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四十九章 呆霸王的突破

    刚刚结束完这场惨烈的战斗,四人在原地休整,涂豪和蔓蔓咀嚼着在战斗之中的体悟,苏寒惬意品着冰镇红酒,而呆霸王,则是盘膝坐在原地。

    强大的灵力在身上流转,他身上散发出灿烂的金光,却非那种佛门常见的浩然博大,而是类似于火焰。

    他的的身体沐浴在金光之中,渐渐趋向透明。

    而此时,呆霸王手中还捧着那把断肠剑。

    煞气十足的断肠剑。

    若是没有这把剑,他断然不可能在修炼不动明王的道路上走的这么快,这把剑就像是一记鞭子,又像是一块磨刀石。

    最锋利的刀刃,必定是经历过最艰苦的熬炼。

    时间流逝,呆霸王身上金光越发强烈,而他的气势也是越来越强大,渐渐如同一尊神邸,让人有种发自内心的顶礼膜拜之感。

    见到他身上发生如此的异变,苏寒眉头先是一皱,继而眼神中现出一抹极端的惊喜。

    这是……金丹!

    苏寒惊呆了。

    虽然早就预料到让呆霸王来修炼不动明王,修为必然是进境极快,但苏寒完全想不到,在这么段的时间内,他便是能够修炼到金丹境界。

    身形飞动,苏寒飞奔他身边,屈指连弹,弹出一枚枚仙石,按照一种玄奥而有序的方式排列,形成一个堪称完美的防御法阵。

    像是一个完全透明的温室,把呆霸王完全笼罩起来,不让他受到半点干扰。

    “他这是怎么了?”涂豪疑惑问道。

    还从未在苏寒脸上见过如此凝重的表情,更从未见过他如此大费周章。

    “结金丹。不,准确来说,是证罗汉。”

    罗汉?

    听到这两个字,涂豪完全惊呆了。

    虽然是对佛教文化了解不深,但也知道,罗汉是佛门护法,传说中一个个都是能移山填海的大能。

    呆霸王竟然已经到了这个境界。

    见他眼神疑惑,苏寒心中思虑一番,也是想借着这个机会?机会,为两人普及一下修行。

    “所谓罗汉,并不是传说中的那种罗汉,只是对修为境界的一种称呼。修行四境,筑基,金丹,灵神,渡劫。只有踏入筑基,才算是真正的修士。从这个意义上来将,涂豪你还不算是一个修士。”

    “而金丹,修道之人成金丹,但在佛门之中,这个修行境界,则是被称为罗汉,道门练气,佛门炼体,炼气者到金丹境界,全身产生不可思议的变化,从此可腾云驾雾,拥有一些常人根本无法想象的神通。”

    “而佛门罗汉,则是凝结金身,从此污垢不侵,全身上下如婴儿般纯净,又如钢铁般坚韧,你们看他。”

    苏寒指向呆霸王。

    而此时的呆霸王,脸色颇为狰狞扭曲,从他全身上下每个毛孔之中,则是冒出密密麻麻的污渍,像是一滩滩烂泥。

    在瞬息之间,便是把他整个人包裹进去,像是陷入一滩沼泽之中。

    “看到没,这就是污垢劫。只要能度过这一劫难,从此呆霸王就是一飞冲天,将成为我们小队中最强悍的打手。”

    苏寒语气惊喜。

    在这种环境中,实力越强,自然就多一分活下来的把握。

    见到介绍了这么多,苏寒不再说话,三人都是瞪大眼睛,聚精会神的看着呆霸王的修炼。

    蔓蔓和涂豪是好奇,而苏寒,则是关心。

    这污垢劫,向来是比较艰难的,无异于脱胎换骨般的改变,对于意志有着很高的要求,意志稍微不坚定,身体就会完全被污垢侵袭,化为废人。

    这是近似于涅槃般的改变。

    涅槃成功,则是一飞冲天。

    涅槃失败,从此坠落凡尘,再也无缘修行。

    因为有着污垢的包裹,三人看不清呆霸王此时的模样,但却是可以清清楚楚的看到,那些污泥,正在缓缓蠕动着,冒出一个又一个气泡,看起来分外的恶心。

    蔓蔓脸色微微有些苍白,紧紧捂着嘴巴,不时发出一声干呕,却是强忍恶心,依旧目不转睛的看着。

    看到她这幅模样,苏寒心中淌过一道暖流。

    这姑娘虽然脾气犟了点,性子暴了点,但骨子里的倔强,却是坚韧如钢,是个修行的好苗子。

    咕嘟……

    咕嘟……

    声音越来越多大,泥泞的蠕动速度越来越快,渐渐如同沸腾的泥水一把,在呆霸王身体表面,以一种触目惊心的频率跃动。

    苏寒紧紧捏着拳头。

    这是很正常的事情。

    事实上,并非每个佛门修士突破罗汉境,都能产生这般变化。

    而呆霸王此时之所以发生这般变化,只是因为他修行的是不动明王,不动明王身为佛祖怒火化身,本身并无实体,而对于修习不动明王的修士来说,就相当于把明王作为心目的图腾。

    自然是要朝着明王的方向蜕变,可以毫不夸张的说,呆霸王的污垢劫,比起其它人来,至少要强上十倍!

    在这样的环境下,呆霸王依旧盘膝坐着。

    他用尽全身力气,紧受灵台一点空明,虽然身上传来诸多感觉,疼,痛,麻,痒,眼前也是诸多杂念,有玉女缠身,有天魔侵袭,有心猿作乱,有意马奔腾,但他根本不为所动。

    本身就是一副心无旁骛的性子,再加上在断肠剑的刺激和磨砺下,呆霸王的心性无比坚韧,根本不是区区幻想能迷惑得了的。

    一天时间飞快过去。

    很快,天色便是黑了下来。

    巨大的月亮隐入天空深处,半空中笼罩着一轮血月,色泽如血,弯度如钩,看起来让人有种极为诡异的感觉。

    而这轮血月挂在半空之中,整个空间的温度,蓦然下降到一个极为恐怖的地步。

    白天还是汗流浃背,一会儿就让人受不了,而现在,则是如同冰天雪地,温度低到恐怖。

    就算是以涂豪的身体素质,这会儿也是瑟瑟发抖,紧紧捂住衣服,在原地不停的蹦蹦跳跳,希望借着运动来产生一点热量。

    这样的温度,别说是涂豪,就是连苏寒也是有点扛不住。

    太冷了。

    那股子阴冷,像是无处不在的蛊虫,寒风拂面,如同一把把细小的刀子,在一点一点刮着全身每一处肌肤,钻入骨髓。

    “起火。”

    苏寒早有准备的布置好阵法,取出特制的火炭,交代蔓蔓点火,很快便是升起一堆篝火,而随着篝火燃起,一股子恶臭飘散在空气之中。

    涂豪鼻子抽动几下,眉头紧紧皱着,“这什么味道?”

    “驱虫炭,我亲自炼制的,以樟木为主要原料,再辅佐以硫磺等材料,在这晚上是最好的光源和热源。”

    处于阵法之中,再加上篝火的热量,三人总算感觉到一点温暖,而此时的呆霸王,全身上下蓦然金光大作。

    那严严实实包裹在他身体周围的污垢壳,悄然裂开一道细缝,一只金光灿灿的拳头钻了出来。

    强烈的金光,甚至把方圆三丈之内的夜幕驱散的一点不剩。

    此时的呆霸王,就像是一只破壳而出的鸡仔,一拳接着一拳,一点点打破那污垢壳,一点点钻出来。

    两只拳头,脑袋,上身,下身,脚。

    而当他再次站在地面上的时候,整个人如同一尊金光闪闪的战神,充斥着一股子极为强横的意味,全身上下流线型的肌肉线条,看起来很是完美。

    “漂亮。”

    就算是蔓蔓,此时也是眼神迷醉,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幕,喃喃自语道。

    看着呆霸王,再看看自己肚子上这一滩肥肉,涂豪口水都快流出来了,若不是因为怕苏寒骂,他真想跟着呆霸王去学习不动明王。

    不过这个念头也就是一闪即逝。

    这些天的相处,涂豪对于不动明王的修炼难度深有体会,除了那种心无旁骛的呆子,有百分之九十九的正常人,绝对无法忍受那种枯燥而乏味的修炼。

    还是自己的吞天噬地功好,只要吃到足够的灵气,就能消化为最精纯的能量,提升修为。

    呆霸王睁开眼睛。

    全身上下金光渐渐散去。

    他大步朝苏寒走来,眼神中透露出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神采。

    先前的呆霸王,眼神是黯淡的,像是永远蒙着一层朦朦胧胧的迷雾,又像是永远一副睡不醒的样子,而现在,他的眼神却是发亮,亮的发光,如同两颗最为完美的宝石,黑白分明。

    “恭喜。”

    苏寒笑着说道。

    见到他这幅模样,苏寒心中就清楚了。

    呆霸王此时得到的收获,定然不止是修为晋升罗汉这么简单,而是,他整个人的心智,都有了一种突飞猛进的跃升。

    佛门有放下屠刀立地成佛的说法,这种说法,虽然有着很大的夸张成分,但从本质上来说,讲的是一种顿悟。

    这种顿悟,不止是修为上的改变,而是直接对人的心智产生影响。

    比如说,一个普通人在父母的庇护下,平平安安长大,而突破某一日,父母双双遭遇不测,这时,就会有一夜之间忽然长大的感觉。

    这,从本质上来说,也是一种顿悟。

    顿悟可能是基于外力刺激,也可能是因为自己本身的心智觉醒,而此时的呆霸王,无疑是属于后一种。

    直直看着苏寒,呆霸王看了许久,眼中流露出一丝莫名的神采,膝盖一弯,直直朝着苏寒跪了下去,极为郑重的磕了三个头,然后站起身来,却是一句话也没说。

    这个动作,都带着一股子禅意。

    这就叫做,大恩不言谢。

    苏寒笑笑,“得了,别板着个脸,高僧都是笑口常开的,以后我们就要抱你的大腿了。”

    呆霸王就笑,像个孩子似的,哈哈大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