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四十一章 白袍老祖

    三弟竟然被蛊虫控制了?

    这个消息,恍如一道天雷当头劈下,让云卜引和云卜月两人都是感到极端的难以接受。

    三弟自己就是玩蛊的,可以毫不夸张的说,在当今的华夏修行者,他玩蛊的水平也是首屈一指的,谁能控制他?

    白袍老祖盯着云卜医,眉头紧紧皱着,他虽然发现了云卜医被蛊虫控制,但是想要解救,却是根本做不到。

    万年一梦蛊的神奇之处,不是一般人能够想象的,就算是他,也不敢轻举妄动。

    “云家最近有什么敌人没?”沉默片刻,白袍老祖飞快问道。

    云卜引弯腰鞠躬,声音有些苦涩道,“有。”

    “是谁?”

    云卜引老脸憋的通红,苏寒两个字竟然是有些难以启齿,若是苏寒是苏家的天才少爷,或者哪怕是苏家的纨绔少爷,他也认了。

    而苏寒明明只是一个被其它家族赶出来的落魄少爷,却把云家逼到这个份上,当真是在老祖宗面前把人丢光了。

    兄弟俩对视一眼,用牙缝中挤出两个字。“苏寒。”

    苏寒?

    白袍老祖绞尽脑汁思索许久,却是根本想不起在哪里听说过这个名字,又是疑惑问道,“哪里人?什么修为?”

    云卜引脸色更黑,连话都说不出来,还是云卜月硬着头皮说道,“回老祖宗,是,是苏家的一个纨绔少爷。”

    “混账!”

    白袍老祖这次彻底生气了,抬脚就踹,踹的两人在地上翻了个跟头,却是话也不敢多说,匆匆爬起来,羞愤欲绝。

    “你们……你们,你们想气死我云破军不成?老夫闭关之前,我云家是个什么样子,老夫闭关之后,我云家又是个什么样子?啊?”

    “一群没出息的废物,废物!”

    白袍老祖云破军厉声喝道,两人确实不敢有半点别样的心思,只能是低着脑袋,像是犯了错误的小学生一般,不住点头。

    房间里的气氛,一时就压抑到极点,几?,几乎是落针可闻。

    “去,明天早晨六点,召集所有家族子弟,到演武场集合,我有话要说,不论修为,不论年纪,哪怕是支脉,也必须来!”

    两人唯唯诺诺,不住点头。

    ……

    一夜未眠。

    旭日东升,东方出现第一抹鱼肚白的时候,云家的演武场上已然是站满了人,一眼望上去密密麻麻的人头,数不胜数。

    到底是京城首屈一指的豪门,云家的修士虽然也就将近一百,但是其它的支脉子弟全部加起来,可就是一个相当恐怖的数目。

    甚至连韩山鹰,韩影这样的支脉子弟都在其中。

    不知道老祖宗到底要干什么,两人只好把工作往细处做,不求有功,但求无过。

    而为了召集这么多人,昨天晚上云卜引和云卜月不知打了多少电话,总算是完成任务。

    现在的两人,一左一右站在云破军两边,小心陪伴着。

    “拜见老祖宗!”

    在统一安排下,演武场上的人几乎是全体弯腰跪拜,朝着云破军行礼,越是这种家族,对于传统礼数就越在意。

    云破军这才满意点点头,“气象还不错。”

    只见他双手微微上扬,而场中蓦然起了一阵风,跪下的所有人,都是感觉膝盖处像是被一只无形的大手在推着,不由自主就站起来了。

    一时间,所有人的目光都是看向云破军,心中满满的惊骇。

    在场的至少有近千人,而老祖宗竟然仅凭着能量就能把这么多人全部托起来,这份功力,简直可以用旷古烁今来形容了。

    “我今天之所以召集诸位前来,是要收弟子。从我云家血脉中,挑选出三个资质最好的年轻人,手把手培养,将这三人培养成云家新一代的利剑!”

    云破军一言出,不少人眼神都是闪过一丝火热。

    就连云卜引和云卜月,眼神也都是激动不已。

    这可是老祖宗。

    屈指数数,在当今的华夏修行界,老祖宗也是绝对能排前十的存在,而他现在竟然要收徒,还是手把手培养的亲传弟子!

    若不是身份和地位摆在那里,云卜引和云卜月都想参加了。

    这简直就是一份天大的造化。

    “现在,大家盘膝而坐。”云破军又是开口说道,声音不大,却是清清楚楚传入每个人耳中。

    于是一个个云家子弟便是都盘膝坐了下来,不论男女老少,一个个都是紧张且忐忑。

    扫了一眼人群,云破军指尖蓦然浮现出一个晶莹剔透的能量球,屈指一弹,这球星的能量源便是飞向半空之中,继而变为一只熊熊燃烧的火凤。

    火凤在半空中翱翔,忽而发出一声高亢的清吟,急速俯冲而下。

    见到这一幕,不少人都是被吓呆了,动都不敢动,一个个都是低着脑袋,蜷缩着身体,生怕烧到自己。

    虽然说老祖宗是自己人,但,万一发生意外呢。

    当然,场上也有心存大志的年轻人,一个个都是聚精会神的盯着那火凤,生怕错过每一个细节。

    老祖宗既然要考核收徒,那么这火凤,肯定就是其中的道具。

    还是小心观察。

    火凤在人群中畅游,瞬息间便跨过很长的距离,它身上的火光,像是虚无缥缈的存在,穿过人群,却不会造成半点伤害。

    而片刻后,火凤在一个人面前停了下来。

    是一个女孩儿。

    云破军哈哈大笑,纵身一跃,便是如同一阵清风般闪现在她面前,神色和蔼道,“你叫什么名字?”

    这女孩儿脸上一副疑惑到极致的表情,也不知道是惊吓还是惊喜,哆哆嗦嗦道,“韩影。”

    这女孩儿,正是韩影。

    纵然她见过不少超自然的能力,但,从本质上来说,她还是一个都市少女,骨子里根深蒂固的普通人,从来没有想过,这样的事情竟然会发生在自己身上。

    “韩影,你可愿意追随我修行?”云破军又是开口问道。

    韩影下意识转头看了一眼,只见一个个人眼神中都是透露出羡慕嫉妒恨的眼神,而她身后的韩山鹰,嘴唇不住哆嗦着,小鸡啄米般点头。

    韩影嘴角就有些发苦。

    父母都同意了。

    平心而论,她对神秘的修行者也是好奇不已,但这等机缘忽然降临在自己头上时,还是有些接受不了。

    她毕竟是个女人。

    “我,我能问老祖一个问题吗?”咬咬牙,韩影大着胆子问道。

    云破军眼中现出一丝惊讶之色,他自然是看得出来,这个女孩儿之前从未修行过任何功法,一个普通人,还是一个女孩儿,在面对自己的时候,竟然有这种胆量。

    云破军心中更加满意了。

    “我追随老祖修行,还能像普通人一样生活吗?”韩影很是忐忑的问道。

    云破军就哈哈大笑,摸摸她的脑袋,开口道,“自然是可以,完全可以。你可以像普通人一样结婚生子,种田经商,只不过,走上修行路,你的人生便拥有了更多的选择。就像是一个孩童,你说,当他长到二十岁,他就不能玩拨浪鼓了吗?”

    云破军解释的很是详细。

    以他的修行体悟,解释起这个问题来,自然是精妙绝伦,这个比喻,听得在场人都是纷纷点头,发出一阵善意的笑声。

    韩影也是不好意思的挠挠脑袋,倒是也聪明,二话不说就跪了下去,“弟……弟子拜见师傅。”

    云破军眼中更加惊喜,大笑几声,亲手扶起她,“好好好。”

    一把拉起韩影,他便是回到原地,虽是带着一个人,速度也没有半点停滞。

    场上的选拔,还在继续。

    那火凤飞舞,连续在人群中转了好几圈,却是相当不满意,除了韩影之外,竟然是再没挑出个人来。

    云破军的老脸一下子就有些黑。

    这凤凰,是云家失传已久的一门法决,名为将心照明月,是专门为选拔弟子而创立的,以通灵宝玉作为媒介,以各种神奇的手印辅助,凝聚出一只火凤。

    不仅能够感应到弟子的资质,还能对每个人的心性有所了解。

    修行之人,男人最好是纯阳之体,就是童子身,女子,也是以完璧为佳,心性越纯洁越好,正所谓心无挂碍,才能穷精猛进。

    但在场的这么多人,除了韩影这小丫头还算是完璧之身,心思也比较纯净外,在场的,竟然再没有一个人合适。

    这样的场景,着实让云破军气愤不已,大骂一句,“什么世道!”

    云卜引和云卜月心中惴惴不安,犹豫片刻,主动开口道,“老祖宗,这次参加血色试炼的有三人,都是我云家最杰出的弟子,您看,是不是给他们一个机会?”

    云破军微微点头,“站出来!”

    听到这话,心中满怀期望的三人,迫不及待的从人群中走了出来。

    云歌,云飞扬,云战天,三人都是挺直胸膛,像是接受首长检阅的士兵。

    云破军仔仔细细看着三人,眼中似有异光闪烁,仿佛要把三人心底看穿。

    而片刻后,他冷哼一声,重重说道,“还不到三十岁,纯阳之气早已消散大半,你们是干什么吃的?”

    “一群只知道声色犬马的废物,就这样,还想去参加血色试炼?滚!都给老子滚,早点死了算球!”

    三人面色大变,咚的就跪了下来,身躯止不住的哆嗦。

    云卜引和云卜月也是脸色尴尬,说不出的难堪。

    家族这些子弟都是什么样,他们心中也清楚,云家现在毕竟是豪门,这些子弟但凡是有点成就,大都在外面花天酒地,不忘修炼,已然算是好的了。

    没想到,老祖宗对这点也是明察秋毫。

    “哼,一个就一个,一个就够了!走!一群粪桶,连个女娃娃都不如!”

    拉起韩影,云破军身形变幻,很快消失在演武场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