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五十六章 武道显圣

    “你们,找死!”

    “我极火宗不会放过你们的!”

    “天外邪魔,人人得而诛之!”

    而见到同伴的死,和苏寒正在战斗的这位王叔,眼中蓦然现出无限的疯狂,完全放弃了防御,不顾一切的朝着涂豪和苏寒冲来。

    就算是死,也要拉一个垫背!

    他的身体,在冲刺的过程中,渐渐膨胀起来,如同一个缓缓充气的气球,血肉撑破皮肤,看起来极为恶心。

    而在他的身上,却是有萤火虫般的火光,一点一点冒了出来,极为漂亮。

    血腥与唯美,营造出一股子极为悲壮的气氛。

    方炎眼泪瞬间夺眶而出,“不要啊!”

    看到这一幕,他明白了王叔的决定,他要自爆。

    与其被打到筋疲力尽被虐杀至死,还不如趁着现在还有一点能量,毅然决然的选择自爆,至少,还能拉个垫背的。

    “少爷,好好活下去!你快跑!”

    王叔发出生命中最后一句话,继而身体的膨胀到了极致,如同一个怪物,距离苏寒和涂豪的距离,已然近到极致。

    “爆!”

    轰!

    一个惊天动地的声音,要把人耳膜震破。

    沙尘弥漫,像是卷起了一场沙尘暴,久久不曾散去。

    蔓蔓呆滞,耳中一片嗡嗡之声,而她的眼中,却是现出无与伦比的惊慌,隐隐有泪光闪烁。

    “苏寒!”

    “苏寒,你怎么样了!”

    “你没事吧?”

    饶是她对苏寒的实力向来很有信心,几乎是百分百信赖,不会有半点怀疑,但,这人自爆的威力,实在是太强了。

    仅从那漫天的黄沙就看的出来。

    这一刻,蔓蔓慌了。

    陷入彻底的慌乱。

    心中像是有一块地方狠狠塌陷下去,心底一片酸楚,眼泪差点就掉下来。

    脚步飞快,她不顾一切,冲进了那片沙暴之中。

    身体周围笼罩着一层火焰,她瞪大了眼睛,?睛,搜索着视线范围内可以见到的一切东西,炽热的火焰,将黄沙焚为气体,沙暴消散。

    但,蔓蔓的脸色却是越来越焦急。

    苏寒不在。

    根本找不到。

    哇的一声,她终于哭了出来,大滴大滴的眼泪落下,却是飞快的弯下腰,不顾一切的挖掘着凹凸不平的荒漠地。

    十根葱白的手指,挖掘到炽热的黄沙之上,像是一只地鼠,动作颇有些滑稽。

    “苏寒,苏寒你在哪?”

    “你应一声。”

    “你说话啊。”

    黄沙渐渐散去,呆霸王也是强撑着站起身来,踉跄朝这边走来,眼神中透露出极端的难以置信。

    怎么可能?

    苏寒怎么可能死在这里?

    在呆霸王心中,苏寒不仅是师父,更是近乎神明一样的存在,凡是修炼上的问题,他全部知道。

    凡是和修炼有关的一切,他全部知道。

    实力强横,多智近妖,在任何地方都能混的风生水起,自从见他第一面开始,还从未见他吃过任何亏。

    而现在……

    “不要着急,不要着急,苏寒肯定没事的。”

    呆霸王安慰着蔓蔓,也是陪她一起挖沙。

    “哈哈哈哈哈哈……”

    见到这一幕,方炎顿时放声狂笑,他眼角挂着泪珠,但却依旧是放声大笑,笑声中充斥着无尽的畅快。

    “你们不是很厉害吗?再厉害,也免不了一死!”

    “杀我极火宗的人,杀我方炎的长辈,死的大好,大快人心!”

    “他一定尸骨无存了!”

    听到方炎的话,蔓蔓愣了一下,抬头看了他一眼,眼神中透露出无尽怒火,噗的喷出一口鲜血,脑海中却是一片空白,根本想不到出手对付他,只是拼命的挖掘着黄沙。

    呆霸王脸色也是愤怒到极致,只是此时的他刚刚经历过一场相当惨烈的大战,全身上下全无半点力气,酥软如泥,短时间内根本无法战斗。

    “方炎,你不要得意的太早了!”是血狼老祖再次出手,与他缠斗。

    说实话,在这样的情况下,他心底深处,不由自主的泛起一丝逃跑的念头,毕竟,看此时的战局,蔓蔓和霸王是肯定没有战斗的力量,以自己本身的实力,应付起方炎的火焰,极为艰难。

    注定是一场苦战。

    但,不知为何,他就是下不了决心。

    心底深处,总是对苏寒还抱着一丝希望。

    那个公子,出身什么第一家族,想来,应该有着保命的手段,不会这么容易就死了的。

    再说,他可是还欠着我一把法器呢。

    血狼老祖心绪纷飞,就这样说服了自己。

    两人再次战在一起。

    只是,战斗局势却是截然不同。

    没有了蔓蔓的火焰压制,方炎爆发出极为恐怖的力量,一招一式,都是蕴含有强大的火焰,血狼老祖疲于应对,狼狈躲闪。

    “勾结天外邪魔,今日就是你的死期!”方炎声音很是霸道。

    血狼老祖大口大口喘着粗气,却是连话都说不出来,每当他想发出尖啸,召唤自己的狼群之时,方炎的攻击都是变的极为暴烈,如狂风骤雨,连声音都发不出。

    “战尽八荒!”

    “死!”

    方炎一声大吼,无数的火焰,从他身体周围涌现,形成一片火海,朝着血狼老祖席卷而去。

    在炎热的天气中,他这一招的力量仿佛无穷无尽,熊熊火光冲天而起,把天边都映红,太阳都黯然失色。

    血狼老祖发出一声声嘶力竭的惨叫,全身笼罩在火焰之中,眼中现出绝望。

    就这么……就这么死了吗?

    身体周围是铺天盖地的火焰,他再无半点反抗之力,连跑都跑不掉。

    ……

    而就在这时,在那一片火焰之中,却是蓦然生出一点金光。

    如同一尊太阳缓缓升起,光芒四射,照的人连眼睛都睁不开。

    在金光的照射下,所有的火焰,都在以一种肉眼可见的速度,飞快消散,直接熄灭。

    几个呼吸后,便是完全消失。

    血狼老祖全身烧的一片焦黑,却都是皮外伤,他呆呆看着半空中那一点金光,嘴巴大张,能塞进去一个鸡蛋。

    这到底是什么玩意儿?

    方炎也惊呆了。

    凝聚目力,仔细看去,依稀可见,这是一枚小鼎。

    “天生的宝物?”

    方炎心中不由现出一抹火热,这小鼎自自己的火海中升起,看血狼老祖那副模样,肯定也不是他的。

    莫非,是一直隐匿在地下,现在被自己烧出来了?

    方炎朝前跨出一步,就想冲天而起,将那小鼎抓在手中。

    只是,下一秒,他脚步倏然凝滞,目瞪口呆。

    一个大胖子,从天而降,似乎是从那小鼎之中掉出来的。

    在半空中,胖子还在死命挣扎着,像是一只没了翅膀的肥鸭,最终轰然落地,溅起一大片沙石。

    “卧槽,老大你竟然踹我!”

    这胖子,正是涂豪,刚落地,他便是愤怒的大吼。

    而吼了一声后,似乎感觉到周围气氛有点不对,他四处环顾一眼,见到的是四双发亮的眼睛,直直盯着自己。

    “你们看我干嘛?”

    咧嘴一笑,涂豪腆着大肚子,飞快朝蔓蔓跑去。

    他这时站立的地方,距离方炎有点近,心中着实没有什么安全感。

    “苏寒呢?”

    蔓蔓急急问道。

    “在这。”

    涂豪还没说话,从那金色小鼎中,正好落下一人,如一阵风,轻飘飘站在地上,正是苏寒。

    “你!”

    蔓蔓站起身来,像是一头愤怒的鸵鸟,狠狠朝着苏寒冲来,二话不说,就钻进他怀中,抓起他的手,狠狠咬了下去。

    苏寒脸色扭曲,动也不敢动,看了一眼周围的环境,感觉到蔓蔓的眼泪打湿自己的衣服,大概明白了是怎么回事。

    “傻姑娘,我没事。像哥这么英俊潇洒,卓尔不群的男人,怎么可能死在一个小小的自爆上,你太小看我了。”

    在刚才那一瞬间,感觉到那人就要自爆,已然完全来不及躲避,苏寒脑海中划过一道亮光,便是一把拉起涂豪的手,钻进了小鼎空间之中。

    此时的小鼎,可以说是苏寒身上最为重要的宝物,吞噬了不少法器,尤其是吞噬在拍卖会上得到的那把佩剑后,更是恢复了不少元气。

    在这自爆下,钻入小鼎,顿时云淡风轻,外面的一切,和他再无半点关系。

    而在那自爆的冲击波下,小鼎飞出,飞到方炎和血狼老祖的战圈之中,直到刚才,苏寒才钻了出来。

    见到苏寒毫发无损的站在这里,方炎眼神中显露出无比的惊骇,还有一丝若有若无的贪婪。

    那到底是什么宝物!

    一枚小鼎,竟然可以装人,在自爆之时,竟然能带着人躲入其中。

    如此神奇的法器,完全颠覆了方炎的认知。

    虽然知道这些天外邪魔身上,有着不少法器,但他还从未听说过具有如此神效的。

    咬咬牙,方炎珍而重之的飞快从怀中取出一枚玉符,滴了一滴鲜血上去,刹那间,玉符光华大作,漂浮于半空之中,化成一道虚幻的门。

    “显圣玉符!”

    血狼老祖惊呼一声,朝着苏寒飞奔,仿佛这道门的虚影,是天底下最为恐怖的东西。

    “什么是显圣玉符?”

    血狼老祖飞快解释。

    听到他的话,苏寒脸色渐渐凝重起来。

    原来,这显圣玉符,是一种可以通过血脉联系,召唤家族长辈一道神念的奇特符篆。

    在这个世界上,屹立于世界最顶端的强者,被成为武圣,而武圣一个最为重要的特征,便是可以显圣。

    一道道分身,在普通人群中显露,供普通人朝拜,以此吸收信徒的香火之力和信念之力。

    这,也是一种奇特的能量,可以增长修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