修为大损。

    而苏寒,也是到了极限,小鼎表面浮现出一丝黯淡之色,虚影仿佛透明的肥皂泡,一戳就能戳破。

    “受命于天,既寿永昌!”

    苏寒心中发狠,眼神中现出斩钉截铁的光芒,再次大吼一声,眼耳口鼻中,几乎同时喷出鲜血。

    小鼎光芒一闪,如同回光返照的光辉,又似一颗流星,金光大作,终于是将那道信念完全击溃。

    苏寒心中一松,仰面朝天,直直躺了下去,口中发出虚弱却极尽畅快的大笑。

    几人急急冲了上去,焦急且关切的叫着。

    “我没事。”

    苏寒咧嘴一笑,取出几枚丹药服下,静静看着那半空中的场景。

    此时的小鼎,正在发生着微妙的变化。

    在半空中,似乎有一个个金色的光点,如同见到灯光的飞蛾一般,扑了上来。

    这些,都是最精纯的能量,是之前被击溃的香火之力。

    香火之力本身蕴含信徒的信念,但被击溃后,却是化为最精纯的能量,再无半点杂念。

    一个个金色光点,缓缓融入鼎身,像是为小鼎涂上一层金漆,无比的纯净。

    不到十几个工夫的时间,小鼎已然完全吸收完毕,又恢复了之前的光鲜,光晕流转,蕴含无尽力量。

    这种争斗,最是凶险不过。

    赢者通吃,败者,一无所有。

    毫无疑问,光头老人败了。

    ……

    几千里之遥外,有一座火山,当地人称武圣山。

    火山深处,一道人影盘膝而坐,坐在那颜色发白的岩浆之中,他缓缓睁开眼睛,现出极端冰寒的光芒。

    岩浆的流动,似乎都停滞了。

    “邪魔!”

    片刻后,他发出一声雷霆般的声响,带着无尽怒气。

    这人,正是那光头老人。

    一道显圣虚影被击溃,他损失了将近一成的香火之力,可谓是惨重无比。

    而且,这些损失,是永远无法恢复的。

    这些被他挥霍过的香火之力,每一点,都是代表着一个信徒,他败了,这部分信徒,自然也就知道了。

    这一日,血月大陆上,无数人做了同一个梦。

    坐镇西北荒漠的绝世强者,炎圣方无极,败!

    “神灵都败了……”

    当从睡梦中醒来时,不少人喃喃自语,砸了家中供奉的炎圣雕像,转而请人铸造一枚小鼎。

    也有人,选择信奉其它武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