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五十二章 这个世界

    留下一把法器,就放我们走?

    听到这话,苏寒心中一动,脑海中不由自主冒出许多事情。

    他本是心思机敏之人,再加上阅历丰富,结合这绿袍之人的话,一瞬间便是想到很多东西。

    如果没猜错的话,这的确是一个修真世界,只不过修真世界和修真世界也有所不同,有的资源丰富,物产丰饶,却是缺乏修炼的功法。

    有的功法众多,肉身强悍,却是从来没有灵魂攻击的法门。

    有的世界主要是剑修,剑道文明繁衍到极致,攻击力异常强悍。

    有的世界以炼丹为主,丹药师横行……

    种种种种,都是各不相同。

    而苏寒此时心想,这人能驱使近百头飞狼,想来实力应该不弱,在这世界上也属于相当凶悍的强者,而他却是为了一把法器说出这种话。

    难道,这个世界极度缺乏法器?

    犹豫片刻,苏寒的脚步便是停了下来。

    “大家别跑了。”

    随**代一句,苏寒左右手分别持着一把法器,停在原地,小心戒备着,情况一有不对,就准备自爆法器,再次逃跑。

    前面的三人也是停下脚步,坐在地上大口大口喘着粗气,而这时三人才有时间转过头来,看了一眼,差点吓到魂飞魄散。

    “苏寒,这……这是什么情况?我们快跑,快跑啊。”蔓蔓焦急叫道。

    “稍安勿躁。”

    苏寒沉稳说道,眼见那群飞狼越来越近,舌战春雷,大声喊道,“停下,我同意你的条件!”

    血狼老祖发出一声响彻天地的嚎叫,继而飞狼群便是在很短的时间内就停了下来,眼神中冒着碧油油的绿光,口中留着涎水,却是不动如山。

    血狼老祖骑着一头硕大的飞狼从天而降,放声大笑。

    “你是个聪明人,不错,我就喜欢和聪明人交朋友。”

    “你是何人?”苏寒轻声问道。

    “本座,血狼老祖,你们这些天外邪魔,想来没听说?听说过本座的名字,不过也不要紧,一回生二回熟,很快就知道了。”

    血狼老祖哈哈大笑,声音中带着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韵味。

    上一次的天外邪魔来袭,他没占到任何便宜,反而是在双方的战场上,进退维艰,好不容易才得以保住生命。

    而大战之后,更是收获了一份机缘。

    便是这驯狼之术。

    是一个本土修士,被天外邪魔斩杀后,留下来的好东西。

    这一次的天外邪魔来袭,血狼老祖坐拥一百头飞狼,实力大增,他心中也是有着无穷的底气。

    “幸会,我等初入这里,不懂规矩,杀了老祖一头飞狼,愿意交出一把法器作为赔偿,只是,老祖可否把这世界介绍一二?”

    苏寒笑着说道,显露出一副自来熟的样子。

    看的出来,这人性情阴沉,诡诈多变,但苏寒最喜欢和这种人打交道,若是碰上呆霸王一样的敌人,二话不说非要打死,苏寒才头疼。

    “好说。”

    血狼老祖没有半点犹豫,随手甩出一张兽皮,甩到苏寒面前,开口道,“这是我血月大陆的地图,你们大可以看看。”

    轻飘飘的一张地图,朝着苏寒飞来。

    苏寒却也不伸手,指尖一道灵力,使得这张地图漂浮在半空之中,大致看了一眼。

    看着看着,苏寒的眉头渐渐皱了起来。

    从这幅地图上,苏寒看到许多东西,原来,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国家,有的只是一个个大小不一的宗派,占地为营,粗粗算来,至少有一百多个。

    而其中最大的,则是用红色字体标明,是为武道十宗。

    自己现在所处的位置,是处于极西之地的寂灭荒漠,在这荒漠与中土的交界处,就有两个大宗派,一为大雪山,二为极火宗。

    从自己现在的所处的位置,自南蔓延好长一段路程,有一座城池,名为黄金城。

    “蔓蔓。”

    看了一眼,便将图上记载的地形完全记在心中,苏寒招呼一声,蔓蔓很快会意,指尖浮现出一朵火焰,烧在那地图上,烧的一干二净,化为粉末纷纷落下。

    血狼老祖眼神中浮现出一抹诧异之色。

    这地图上,他确实是耍了一点小小的心眼,上面涂抹一种相当奇异的毒素,名为海市蜃楼,乃是取荒漠中一种神奇的植物汁液晾晒而成,可使人精神失常,脑海中浮现出诸多幻觉。

    而没想到,这个年纪不大的少年,经验却是丰富无比,根本不上当。

    捕捉到他眼神中的这抹惊异,苏寒心中冷笑,却也并不说破。

    这是很正常的事情。

    从这人对自己的称呼中,苏寒也听得出来,天外邪魔,想来,这个世界上的人作为当地土著,对参加血色试炼的地球来客,抱有相当大的仇恨。

    “多谢老祖,只是,身处这鸟不拉屎的地方,我等实在是没有半点安全感,要不,老祖你先护送我们一段路程,送我们到黄金城,作为报酬,我再给你三件法器。”

    心中一动,苏寒再次开口说道,不留痕迹的观察着血狼老祖的脸色。

    苏寒这话也是在试探。

    这荒漠之中生存环境异常恶劣,而血狼老祖,看起来也不是那种潜心修炼之人,既然如此,他还呆在这里,只有两个可能。

    一是他要训练这批飞狼,才选择的这种恶劣环境。

    二来,就是他本身在这个世界上也不是什么好东西,过街老鼠一般的存在,只有在这人烟稀少的地方,才能活下来。

    血狼老祖眉头下意识的一皱。

    这个小细节落入苏寒眼中,苏寒明白了。

    这人,应该是第二种情况。

    “我还有事,交出一把法器,你们只管走便是,从这里朝南走上一天,便是黄金城的地界。只不过,我想提醒你们一句,黄金城是极火宗的大本营,对于天外邪魔,见一个杀一个。”

    血狼老祖阴测测的说道,声音中已经是带上一丝威胁之意。

    他忽然感觉,眼前这个少年给自己带来一种很强烈的不安全感,但这不安全感来自哪里,他却也是想不明白。

    只是类似于野兽的一种本能只觉。

    “好,那我就给你一把。”

    当着他的面,苏寒毫不犹豫的驱动手中这把法器,挤出一丝精血,解除认主,继而朝他丢了过去。

    是把乌黑发亮的长刀。

    血狼老祖大喜,看到长刀径直朝着自己飞来,手上光芒一闪,忽然浮现出一把极其厚实的血色手套,一把把刀抓在手中。

    小心翼翼检查一番,血狼老祖挥舞两下,寒光霍霍,气势逼人,这才放声大笑。

    “哈哈,神兵,这是神兵,老子也有神兵了!”

    他迫不及待的挤出一丝鲜血,滴到这长刀之上,很快的,刀身现出一道血芒,锋芒更加凛冽。

    “小子,受死吧!”

    “让我的宝贝们把你们全部吃掉,你们身上的神兵就都是我的了!”

    血狼老祖一声大吼,口中再次发出一声狼嚎,一只只飞狼,都是朝着苏寒奔去。

    “准备战斗。”苏寒飞快说道,声音中没有半点惊慌。

    这个结果,苏寒早预料到了。

    眼见三头大狼朝着自己急速奔来,苏寒随手丢出一把法器,口中冷声道,“爆!”

    轰!

    一个震耳欲聋的声音,仿佛几万吨**陡然爆炸,黄沙漫天。

    飞奔在最前面的几头大狼,发出凄厉而痛苦的呻吟声,血肉横飞。

    “爆!”

    “爆!”

    “爆!”

    苏寒接连丢出五把法器,都是干脆利索的选择了自爆。

    足足过了一炷香的功夫,场上沙尘才散去,两人之间的空地上,有着一个深不见底的大坑,到处都是鲜血,也不知道埋葬了多少头狼。

    血狼老祖看呆了。

    万万想不到,苏寒手中竟然是有着这么多法器。

    对于天外邪魔,他倒是也有所了解,在天外邪魔手中,法器几乎是人手一把,不算很珍贵,但也是相当重要的武器,哪有像这样,一爆就是一大把的?

    想到五把神兵代表的含义,血狼老祖心都在颤抖的滴血。

    而且,在此番爆炸之下,他的飞狼,也是再次被折损了十几头。

    做完这些后,苏寒没有动怒,朝前跨出一步,竟是大笑起来。

    “血狼老祖,这一下滋味如何?我明确告诉你,本少爷什么都不缺,手中法器至少还有一百把,有种你就把你那些狼都派上来。”

    “这么着吧,我自天外而来,在这里人生地不熟,要不,你屈服于本少爷,给我做个向导,我保证,亏待不了你,一天送你一把法器。”

    苏寒装出一副财大气粗的样子,他本身就是纨绔,扮演起来没有半点破绽。

    什么?

    一天一把法器!

    听到这话,血狼老祖的心脏狠狠跳动几下,一时间脑海中一片空白。

    眯着眼睛,仔细观察着苏寒,血狼老祖心中思绪飞转。

    看起来,是个大家族的少爷。

    有保镖,还有女人。

    错不了。

    他心中更加坚定了自己的猜测。

    “若是能吃下去的话,那……可就发了。”心脏噗通噗通跳着,血狼老祖心中不由自主浮现出这个念头。

    只是,瞬息之间,咬咬牙,他便是把这个主意否决了。

    吃不下去。

    法器自爆的威力,他心中可是一清二楚,虽然不会致命,但防御起来可是相当麻烦。

    谁知道这少爷手中还有多少把?

    这块骨头上带着无比肥嫩的鲜肉,却他妈是块硬骨头,若是要选择硬吃的话,很有可能崩掉牙,还有可能消化不良。

    血狼老祖就沉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