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三十六章 砸场子之第二锤

    苏杭这么一叫价,整个场上竟然是鸦雀无声,一时半会儿间,竟然没人和他竞争。

    不是不敢,只是着实被吓到了。

    苏家名头响亮,出手也是这般阔绰。

    而听到苏家叫价,苏寒眼中则是现出一抹略显诡异的光芒,咧嘴笑笑,让人摸不着头脑。

    “你笑什么?”

    敏锐捕捉到这丝光,蔓蔓轻声问道。

    “这件宝甲,咱们也来凑凑热闹。”苏寒毫不犹豫的说道,紧接着便是拿过蔓蔓手中的喊话器,大声说道,“苏家算个屁,别人给你面子,我苏寒可不给,十亿一千万!”

    苏寒的声音听起来很是嚣张跋扈。

    三枚生生不息丸已经到手,苏寒也就不再隐瞒身份,正大光明的宣布了出来。

    听到他的话,在场不少人的脸色,都是变的精彩起来。

    苏寒和苏家的恩怨,凡是在京城圈子里混的,基本上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万万想不到,苏寒竟然会在这里选择报复苏家。

    而更让人惊讶的是,这个之前还一无是处的年轻人,哪来的这么大的能量?

    十亿人民币,就算是一个大家族,一时半会儿要想拿出来,也是一件颇为伤筋动骨的事情,他一个被家族赶出来的纨绔少爷,去哪里弄这么多钱?

    而听到苏寒的声音,云卜月心中则是冷笑。

    咬吧。

    使劲儿咬,狗咬狗,一嘴毛。

    虽然是对苏寒出现在这里感到有些意外,但这个时候,他也顾不上管那么多了,苏寒的叫价,反而是便宜了云家。

    价格叫的越高越好。

    “苏寒你疯了!”

    包厢中,苏寒一句话喊出,几个人都是异口同声的阻止,想要抓下他手中的话筒,却是根本做不到。

    苏寒紧紧攥着喊话器,嘴角噙着一抹成竹在胸的味道,“这是我亲自导演的一场大戏,看到最后你们就明白,不要着急。”

    两个老头子互相对视一眼,虽然是?然是有些摸不着头脑,但见到苏寒嘴角这个笑容,心中则是忍不住泛起一丝凉意。

    这小子,可不是什么省油的灯。

    他是要坑苏家?

    还是坑云家?

    抑或者,是两家一起坑?

    而两人绞尽脑汁,却是也根本想不到,苏寒打的到底是什么牌,在这拍卖会上正大光明,根本不可能玩出什么花招。

    “苏寒,小心点,可别搬起石头来砸自己的脚。”心中犹豫,王鬼沉声提醒了一句。

    苏寒点点头,“放心,我有分寸。”

    而那边的苏家包厢中,苏杭则是被气坏了,随手抓起桌上的烟灰缸,狠狠摔倒墙上,“这个小杂种,我真想撕了他!”

    苏杭气氛的,倒不是在乎这点钱,只是苏寒说的话,简直是在打苏家的脸。

    苏家之前把他赶出去,后来苏寒证明自己的实力,因为这件事,已经有不少人笑话了,说是苏家不识人才,好端端赶出去一个少年天才。

    而现在,苏寒竟然是变本加厉,直接站在了苏家的对立面上。

    “家主,不要生气,苏寒不是那种莽撞的人。”沉吟片刻,苏亚开口说道。

    他和苏寒聊过,深知苏寒的性格,虽然也是个性情中人,但绝对不会在这种事上和家族斗气。

    更不会为了斗气,花费如此大的代价,来折损苏家的面子。

    “十一亿!”

    苏杭咬牙喊道。

    这件虫甲,是他准备给儿子买的护身宝物,就算是付出多大代价,也必须要拿到手。

    而他喊出价格之后,苏寒则是马不停蹄的跟着叫道,“十一亿一千万!”

    场上又是一片哗然。

    这是**裸的对台戏了。

    跑不了。

    看来这苏寒是卯足了心思,要和苏家争个你死我活,不少人都是打起十分的心思,心中偷笑。

    这样的事,还真是够奇葩的,简直就是现代版的复仇记。

    苏杭被气的全身直哆嗦,拿起喊话器,二话不说就想继续加价,却是被人拦住了。

    拉住他手的,是苏云仙。

    “家主,这次我们只有十二亿的资金,谨慎叫价,说不定那小子只是想激怒你。”

    苏云仙轻声提醒了一句,苏杭心思也是恢复了一点冷静,眼神中依旧是满满的恨意。

    “我会让他付出代价的。”

    他再次喊价,这次却只是加了一千万。

    苏寒毫不犹豫的跟进。

    苏杭脸色铁青,继续加价。

    两人你来我往,渐渐就叫到了十二亿,苏杭再也忍不住了,“小东西,你若还敢加价,我绝对让你尸骨无存!”

    这极具威胁的声音,在大厅中响起,所有人都是心中一颤。

    看来,这位苏家家主是动了真怒。

    而片刻后,大厅中则是响起苏寒清朗的小声,“老东西,火气那么大干嘛,会不举的,好吧你既然想要,老子就让给你。不过,多出了两亿什么滋味,哈哈。”

    眼见再无人叫价,云卜月颇为兴奋的砸下锤子,宣布成交。

    而早已静静守在一旁的云歌,则是端起木箱,前往一号包厢交接。

    场上,一时就静默下来。

    苏寒坐在包厢中,闭上眼睛,暗暗和万年一梦蛊沟通着,心中则是兴奋到了极致。

    是该砸下第二锤了。

    砸场子,第二锤!

    苏寒从来就没有忘记,自己的目的,就是来砸场子的!

    而这件虫甲,就是最**的部分。

    通过万年一梦蛊的沟通,苏寒向云卜医发布了命令,与此同时,云卜医从一旁的静室中,悄然行动起来。

    他手上掐着一个极为玄奥的法决,全身黑气大盛,有无数蛊虫在身体周围飞舞,看起来颇为恐怖。

    一个个晦涩的音节,从他口中发出,而此时,那件虫甲,正在发生着肉眼难见的变化。

    只见木箱中的万劫虫,像是从休眠中活过来一般,一只只都在缓缓蠕动,原本完美的甲胄,顿时发生了变化,开始一点一点消散。

    像是一件被拽开线头的毛衣,以一种飞快的速度,变为最零散的虫子。

    这……便是苏寒的杀手锏了。

    事实上,这件万劫虫甲,从一开始便是苏寒设立的一个圈套,万劫虫是真的,虫甲也是真的,它防御力也确实相当可观。

    但,蛊虫这种东西,却是可以被控制的。

    而这种控制之法,云家,只有云卜医一人会。

    如果云卜医不说,谁也不会知道,这件虫甲,竟然还能被控制着分散成最原始的虫子。

    ……

    云歌抱着木箱走进包厢之中。

    当着苏杭的面,他很有礼貌的打开了木箱,请苏杭验货。

    而盒子刚打开,便像是一个被捅掉的蜂巢一般,所有的万劫虫,争先恐后的飞了出来。

    几乎是在瞬息之间,苏杭便惊出一声冷汗,全身笼罩起一个严严实实的能量防御罩,其余两人,也是同样的反应。

    “这是怎么回事?”

    苏杭暴怒吼道。

    云歌也是惊呆了。

    万万想不到,自己只是抱着走上来,竟然会发生如此奇特的变化。

    轰!

    包厢被轰出一个大洞,在蛊虫的威胁下,苏杭直接从二楼跳了下来。

    苏亚和苏云仙也是跟着跳了下来。

    而一只只蛊虫,嗡嗡嗡的飞舞着,在大厅上空盘旋。

    大厅中响起一声声惊恐的尖叫。

    人群全部都惊呆了。

    不知是谁先反应过来,第一个朝着大门外跑去。

    蛊虫,在不少人心目中都是相当恐怖的东西,一只的话还还说,只要小心防御,不要让它钻进身体里就好了。

    而这么多蛊虫……

    “云家!”

    “这是云家的阴谋!”

    “他想把我们一网打尽!”

    “快跑啊!”

    “这种蛊虫相当恐怖,会啃光人的心肝脾脏肾!”

    有人声嘶力竭的喊道。

    于是场上的气氛,就更加混乱起来。

    包厢中,苏寒哈哈大笑。

    下面喊话的,自然就是涂豪,只不过是经过伪装后的涂豪,苏寒可以完全信赖的人不多,涂豪来做这种事情,最是完美不过了。

    而看到这一幕,云卜月差点崩溃了。

    他此时此刻的心情,就像是一下子从天堂掉进了地狱,一片冰凉,凉到几乎失去心跳。

    怎么可能?

    怎么可能变成这个样子?

    那件万劫虫甲,怎么会忽然散乱开来?

    三弟?

    难道是三弟搞的鬼?

    不。

    不可能。

    三弟怎么可能做出这种事情?

    一定是其它环节出了问题。

    云卜月心乱如麻,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办好了。

    而此时的拍卖大厅中,早已是乱成一锅粥,尤其是门口附近的位置,一个个你推我搡,更是直接有人打了起来。

    在蛊虫的威胁下,谁还顾得上其它?

    就算是一群普通人,在这种环境下也可能会发生很严重的踩踏事件,更不用说一群修士了。

    把这拍卖大厅拆了都是轻的。

    轰……

    终于,有人身先士卒,撞破一堵墙,直接冲了出去。

    而有了第一个榜样,剩下的人,都是纷纷效仿。

    金碧豪华的拍卖大厅,几乎是在瞬息之间,便成为了废墟。

    苏寒早已带着几人,从二楼的窗户跳到外面,目不转睛的盯着这一切。

    砸场子,第二锤。

    堪称完美。

    把整个场子都砸烂了。

    从此以后,云家拍卖会就算还能开起来,也要付出极为沉重的代价。想恢复到今天这个规模,没有五到十年,想都别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