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三十八章 苏寒大恶魔

    听到苏寒的话,再看到苏寒手中的断剑,几乎是所有人,都出离的愤怒起来,恶狠狠的盯着云卜月,恨不得把他吃了。

    尤其是那些已然买到法器的修士,一个个都是慌忙拿出自己花费重金买来的武器,仔细检查着。

    而认真检查许久,虽然是发现不了什么毛病,但……也只是把原因归结为自己的修为不够,眼力不足。

    毕竟,苏寒的例子就摆在那里呢。

    真龙之器,那可是法器中最巅峰的存在,经过一代盛世王朝的洗礼,灵力无比充沛,但,就这么一剑,竟然就断了!

    直直断为两截!

    这样的结果,所有人都是看的清清楚楚,心中都是在想,若是自己的武器在激烈战斗中变成这样,会是怎么一个结果?

    看到人群的反应,苏寒心中冷笑。

    这次,云家彻底完了。

    说实话,这把剑之所以发生如此的变化,自然是因为,自己把它里面的灵气和龙气,全部被小鼎吸收了,没有了龙气和灵气的支撑,自然是变的脆弱无比。

    只要稍微有些激烈的碰撞,就直接断裂开来。

    自己之前之所以激怒云卜月,为的正是这一步。

    砸场子,三锤,一锤比一锤完美,一锤比一锤效果好,而现在,终于是到达了巅峰,从此以后,云家再也别想举办类似的活动。

    而这还不是结束,苏寒还精心为他们准备了最后的致命一击。

    提着这把断裂的剑,苏寒振拳大声喊道,“退货!赔钱!”

    “退货!赔钱!”

    像是一个愤青的学生正在举行游行示威的活动一般,苏寒喊的热血澎湃,情绪高昂。

    而听到他的话,不少人都是跟着喊出声来。

    “退货!赔钱!”

    “我不买了!把钱还我!”

    听到这话,本来就气息奄奄的云卜月,只觉眼前一黑,金星直冒,一口气憋在心口,喘都喘不上来。

    他想到了一件更为恐怖的?怖的事情。

    因为在拍卖会之前,云家宝库被盗,而为了准备这次拍卖会,云家拆借了大笔资金,在市场上大肆收购法器,家族的流动资金不仅全部花了出去,甚至还欠下不少债务。

    本来,这次拍卖会是相当成功的,靠着拍卖会的收入,完全可以把债务偿还干净,甚至还有一大笔盈余,几年之内,云家都不用担心钱的问题。

    但是……现在……

    若是还想要云家这块招牌的话,钱,必须得都退回去。

    云卜月心中在滴血。

    他简直要崩溃了。

    怎么回事?

    到底是怎么回事?

    大好的局面,怎么忽然之间就变成了现在这个模样?

    他下意识的转头看向苏寒,而仿佛是感应到他的目光,苏寒转过头来,朝着他诡秘的一笑。

    那笑容中,蕴含的是嘲讽,无尽的嘲讽。

    像是一个高高在上的神邸,看着地面上一只极为卑微的蝼蚁,就算是蝼蚁付出再大的努力,也根本摸不到神邸的脚。

    云卜月恍然间明白了。

    是苏寒!

    一切都是苏寒干的!

    回头想想,将脑海中的一切时间串起来,他心中百分之白的肯定了,绝对是苏寒干的!

    虽然不知道苏寒到底是怎么做到的,但仔细想想,只有苏寒有这个动机,也只有苏寒,有如此神奇的能力。

    他的本事,根本不能用常理来衡量。

    “苏寒,是你做的对不对?”

    “一定是你做的,都是你做的!”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我求求你,你放过云家吧!我给你当牛做马都成!”

    云卜月痛哭流涕,像是个孩子一样哭出生来。

    眼泪簌簌而落,他心中委屈到了极致,这场拍卖会中,付出心血最多的就是他,甚至几天几夜没有合眼,直到拍卖会开始的最后一刻,还在准备各种资料,而现在,一切都化为了流水。

    甚至,还导致了极为严重的后果。

    如果处理不当的话,云家很有能遭受到无法弥补的损失!

    云卜月这个时候连恨都不敢恨,在他心目中,苏寒已然成为魔鬼的化身,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大魔王。

    看到云卜月这幅模样,苏寒脸色依然平静,“云家主,你这是说的什么话,我可告诉你,饭可以乱吃,但话可不能乱说,会死人的。”

    “我一个毛头小子,哪里有这么大能量,你还不如猜测是苏家干的。”

    听到苏寒这么说,苏杭就怒目而视,苏云仙也是怒目而视,苏亚则是苦笑。

    苏寒朝着他们摆摆手,嬉皮笑脸说道,“我只是打个比方而已,你们那么紧张干什么,好了好了,知道苏家小气,开不起玩笑,不拿你们开涮了。”

    见到他这幅模样,苏亚轻轻叹了口气。

    他对苏寒的了解最深。

    看苏寒这幅样子,心中大概也清楚了,这件事,保不齐就是苏寒干的。

    只是,他哪来的这么大能量?

    苏亚同样也是想不通。

    ……

    十几分钟后。

    云家家主云卜引终于是急匆匆赶到,而跟在他身后的,还有韩山鹰。

    事实上,在听到拍卖会现场传来的事故时,云卜引第一时间就做出反应,火速安排人马封锁现场的同时,立刻就打电话通知了韩山鹰。

    在这种情况下,云家的威信已然荡然无存,光靠着云家,是绝对压不住针脚的。

    好在,韩山鹰作为他的女婿,又是京城官场中的人,在这种情况下,反而是话语权比较大一点。

    毕竟,不管是什么修士,都不会和国家作对。

    不仅是不会,也不敢。

    国家机器的恐怖,远远超出任何宗派,任何个人,只要是下决定要灭,就一定能灭掉。

    “大家都冷静一下,冷静一下!”举着一个喊话器,韩山鹰大声吼道。

    身穿警服的他,很快就成为人群注视的焦点。

    “我们已经抽调警力,对现场进行了封锁,马上展开侦查手段,一定要挖出这件事的真相,请大家不要慌张。”

    “我保证,我将尽我最大的努力,做到公平公正公开,维护每个人的利益。”

    在云卜引的示意下,韩山鹰站出来主持大局,他的话中气十足,有种淡淡的威严,一时间,倒是也震住了场子。

    不少人,都不敢乱动了。

    连嚷嚷的声音,都小了许多。

    和国家作对,那是死路一条,这是所有修士心中根深蒂固的法则。

    就算是自己修为高,可以遁入深山,但总归有门人弟子,有门派传承吧?

    “哼!谁不知道,你是云卜引的女婿,你自然是站在他们一边的。”这个时候,还是苏寒开口了,直截了当的挑明了这点。

    苏寒和云家的矛盾,可以说是深入骨髓,苏寒根本不会给他们半点翻盘的机会。

    斩草除根这个道理,苏寒比谁都明白。

    云家做出的事情,根本不可原谅!

    他们竟然想派人暗害父亲,若不是自己发现的早,现在父亲还不知道是个什么样子呢。

    “苏寒,你也不要冲动,年轻人有火气,我可以理解,但你这样冲动,只会把事情搞大,对谁都不好。”

    韩山鹰语重心长的说道,对苏寒,他心中有着说不出的感觉。

    虽然说,苏寒和云家的矛盾很深,但就他个人而言,苏寒毕竟对他的妻子有着救命之恩,韩山鹰不是那忘恩负义的人。

    “我不是冲动!我只是在说一个事实!别的我不管,这把剑,我花了多少钱,云家就必须补偿我多少钱,你也看到了,这样一把断剑,一把废剑,竟然堂而皇之的放到拍卖会上拍卖,我想问问云家,你们的底线呢!”

    “这就是京城豪门?我呸!狗屁!”

    苏寒说的唾沫星子乱飞。

    韩山鹰的眉头,顿时就紧紧皱了起来,求助的看向云卜引。

    在法器这方面,他当真是个外行,看到了苏寒手中的断剑,却是不知道,这到底应该怎么处理。

    云卜引眼神黯淡,大感头疼。

    这把剑,是他个人的收藏品,向来示弱珍宝,连看都不愿意给别人看,为了搞好这次拍卖会,才忍痛割爱拿了出来,作为开门红。

    而他根本想不到,好端端的一把剑,怎么就会忽然断裂?

    他不是没有想过,这是苏寒搞的鬼,但,苏寒哪来这么大的本事?

    一把真龙之器,其中蕴含的能量绝对是相当恐怖的,就算是他,想要毁了这把剑,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但现在,它确确实实断为了两截。

    “苏寒,虽然我知道,你和云家有矛盾,但是这件事事关重大,我希望你能冷静一点,等事情调查清楚。若是我云家的错,我云家二话不说,立马赔偿,但若是有别的原因,我云家也不是冤大头。”

    云卜引硬着头皮说道。

    这个时候,他根本不敢松口。

    尤其是苏寒说的赔偿,这个口子一开,云家可就真的完蛋了。

    资金链断裂,对于任何一个家族来说,都是相当恐怖的一件事情。云家的资金链一旦断裂,想要恢复元气,就不是一年两年能够做到的事情,至少也需要一代人持之以恒的努力。

    就算是背负天大的骂名,云卜引也不敢开着个口,否则的话,他真就成了云家的罪人。

    “呵……”

    “呵呵……”

    苏寒就冷笑,咣当一声,随手把这把剑丢在地上,“我就知道,你们会是这个反应,行,钱我不要了,就当是喂狗了!行了吧!”

    “再见!”

    说完,苏寒拉起蔓蔓,大步朝门外走去。

    云卜引嘴唇动动,想要开口阻拦,只是话到嘴边,却怎么也说不出口。

    把这个煞星送走,接下来的事情,就好办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