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五十章 血月天狼

    夜渐渐深了。

    血色的月亮挂在漆黑无比的夜空之中,营造出一种惊悚的气氛,四人处于法阵之中,围着篝火,眼中神采各异。

    苏寒抬头看天,心中有种说不出的滋味,这样的月夜,让他心中像是被一块大石头压着,感觉到压抑。

    饶是以苏寒的见识,也完全想不到,这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世界。

    在仙界,他见过无数种世界构成,修真文明,科技文明,机械文明,武道文明,心中已然在渐渐猜测,这到底是哪一种。

    这血色试炼,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东西?

    蔓蔓托着腮帮,静静看着天空,脑海中却是不由自主泛起一个让自己都觉得匪夷所思的念头,若是,此时带着一个相机,拍下这幅画面,定然能引发无数关注。

    “这到底是什么地方?”涂豪轻声问道。

    “我也不知道。准备睡觉吧,你们先睡,我和霸王守夜。”

    苏寒叹了口气,轻声说道,旋即站起身来,查探一下四方的环境,再次加固法阵,不敢有半点大意。

    在这完全陌生的空间之中,苏寒心中的警惕感十足。

    深夜是最危险的时候,尤其是一些妖兽,在这个时间段会空前的活跃,极为难缠。

    就算是有法阵的防御,苏寒也觉得不怎么靠谱。

    “我睡不着,我和苏寒一起守夜。”蔓蔓干脆利索的说道。

    涂豪和呆霸王愣了一下,倒是也没多说什么,选择了一处角落,盘膝坐下,闭上眼睛,休养生息。

    她静静走到苏寒面前,笑笑,“还有酒吗?”

    “有。”

    “喝两杯?”

    “来。”

    两人默默喝着酒,偶尔相互对视一眼,气氛中有着莫名的热度,这种感觉,让苏寒感受到一丝淡淡的温馨。

    举杯邀明月,身畔有佳人。

    “哎,给我讲一下你小时候的故事吧,我特别想知道。”喝了两杯酒,蔓蔓脸色娇红,仰起脑袋看着苏寒,娇憨问道。
    小时候?

    听到这三个字,苏寒眼神朦胧,思绪渐渐飘向了远方。

    小时候?

    呵,好遥远的一个词汇。

    自己在仙界的寿命,已然超过几千岁,从一个最低层的少年,一步步走到九劫仙人的地步,着实在经历了漫长的岁月。

    漫长到,自己都有些记不清楚了。

    “我忘了。”撇撇嘴,苏寒有些无奈说道。

    “哦。”蔓蔓喝了口酒,却也不追问,而是自顾自说道,“那我给你讲一下我小时候的故事。”

    “我爸爸呢,是个公司小职员,我妈是个家庭主妇,日子过的很艰苦,从小我就记得,要买一个玩具,自己都要攒好久好久的钱。别的小朋友吃五毛钱一个的雪糕,我只能吃一毛钱的冰棍,还经常吃不到,哈哈。”

    “我爸爸最大的愿望,就是能买一辆车,然后带着我和妈妈去兜风,直到,我十岁那年,这个愿望终于实现了。攒了好久的钱,终于能买到一辆车,爸爸请了一个月假,带着我和妈妈到处玩,那是我最开心的一段时光。”

    蔓蔓眼神中透露出幸福的神采,而两滴清泪,却是从眼角渗出。

    苏寒看呆了。

    她这幅模样,让苏寒有点不知所措的感觉。

    却,有着一丝砰然的心动。

    幸福的时刻人人都有,但那一滴晶莹,却在此时起到一种画龙点睛的作用,让她整个人看起来,美极了。

    “后来,在返程的时候,我们发生了车祸,送到医院,爸爸和妈妈抢救无效去世,只有我一个人活了下来。”

    苏寒惊呆。

    彻底的惊呆了。

    完全没有想到,事情竟然会是这么一个结果。

    “那后来呢?”

    “后来,还能有什么后来?再后来,就是一个无所畏惧内心强大的女汉子的成长史,什么都没有,谁都靠不住,唯有靠自己。其实我讨厌哭,我有一个很特殊的本领,就算是在掉眼泪的时候,都能笑出来。”

    蔓蔓嘴角带着笑容,眼中蓄满泪花。

    苏寒沉默,轻轻走到她身边,轻轻把她拥在怀中,拍打着她的肩膀。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

    蔓蔓闭上眼睛,在苏寒怀抱中睡着,像是一个熟睡的婴儿,胸腹不住起伏,两片红唇在血红色月光的照耀下,更显诱人。

    苏寒心中忽然升腾起一股子很奇怪的感觉。

    像是有一只小虫子,在心底乱窜,有种酥酥麻麻的痒意。

    低头看看她,苏寒把玩着她满头青丝,忍不住低头,在她额头上轻轻亲了一下,似乎还觉不过瘾,又朝着那红唇轻轻印了上去。

    蔓蔓眼睫毛颤动,脖颈出泛起密密麻麻的鸡皮疙瘩,下意识的攥紧了拳头。

    脑海中不由冒出一句经典台词,“女孩子闭上眼睛,就是叫你亲她的嘛。”

    他倒也不是个呆子。

    蔓蔓心中有种羞涩的窃喜。

    四片嘴唇越来越近。

    渐渐,贴在了一起。

    嗷!

    而就在这时,一声极为凄厉的狼嚎之声,却是陡然响起,吓了苏寒一跳。

    这狼嚎声,声音高亢,气息十足,透露出一股子极为强大的气势,让人心中发寒。

    蔓蔓一下子从苏寒怀中钻出来,脸色娇红,心中却是恨透了这鬼哭狼嚎,在四周环视一眼,只见半空中,一只生长有翅膀的飞狼,正在对着月亮长啸。

    飞狼!

    见到这玩意儿,苏寒也是惊呆了。

    这头狼,体型和正常狼差不了多少,但在其肋下,却是生长出双翼,结实有力的翅膀,让它可以翱翔在空中。

    妈的,这到底是什么鬼玩意儿!

    苏寒一下子站起身来,而这时,那飞狼似乎是发现了下面的防御法阵,朝着这边匆匆而来,发出一声声欣喜的咆哮。

    仿佛是在感谢月神赐下的美味夜宵。

    “醒醒。”

    苏寒舌战春雷,大声喊道,涂豪和呆霸王齐齐站起身来,见到那飞狼,很快明白此时的处境,一个个都是飞快准备起来。

    轰!

    飞狼的身躯撞击在法阵之上,空气中生出一丝丝涟漪,阵法空间在剧烈的震颤着,仿佛下一秒就会破裂。

    好大的力气。

    苏寒心中默默想到,飞快开口,“准备战斗,霸王你顶在最前,涂豪次之,接下来是我,蔓蔓最后。”

    轰!

    轰!

    轰!

    飞狼发出一声又一声的哀嚎,飞速撞击着阵法空间,发出一声声震耳欲聋的声响。

    在月光的照耀下,它似乎拥有无穷的力量,完全不知道疲惫。

    咔。

    咔。

    被苏寒布置在地面上的仙石,缓缓破裂,生出一道道细密的裂纹。

    噗!

    终于,阵法破碎了。

    呆霸王早有准备,大吼一声,抬脚跨出去,重重一拳,便是狠狠朝着那飞狼的脑袋砸了下去。

    轰!

    飞狼像是被打中的棒球一般,急速飞出,砸在地上,柔软的沙地上多出一个大坑,它发出一声凄厉的哀嚎,头上已然是有着丝丝血迹渗出。

    铁头铜尾豆腐腰,虽然头部是它最坚硬的部分,但以呆霸王目前的修为,狠狠一拳砸在它脑袋上,还是给它造成了巨大的伤害。

    嗷。

    这头飞狼又是仰天长啸,而于此同时,那血色的月亮,似乎是散发出一道道血色丝线,进入灌注于狼身体内部,使得它的身体,像是充了气的皮球一般,在飞速的涨大。

    “不好,它要狂暴!”

    苏寒大喊一声,呆霸王速度极快的冲了出去。

    而比他快的,还有一个。

    是蔓蔓的火球。

    一击头颅大小的火球,被蔓蔓狠狠射出,极为精准的命中这头飞狼的脑袋,火光炽热,继而,这头狼燃烧起来。

    它的惨叫声更加凄厉。

    蔓蔓却是不闻不问,也像是陷入了某种狂暴的状态之中,手中火焰翻腾,一个个火球接连不断的射出,像是一具不知道疲倦的火枪。

    嗤嗤的灼烧之声,空气中很快弥漫出一股子焦黑发臭的气味,那头飞狼已然是身陷火海,它在沙地上痛苦的翻腾着,想要扑灭身上的火焰。

    但,凤凰真火的恐怖,根本不是它能够扑灭的。

    刚和苏寒处于柔情蜜意之时,两人关系进了一大步,就发生这种事情,被这头可恶的飞狼打扰了,蔓蔓心中对它是恨到了极致。

    出手没有半点留情,每一记火球,都是调动全部的力量。

    飞狼死命挣扎着,扑腾着,想要煽动翅膀飞起来,但却是根本不可能的。

    在火焰的灼烧下,它的两个翅膀都是被烧掉,光秃秃的,看起来极为可怜,先前那副威风凛凛的样子荡然无存。

    呜呜叫着,像是一头可怜的流浪狗一般,这头飞狼极为人性化的屈膝跪着,眼神中透露出无限的哀求。

    这一幕,看的苏寒目瞪口呆。

    这狼是成精了啊。

    不过,更让苏寒惊骇的是蔓蔓的反应,那狂暴的火焰,如铺天盖地般的火焰,实在是太疯狂了。

    “死吧!”

    狠狠吐出两个字,蔓蔓最后射出一个巨大的火球,如同碾盘一般,直直砸在那大狼身上,最后加了一把柴火。

    轰!

    飞狼身体爆裂开来,成为乌黑发臭的焦炭。

    “女汉子,威武!”涂豪还来不及出手,就已经看到这头狼变成这幅模样,不由自主的大喊一声。

    话刚出口,脑袋上便是狠狠挨了一记爆栗。

    “你想变成那样的话,我免费提供。”

    涂豪全身哆嗦着,慌忙躲在苏寒身后。

    场上最郁闷的,莫过于呆霸王了,刚刚积蓄全身力气,准备大战一场的时候,就发生这种事情。

    苏寒也是笑。

    “哎呀,你们都看着我干什么?人家都害羞了。”蔓蔓娇嗔一声,瞬间变身萌妹子,三人齐齐打个哆嗦,都是慌忙移开了眼睛。

    一般在这种状态下,就代表着蔓蔓要发飙了。

    “是谁?”

    “谁杀了我的飞狼!”

    而就在此时,远处却是陡然响起一声暴怒的吼声,跨越遥远的距离,传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