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三十五章 万劫虫甲

    听到任老爷子的话,苏寒只是笑,沉默不语。

    这事自己没法说,有句话叫做一事不烦二主,既然已经和王鬼合作了,再加上这么一个任老爷子,不是什么好事,还是交给王鬼处理。

    果然,王鬼很快就骂骂咧咧出声,“滚滚滚,老不死的东西,关你啥事,我愿意花钱,又不是花的你家钱。像你呐,带着那么多钱进棺材呢。”

    任老爷子勃然大怒,两人又是骂了起来,骂得天昏地暗,荤素不忌,真不知道哪来那么大火气。

    这两个年级加起来将近二百岁的老人,身家加起来也足以横扫什么财富榜,此时此刻,却是成了这副模样。

    “好了好了好了,别骂了,别骂了。”

    苏寒只好规劝,心知肚明他们两个也打不起来,这骂架,倒像是一种交流感情的手段,但,现在可不是骂的时候,下面最后一颗生生不息丸也开始叫价了。

    “小苏,你要那生生不息丸有什么用?哦不,我也不管你有什么用了,这颗丹药,我买下来送你,就当你你之前给我治病的诊金了。”

    任老爷子大声说道。

    他虽然不知道苏寒和王鬼到底达成了什么协议,索性釜底抽薪,你们不是要买丹药吗,我先下手为强。

    “老东西,你,你无赖!”

    王鬼立马反应过来他的心思,又是破口大骂。

    “老子从小就是个无赖,你现在才知道。”任老爷子也是不甘示弱。

    任雨颖扑哧一下就笑出声来,然后慌忙捂住嘴巴,一副小心翼翼的模样。爷爷在家中虽然也是一副为老不尊的模样,但真没有过这种无赖的样子。

    被小颖这么一笑,任老爷子也是不好意思闹下去了,拍拍苏寒的肩膀,“就这么决定了,我买。”

    “不行!”王鬼瞪大眼睛。

    苏寒又是有些头大。

    “好了,任老爷子,您也别闹了,等下还有一件很重要的东西,需要仰仗您,您就看着吧,这枚丹药先不劳??不劳您费心。”

    “什么东西?”

    “一会儿您就知道了。”

    苏寒笑的诡秘,而笑完之后,再次指挥蔓蔓叫价,这一次的厮杀,比前两次更为惨烈,价格一路上飚,一直叫到五亿多,最后终于是凭着坚定的决心拿了下来。

    第一枚,三亿。

    第二枚,四亿二。

    第三枚,五亿七。

    当三枚丹药交接的时候,饶是王鬼,心头也是有些惴惴,他这一辈子,就算是成了王家家主,但还真是第一次花这么大一笔钱。

    不过,想想苏寒承诺的五十件法器,心中完全安定下来,终于是签下自己的名字,而后拿到了这三枚丹药。

    把这瓷瓶捧在手心,饶是以苏寒的心性,此时也是有些由衷的激动。

    三枚生生不息丸,经过自己的改造后,便会变为三枚可以提高一个层次修为的灵丹,到那时,这支三人小队,在血色试炼中绝对是万无一失。

    自己现在是筑基初期的修为,呆霸王将近筑基中期,蔓蔓和涂豪虽然没有筑基,但两人修炼的功法,都是相当奇异而彪悍的神功,筑基也只是时间问题。

    唯一有点可惜的是,只有三枚丹药,只能把涂豪牺牲了。

    并非苏寒偏心,而是因为,涂豪的功法属于特别强力的,甚至比蔓蔓的凤凰真火还要强力,蔓蔓的火焰虽彪悍,但能量却是要自己一点一点修炼的,而涂豪,直接就是一个字,吃!

    只要吃的足够,他的修为就能突飞猛进,很快就能追上来,这丹药对于他来说,只是可有可无的东西,甚至还不如直接喂他吃灵草,虽然那玩意儿难下口,但其中的药力,却是没有任何损耗。

    三颗生生不息丸拍卖结束后,很快便到了本次拍卖会的第二件至宝。

    万劫虫甲。

    拍卖台上,云卜月珍而重之的取出这件虫甲,轻轻抚摸着,像是在抚摸着情人的脸,动作极其温柔。

    “大家看到没,这件虫甲,通体暗金色,没有任何多余的花纹,却是暗合至简的大道,它的重量,只有不到两百克,而且,我可以保证,它的防御能力,绝对是举世无双。大家请看!”

    说着,云卜月指尖透出一道能量,这件虫甲,便是轻飘飘的浮上半空。

    紧接着,云卜月取出一把法器长剑,能量灌注,长剑顿时爆发出刺眼的青光,发出一阵龙吟般的声响。

    “这是一把法器长剑,青龙吟,接下来我要做的,就是用这把法器,来测试一下这件虫甲的防御力,让大家有个更为直观的了解。”

    云卜月成竹在胸的说道。

    这样的测试,他在台下已然做了十几次,每一次的结果,都让人惊叹。

    以他的修为,驱动这把法器长剑全力一击,竟是根本无法在虫甲上留下半点痕迹。

    云卜月简直要爱死三弟了。

    若不是万劫虫数量着实稀有,几十年也不一定能凑齐一件,他简直要把三弟当财神供起来了。

    这样的宝物,不管是放在那里,都是绝对的传家宝。

    可以毫不夸张的说,在当今的华夏修行界,这样的宝甲,仅此一件,绝对没有第二件,若不是为了云家拍卖会的招牌,云家打死也不会拿出来。

    大厅中的人一个个都是瞪大了眼睛。

    云家在广告宣传中把这件宝甲吹嘘的神乎其神,但说实话,不少人心中还是有些不敢相信的。

    虫甲,仅仅是这两个字,不少人听都没听说过。

    若不是云家的信誉和威名摆在那里,所有人都只当是开玩笑。

    而现在,看到云卜月这幅架势,倒是不得不相信了。

    一声清脆的剑鸣,青龙吟的锋芒被云卜月催发到极致,如同一尊青色的太阳,照亮了整个大厅,当气势升到顶点时,他毫不犹豫的一剑斩出,斩在这件宝甲上。

    嗡……

    顿时有奇妙的波动产生。

    便连空气中,都是泛起丝丝涟漪,如同被小石子砸中的水面,宝甲上金光四起,内敛的金光,充斥着一中坚韧而强大的气息,在青龙吟的锋芒下,虽然变形,却是没有半点破裂的痕迹。

    一秒钟。

    两秒。

    三秒。

    为了达到最好的效果,云卜月全力催动青龙吟,足足坚持了五秒钟,就连脑门上都是隐隐冒出汗珠,而那虫甲,依旧是稳如泰山,没有半点变化。

    已经有人情不自禁的站了起来,瞻仰着这神迹。

    如此恐怖的防御力,让人心神摇曳,简直不能自已。

    一号包厢中。

    苏家家主苏杭端坐在沙发上,目不转睛的盯着下方,而在他身边,正是苏家第一高手亚以及供奉领袖苏云仙。

    事实上,这次苏家之所以来参加拍卖会,最主要的目标,便是这件虫甲。

    防御。

    苏家的最高功法名为凤舞九天,攻击力异常彪悍,但却是有着致命的弱点,那就是防御。

    通常情况下,只要凤舞九天一出,敌人基本上绝无幸存的机会,但凡事没有绝对,在血色试炼中,任何事情都有可能发生,所以,一件防御力出众的宝甲,对于苏家子弟来说,是非常有必要的。

    成年的苏家子弟,就算是倾家荡产,也要购买一件宝甲,哪怕是不要法器,也要购买一件宝甲。

    像苏家家主苏杭,现在身上穿的就是一件软猬甲,这软猬甲可不是小说中说的那种,而是以百年穿山甲的皮鞣制,再以十几种延展性极好的金属锻造而成,异常的坚韧,是苏家传了好几百年的东西。

    而苏亚身上,穿的也是一件宝甲,名为寒光铁衣,同样是他花费好大力气才得来的。

    对这件万劫宝甲,苏杭之所以如此上心,其实也存在一定的私心,那就是给他的儿子。

    他的儿子名为苏秦,修为不如苏亚,但也是一个少年英才,而且,苏秦心目中,一直是把苏亚当成竞争对手。

    按照家族规定,下一任家主都是由修为最高的后辈继承,苏亚现在已经是妥妥的苏家第一人,但苏秦不服。

    他倒也是个狠人,为了能尽快赶上苏亚的步伐,不惜亲身犯险,一定要参加这次的血色试炼。

    苏杭百般阻挠,根本无法动摇儿子的决心,只好退而求其次,为他准备一件宝甲,增加儿子在血色试炼中活命的几率。

    也算是可怜天下父母心了。

    看到云卜月展现出来的宝甲效果,苏杭心中极为满意,等那青光刚散,便是毫不犹豫的站起身来,大声喊道,“十亿!”

    “这件宝甲,我苏家要了!”

    轰!

    场上像是被投放了一个高能炸弹一般,炸的所有人喘不上气来。

    苏家!

    十亿!

    果然不愧是京城第一家族,如此财大气粗,这边还没有宣布竞价开始,人家已然开出了让任何一个人望而生畏的价码。

    这是**裸的拿钱砸人啊。

    此时的云卜月,心中的兴奋简直无法用语言来形容,擦了一把脑门上的汗珠,脸色红的发亮,值了。

    不枉自己大费周章的表演,苏家一开口就是十亿,就算是再没人叫价,这价格也足够高了。

    近几十年来,华夏各地举办过不少拍卖会,但能卖到十亿的宝物,却是根本没有。

    云卜月心中像是吃了蜜一样甜。

    如此一来,云家拍卖会的招牌,算是彻底打了出去,相信用不了多久,就会人尽皆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