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三十四章 任老爷子来访

    第二颗生生不息丸的拍卖很快开始,这次的气氛,却是要比第一次更加热烈几分。

    毕竟,这玩意儿一共就只有三颗,卖出一颗就少一颗,谁也不愿意错过。

    当然,一般人肯定是买不起的,这东西也只有各大家族,才有足够的财力去比拼。

    王鬼能以三亿的价格拿到一颗,很大一部分原因,还是因为他的面子大,资格老,人缘好,许多人都给他个面子。

    而第二颗,还想这么玩,想都别想,真要敢这么做的话,估计会被人骂死。

    拿到第一颗生生不息丸,王鬼也是皱着眉头。

    按照和苏寒的约定,一颗不够,苏寒要把三颗全部拿到手,但是现在这个情况下,自己是断然不可能再叫价了。

    “蔓蔓,你去喊价。”

    看出他的困惑,苏寒笑着说道。

    苏寒也没想到,王鬼能以这么低的一个价格拿到第一颗,原本他还计划就靠着钱砸下来呢,但既然已经占了这么大便宜,也就不说什么了,再接再厉,继续把剩下的两颗拿到手。

    “王老,这次咱们可就得真枪真枪的拼了啊。”

    “没事,既然已经下了决定,钱这方面你不用担心,我来负责。”王鬼倒是也光棍,已然谈定条件,说话也是相当爽快。

    “好。”

    苏寒应了一句,便是坐在沙发上默默喝着茶。

    此时的价格才刚刚叫道五千万出头,不着急。

    苏寒就闭目养神起来。

    因为三颗丹药是等全部拍卖完成才要交接,所以这个时候,苏寒也看不到这枚觊觎已久的神奇丹药。

    “三号包厢,三号包厢叫价一个亿!还有没有更高的!”

    几分钟过后,云卜月极为高亢的声音陡然响起。

    而后,便是分贝更高的声音,“五号包厢,五号包厢叫价一亿五!”

    苏寒心中一动,睁开了眼睛。

    到现在这个时候,好戏就要上演了。

    几个包厢中的?中的贵客,终于是忍不住要出手了。

    “王老,可知道几个包厢中都是什么人?”

    王鬼喝了口茶,不慌不忙道,“没猜错的话,一号包厢苏家,二号包厢也有云家的人,三号包厢,应该是任老头,刚才和咱们叫价争这条翡翠链子的那位,在九号包厢中,这个声音有点熟悉,像是一个姓李的老头子,为人最是奸诈,无利不起早。”

    姓李?

    不知为何,听到这话,苏寒脑海中蓦然冒出一个人的模样。

    李长风?

    刚才那个声音,苏寒隐隐有些熟悉,似乎是李长风的声音,不过苏寒也不敢确定,而现在听王鬼这么一说,顿时有些回忆泛上心头。

    “李长风?”苏寒试探着说出三个字。

    王鬼脸色一下子就凝重起来,“你认识他?”

    “见过一面,没有深交。”

    王鬼长长舒了口气,“那就好,这老家伙可不是一般人,是个吃人不吐骨头的主儿,想当年,我都吃过他一个暗亏。算了,不说他了,专心拍卖。”

    看王鬼这幅模样,大概当年吃的亏还不小,苏寒也不多问,聚精会神等着下方的拍卖。

    “蔓蔓,准备叫价,四亿。”

    等到价格飙升到两亿八的时候,场上还有四家正在叫价,一就是九号包厢中的李长风,二是五号包厢中一个女人的声音,其余两个也都是来自包厢中,都听不出是谁。

    苏寒果断下了命令。

    对这生生不息丸,苏寒是志在必得,必须拿到手,不管付出多大的代价,一次性加价一亿二,昭示一下自己的决心。

    蔓蔓愣了一下,轻轻咳嗽两声,勉强压抑着心中的激动,报出价格。

    而当她清冷的声音在通过喊话器在大厅中响起的时候,所有人都是呆住了。

    一个个都是仰头,目不转睛的盯着十一号包厢的位置,议论纷纷。

    “真是有钱啊,他们到底要干什么?”

    “他不是已经买上一颗了吗?难道想包圆?”

    “钱多了没地儿花,一颗丹药而已,撑死了也就三亿,再多真不划算了。”

    ……

    大厅中的人交头接耳。

    谁也不是傻子,宝物虽好,但总归是有价值的,若是一把品质好到爆的法器,被叫到一个天价,就是十几亿,也不会有人说什么。

    毕竟,法器这东西拥有很长的寿命,是可以保值的。

    就算是自己不用,也可以传给家族,传给徒弟,但是丹药,就算是药效再神奇,也就是一次性用品,花这么多钱,真不值得,还不如买件合适的防御法器。

    这么多钱,足够拿下一件品质相当不错的防御性法器了。

    而听到蔓蔓的叫价,几个包厢中都是集体沉默。

    心中也是暗暗恼怒。

    哪里来的搅屎棍子?

    王老头这事做的太不厚道了,你已经得了一颗,还要来抢第二颗。

    甚至都有人在暗暗思索,王鬼是不是云家找来的托儿了,故意抬价,等人叫价后,自己就撤。

    心思各异,一时间,再也没人叫价了。

    云卜月愣了一下,也是有些摸不着头脑,说实话,四亿这个价格,也算是可以了,已经超出了心理价位,但不知为何,他心中就是微微有点不舒服。

    刚才还有四家加价加的吐火如荼,而现在,一下子全部熄火了。

    “四亿,第一次,还有没有人加价?”

    “四亿,第二次!”

    “四亿,……”

    云卜月话还没喊完,终于是又有人喊话了。

    “四亿,太不吉利,加一千万。”

    云卜月大喜,“九号包厢的贵客,叫价四亿一千万!还有没有更高的?”

    这回,苏寒听得清清楚楚,九号包厢中这个叫价的,绝对就是李长风。

    那种淡然淡泊的语气,却有着一股子高高在上的意味,绝对就是李长风无疑,苏寒对此印象非常深刻。

    “蔓蔓,四亿二!”

    听到苏寒这话,蔓蔓再次毫不犹豫的叫价。

    而九号包厢中的李长风,听到这话,眼神中则是蓦然流露出一抹凶光,连拳头都紧紧捏了起来。

    他从来就不是那种会跟别人赌气的人,之所以叫价,只是因为真的需要。

    李玉要进入血色试炼,他要支持,之前已经派人收购了一全套法器装备,这枚丹药,本想着也拿下。

    但是,价格依然上升到这个地步,李长风却是有些肉疼了。

    他虽然也是修士,但骨子里,却是个不折不扣的商人,爱财如命。

    “玉儿,还要吗?你要是要的话,我就算拼了老命,也要给你买下来。”念头一转,李长风转头看向李玉,咬牙说道。

    看了一眼他的表情,李玉低着头,摆摆手,“太贵了,不需要了。”

    李长风瞳孔深处流露出一丝轻松,心中也是暗暗松了口气,算你小子识相。

    静静坐在沙发上,他索性闭上眼睛,闭目养神起来。

    ……

    第二枚丹药,还是落入十一号包厢手中。

    虽然叫价的是个女人,但谁也清楚,绝对是王鬼的手笔。

    他到底是想要干什么?

    就算是生生不息丸药效再神奇,也犯不着如此破费吧?

    难道王家的钱都是大风刮来的?

    吱呀一声,包厢的门被轻轻推开,苏寒转头一看,眼神顿时有些呆滞。

    是个女孩儿。

    俏生生的站在门外,她穿着一身白色的连衣裙,亭亭玉立,像是从一副古画中走出来的侍女,而光柔黑亮的秀发上,却是绑着一个粉红色的蝴蝶结,看起来又有种青春靓丽的风采。

    “小颖?你怎么过来了?”苏寒下意识开口问道。话刚出口,才恍然间想到,自己脸上还戴着面具,于是伸手一撮,便把面具揭了。

    她正是任雨颖,任家的大小姐。

    小颖见到苏寒这幅模样,也不惊奇,浅浅一笑,“不止我来了,爷爷也来了。”

    苏寒就赶紧站起身来。

    王鬼也是站起身来,看着从任雨颖身后走进门的任老爷子,“老不死的,你来干什么?”

    任老爷子发出一阵爽朗的笑声,“我来看老守财奴破费,我真想不到,你竟然会有这么败家子的一天,是不是脑子被驴踢了?”

    “滚出去,你脑子才被驴踢了。”

    两个年级加起来将近两百岁的老人,像是孩子一般唇枪舌剑,斗了一会儿嘴,也纷纷落座,任雨颖就张罗着泡茶,只是眼神不住瞟向蔓蔓,再看苏寒的时候,脸色就有些幽怨了。

    “苏寒,你给我老实交代,这老东西之所以变这么大方,是不是你的手笔?”

    落座之后,任老爷子就飞快问道。

    他和王鬼相交几十年,对王鬼的性格最是清楚不过,一分钱都恨不得瓣成两半花,哪舍得话几亿去买几颗破丹药。

    若是第一颗的话,还可以看成是心疼孙子,买上一颗给孙子保命,而现在,一口气两颗,完全不符合王鬼的做事风格。

    想来想去,任老爷子就想到了苏寒,索性就过来看看。

    他虽然没见过苏寒几次,但对于苏寒的事情,知道的可是一清二楚,自从被赶出家门后,苏寒就变成一条不折不扣的小狐狸。

    怎么可能作出这等蠢事?

    一定是另有阴谋。