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四十七章 刽子手

    噗!

    一拳之下,齐狼便是鲜血狂喷,像是被一辆满载的大货车直直撞到,以一种极为狼狈的姿势向后败退,整个人都是栽进了沙坑之中。

    呆霸王这一拳,便是秒杀了他。

    对于呆霸王来说,他的价值观其实很简单,说他憨厚也好,说他大智若愚也好,其实他心中只认定一点。

    对我好的,就是朋友,是朋友,就要拿命去珍惜。

    欺负我的,欺负过我的,就是敌人,是敌人,就要拿命去拼。

    很不幸的是,齐狼正好是后者。

    现在的呆霸王,可以说是四人小队中修为最为浑厚的一个,他生在王家,从小接受的就是最正统的家族教育,根基无比扎实。

    又因为心性的缘故,在修炼佛门功法上,具有别人无可比拟的优势。

    而自从开始修习不动明王后,再以断肠匕辅佐,他的修为,可以说是一日千里,日新月异。

    能一拳秒杀齐狼,并非什么难事。

    齐狼从沙堆中爬出,撕心裂肺的咳嗽几声,哇的一声喷出口鲜血,大口大口喘着粗气,只觉胸膛出灼烧般的剧痛,每呼吸一口,全身都像是散架一般。

    “少主!”

    齐家两个长老慌忙大叫,就想上去救援,而这时,涂豪和蔓蔓也是赶到,将两人缠住。

    “你们,你们欺人太甚!”

    一位齐家长老很是悲愤的大吼,郁闷的简直要吐出血来,万万没有想到,刚到达这个神秘的空间,还没有完全摸清楚情况,就遭遇到这样的战斗。

    齐狼更是被一拳打飞,身受重伤。

    “欺人太甚?哈?”

    苏寒嘴角带着一丝嘲讽笑容,开口道,“欺人太甚这四个字从你们口中说出来,当真是讽刺啊。咦,我依稀记得,曾经的齐狼,最喜欢做的事就是欺人太甚,娶了老婆,还要硬生生把人家打死,是不是?”

    两人老脸一红,就沉默了。

    齐家在西北的势力无比雄厚,齐狼也是一副无法无天的性子,仗着家中的能量胡作非为,而现在,在这里却是碰到了这样的对手。

    “苏寒,有话好好说,何必大动干戈?”

    “我们同来自地球,在这危机重重的试炼空间自相残杀,不是一件明智的事情。”

    齐家长老又是飞快说道。

    苏寒依旧是笑,“蔓蔓,涂豪,快点结束战斗。”

    听到苏寒这话,两人顿时急速行动起来,才不管两个齐家长老说什么,反正,他们肯定不是什么好东西就对了。

    “拼了!”

    齐家两位长老相互对视一眼,眼神中都是蓦然现出一丝决然,对于他们来说,战斗经验已然是无比丰富。

    之所以刚才服软,只是不想经历盲目的战斗,而现在,显然是避不开了。

    “轮回刀法!”

    “涅槃之剑!”

    两人背靠背站立,一刀一剑,竟然是一个战阵。

    看到这一幕,苏寒更觉有趣,“蔓蔓,涂豪,只管上,听我号令。”

    听到苏寒的话,两人相互对视一眼,靠着玩游戏培养出来的一丁点默契,齐齐冲了上去,涂豪手持一把长枪法器,这是苏寒为他精心挑选的武器。

    品质不算完美,但胜在势大力沉,以涂豪的身体素质,最适合使用这种兵器。

    “百世轮回!”

    而见到涂豪冲上,两人齐齐一声大吼,刹那间便是刀光剑影,将涂豪包裹,寒光霍霍,劲气颇为凌厉。

    瞳孔一缩,涂豪差点被吓傻,他何曾经历过如此惨烈的战斗?

    一时间,便是连行动都忘了,手持着一把长枪,呆呆站在原地,眼看那刀光就要落在身上,苏寒恨铁不成钢的喊了一句。

    “趴下!”

    涂豪猛然间回过神来,毫不犹豫的趴在地上,啃了一嘴沙子,后背传来一阵剧痛,屁股上已然多了两道血槽。

    “猪一样的队友,草,你能不能给力点!”苏寒讥讽骂道,刺激着涂豪。

    也不知是被苏寒的话刺激到了,还是被臀部的疼痛刺激,涂豪猛地爬起身来,一根长枪毫无章法的挥舞着,气势倒是颇为骇人。

    但却伤害不到两点半点。

    两个齐家长老见到这一幕,眼神中就是流露出一丝轻视。

    还以为是个少年高手,没想到也是菜鸟,空有一身力气,却是没有半点应敌经验。

    两人攻势渐渐猛烈起来,刀剑完美合计,想把涂豪先解决掉。

    毕竟,那边可还是有一个最强的苏寒虎视眈眈。

    涂豪哇哇大叫,却是根本不管用,以他的水平,根本无法在很有默契的两人手中坚持下来。

    没过多长时间,他身上便是多出一道又一道的血槽,若不是因为修行功法的缘故,皮糙肉厚,早就坚持不住了。

    “趴下!”苏寒又是一声大吼。

    听到这话,涂豪再次轰然倒地。

    “蔓蔓!”

    而苏寒的又一声大喝喊了出来。

    蔓蔓毫不犹豫的出手,两枚火球如同被丢出的炸弹一般,朝着两人飞奔而去。

    轰!

    火球在空气中飞行,极高的温度,直接将空气都点燃,如同两条火龙,张牙舞爪的朝着两人飞去。

    两人面色大变,急速后退。

    涂豪这才站起身来,看到颇为狼狈的两人,哈哈大笑。

    初次占到上风,涂豪脑海中灵光一闪,长长的枪尖直刺沙土,狠狠一挑,便是挑起一大蓬黄沙,朝着两人挥洒而去。

    沙尘弥漫,火焰灼烧,两人疲于应付,而就在这时,涂豪也是发了狠,全身能量灌注于这把法器之中,恶狠狠的一枪刺出。

    噗!

    如同利刃扎破水袋的声音。

    刹那间,涂豪呆住了。

    他感觉枪尖刺在一个柔软的物体上,刺穿进去,而一蓬血液飞了出来,看到飘洒起的那一抹嫣红,涂豪惊呆了。

    脑海中就一个念头。

    我杀人了。

    我杀人了。

    我真的杀人了。

    虽然在游戏中他是个不折不扣的杀人狂魔,没事就喜欢和玩家pk,挂在嘴上的一句话就是信不信老子把你杀到零级,甚至最无聊的时候回去主动挑衅npc士兵,然后反击干掉。

    但那只是在游戏中而已,只是为了发泄压力,在现实中,涂豪别说是杀人,就是打架见血也很少见。

    “你!”

    被他刺中的这名齐家长老,发出一声声嘶力竭的惨叫后,身体剧烈抽搐着,鲜血滚滚而出。

    他小心防备着蔓蔓的火焰攻击,但是他没有想到,竟然是这个菜鸟,给了自己致命一击。

    “死!”

    而回过神来,他爆发出无与伦比的战斗力,一把长刀,像是夜幕中的一点流行,划过一道最闪亮的光,狠狠朝着涂豪的脑袋劈去。

    他的身体被刺穿,已然是命在旦夕,而在临死之前爆发出的绝命一击,更是强横到极致。

    “趴下!”

    苏寒又是一声大吼,而这次,涂豪却是有些回不过神来。

    杀人了!

    自己杀人了!

    脑海中反反复复回荡着这个声音,以至于他瞳孔都是有些涣散,根本没有注意到这披头而下的一点刀光。

    糟了。

    苏寒身体急速行动,朝着涂豪奔去。

    “胖子!”

    而苏寒快,却有人比他还快。

    只见蔓蔓手中一团巨大的火球,如同炮弹一般射出,直直朝着那齐家长老的方向,剧烈的火焰,瞬息笼罩在三人的战场。

    轰的一声,爆裂开来。

    涂豪大声惨叫,被炸的向后飞退,全身鲜血淋漓,更是有一股子焦糊的味道。

    而场上的那个齐家长老,已然成了一具焦炭。

    在最关键的时刻,蔓蔓发出这具火球,直奔齐家长老,在他身上,蓦然间爆裂开来。

    这是蔓蔓最新修炼控火之术,就算是平时成功率也不高,而在这种危机情况下,竟然是超水平发挥,一下子收到了奇效。

    哇!

    看到那一具焦炭般的尸体,闻到空气中一股焦肉的味道,蔓蔓胃中翻滚,哇的一声直接吐了出来。

    她毕竟是个女人。

    她比土豪的表现还为不堪。

    直接吐了出来。

    而见到这一幕,仅存的一个齐家长老,回头看了一眼齐狼,只见齐狼也是被打的鲜血狂喷,仿佛马上就要死去。

    他眼中现出一丝极端的畏惧,脚下飞动,便是急速朝着远方跑去。

    他害怕了。

    这四个少年,虽然看起来是菜鸟,但是能量值却殊为不弱,各个都有着堪称逆天的能力,尤其是那个苏寒,作为四人的核心,更是恐怖。

    眼见大势已去,他已经顾不上什么家族团结了,先把小命保住再说。

    噗!

    又是一声轻微的声响。

    一颗人头高高飞起。

    苏寒瞳孔中现出一抹寒意。

    是一把飞剑。

    被苏寒直直掷了出去,刹那间便是将那仅存的一个齐家长老斩首。

    在地球上,苏寒一直压抑着自己的戾气,能不杀人尽量不杀人,而现在,苏寒终于是下了死手。

    在这种地方,没有什么好手下留情的。

    见到这一幕,蔓蔓的呕吐都停止了,呆呆看着苏寒,像是一只受惊的小兽。

    蓦然间感觉,此时的苏寒有些陌生。

    他的动作是如此的凶残,而他的脸色,却是如此的平静。

    就仿佛……一个冷酷到极致的刽子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