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五十三章 以势压人

    “快点,考虑好没,本少爷时间宝贵。”苏寒大声催促道。

    身后三人见到苏寒这幅模样,一个个都是沉默不语,平心而论,他们这时心中还是颇为惊慌的。

    在这种情况下,已然是心乱如麻,根本不知道该干什么好了。

    “小子,你说的话可是当真?”被苏寒催问,血狼老祖疑惑的开口问道。

    “混蛋!竟敢不相信本少爷,让你看看我的厉害!”苏寒心中一动,再次取出三把法器,做势就要朝着血狼老祖丢去。

    “别!别!别!”

    “我相信了!”

    “我同意!”

    见到苏寒这幅气急败坏的模样,血狼老祖飞快摆手说道。

    “早说不就得了,德性,你们这群狗奴才,一个个都是这幅模样,不打不听话!”苏寒笑骂一句,语气更加嚣张跋扈。

    血狼老祖被骂了一句狗奴才,心中憋屈到极致。

    只是,在这种情况下,却也不敢翻脸,勉强压下心底的不爽,开口问道,“你们去黄金城干什么?”

    “干什么?当然是杀人了。有个叫做极火宗的武道宗派?什么玩意儿,也敢叫极火宗,连本少爷一个女人都比不上。”

    苏寒一把搂过蔓蔓,大大咧咧的把她拥进怀中,挑起下巴,“是不是?妞,给他露一手。”

    被苏寒以这样一种轻佻的姿态挑着下巴,蔓蔓脸色发红,不留痕迹的狠狠踩在苏寒脚上,脸上却是笑颜如花,娇滴滴说道,“是,少爷。”

    随手取出一把法器,蔓蔓一道凤凰真火烧上去,片刻后,这把法器,便在以一种肉眼可见的速度消融下去。

    在火焰的灼烧下,方圆几丈范围内的天地灵气,都是变的急速狂暴起来,一群狼畏惧的看着蔓蔓手中的火团,低声呜咽。

    血狼老祖惊呆了。

    彻彻底底,完完全全惊呆了,脑海中一片空白,冒出了满脑门的冷汗,也不知道是热的,还是被吓的。

    他心中已然有点后怕了。

    自己怎么追着这么一个煞星跑了这么长的距离。

    幸亏他们刚来血月大陆,还没摸清楚底细,不然的话,自己绝对要倒大霉。

    这样的火焰,简直堪比劫火!

    竟然连神兵都能融化。

    “血狼,看到没?你说说,我家暖床丫头这火焰,比起那极火宗来如何?”

    血狼老祖尴尬笑笑,有些畏惧的看了蔓蔓一眼,“公子婢女的火焰,强到没边了,我还从未见过能把法器融化的火焰。”

    这倒是说的实话。

    在这个世界上,神兵就是最坚硬的武器,要想毁灭一把神兵,实在是太难了,几乎是不可能的。并不是因为这世界上的土著修为不行,只是炼器水平太过落后。

    “行了,瞧瞧把我的小宝贝累的。”

    见这把法器烧的差不多了,自己震慑的目的也已经达到,蔓蔓也快到了极限,苏寒飞快开口说道,便是给她擦汗。

    抓着她的手,悄然渡过去一丝极为精纯的能量。

    蔓蔓咧嘴笑笑,站在苏寒身后,示威似的看向那血狼老祖。

    不知为何,此时她心中忽然有种很刺激的兴奋感。

    身处如此危险的环境中,面对的又是能操纵近百头狼群的强大敌人,而苏寒却没有半点畏惧,硬生生用这样一种方式,连震慑带哄骗,就把他吓住了。

    这样近乎不可能完成的事情,带给蔓蔓很强大的安全感。

    尤其是刚才那一段角色扮演,更是让蔓蔓心中泛起一丝酥酥麻麻的感觉,看向苏寒的眼神更是朦胧。

    这家伙太坏了。

    在这种情况下,还不忘占自己便宜。

    “行了,你既然同意,那就跟着我走呗。”

    “前往黄金城,出发!”

    “让你那些狼走开,老子最讨厌狼,刚才看到一百多头狼追着跑,吓死老子了。”

    站在血狼老祖面前,苏寒飞快说道。

    血狼老祖再次沉默。

    平心而论,他的实力算不上很强,最主要的仰仗,便是这些花费了无数力气才培养出来的狼群,而现在,苏寒竟然说出这种话。

    不和狼群呆在一起,血狼老祖片刻都觉得不舒服,心里空荡荡的,没有半点安全感。

    而若是带着狼,苏寒又不同意。

    血狼老祖为难了。

    对着些大户公子的毛病,简直是痛恨到咬牙切齿。

    他可是清清楚楚记得,最开始的苏寒,还是一副比较恭敬的样子,而现在,立马就成了这副嚣张跋扈的模样。

    看到血狼老祖皱眉,苏寒心中大感舒爽。

    这就是势。

    大势已成的势。

    对付这种心机深沉的人,一开始和他套近乎,斗智,紧接着以雷霆手段震慑,让他意识到自己的强大力量,然后再以利益相诱惑。

    诱惑过后,再用力量震慑。

    如此反复,不用三次,就把他的心性磨到差不多了。

    从一开始,血狼老祖就陷入了苏寒专门针对他的性格而设定的陷阱,一步步,把自己的势丢掉了。

    苏寒心中也清楚,这人心中肯定还会打起算盘,抓住机会就会阴自己,但至少,眼前这个大难关算是平安度过去了。

    “快点啊,还愣着干什么,少爷等的花儿都谢了。”见他久久不肯行动,苏寒又是催促道。

    血狼老祖擦了一把额头上的汗珠,咬咬牙,蓦然做出决定。

    一声嘹亮至极的口号响起,狼群冲天而起,呈现出两个军容整齐的战阵,一部分朝着前方飞去,另一部分却是后退。

    “公子,我派一部分狼儿去前面探路,另一部分到后面,防止我们被人偷袭,这样可以了吧?”

    苏寒冷冷盯着他。

    这人,倒是真够警惕的。

    他还怕自己对他不利,竟然能想出这么个办法。

    这样一来,自己就算是想对他出手,也要考虑两群狼的威胁,毕竟,他一声呼哨,前后的狼群就能齐齐赶来救援。

    心中一动,苏寒点点头,“就这么办。”

    到这个时候,苏寒也不想过分压迫他。

    再压下去,难保这人不生出别样的心思,兔子逼急了还咬人呢。

    血狼老祖也是大喜,这才挤出个笑容。“对了,我还不知道公子尊姓大名呢。”

    “我姓苏,来自水蓝界第一大家族苏家,给你介绍,这是我的侍女,蔓蔓,这是我的手下,霸王。”

    水蓝星?

    苏家?

    血狼老祖眼珠子转了两圈,暗暗把这些记在心中,若有机会,一定要好好打探一番。

    五人就重新踏上路程。

    ……

    中午。

    正是烈日正盛之时,太阳像是一个巨大的火球挂在半空之中,尽情的宣泄着热量。

    走在这空旷无人的荒漠之中,又是这个时刻,苏寒感觉像是在蒸笼中一般,身上发热,心里也是发热,心情都是有些烦躁。

    以他的修为,若是在地球上,完全可以达到寒暑不侵的地步,但在这个地方,却是根本不行。

    苏寒大概估计了一下,此时空气的温度,至少有八十度,相当恐怖。只有已然到达罗汉境的呆霸王,才能凭借着肉身扛下来,一点都不在乎。

    血狼老祖取出一顶大大的伞状皮帽顶在脑袋上,看了苏寒一眼,嘴唇动动,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苏寒回头看了他一眼,大手一挥,“天太热,原地休息。”

    停下脚步,苏寒便是再次开始布置法阵。

    这次却不是防御法阵,而是一个五行阵。

    阵法一道,以五行和八卦之道为基础,金木水火土五行,乾、震、坎、艮、坤、巽、离、兑八卦。

    以苏寒现在的实力,没有足够的布阵工具,要想布置出一些威力莫测的阵法,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

    而他布阵的阵法,也都是一些最简单的。

    如那防御法阵,便是最简单的八卦法阵。

    而苏寒现在要布置的,是五行阵。

    五行阵和八卦阵比起来,并不是那么常用,防御不行,攻击也不行,常以辅助阵法的形式存在。

    比如说苏寒现在布置的五行阵,这个地方温度极高,空气中火属性的五行能量异常强大,那么就布置一个葵水大阵。

    水克火,温度自然是要下降。

    极为娴熟的布下灵石,形成一个玄奥而有序的图案,几乎是在苏寒安放好最后一块仙石之时,一道淡淡的光幕便是升腾而起。

    淡蓝的光幕,带给人一种极端的舒爽。

    而刹那间,大阵中的温度便是下降到一个极为舒爽的程度,苏寒惬意的吸了口气,取出冰块和红酒,美美喝了一口。

    “少爷,人家要,人家也要。”

    蔓蔓腻声说道,一下子扑了上来,一是确实渴的不行,一杯冰镇红酒,绝对是最美味的诱惑,二来,也是在血狼老祖面前,表演好自己暖床丫头这个身份。

    而她说出这句话后,自己心中都是有着电击般的感觉,她隐隐发现,自己似乎是有点喜欢这个游戏了。

    涂豪和呆霸王彼此对视一眼,默默转过身去,身体颤抖。

    两人憋笑憋的很痛苦。

    天地良心,还真从未在蔓蔓脸上见过这幅表情,也从未听她用这种语气说过话。

    见到两人这幅模样,苏寒眼神也是一囧,一脚就踹了上去,“丫的,再笑滚出去,过来喝酒!”

    四人凑在一起喝酒,血狼老祖却是盘膝而坐,坐在一个不远不近的位置。

    咕嘟咽了一口唾沫,却是不敢坐过去。

    谁知道,那些猩红的液体是什么呢?

    万一他们下了毒药怎么办?

    但那醇厚中带着一丝甘甜的酒香,在苏寒的刻意控制下飘入他鼻中,血狼老祖就口水直冒,喉结不住耸动。

    “想喝你就坐过来啊,莫非要本少爷喂你不成?”苏寒躺在蔓蔓腿上,端着一杯酒,很是惬意的品着,揶揄说道。

    血狼老祖尴尬笑笑,“不了,我……我有点不习惯这个味道。”

    “哈哈,德性!”

    苏寒笑骂一声,再不管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