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三十九章 秋后算账

    出了门,苏寒便直接上了车,蔓蔓涂豪呆霸王三人也是跟着上车。

    而让苏寒有些意外的是,有一道人影跟着走了出来。

    段暄。

    苏寒看了一眼坐在副驾驶位上的蔓蔓,只听到蔓蔓冷哼一声,然后胳膊上就传来一阵剧痛——被掐的。

    段暄敲敲玻璃,苏寒降下车窗。

    此时的段暄面无表情,唯有眼珠子中带着不少红丝,像是一瞬间看起来苍老了十几岁,这幅沧桑的样子,若是晚上去京城哪个文艺酒吧,指不定就能泡到几个喜欢沧桑大叔范儿的文艺女青年。

    “什么事?”苏寒笑着问道,态度还算可以。

    对段暄这人,苏寒说不上喜欢,也说不上讨厌,泛泛之交。

    对于之前对他做的那些事,苏寒也没有太大负疚感。

    苏寒不是什么坏人,但也绝对不是好人,再说,一个大男人,若是连这点打击都接受不了,还混个屁,早点滚回去得了。

    尤其是这种多情浪子。

    “你之前说的那些话是不是都是在骗我?”段暄平静问道,只是语气中带着一丝难以抑制的疲惫。

    他自诩浪子,纵横花丛,逍遥几十年,从未尝过败绩,而现在,却是败的如此之惨,甚至把自己都丢了。

    段暄百分百确定,他这次绝对是遇到了真爱,他甚至想过和这个姑娘结婚,这样的想法若是让别人知道,绝对会惊的眼珠子掉一地。

    但……只不过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

    这是段暄第一次尝到这种滋味。

    心碎的滋味。

    他终于知道,之前被自己甩掉的那些女人,在离开之时的那种心境。

    “是骗你的。”苏寒点点头,毫不犹豫的同意了。

    “我……我能跟她说句话吗?”

    蔓蔓面无表情的看了他一眼,冷冷道,“不要问我那些傻逼问题,我拒绝回答,我不认识你,之前不认识,现在依旧不认识。”

    说罢,她直截了当的甩出一个?一个盒子,正是之前那条卖出天价的翡翠项链,“项链还你,拜拜。”

    段暄苦笑。

    苦笑着就哈哈大笑。

    笑声中有着无尽的凄凉。

    苏寒最后看了他一眼,发动车子,走人。

    拐过一个红绿灯,后排响起涂豪揶揄的声音,“蔓蔓大姐,魅力无限啊……”

    之后就是一声惨叫。

    “悠着点,别把车烧坏了。”苏寒调侃一句,一路狂奔,很快回了家。

    ……

    这场拍卖会对于苏寒来说,其实并非多么重要的事情,虽然说是拍卖会之前做了大量准备工作,但现在已经结束,他便把所有东西都抛到脑后。

    当然,收获是实实在在的。

    一把真龙之器的龙气,三颗生生不息丸,最主要的是狠狠打击了云家的气焰。

    虽然是从此成了绝对的仇人,但苏寒根本没有半点担心。

    一个云家,他还真不放在眼里。

    若是按照苏寒以前的性子,碰上这种情况,绝对是大开杀戒,把那一家子屠个干干净净。

    只不过在地球上,还是在这样一个社会中,考虑的东西多了,苏寒也没有在仙界时那么大的戾气。

    苏寒现在最想做的事情,就是把这三枚丹药养好,养成可以直接提升修为境界的灵丹,早点恢复修为。

    毕竟,那小鼎空间中可是有着堆积如山的宝物,而以自己目前的修为,却只能干看着。

    这种感觉,太不好了。

    “我要闭关三天,三天后叫我。”

    丢下一句话,苏寒就进了房间,留下三个人面面相觑,大眼瞪小眼。

    ……

    苏寒清净的闭关去了,而这三日时间,云家可以说是鸡飞狗跳,简直是忙的焦头烂额。

    对于拍卖会中发生的意外,云卜引见人就装孙子,百般道歉,为此甚至推出了修行界史无前例的规矩——三包服务。

    即法器在使用过程中出现任何问题,都可以来云家免费更换或是退款。

    做出这样的决定,云卜引的老脸几乎都丢光了,但为了保证足够的现金流,他必须这么做,为了云家的生死存亡,自己这一点面子,算不上什么。

    这样的政策,总算是打消了一部分修士的疑虑,在云家人员的疏散下,也就渐渐离去了。

    当然,也有一部分特别顽固的,对于这些人,云卜引无奈之下,只好选择了全额退款。

    等盘点下来,这次拍卖会总算是略有赚头。

    但,云家的名声,却是彻底坏了。

    云家拍卖会,这五个字,已然成为华夏修行界一个彻底的笑柄。

    深夜。

    云家大厅。

    一群人席地而坐,将近百人的样子,是在开家族大会。

    云卜引坐在最上首,之下是云卜月,云卜医,按照在家族之中的辈分一个个排下来。

    所有人都是脸色悲戚,心中沉重的很。

    云家发生这种事情,每个人都脸上无光。

    “这次的事情,既然已经发生,我们没有什么好说的,所有人都有责任,最应该惩罚的人,是我。”

    云卜引沉声说道,咚的一声,在堂前那块牌匾下跪了下来,漆黑而古朴的牌匾上,是四个遒劲的大字,“天下第一。”

    这幅牌匾,代表着云家巅峰时的成就,每个云家少年在成年之时,都要来拜祭它,来瞻仰祖先取得的荣耀。

    见云卜引跪了下来,大厅中所有人都是直直跪了下去。

    “我云家,这次让祖宗蒙羞了!”

    咚咚咚磕了三个响头后,云卜引眼角带着泪花,悲愤无比的喊道。

    整个大厅中,顿时就弥漫着一股子悲戚的意味。

    一荣俱荣,一损俱损,这些大家族中,都有着很强烈的家族荣誉感,而现在,所有人都是感觉到屈辱,感觉到脸上火辣辣的。

    做完这一切,云卜引站起身来,直直盯着场下的所有人,眼神从左边扫到右边,再从右边扫到左边。

    然后,振拳朗声道,“这次的血色试炼,我云家,必须要拿到第一!唯有这样,才能重振我云家声威!”

    “我决定了,这次血色试炼,家族修为最高的三个少年天才,全部出动!云歌,云飞扬,云战天,出列!”

    三人毫不犹豫的跨出一步,都是挺直了腰杆,像是接受手掌检阅的士兵一般。

    “这一次,你们必须取得第一!拿不到,就不要回来了!”

    “这次,我会倾全族之力,为你们提供最好的待遇。二弟,把那把吴钩剑拿出来,还有你珍藏的那套天风战甲。”

    云卜月咬着牙,很快把两件重宝交到了云卜引手中。

    “天风战甲,光武铠,青玉披风,吴钩剑,无量剑,君子剑,这六件法器,都是我云家的巅峰之作,是我云家的镇族之宝,我想,你们都听说过它们的威名!”

    看着云卜引手中拿一件件散发着强烈光芒的法器,一个个弟子都是眼神火热,忍不住咽着口水。

    这六件法器,每一件都是当之无愧的精品,可以毫不夸张的说,代表着地球上最高的炼器水平。

    能比这六件东西强的,少之又少。

    就算是有,也属于那种镇派之宝级别的,一个大家族,最多有一件,而云家,一下子就拿出来了六件。

    “我向你们承诺,只要你们能拿回第一,这些家族重宝,从此就专属于你们!还有,只要你们能活着回来,我立刻退位让贤!”云卜引向三人分发法器,很是严肃的许诺道。

    三人都愣住了。

    万万没想到,云卜引竟然会这么说。

    云卜月一下子就急了,急急叫道,“大哥。”

    云卜引摆摆手,示意他不必多说,极为坚定的说道,“我已经下了决定,等这次血色试炼后,我就退位,从此修身养性,静心提高修为,就这么决定了!”

    “除了你们三个,散会!”

    一个个家族子弟,纷纷散去。

    很快,大厅正便只剩下寥寥几人。

    云卜引,云卜月,云卜医,以及三个年轻的小辈。

    而等这些人走了之后,云卜引的脸色,一下子就凝重起来,直直盯着云卜医的眼睛,开口问道,“三弟,我需要一个解释。”

    到这个时候,云卜引终于是要秋后算账了。

    之前他忙着善后,根本顾不上来追究责任,而现在事情忙的差不多了,自然是要查个清清楚楚。

    这件事情的起源,便是因为万劫虫甲的忽然碎裂,而万劫虫甲,是云卜医制造出来的。

    虽然是血浓于水的亲兄弟,但作为一个大家族的族长,云卜引不会感情用事。

    “你想要什么解释?”云卜医冷冷说道。

    “我有三个疑问,第一,之前你控制苏寒,苏寒为什么能够跑掉?”

    “第二,之前你从家族宝库取了那么多法器,都去哪了?”

    “第三,那件万劫虫甲为什么会忽然破裂?”

    “三弟,我的好三弟,我需要你给我一个解释,一个很明确的解释!”

    云卜引大声吼道,紧紧捏着拳头,脸色都是有些狰狞。

    这几天的时间,他心中的怒火已然到了极致,到现在,终于是全部喷发了出来。

    虽然是压根儿不愿意怀疑三弟出了变故,但,事实摆在眼前。

    云卜引不得不用理智战胜感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