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四十五章 血色请柬

    三天时间一晃即过。

    不仅是苏寒,凡是参加血色试炼的家族,在这三天的时间里,都是加紧准备,想尽一切办法,增强自家队伍的实力。

    深夜。

    月入银盘,繁星满天,昭示着明日会是一个大好的天气,凌晨零点,月光上却是悄然现出一抹红光,像是一道血丝。

    血丝渐渐浓密,皎洁如清水一般的月光,缓缓变的血红起来。

    华夏各地的修士,感应到天地间灵气的紊乱和波动,一个个都是从睡梦中醒来,在神州大地的各个角落,观看着天上的奇景。

    当然,对于普通人来说,除非是那种天文爱好者和夜猫子,不然这样的月色,根本不会有人在意,他们也根本感应不到半点天地灵气的紊乱。

    大概是半个小时的工夫,月亮的血色浓郁到极致,完全成了一尊血月,而后,血色开始缓缓褪去,一道道红光,蓦然散入神州各个角落。

    苏家。

    苏杭正仰头看天,蓦然间发现天上飘下来一道红光,璀璨而绚丽,像是一颗上好的红宝石,而他纵身跃起,将那红光接在手中,看了一眼,却是全身发颤。

    这是一张用玉石雕刻成的请柬。

    不知道到底是何种玉质,但出手温润,显然不是凡物。

    请柬上只有寥寥几个大大的字,血色请柬,明日午时,以灵力驱动,自会生效。

    还是第一次收到这样的邀请,苏杭眼神诧异。

    往年的血

    色试炼,通常都是由一个神秘高手出马,而今年,却是连高手的影子都没有,只是发下来这么一张请柬。

    小心研究片刻,苏杭发现了,这请柬,似乎是一件功能特殊的法器,在血色的玉质上,雕刻有繁复而玄奥的花纹,恍如古书上记载的一种东西,定向传送阵。

    ……

    云家。

    同样的一张请柬,却是落在云破军手中,手持这张请柬,他负手看天,眼中现出丝丝奇异之色。

    那眼神中,有好奇,有向往,却也有畏惧,有惊恐。

    其实,以他的修为,早就可以破空飞升,离开地球这个祖地,但,他却是留了下来。

    一是对故土的眷恋,二来,则是对未知的恐惧。

    古往今来,无数个惊才绝艳的修士纷纷破空而去,但能回来的,却是根本没有。

    他们去哪了?

    他们为什么不回来?

    是虚无缥缈的仙界?还是浩瀚雄伟的宇宙?

    云破军不知道,地球上所有的修士都不知道,所以有人选择了自己去追寻答案,而有人,如云破军,却是选择暂时压制自己的好奇。

    手持这份血色请柬,他眼神悠悠,也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

    西南。

    一个古老的家族,苗家。

    苗家以巫术闻名于华夏,神秘而玄奥的巫术,其实也是上古时期流传下来的大道之一,只不过,因为时间太过久远,许多最正统的传承,都消逝了。

    现在的巫术,只剩下一些细枝末节,如降头,如蛊术,如诅咒,如星相占卜,其实这些东西,原本都是属于巫术的范畴。

    苗万里,身为苗家的族长,也接到了一张这样的请柬。

    仔细翻阅过后,他眼神凝重,有种说不出的严肃。

    ……

    西

    西北。

    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头,接到这张血色请柬,全身止不住的颤抖,眼泪簌簌而落,看起来颇为凄凉。

    他姓宋,宋应星,宋家是祖传的机关世家,对于机关暗道,寻龙点穴之术,有着独特的见解和领悟。

    不管在哪个朝代,宋家都是赫赫有名的大家族,被传的神乎其神。

    而现在,宋家却是衰落了,几十年前的那场大运动,宋家是所有世家中损失最大的,家族子弟,几乎有八成遭遇不测,成为牺牲品。

    从那以后,宋家气运每况愈下,到现在,依然是日落西山。

    今年的宋家,二十五岁以下的年轻俊杰,总共也只有三人而已,而参加血色试炼,每个家族至少都要出三人。

    作为家主,宋应星有种快崩溃的感觉。

    如果可以,他真想自己去参加。

    但,那也只是想想而已。

    捏着这张请柬,他像是举着一座重逾万钧的大山,连腰杆都深深弯了下去。虽然是不愿,但拒绝血色试炼的后果,谁也知道。

    ……

    京城。

    李长风拿着这张请柬,脸色平静,心中却是说不出的畅快。

    终于,终于可以摆脱那小畜生了。

    这三天的时间里,他过的是战战兢兢,几乎每晚上都睡不着觉,生怕林霜狂性大发,过来把他捏死。

    毕竟,现在的林霜,身体素质已然到了一个相当恐怖的地步,单凭**力量,就算是金丹期修士也远远不如他。

    简直可以媲美古代那些专门炼体的大能。

    “林霜啊,林霜,明日午时,你……就准备去死吧。”

    ……

    王家,理所当然的也收到了这封请柬,而刚接到请柬的第一时间,王鬼便是把苏寒请了过来。

    苏寒捧着这张血色请柬,思绪万千,眼神迷蒙。

    以苏寒的眼力,自然是看的出来这请柬上的传送阵,而让苏寒惊讶的是,这世上,竟然还有如此巧夺天工的东西存在。

    这枚请柬之中,浓缩了一个小型的传送阵,如果没猜错的话,这传送阵还具备自动甄别功能,效用极为神奇。

    这样的东西,苏寒在仙界都没见过。

    别说是见,就算是听都没听说过。

    苏寒心中有种说不出的感觉。

    如果,发放请柬组织血色试炼的,是一个势力的话,那么这个势力的实力,绝对不会亚于仙界一些顶尖的大宗派。

    仅仅是这一手,就能清清楚楚的看的出来。

    手持着这份血色请柬,苏寒沉默了。

    ……

    华夏各地,到处都在上演着同样的事情,那些血色的请柬,就像是被隐藏在暗中的一只手精妙控制着,飞往它应该去的地方。

    一共是九十九张血色请柬。

    一张不多,一张不少。

    今夜对于许多人来说,注定是一个不眠之夜。

    但,无论多漫长的黑夜都会过去,当旭日初升时,苏寒带着这份血色请柬回到了家中。

    而在阳光下,它散发出迷离的光辉,仿佛是拥有了某种神奇的魔力,开始缓缓的吸收阳光,转化为最精纯的能量。

    看到这一幕,苏寒惊呆了。

    这他妈的到底是什么玩意儿,竟然还能吸收太阳能!

    虽然是出身仙界,但是苏寒自从到达地球后,对地球上的一切东西都是了如指望,包括太阳能。

    在修真文明中,太阳的能量并非修炼的助力,只因它的能量太过狂暴,太过炽热,一般人根本无法承受。

    就算是仙人,也根本无法承受。

    每一部和太阳能量相关的修炼功法,都是让人又爱又恨,一来,以太阳能量修炼的功法,威力向来巨大,修炼到高深处,甚至可以和凤凰真火相媲美。

    但它的恐怖之处,也是让人心惊胆战,一旦选择了以太阳能量修炼的功法,就相当于在自己体内安下了一颗定时炸弹。

    只要在修炼的时候稍有不慎,就会轰的一声炸裂开来,全身起火而死,无人可救。

    苏寒想不到的是,这张请柬,明明是修真文明的出品,却偏偏可以以太阳能为能量源泉。

    而更让苏寒想不到的是,没过多长时间,大概是吸收满了太阳能量,血色请柬开始发生奇妙的变化。

    一段意念,像是大功率的电磁波,辐射到方圆一定范围内,每个人的脑海中。

    “本次血色试炼,不限人数,不限年龄,不限修为。”

    “本次血色试炼,最终奖励翻倍。”

    “本次血色试炼,成绩前十名者,将能获得上品灵器一件。”

    “本次血色试炼将于今日午时开启,届时,可乘坐请柬传送阵,进入试炼空间。”

    这几句话传达的信息,让苏寒目瞪口呆。

    最终奖励翻倍!

    诛心莲!

    可以毫不夸张的说,就算是放在仙界,诛心莲也绝对是属于那种顶尖的药材,可以让仙帝级别出手抢夺的药材。

    一株诛心莲,已然是相当不容易,而请柬中竟然说翻倍,这让苏寒感觉到极端的不可思议。

    要知道,一株诛心莲的孕育,不仅需要极为苛刻的条件,更需要漫长的时间,那时间,可以用万年作为单位。

    同时,不仅苏寒惊讶,凡是收到血色试炼请柬的所有人,都是被彻底惊呆了。

    他们在意的,倒不是诛心莲,而是十件灵器。

    灵器,在地球上代表的,绝对是最顶尖的武力,从古至今,地球上的灵器屈指可数,每一件,都拥有莫大的声明,流传于神话故事之中。

    甚至,当今的华夏大地上,根本没有人能够拥有一件完整的灵器,对灵器所有的了解,都只存在于古籍的记载之中。

    看到这样的奖励,不少人心中就一个念头,天上掉馅饼了。

    还是纯金的。

    不少家族,都是纷纷召开紧急会议,商量着对策。

    毕竟,以往的血色试炼,都只能由二十五岁以下的年轻人参加,而现在,却是不限年龄,不限修为。

    若是将家族中修为强横的高手派出去,得到灵器的几率,自然是大很多。

    但,万一陨落,也将会是无法估量的损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