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四十章 云家老祖宗

    听到云卜引的话,云卜医被牢牢包裹在黑袍中的身躯无风自动,渐渐弥漫出一股子极为强大的气势。

    诡异,阴森,恐怖,笼罩在整个大厅中,有嗡嗡嗡的声音响起,似乎是一群蛊虫,正在随时准备行动。

    “三弟你干什么!”云卜月大喊一声,声音带着抑制不住的惊怒。

    在家族中,他和云卜医的关系是最为亲近的,而现在看到三弟这幅模样,他不得不紧张。

    万一打起来,对于云家来说,绝对是一件雪上加霜的事情。

    经历了拍卖会上的变故,云家已然是元气大伤,虽然还没有伤及根本,但无论是影响力还是本身实力,都是降了一个档次,现在大哥若是和三弟再打起来,后果不堪设想。

    “一母同胞,血脉相连,三弟,你不要乱来!”

    云卜月又是一声大吼。

    而此时,云卜医的身体,竟然是止不住的颤抖起来。

    似乎是在强烈的挣扎。

    事实上,云卜医现在脑海中也是一团乱麻。

    虽然是被万年一梦蛊控制,但他本身的思维并没有被泯灭,只是被完全压制下去了而已,整个人的神智依然存在,只不过所作所为和思想,都要受蛊虫控制。

    但,他毕竟是一位老牌强者,修为不弱,现在听到云卜月的喊话,被控制的思维,竟然是有了一丝波动。

    这波动不算强烈,却足够刻骨铭心。

    是隐藏在他记忆深处的感情。

    云家,大哥,二哥,云卜医眼神中透露出深深的迷茫,一些回忆打着旋涌上脑海,却是模模糊糊不真切。

    此时的他,就像是一个失忆的病人,想要恢复记忆,但却根本无法完全恢复,出于懵懵懂懂的状态。

    当然,这也和苏寒的闭关有关,苏寒若是没有闭关,发生这种事情,第一时间就能感应得到,然后加强对万年一梦蛊的控制。

    而现在,苏寒正在竭尽全力聚精会神的养丹,根本顾不上管他。

    看到云卜医的挣扎,云卜引也是心中一惊。

    三弟的修行和家族所有人都是截然不同,蛊虫一道,最是神秘莫测,诡异之处,不可以用常理来衡量。

    说实话,云卜引内心深处,对这位三弟其实还是很关心的。

    云家最骄傲的地方,就是所有家族子弟相当的团结,基本上没有勾心斗角之类的事情发生,最大限度上避免了内耗。

    “三弟,冷静,冷静一下,我虽然怀疑你,但这只是流程而已,毕竟发生这么大事情,你也得给我一个交代,你说呢?”

    云卜引语气也是缓和了几分,语重心长的说道。

    等他说完,云卜医身上的波动不仅没有消泯,反而是越发强烈起来,就像是有一团熊熊的火焰,在他身体内部燃烧。

    “啊!”

    当本身意识的觉醒和万年一梦蛊的对抗到了最为白热化的阶段,云卜医终于支撑不住了,发出一声声嘶力竭的惨叫,他痛苦的呼喊着,抱着脑袋在地上滚来滚去。

    而见到这一幕,云卜引和云卜月都是惊呆了。

    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两人对视一眼,都是明白了对方的想法。

    可能……是走火入魔。

    走火入魔对于修士来说,是一件相当危险的事情,其原因通常是因为修行过程中产生的某种心魔,在一路顺风的时候心魔不会作祟,但一旦处于人生的低谷,往往负面情绪爆发,走火入魔。

    如果是性情开朗或是恬淡之人,修习正道功法,在走火入魔之时,受到的伤害还不算很大,而像云卜医这种,本身性情就是孤僻不善说话,再加上修炼炼蛊之术,他一旦走火入魔,那绝对是极为恐怖的灾难。

    到底是兄弟连心,云卜引和云卜月就飞快行动起来,一人一边,死死按住云卜医的躯体,分出一道内气,小心查探着他体内的情况。

    而就在这时,云卜医却是大喊一声,直直蹦起来,像是一只被丢到热水锅中的青蛙,一蹦三尺高,露出森白色的骨头架子,于此同时,两只漆黑如墨的骷髅爪子,朝着云卜引和云卜月轰去。

    他这两掌,并不是有意为之,只不过是在这种情况下,身体做出的本能反应。

    云卜引和云卜月慌忙迎战,提起全身能量,倒是勉强把这一掌接了下来,而云卜医则是抓住这个机会,像是一阵风般窜出房门,飞快消失在茫茫夜色之中。

    “追!”

    兄弟俩对视一眼,齐齐飞身出去,追着那道黑影,不敢有半点放松。

    云卜医已然走火入魔,现在的他,绝对是一个相当危险的存在,如果不小心控制起来,很有可能造成毁灭性的灾难。

    飞速奔驰在夜幕之中,云卜引心中沉甸甸的,像是压着一块千钧巨石。

    若是其他人走火入魔,云家家主绝对不会担心成这样,但云卜医走火入魔,他可是真的被吓怕了。

    毕竟,云卜医代表的可不是他一个人,而是他随身控制的千千万万只蛊虫,平时理智清醒的时候,可以很完美的控制蛊虫。

    但现在……

    云卜引简直不敢想下去了。

    万一三弟走进闹市区,身上的蛊虫全部失控,那绝对是类似于恐.怖袭击的存在,从此以后,云家估计就要上国家的黑名单了。

    甚至,很有可能直接被铲除。

    国家现在对修行者的管制空前严格,严禁他们过度参与世俗生活,这是国家实力强大之后的必然体现,可不是闹着玩的。

    紧咬舌尖,云卜引豁出去了。

    闪电般的从指间掏出一枚玉符,然后灌注能量,几乎是瞬息之间,玉符便是化为一团灰烬。

    “大哥,你……”

    见到这枚玉符,云卜月眼神惊骇。

    万万没有想到,大哥竟然舍得消耗一枚玉符。

    这玉符,是家族一位前辈闭关之时留下来的东西,一共三枚,只有在家族生死存亡的时候才能拿出来,处理拍卖会的时候,云卜引都舍不得拿出来,而现在,却是毫不犹豫的使用了。

    “三弟一旦闯入闹市区,你可以想象!”

    云卜引厉声喝道,继续死死追踪。

    云卜月也是恍然大悟,刹那间被吓出了满头冷汗。

    兄弟俩正在急速追踪,而与此同时,在云家地底深处几千米的地心空间中,一个男人悠悠睁开了眼睛。

    他看起来年纪并不大,甚至还很年轻。

    身穿着一身洁白的道袍,就算是深处地下几千米的空间,依旧是一尘不染,洁白如新。

    而感应到玉符的位置和能量,他身形一闪,便是化作一道白光,像是一道没有实质形体的虚影,一息之间便是瞬移到地面上,朝着云家两人的方向飞速赶去。

    若是苏寒在场的话,定然会惊骇的眼珠子都瞪出来。

    会马不停蹄的,立刻撒腿就跑。

    这人的修为,实在是太可怕了。

    他此时飞行在空间中,却是根本没有人能看到他,这人对于道的掌握已然到了一种相当的地步,可以毫不夸张的说,就算是放在仙界,他也是一等一的天赋绝伦。

    当然,纵横仙界肯定是不可能的,但至少也是个声名突起的后起之秀。

    光凭着这一手掌控空间,就足以成名了。

    一个呼吸,白袍人到了。

    云卜引眼神大喜,急急叫道,“老祖宗,三弟走火入魔,请抓住他!”

    听到这话,白袍人有些僵硬的脸色一滞,现出一抹古怪之色,闭关这么多年,没想到第一次出关,竟然是让自己干这个。

    若不是涵养深厚,他真想把这个不成器的后辈打一顿。

    不过,既然是出来了,白袍人也没多大架子,袖子一甩,一道白光便是激射而出,似乎很慢,但实际上却是快到极致。

    以至于,整个空间都仿佛凝滞了。

    云卜医的身躯蓦然停滞,后背像是被一只无形之手抓着,急速朝这边后退而来。

    看到这一幕,云卜引和云卜月齐齐倒吸一口凉气,眼神中抑制不住的喜悦。

    想不到,老祖宗竟然到了这个地步。

    “多谢老祖!”云卜医被制住拉回,云卜引和云卜月顿时就跪了下去,很是恭敬的说道。

    “废物,一群不成器的废物,你们怎么搞成这种乌烟瘴气的样子?”

    白袍人破口大骂,一把就揪下云卜医身上的黑袍,露出他那骷髅架子一样的身躯。

    “还养蛊,啊?养蛊把自己养成这幅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我……要不是看在你们是云家子弟的份上,我真想打死你们!”

    “谁叫他这么干的!简直是蠢到家了!我云家功法博大精深,何必去舍本逐末,去修习这些东西?”

    白袍人一边说,一边便是把云卜医身上的蛊虫全部捏死,噗噗噗的声音,地上很快便多出一层死的不能再死的虫尸。

    而做完这一切后,白袍人又是感应了一下云卜医体内的情况,顿时惊讶的叫了出来。

    “怎么回事?”

    “他怎么会被人控制?”

    “那是万年一梦蛊!是谁干的?”

    低头看看云卜引和云卜月,白袍人就是气不打一处来,狠狠踹了他们一脚,破口大骂道,“你们两个废物,家族中人被人控制了也不知道,你们是怎么当家主的,啊?”

    云卜引和云卜月齐齐呆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