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五十五章 鏖战

    只见那一点乳白色的火光,虽毫不起眼,但却似拥有莫大的威能,急速朝这边飞来的过程中,空气都是在燃烧。

    天地灵气,似乎在刹那间就狂暴起来,距离火焰最近的灵气被炙烧,四面八方的灵气补充进去。

    风就是这样产生的。

    但,蔓蔓这点火焰,产生的不仅仅是风,而是风暴。

    狂暴的风卷,卷起无数黄沙,形成一道蔚为壮观的沙卷,朝着那条火龙席卷而去。

    噗……

    火龙的身体在急速波动着,原本完全由火焰凝聚成形的身体,竟然是在渐渐松散,消弭,仿佛是一堆铁粉,而那风卷,就是磁石。

    此消彼长,方炎再也笑不出来了。

    “怎么可能!”

    “这怎么可能!”

    “我极火宗乃是天底下玩火的祖宗,那到底是什么火焰!”

    方炎放声大叫,声音中带着极端的难以置信,还有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惶恐。

    他出身极火宗,父亲是极火宗上任宗主,极火宗以火焰扬名,在整个血月世界都是赫赫有名,位列十大宗门之一。

    方炎一直以为,唯有极火宗的火焰,才是最强大的,无论是火焰的性质,还是对控火的研究。

    而他在游历过程中,经历了无数场战斗,每一场战斗,都证明了这一点。

    但,现在见到的这一幕,完全颠覆了他的认知。

    对方的一点小火星,就能完全压制自己的火龙,甚至让自己的火龙呈现出一种近似于朝拜的臣服,这只能说明一点。

    对方的火焰层次,要远远高出自己!

    不是一个档次两个档次的差距,而是天和地的差距!

    就像是天火和灶火之间的差距。

    那个女人,她到底是什么人?

    就算是天外邪魔,也不可能有这般强大的火焰啊,就算是先辈的各种记载中,也从未记载过。

    方炎心底一片冰凉,如坠冰窖。

    而瞬息间,一个念头便是无可抑制的充斥在他脑海之中。

    杀了她!

    就算是不惜一切代价,也要杀了她!

    有这样一个女人存在,对于极火宗来说,绝对是一个无法想象的巨大威胁!

    “王叔,李叔,一起上,杀了他!”

    方炎大喊一声,这个时候,他也顾不上磨练自己了,要不惜一切代价,彻底杀死那个恐怖的女人。

    他身后的这两位中年人,都是宗派之中的长老,作为自己的贴身护卫,实力高出自己不止一个档次。

    两人轰然应诺,眼神中也都是流露出阴冷的光芒。

    方炎能想到的事情,他们自然是也能想到。

    这个天外邪魔,实在是太恐怖了,极火宗非杀她不可。

    “小狼,准备,关门,放狼。”而听到方炎那暴怒的话,苏寒脸上依旧带着笑容,转头看向血狼老祖,轻飘飘说道。

    “关什么门?”血狼老祖愣了一下,有些回不过神来。

    “笨死你,叫你控制狼群把这片包围起来。”

    血狼老祖这才反应过来,一声高亢的呼哨,狼群蓦然散开,整齐有序,到这个时候,他对苏寒的实力,是彻底臣服了。

    方炎那火焰的威力,血狼老祖可以非常清楚,他自己好几次都吃了大亏,若不是有着狼群救援,估计早就成为一堆骨头渣子都找不见的灰灰。

    而蔓蔓手中那火焰,竟然是把方炎压制的半点脾气都没。

    这到底是怎样的一群妖孽啊。

    血狼老祖更加庆幸,幸亏自己一开始做出最明智的选择,跟他们化敌为友。

    “霸王,你独自对付一个,涂豪,你和我对另一个,小狼,你可以去和方炎公平决斗了,蔓蔓,你压阵,随时准备火焰援助。”

    苏寒飞快开口,安排着作战任务。

    听到这话,几人都是点头,血狼老祖更是眼神发亮。

    自己畏惧的,无非也就是方炎的火焰而已,现在他的火焰被彻底压制,正好痛痛快快的打一场。

    血狼老祖已然可以遇见,今天,这三人,必定要陨落在这里。

    “上!”

    苏寒一声令下,五人便是都冲了出去,各自找着对手。

    呆霸王的对手是那位名为李叔的中年人,而呆霸王之所以选择他的原因,则是因为这人的武器,是一副拳套。

    狰狞的拳套,也不知是什么材质锻造而成,表面有强大的灵力气息,显然不是凡物,应该是法器。

    “来!”

    二话不说,呆霸王便是轰出一拳,淡淡的金光笼罩在他身体周围,映衬的他如同一个从神话故事中走出的神邸。

    李叔毫不畏惧,眼中现出一丝狰狞,也是轰然打出一拳。

    轰!

    两人的拳头打在一起,一声闷响,两人脚下都是稳如泰山,却是平白矮了一截,是卸力到脚下,双脚深深陷入沙地之中。

    “再来!”

    感觉到对方和自己半斤八两的力量,呆霸王眼中现出强大战意,扬了扬拳头,也是再次冲了上去。

    两人就站在一起。

    ……

    苏寒这边,战势也是火热。

    平心而论,苏寒的修为和这王叔比起来,还是有相当的差距的,但苏寒是什么人?

    他的记忆中,存在着无数精妙的功法,以功法本身的凌厉和精妙,来弥补能量上的不足,也是一条可行之路。

    此时,苏寒使的是一套枪法。

    百战枪法。

    这是在仙界风靡一时的一种枪法,门槛不算很高,但每一招每一式,都堪称经典,后世许多枪法,都是脱胎于这门功法。

    苏寒之所以选择这门枪法的缘故,一来是因为枪本身较长,攻击范围大,避免和这人贴身肉搏,二来,也是想给涂豪做个表率。

    涂豪之前选择兵器之时,非要选择长枪,苏寒也就任他,并且把这门百战枪法交给了他,但是在和齐狼的一战中,涂豪却是半招都使不出来,完全像个活靶子。

    在这实战中,苏寒想让他尽快成长。

    “狂龙出海!”

    苏寒一声大吼,涂豪下意识的扭动枪身,使出这一招,两只手速度飞快的抖动枪杆,舞出一道道影子,直奔王叔上身,那漫天的枪影,虚虚实实,变幻万千。

    王叔手中一把长刀,左挡右挡,应付起来毫不费力,他的实力高出涂豪太多,而且,涂豪这门枪法练的还很不到位,基本上对他构不成什么威胁。

    真正的威胁,是苏寒。

    在涂豪使出狂龙出海这招之时,苏寒用的是一招地龙翻天。

    一攻上三路,一攻下三路,配合的还算默契,主要是苏寒迁就他的节奏。

    王叔慌忙闪避,就哇哇大叫起来。

    他感觉身体周围都是枪影,胖子的枪还好说,而这个清秀少年的枪势,却是毒辣到极致。

    一时间,他全力防御,被两人压制的喘不过气来。

    ……

    另一边,血狼老祖战的也是颇为兴奋。

    好久没有这么爽快的战斗了。

    他用的是一套天狼啸月拳,一招一式,都和狼有关,如同一只战狼,凶狠到极致。

    方炎打的也是狂暴,他的实力和血狼老祖差不多,招式精妙程度,也半斤八两,而之前他之所以能够完全压制血狼老祖,靠的便是自己的火焰。

    火焰一出,所向披靡。

    但现在,他却是根本不敢发出火焰。

    只要稍微有半点异动,那个女人便是一道火花射来,也不攻击,就那样静静悬浮在半空之中,而天地灵气中的火属性分子,便是被尽数吸引过去。

    方炎憋屈的几乎要吐血。

    但,却是根本无能为力。

    抽空看了一眼王叔和李叔的战斗,发现两人也都是陷于苦战之中,他打定精神,喘匀呼吸,不敢有半点大意。

    极火宗之人,从来就没有逃兵,有的只有英魂!

    虽然是身陷苦战,意识到这群天外邪魔的实力相当强大,但三人心中都没有半点逃跑的念头,一个个都是用尽全身本事。

    事实上,血月大陆武道宗派中人,大都是这个性子。

    骨子深处,都有一股极为倔傲的狼性,宁死不屈,就算是死,也要咬下敌人一块肉。

    像血狼老祖这种人,纯属异类。

    他长期和狼生存,不怕死的任务,全部交给他的宝贝飞狼,他只学会了狼性中的狡猾和生存。

    ……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

    不知不觉中,已经到正午了。

    气温一如既往的灼热。

    在这样的环境下打斗,方炎本该是有种如鱼得水的感觉,因为功法的缘故,气温越高,他能发挥出的战斗力就越强,但现在,他却是越打越憋屈。

    因为那个女人。

    那个女人已经不满足震慑了,她抽空便是射出一道火焰,毫无半点风度的偷袭。

    方炎身上华美的长袍,已然是出现一个又一个大洞,甚至连皮肤都是有些焦黑。

    这件衣服,对于火焰有着极强的防御能力,是宗派之中的至宝,而在那乳白色的火星中,却是烧成一件乞丐装,方炎心疼的同时,心中一个念头,越来越坚定起来。

    拼了!

    看来,要用出那最后的手段了。

    “啊!”

    而就在这时,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却是陡然响了起来。

    方炎看了一眼,瞳孔陡然一缩,下意识叫出声来,“李叔!”

    是呆霸王的战争有了结果,那位名为李叔的中年人,和呆霸王不知道拼了多少拳,拳头肿大了至少三倍,乌黑发胀,便是连那拳套都被打破。

    而呆霸王,却是没有受到半点伤害,身上依旧是那一层淡淡的金光,岿然不动。

    在最后一拳的力拼下,李叔终于是撑不住了,一条胳膊骨骼尽数断裂,锋锐的骨茬,刺穿手臂上的肌肉,鲜血如注。

    而呆霸王却是不依不饶,没有半点怜悯之心,大声吼着,一拳一拳继续轰打着他。

    一个呼吸的功夫,便是打出将近百拳,尽数落在他身上,血肉模糊,几乎成了一个肉饼。

    完全是一场虐杀。

    “够了!人已经死了!”

    这一幕,就是连苏寒都看不下去了,大吼一声,声如雷霆。

    呆霸王这才从狂热的状态下回过神来,刹那间感觉全身极度的空虚发力,连站都站不稳,一屁股坐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