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五十四章 火焰比拼

    深夜。

    天空中依旧是那一弯如血的月色,气温低到恐怖,不过,冷至少比热好了许多,在苏寒的带领下,三人很有节奏的快步跑着,如同四匹奔马。

    血狼老祖跟在最后,心中咒骂个不停。

    他平时都是骑着自己心爱的飞狼翱翔,哪里受过这般苦?

    只是,为了法器,他硬生生忍了,像是一个逃婚的小姑娘般,提着长袍的下摆,大步跑着,边跑还在边哆嗦。

    “小狼,你们这儿这月亮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是血色的?”苏寒一边跑着,开口问答。

    小狼,自从在法阵中调侃过他后,苏寒便给他取了这么一个外号,血狼老祖心中不满,抗议,却是根本起不到半点效果。

    血狼老祖喘着粗气,听到这问题,脚步一滞,“我也不知道。”

    “真不知道?”

    “真不知道。”

    苏寒回头,似笑非笑的看了他一眼,开口道,“你告诉我这月亮的来历,我就教你制造法器。”

    嘶!

    血狼老祖急促的倒吸了一口凉气,气息顿时紊乱,脚下一个踉跄,差点摔倒在地,挣扎几下爬起身来,瞪着眼睛问道,“你说真的?”

    苏寒面无表情,“假的。”

    血狼老祖……

    胸膛急促起伏,差点忍不住喷出一口老血。

    呆霸王和涂豪都是停住脚步,哈哈大笑,笑出了眼泪,笑的肚子都疼了。

    蔓蔓也是发出一阵银铃般的笑声。

    血狼老祖脸色一红,简直快要崩溃了,从牙缝中挤出一句话,“你耍我?”

    “你是我耍你,是你耍我吧。一个破月亮的秘密,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值得老子用炼制法器的法门来换?这天底下,哪有这么好的事情?要不,你把你那驯狼之术教给我,我告诉你,我为什么长的这么帅?”

    “哈哈哈哈哈……”

    听到苏寒这无耻而平静的声音,三人再也忍不住了,笑做一团,笑的东倒西歪。

    ?。

    血狼老祖呆呆站着,脸色扭曲,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

    不过,想想也是。

    一个月亮的秘密,在这世界上是众人皆知的事情,用来换法器的炼制之法,确实是有点不合常理。

    “哈哈哈,小狼,你太萌了。”蔓蔓上气不接下气的笑道。

    萌是什么意思?

    血狼老祖心中冒出这个念头,却是紧紧闭着嘴巴,不敢问出来,生怕被人笑话。

    他有一种感觉。

    在这四人面前,自己就像是进城的土包子一般,屡次被戏弄,气的自己几乎要发狂,虽没有受到任何实质性的伤害,但心情却是受到很大影响。

    “说吧,告诉我这月亮到底怎么回事?给你一把法器。”苏寒毫不在意的说道,随手取出一把法器,笑眯眯的看着她。

    血狼老祖眼神一亮,想了想,飞快解释起来。

    原来,这个世界,传说是由一位狼神创造的,狼神完全统治了这个世界,人类只是狼口中的食物。

    而后来,随着人类崛起,狼群的生存空间,也是被一点点压缩。

    在人类四位至强者的联合攻击下,狼神也是被打到奄奄一息,即将死去。

    狼神在濒死之时,以毕生修为将全部血脉力量封印在月亮之上,并发出最后的遗愿,“总有一天,会有一头狼在血月的照耀之下,获得狼神的传承和全部力量,带领狼群吃光人类,重新占领这个世界。”

    听到这样的故事,苏寒抬头看了一眼那血色的月亮,似乎觉得,在那血色的月亮之中,隐藏着一只眼睛,正在看着大地。

    蔓蔓打了个哆嗦,下意识朝着苏寒身边缩了缩,紧紧攥着他的胳膊。

    虽然是传说,但看到那血色的月亮,却是让人有一股子毛骨悚然的感觉,从心底升起一股子凉意。

    “呵。”

    苏寒咧嘴笑笑,沉默片刻,开口问道,“这么说来,你是人群中的异端了?”

    血狼老祖身体哆嗦一下,看向苏寒,眼神中蓦然现出一道寒光。

    万万没有想到,从这传说中,苏寒竟然是能得出这样的结论。

    这,确实是他心底最深的刺。

    为了获取强大的力量,为了能更好的活下去,他选择与狼为伍,但却是也意味着,从此便再也无法融入人类的世界中。

    人和狼,是宿命中的死敌。

    自从血狼老祖无意中获得驯狼之术时,他就明白了这一点,但他别无选择。

    “放心,我不会嫌弃你的,其实有时候,人比狼可怕。”苏寒第一次用正常的语气和他说话。

    血月老祖刹那间有种泪流满面的冲动。

    这种被人理解的感觉,实在是他最需要的。

    ……

    自从发生过这件事后,五人之间的气氛,渐渐变的和谐起来。

    一夜时间很快过去,第二天黎明到来的时候,血狼老祖脸色蓦然一变。

    “糟糕!”

    “怎么了?”

    “前方有人发现了我的狼群,正在厮杀。”血狼老祖脸色又惊又怒,这一小会儿的感觉,他便是感觉到,自己的飞狼已然死去了三头。

    “过去看看。”

    苏寒飞快说道,脚步也是加快了几分。

    将近一炷香的功夫,赶到前方的狼群之前,见到眼前的一幕,几人瞳孔都是剧烈一缩。

    只见,在那狼群之中,此时正有一个少年大杀四方。

    他穿着一身通红的战甲,如同一团熊熊燃烧的火焰,一拳一脚之间,仿佛蕴藏着无尽的力量,狼群在他的殴打下,根本形不成有效的反击。

    而在少年身后,还有一左一右两个中年男人,气息彪悍,大概是他的护卫。

    “方炎!”

    血狼老祖一下子叫了出来。

    见到苏寒疑惑的眼神,血狼老祖飞快说道,“方炎是极火宗的少主,性情暴戾,凶狠嗜杀,长年在外游历,他追杀过我好几次,每次都侥幸逃脱。”

    嗷呜!

    血狼老祖刚说完,便是发出一声凄厉的狼嚎,而前方的狼群听到这声音,顿时就有序的后退,纷纷推到他身后。

    于此同时,在五人身后几里地的位置,一群飞狼也是急速前进,朝着这边奔来。

    “血狼老祖,你竟然跑到这里,该死!”

    方炎一声大吼,声音中透露出强大的战意,此时他全身上下都被狼血染红,站在那里,如同一尊从尸山血海中闯出来的战神,看起来异常的凶悍。

    “方炎,你找死!”血狼老祖也是大声喊道,但却是有些色厉内荏的味道。

    面对方炎,他实在是提不起胆气。

    如果对方是一个人的话也就罢了,而对方可是极火宗的少主,身后有着一个极为庞大的势力。

    自己若是真拼死了他,极火宗绝对饶不了自己。

    现在的日子,过的已经够艰苦了,若是再被极火宗追杀,血狼老祖可以想象自己的下场。

    “天外邪魔?”

    冷冷看了血狼老祖一眼,再看看苏寒几人,看到苏寒四人身上那与众不同的装扮,方炎的脸色蓦然狰狞起来,身上透露出强横的杀意。

    “血狼老祖,你竟然敢和天外邪魔勾结在一起!”

    “你想形神俱灭是不是!”

    “把这四人杀了,我方炎发誓,从此以后不再追杀你,甚至,可以许诺你当我极火宗的长老!”

    方炎大声喊道,他的父亲,极火宗的上一任宗主,便是死在天外邪魔的手中,对于天外邪魔,他可以说是恨入骨髓,见一个杀一个。

    听到方炎的话,血狼老祖脸色抽搐片刻,看看苏寒,再看看方炎,咬咬牙,蓦然做出决定。

    “我的事,不需要你们管!”

    “你杀我的时候想杀就杀,你用我的时候,就要我向一条狗听你的命令,哪有这样的道理?”

    “方炎,你……”再次看了苏寒一眼,看到苏寒眼中的杀意,血狼老祖咬咬牙,大声喊道,“方炎,今日就是你的死期!”

    方炎冷冷看着这边,听到血狼老祖的话,顿时就哈哈大笑起来。

    “哈,想杀我,就看你们有没有那个本事了!”

    “王叔,李叔,给我压阵,我先去会会这帮小子。”方炎交代一句,便是一步一步朝着五人赶来,他故意走的很慢,仿佛是要给五人施加强大的心理压力。

    “你们,死定了!”

    一步一步走着,他缓缓说道。

    身上的气势越来越强烈,如同一座即将喷发的火山一般,气息炽热到极致。

    呼……

    一阵风吹过,熊熊的火焰在他身上燃烧起来,越来越强烈,渐渐成燎原之势。

    苏寒一直静静看着,没有半点反应。

    血狼老祖则是眼神焦急起来,“不能让他完全施展,赶紧上。”

    苏寒摇摇脑袋,一把拉住他的胳膊,“稍安勿躁。”

    不过几个呼吸的功夫,方炎身上的火焰已然燃烧到极致,形成一条蜿蜒的火龙,发出阵阵愤怒的咆哮,在他头顶盘旋。

    “天外邪魔,死吧!”

    一声大吼,方炎伸手一指,这条火龙便是极有灵性的朝着五人飞来。

    而昨晚这一切后,他脸色也是有些萎靡,消耗很大,微微弯着腰,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蔓蔓,看你的了。”苏寒笑着说道。

    蔓蔓撇撇嘴,则是毫不犹豫的站出身来,“小意思。”

    她指尖轻轻飞出一点火花,烛苗大小的一点,仿佛随时都有可能熄灭,朝着那条巨大的火龙飞去。

    方炎眼神一滞,搞不懂这帮人到底想要干什么?

    莫非是吓傻了不成?

    一朵小火苗,怎么可能和自己的火龙相比?

    而下一秒,他瞪大眼睛,惊恐的像是一只青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