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三十七章 砸场子之第三锤

    宽敞的花园中,此时聚集了不少人。

    一个个修士从拍卖大厅中跳出来之后,都是聚集在这里,有的逃散,有的小心防御着蛊虫的攻击。

    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着实是出乎所有人的预料,以云家的实力,竟然会发生这种事情。

    此时留在场上的人,大都还是抱着看戏的心态。

    这种好戏,可是等闲难得一见。

    在自家的拍卖会上,竟然搞出这种乌龙,而且,得罪的客户还是苏家。

    苏家,云家,这两个家族可是京城中当之无愧的大鳄,而发生这种矛盾,不少人都是看向苏杭,眼神中带着不同寻常的意味。

    苏杭脸色铁青,说实话刚才的蛊虫当真是把他吓了个半死,万万没想到,竟然能发生这种事情,到现在他后背还是一片冷汗,心中后怕不已。

    想一想,在那盒子中若是别的蛊虫,抑或者是一颗大炸弹,会发生怎样的事情?

    是,修行者确实是生命力顽强,但却也不是打不死的小强,受到强烈的伤害,还是会一命呜呼的。

    而且,修为越高,就越是惜命,用有限的生命追求无尽的大道,陨落在别人的阴谋之下,是要被人笑破大牙的。

    苏杭越想越生气,指尖光芒流转,蓦然浮现出一把青锋长剑,寒光霍霍,能量灌注后,剑芒暴涨,仗剑而立,苏杭厉声喝道,“云卜月,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需要你给我一个交代!”

    狂暴的声音,如同惊雷般响起。

    而且,苏杭也不是光打雷不下雨,一声吼出,他剑光一闪,便如同天空中一道明亮的闪电,电光直奔花园中心那座巧夺天工的假山。

    轰!

    震耳欲聋的声响过后,烟尘弥漫,假山像是被几顿烈性炸药炸到了一般,土石纷飞,只剩下一个低矮的山包。

    众人惊骇。

    不愧是苏家家主,这一剑的实力,至少是金丹级别的,一般人还真挡不下来。

    云卜月脑门?脑门上冒出密密麻麻的汗珠,支支吾吾,却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苏杭在云家耀武扬威,这一剑让他感觉到极端的屈辱,有种被苏家压下一头的感觉,但,理亏之下,却是根本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擦了好几把汗,心情勉强平静了一些,云卜月硬着头皮,飞快说道,“苏家主,不要生气,消消气,这件事绝对是个误会。我已经派人去叫大哥了,大哥马上到来,这件事,我一定会给你一个满意的答复。”

    虽然是心中不爽,但却不得不装孙子。

    毕竟,这种事发生在云家,发生在云家的拍卖大厅中。

    一旦处理不好,云卜月可以想象其严重后果。

    “云歌,给我滚出来!”这个时候,云卜月也只好拿出一个姿态来,大声吼了一句,怒气满怀。

    云歌蜷缩在人群中,本不想抛头露面,听到这声音,差点快哭了。

    他也是个人精,看云卜月这个样子,哪里还不明白他的意思?

    这是要让自己当临时工的节奏啊。

    咬咬牙,转念一想,云歌豁出去了。

    反正都是自家人,在这里最多被骂上一顿,最多被踢上两脚,而这危机处理好了,家族不会忘记自己的贡献的。

    想到这里,他便努力装出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极为狼狈的从人群中奔出,咚的一声就跪在了云卜月面前。

    “二叔,是我错了,我该死,我没有做好保卫工作,不小心被奸人混了进来。”

    “我现在立马派人去查,就算是把这里翻个底朝天,也一定要把奸人找出来!”

    见到云歌这幅样子,云卜月心中倒是稍微安定了一点。

    不愧是家族内部最有前途的后辈,这反应速度绝对是一等一的,把责任推倒所谓的奸人身上,可以有效的转移人群的注意力。

    沉吟片刻,云卜月就朝着四周的修士鞠了个躬,表情极为诚恳的说道,“大家不要担心,我云家承诺,一定会妥善处理好现在的情况,绝对不会让大家受到半点威胁。虽然不知道那隐藏在暗中的敌人是谁,但说起来,我云家也是受害者。”

    “请大家相信云家的实力,一定在最短时间内揪出敌人,让大家放心。我云家有这个信心,也有这个能力!”

    云卜月装出一副很可怜的样子,说的眼泪都快掉了下来。

    人群中的骚动微微平复。

    苏杭嘴唇动动,看到云卜月这幅模样,哽在喉间的话,一时也说不出来了。

    京城几大世家,虽然是相互竞争的关系,但在某些领域,却是也有些合作的空间,云家已经到了这个地步,自己再得理不饶人,把云家得罪惨了,不是什么好事。

    毕竟,双方实力差不多,谁也消灭不了谁,真要全面火拼起来,绝对是个两败俱伤的结局。

    “哼!自己屁股不干净,就别推卸责任!”

    而这个时候,一个清朗的声音,却是陡然响起。

    人群转头看去,发现声音的主人,正是静静站立在一个角落的苏寒。

    听到苏寒说出这种不和谐的话,站在他身边的几人,一个个都是纷纷远离了一些。

    “你说什么?”云卜月瞪大眼睛,恶狠狠的盯着苏寒。

    对于苏寒,他可以说是恨入骨髓,结下了不可化解的矛盾,即便是到了这个时候,苏寒还在落井下石,煽动人心。

    “我说,你们那件宝甲,很有可能就是噱头,专门拿出来的噱头,用来糊弄人的。包括现在,也都是你们设计好的戏码吧,反正钱已经赚到手了,最贵重的一件吴钩剑还没拍卖出去,是吧,云家,好厉害的算计,把这么多人都玩弄于手掌之中。”

    听到苏寒的话,不少人都是呆住了。

    而转念一想,都是感觉苏寒说的有点道理。

    毕竟,云家一开始宣传的时候,就是以生生不息丸、万劫虫家,以及吴钩宝剑作为最好的三件宝物进行宣传,不少人之所以慕名而来,就是冲着这三件东西来的。

    如此珍贵而神奇的宝物,可不是一般人能够等闲见到的,就算是去开开眼界也好。

    但现在,价值最低的生生不息丸倒是以一个天价全部拍卖出去,而万劫虫甲发生这等变故,最后那一件吴钩宝剑,自然也是无法继续顺利拍卖。

    “你,你无耻!”

    “你放屁!”

    “一定是你,一定是你暗中搞的鬼对不对,你这是污蔑,赤.裸裸的污蔑!”

    云卜月气急败坏的喊道,虽然明知苏寒说的是假话,但看到人群的反应,他一时半会儿间却是根本找不到理由来反驳。

    毕竟,这样的事情实在是太巧合了。

    谁能想到,万劫虫甲竟然会忽然发生那种变故?

    “是不是污蔑你们自己心里清楚,怎么,现在被我拆穿,恼羞成怒了?”

    “有种你来杀了我啊,你就算是杀了我,也堵不住天底下人的悠悠之口。”

    苏寒轻飘飘说道,声音中不带半点烟火气息,但说的这话,却是句句诛心。

    云卜月脸色青一阵红一阵,脸上冒出密密麻麻的汗珠,几乎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咬咬牙,他大声叫道,“苏寒,你欺人太甚,我严重怀疑,今天的事情,就是你干的!”

    话说完,云卜月便是飞快朝苏寒奔去,手中悄然浮现出一把青锋剑,正是之前用来演示万劫虫家防御力的那把青龙吟。

    “给我束手就擒!”

    云卜月这个时候心中也是发了狠,甚至不惜在这么多人面前亲自动手。

    不能再任由苏寒那张嘴说话了。

    他说的话,句句诛心,每一句都像是一颗炸弹,犀利无比,三言两句,便是能煽动不少人的心思。

    苏寒冷笑一声,“说不过就要动手吗?来吧,我才不怕你们!”

    指尖光芒一闪,苏寒手中也是浮现出一把武器,正是之前他买下的那把真龙之器,天子佩剑。

    “我倒要看看,你有多大本事!”

    苏寒把内气催发到极致,金色的天子佩剑,几乎是演化成为一条栩栩如生的巨龙,朝着云卜月飞奔而去。

    这声势骇人的一幕,人群纷纷躲避,云卜月能量催发到极致,青龙吟的寒光,也是空前强盛。

    他拼了老命,也要把苏寒留在这里。

    轰!

    两把剑相交,磅礴的劲气,像是一颗原子弹骤然爆发,空气中掀起了惊涛骇浪,吹的人群飞退。

    而在浩大的声响过后,场上,蓦然平静下来。

    苏寒踉跄着后退几步,脸色苍白,嘴角一抹殷红的血,眼神呆滞。

    而云卜月,也同样是眼神呆滞,甚至,比苏寒的脸还要苍白。

    这,并不是因为他在这一剑的比拼中占了上风,而是,他发现了一个恐怖的事实。

    足以让云家拍卖会万劫不复的恐怖事实!

    苏寒手中那把剑,断了!

    那把作为开门红的真龙之器,竟然断了!

    云卜月快崩溃了。

    呆呆看着苏寒手中的断剑,脑海中一片迷糊,心中更是焦急到极致,忍不住噗的一声,就喷出口鲜血。

    此时此刻,他脑海中就一个念头,云家拍卖会,完了。

    而看着手中的断剑,苏寒则是“惊慌失措”的叫出声来,“看,我就说,我就说你们拿出来的假冒伪劣产品,报警,赶紧报警!这绝对是史上最严重的诈骗案!大家都检查一下手上的武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