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四十八章 活下去

    .

    几乎是在苏寒杀人的同时,呆霸王也是结束的战斗。

    涂豪和蔓蔓的战斗好歹还有一点波折,而他的战斗,简直摧枯拉朽,不费半点力气。

    以他现在的修为,要想杀齐狼,是最简单不过的事情。

    呆霸王只做了一件事情。

    那就是出拳。

    一拳。

    又一拳。

    再一拳。

    一拳接着一拳,他就像是一个不知疲倦的打桩机,每一拳都势大力沉,狠狠打在齐狼身上,逼着齐狼跟自己硬拼力量。

    而齐狼,哪里是他的对手?

    就这样,硬生生的被虐杀致死。

    全身骨头基本上断了个大半,身上没有一处完整的地方,已然成了个血人。

    而杀了齐狼后,呆霸王眼神现出一抹古怪的神采,竟然是直接盘膝而坐,坐在原地修炼起来。

    他修炼的本是佛门功法,本xing善良,而苏寒教给他的不动明王,却是相当暴戾的一门功法。

    毕竟,明王是佛的怒火化身,生xing好斗而残暴。

    呆霸王在修炼不动明王时,就在这两种情绪中反复纠结,得亏是他xing格淳朴,不会钻牛角尖,才没有被两种截然不同的功法折磨到崩溃。

    而现在,杀了一个人后,他心中竟然是隐隐有着一丝明悟。

    杀人,即是成佛之路。

    一股子极为玄妙的感觉,在心头流转,于是他迫不及待的坐下去,修炼着不动明王。

    看到他的动作,苏寒微微点头。

    果然,自己没看错人,这门不动明王,却是是最适合呆霸王修行,而他的表现,也将不动明王的威力尽数发挥出来。

    转过身去,苏寒一把把涂豪揪起来,此时的涂豪,早已昏迷过去,大概是因为失血过多的缘故,他脸se颇为苍白。

    苏寒二话不说,先喂他服用了一颗驱除火毒的药丸,然后取出早已配置好的金创药,为他涂上。

    紧接着就是狠狠一个耳光抽了上去。

    被打的疼了,涂豪悠悠睁开眼睛,眼神极为虚弱,“老大,你,你疯了。”

    苏寒恶狠狠的盯着他看了一眼,取出一根人参,很强硬的塞进他口中,“老子待会再跟你算账。”

    默默走到三人旁边,苏寒收拾了三人身上的东西,倒是也没找到什么看得上眼的宝物,只是一些寻常的补给。

    而让苏寒微微有些惊喜的是,在三人的储物袋中,苏寒发现了大量的清水,甚至还有冰块。在冰块中,是一瓶瓶冷冻的红酒,还有大量肉干!

    这样的发现,苏寒嘴角抽搐几下,取出一瓶红酒,随手用冰块雕刻出个杯子,悠悠喝了一口。

    不知为何,见到这一幕,蔓蔓下意识的远离。

    她心中说不出的感觉。

    平心而论,苏寒此时品酒的滋味,还是很优雅的,但这优雅中,却是带着一丝说不出的诡异,就像是一个吸血鬼,让人从心底深处泛起一丝寒意。

    “要不要来一杯?”苏寒举起这个自制的冰酒杯,朝着蔓蔓问道。

    犹豫了一下,蔓蔓轻轻点点头,舔舔嘴唇,眼神中现出一丝渴望。

    在这种环境下,能喝道一杯冰镇的葡萄酒,当真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

    苏寒如法炮制,再次用冰杯倒了满满一杯酒给她,正在蔓蔓喝下第一口的时候,苏寒开口说道,“你知道冰镇红酒配上什么最好喝吗?”

    蔓蔓疑惑抬头。

    “新鲜的人脑。”

    噗!

    蔓蔓一口酒顿时完全喷了出来,剧烈的咳嗽着,而随着咳嗽,更是又吐出了不少东西,神se颇为痛苦。

    好一会儿,她才吐干净,也不知道哪里来勇气,一杯酒顿时狠狠朝着苏寒泼了过去,劈头盖脸。

    “你变态!”

    “你混蛋!”

    “你到底想干什么?”

    蔓蔓声嘶力竭的喊道,简直有些要崩溃了。

    在这样的环境下,她唯一可以依靠的人便是苏寒,但她没有想到,自从进入这血se空间后,苏寒就好像变了个人一般。

    “我没想干什么。”

    被泼了一脸,苏寒眼神依旧平静,伸出舌头轻轻舔了舔从头发上留下来的一缕红酒,这个恶心的姿势,自然是又让蔓蔓胃中一阵抽搐。

    “给老子站起来!”

    大步走到涂豪面前,苏寒狠狠踢了他一脚,而啃了一根人参后,涂豪的脸se也是多出一丝血se,立即站起身来,颇有些畏惧的盯着苏寒。

    他知道苏寒肯定不会害自己,但往往是自己人的折磨最是惨烈。

    因为,他需要对你的生命负责。

    大概因为同是男人,又经常混在网络游戏中的缘故,涂豪感觉,自己能理解苏寒此时的感受。

    在一个队伍中出现心理承受力低的玩家,要么把他开出去,要么,用最变态的方式尽快折磨到他成长起来。

    不要求有多牛逼,至少,不能拖整个团队的后腿。

    涂豪感觉,自己现在就是这个猪一样的队友。

    而蔓蔓,比自己强那么一点,但也同样是猪。

    她竟然在战场上吐了出来,哪怕她是一个女人,这也是绝对不可饶恕的罪行。

    古龙有句最为经典的话叫做,江湖上最危险的是老人女人和孩子,因为他们天生就具备伪装xing。

    而涂豪每次看到这句话的时候,都会默默脑补一句,“那是因为他们从来没把自己当女人老人和孩子看。”

    “你觉得我很变态是不是?”

    苏寒静静看着蔓蔓,开口说道。

    没等蔓蔓回答,他便是再次说道,“好啊,从下场战斗开始,你负责主持大局,你觉得怎么样?有没有把握,让我们全部活下来?我的要求不高,我不要求胜利,我只要求能活下来,活下来就够了?你能不能做到?”

    蔓蔓愣了一下,被苏寒如此严厉的语气呵斥,她心中微微觉得有点委屈。

    他凭什么这么凶?

    他怎么可以这么凶?

    但转念一想,似乎也隐隐觉得苏寒说的话有点道理。

    “我……我……”蔓蔓支支吾吾,一时间就有些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苏寒一只手轻轻搭在她肩膀上,蔓蔓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想躲开,而看到苏寒的脸,那躲避的动作,却是被她硬生生忍住了。

    “知道吗?我必须为你负责。”

    “既然我把你们活着带了进来,我就一定要把你们活着带出去。”

    “他们是来寻宝的,而我们不是,我们是来求生的。这个世界上有着无穷无尽的危险,任何人都不敢说一帆风顺,即便是我,我也不敢。”

    “我能做到,只是将所有的危险降到最低可能xing,然后,我们才有资格考虑其它。比如说,抢宝。”

    苏寒又喝了一口红酒,然后眯着眼睛,看看不远处的尸体,幽幽道,“看到没,我可以惬意的在这里喝着冰镇红酒,而他们,只能静静躺在哪里。”

    蔓蔓沉默了。

    完全沉默了。

    她胸腔之中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暖流在流淌,眼神也是渐渐变的炽热,只不过那炽热之下,是极端的冷静。

    像是万载不化的寒冰,寒冰之上,燃烧着火花。

    “对不起,我错了。”

    蔓蔓低下脑袋,干脆利索的说道。

    “你错在哪了?”苏寒开口问道。

    “我不该在战场上呕吐,我没有集中注意力,我看到杀人的时候,我畏惧了。”蔓蔓很快说道。

    “错。”苏寒比划了一根指头,开口说道,“这些,其实都不是最致命的错误,而你最致命的错误,还是把这里当成一场游戏。”

    “但,这不是游戏,这是生存。我相信,下次你可能还会吐,但,在你吐的时候,麻烦请把呕吐物对准你的敌人,如果你能用呕吐物模糊他的视线,或者,仅仅是恶心到他,那么,你活下来的概率也会大很多。”

    蔓蔓无语了。

    看到苏寒这幅认真的样子,此时她又觉得好帅,好想轻轻去抚摸一下苏寒微微皱着的眉头,而她真的这么做了。

    朝前走了一步,蔓蔓伸手在苏寒脑袋上摸了摸,然后,轻轻把嘴巴走在他耳朵旁边,留下一个轻微的吻。

    “你认真的样子好帅。”

    苏寒脸皮抽搐几下,顿时无法保持气场,嘴角噙着一丝苦笑。

    蔓蔓咯咯发笑。

    “不许笑了。作为你偷亲我的惩罚,我要求你接下来用你的火焰,把这三个人火化,留在这里,尸体也是被人糟蹋的命运。”

    蔓蔓脸se一下子变的苍白无比。

    这回轮到苏寒笑了。

    笑了几声,苏寒不再去看蔓蔓,走到涂豪身边,眼神中讥讽之se更浓。

    “这就是传说中的不败战神?”

    涂豪低下脑袋。

    不败战神,这是他在游戏中的id,无论那一款游戏,涂豪都只用这个昵称,而事实上,这个昵称在全国的骨灰级游戏玩家心目中,也绝对是赫赫有名的存在。

    cao作、意识、反应、都是一级棒,最主要的是那股子无坚不摧的戾气,看谁不顺眼就杀谁,第一次杀不过还有第二次,第二次杀不过还有第三次,直到把那人杀到零级为止。

    而涂豪最经典的一次战绩,是在游戏中被当时的第一高手杀到零级,而他硬生生的重新练了回来,不知付出多少代价,最终打赢了复仇之战,把那第一高手同样杀回了零级。

    “这是第一次,你只有这一次机会。下一次还是这种表现,滚!”

    苏寒冷冷说道,却是伸出手,死死抓住了涂豪的手。

    感觉到苏寒手上传递过来的力量,涂豪眼中忽然有些湿润。

    一个说话无比恶毒,却真正把你放在心上的兄弟。

    不知为何,这种感觉让他很享受。

    当然,苏寒也不止是骂,两只手握了至少一分钟后,苏寒悠悠开口道,“以枪挑沙是最大的亮点,下一次战斗,把你的猥琐、无耻、下流、统统表现出来,记住,你不是一个人。”

    “滚!”涂豪大声笑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